第九百六十六章 罢了吧

上一章:第九百六十五章 天阿,天丧 下一章:第九百六十七章 岁月中的死者,在光阴中永存!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会的。”

李辟尘回应了剑轻笙,天阿之剑上聚起万世的辉光。

剑轻笙笑着回应本尊,天丧之剑上聚起荡荡的红尘。

天阿,天丧!

二剑齐转,开定阴阳!

“你也要斩向大圣吗?”

“我要斩向天外的大罗。”

“大罗封天?”

“封天之后,真君?大圣?皆不过蝼蚁!”

二人齐言:“与我等一样!”

二剑撕世,苍天的光与火,红尘的怒与悲,那只大圣的手掌被阻挡住了,因为这两柄剑彻底摧毁了四周,向着大圣所开辟的混沌之中斩了出去!

寂静,寂静到了极点,但很快,约莫只有三个呼吸之后,一股庞大到不可计量的伟岸炁息便铺天盖地的蔓延过来!

更顺着青青世界,顺着奈何桥所打通的彼岸诸路传了过来!

奈何桥所开辟的彼岸,那是诸多的道路,桥梁的对面通向哪里?有的是真界,有的是虚幻,有的是另外的人间,还有的,甚至有一道通向无何有之乡的道路。

有些人可以选择未来,有些人则要仔细斟酌。

奈何桥,被新古人与旧今人加持之后,变化成了勾连那两扇大门的道路,门在桥梁的两侧,却象征着前与后,那亦是定格的过去岁月,与变迁不断的未来光阴。

大罗封天——!

三大天尊所定下的规矩,影响到诸世变迁,不论是超脱还是不曾超脱,在无名之君逝去之后,三大天尊与太一浑沦,便是这诸世运转的最高道理。

那只手臂明显停顿了一个呼吸,紧跟着,便是爆发出滔天的怒意!

竟然敢引动大罗封天来阻止自己!

是的,大圣是天意,但事实上,这个封不封天意的标准是十分模糊的,所谓李辟尘与北海石人的战斗被大罗认为不该插手,所以二人以天仙之威鏖战不休,但大圣便不同了。

那是天上的天意,不是天下的天意。

大圣,更具体一点,应该说,他们凌驾在天意之上。

而最初时,大罗封天,本就是为了对付大圣,所谓天仙们,不过是被诸位大圣所牵连,顺便带入进去的。

因为三大天尊认为,天仙既然已经飞入高天,便不该再与人间争夺意志,故而也顺势封了。

大罗的力量,对于大圣与天意,分的异常清楚明白。

故而当大罗的炁息出现时,大圣才会惊恐与愤怒。

一只手臂探下了人间,而如果大罗提前镇封了这里,那么这只手臂将遭遇到不可想象的灾厄!

李辟尘会被认为是这片苍穹的天意而不受阻滞,而那只大手,会被直接打落到地仙顶峰!

一对一,地仙击天仙?若不是地祖,便是妄言!

战局瞬间便会互换!

“死——!”

一道宏伟的声音传下,那是无欲天帝化身的怒喝,他身为化身,仗着如今还是天仙的境界,藏匿在最顶峰的真君之境,对着人间狠狠的把那只手掌压下!

他甚至开始向着人间探来,可以清晰的看见,这尊大圣所派遣的真君化身,已经从天外坠下了半个身子,那种裂世改天的威能可以活活把一位元神地仙吓死,这就是天仙顶峰的气势!

他是天仙顶峰,亦是大圣最为强大的一尊化身!

“斩——!”

李辟尘与剑轻笙同时低喝一句,而后天阿一转,天丧一晃,二剑落世,把那只大手直接撕开!

李辟尘化身东皇,聚万世天意辉光,是一炷香的观世境!

天仙第三步!

剑轻笙得月王赐法,起人间无数,是无道有法的至阳境!

天仙第二步!

真君手掌被撕裂,而后在瞬间汇聚成形,此时这位强者,已经把整个身躯都探入了第五重的乐土!

没有时间了,大罗封天的炁息越发浩大,若是不能速战速决,他也要被斩落在人间!

故而,直接动用了必杀之道!

两根光指并起,刹那光阴,直接点向李辟尘与剑轻笙!

