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 至人观天,东皇起舞转天阿(下)

上一章:第九百六十三章 至人观天,东皇起舞转天阿(中) 下一章:第九百六十五章 天阿,天丧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过去之身坠灭,然而紧跟着,未来之身也被斩去,第二尊石人倒下,巍巍青天迎来了它的终结,被它曾覆灭的无数苍天所斩!

天仙观世,查世间一切妄动恶语!

石人的脖颈上缠绕着苍天仙火,它的头颅无法归来,但并不妨碍它继续战斗,它本就是虞渊中的道石,有了北海真神的一道分灵,再被天上大圣摩弄,紧跟着被曾经夺舍的第世身躯所影响,成功脱离了出来。

纵然没有头颅,亦可死战不休!

“哈哈哈哈哈——!”

石人发出巨大的笑声,他的一切言语都不是从头颅吐露的,因为他本来就没有五官与面目,身为道的化身,身为神的意志,他本身就是天道之下的一种循环体现。

干已尽碎,只余二戚舞天!

东皇降世,十柄天阿再度坠下,十方剑影,十方天河,十方清辉耀世,十方苍火满天!

轰——!

十剑同出,当世之躯也抵抗不住了,被两柄天阿剑贯穿了身躯,当场被打的炸开,化作青天的碎屑,成为光雨寂灭。

过去之身化作了荒芜岩石山川,失去了灵性。

未来之身被打成了齑粉尘埃,彻底毁灭在剑下。

而当世之身,化作虚幻的光雨,飞舞在碧落黄泉之上!

三世青天,三世真身,此时俱都破灭,北海石人只剩下自己真身,而对面的东皇,仍旧是十位!

一炷香的天仙,一炷香的观世境!

但纵然如此,也仍旧是真正天仙的道行,天仙的法力!

这是无数被覆灭的苍天汇聚过来所导致的,但纵然是这么多的砖石,足以构筑一片浩大青冥的苍天砖,也只能把一位地仙推入天仙第三重,并且还不能久留。

太过弱小了,万世的天意,万世的苍穹,它们终究并非真正人间大界的苍天,更不是人间大界的青冥,故而万世合一,不过仅仅相当于一位天仙而已。

面对北海石人已是足够,但是面对大圣,那当真是殊死一搏。

然而重要的不是观世境,而是剑上所聚集的光辉,那里面,蕴含着曾经破灭的无数“天之道”。

“我输了,哈哈哈哈……但是你也输了!”

“大圣将找到这里!你这个痴愚的人啊,为了这些并不熟识的众生而动用了汇聚了万世的无上天意,强行破开地仙的壁障,欲将我斩落在此,但……”

北海石人大笑起来:“我终究是神!石人是道的化身!”

“石为万世不朽,金为百劫不磨,我有金光灵性,虞渊石身,纵然你杀了我,待到千载万年之后,我自当再度复苏,重新归来!”

“区区天仙,怎能斩道?!”

李辟尘的身上,青衫带着云,金绫燃着火,墨甲之上映照出石人的身影,云冠通天,落华盖于世。

那双眼中,纯阳与纯阳轮转,仿佛真的化开日月一般!

一句话都不曾言,李辟尘抬起剑来,那其余九位“东皇道影”,亦是同时举起手中天阿!

剑临苍茫,北海石人开口言语,忽然笑声朗朗。

“古老的歌谣奏响,太古的编钟鸣唱!”

“这里是天所难以看见的地方,亦会葬下天世人间的苍凉!”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闰余成岁,律吕调阳。

云腾致雨,露结为霜。金生丽水,玉出昆冈。

剑号巨阙,珠称夜光。果珍李柰,菜重芥姜。

海咸河淡,鳞潜羽翔。龙师火帝,鸟官人皇。始制文字,乃服衣裳。”

北海石人开始念诵文字,李辟尘听得很清楚,而同时一瞬间,那无数的天意都在开口呼喊。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这