恍然如诸世走马,刹那如灯火观花。

这一指落下,万世众生都陷入恍惚之中,那元神汇聚,却被神威穿破,似乎要把元神打散,重新化为三神,而剥夺阴阳二神,把真灵之神贬斥为牛羊。

这是帝乡的法,这是只有那三位帝君才能施展的法!

“夺神——!”

众生化为傀儡,所有还活着的生灵都开始迷茫,他们的身上出现三道虚幻的影子,要被从肉体之中剥离,这种影响甚至让南乡子也遭到了灾厄。

她陷入浑噩之中,被通背猿猴拍打,焦急的希望她快快醒来,而剑轻笙的身上,三神的影子浮动了一瞬间,而后突然重新归一——!

李辟尘更不用说,元神被震开不假,但立刻就重新坐了回去!

“清静在我之身,这一次大战诡谲,倒还真是讨得了巧,原来如此,在下界的比斗之中,清静往往难以起到大用,但却没有想到,在天上与尔等大圣天仙的拼杀中,你们一个一个,全都见不得这门妙法。”

李辟尘轻声一叹,而后开始念诵度人经。

东皇钟震,把众生身上的三道幻影压回,那天上的天仙化身还有一只脚流露在外,其余皆已经进入到五重乐土之中,但他看见这一幕,顿时大惊失色,根本无法理解,为何天仙顶峰,堂堂真君的一指玄妙法,居然还奈何不了一个第二步的至阳,一个第三步的观世?

“天阿东来,天丧西往——!”

剑轻笙忽然开口,他回过头去,望向清醒了的南乡子,随后说出了抱歉二字。

后者终于开始颤栗起来,双手抱着臂膀,死死的咬着牙,眼中赤红如血,更有泪花在酝酿。

从一开始,那柄剑被拔出去之后,南乡子便有了预料。

剑轻笙会永远的消失,无何有……那是不存在的剑意,既然化身成了无何有,那便再也不容于真界之中。

“你……”

南乡子的眸子中倒映着剑轻笙的容颜,后者笑了起来,而南乡子的手突然开始颤抖。

“剑轻笙……你骗了我……你说好的……要带我回到人间。”

南乡子的声音在颤,剑轻笙摇了摇头:“我没有骗你,我真的,要把你带入人间之中。”

“只是这人间之中太挤了,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

南乡子突然起身,打翻了拉扯她的通背猿猴,对着剑轻笙,抿着嘴唇,似乎要咆哮,但仍旧没有,她低声开口,其中更是在质问。

“这就是……小月王说的代价?这就是……不能回头?”

剑轻笙低语:“谢烟尘留下的东西,被诸圣觊觎的东西,虞主没有得到的东西,真正的,通向天尊的无缺路,或者说,剩下的另外一半‘可能性’。”

“是的,仅仅是可能性,但足以让无数不愿意‘去死’的大圣疯狂。”

这是在对着李辟尘说话,后者沉默下来,没有开口。

剑轻笙重新带上笑容,看向南乡子。

光华淹没了黑暗,剑轻笙的身躯开始化作虚幻的光雨,渐渐融入到天丧之剑中。

“南乡子,谁说的天命难违?背上匣中三尺剑,为天且示不平人,你就是你自己,你是名为人间的南乡。”

“天教人百般如愿,人却百般不顺意……嗯……如果,如果还有来世的话……”

剑轻笙望着南乡子,后者笑了,但却是哭着,哭着在笑。

南乡子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只是一直在呢喃,骂着负心人的名字。

似烟雨朦胧,这真界的最后一面,一如当初剑轻笙在雷雨之下,初见南乡子。

可是最后,剑轻笙却只笑了一声。

“罢了吧。”

紧跟着,他化为了流光融入了那柄天丧剑,而天丧剑又化入了天阿剑之中。

李辟尘抬起了这柄剑,当中汇聚了无何有之乡的一道剑意。

天阿,天丧,无何有。

望南乡。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九百六十五章 天阿,天丧 下一章:第九百六十七章 岁月中的死者,在光阴中永存!
热门: 罗宾历险记 四大名捕外传方邪真故事:破阵 怒海妖船 我的前妻们 纯阳 窃魂影 艺术谋杀 玉玲珑玲珑玉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2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恐怖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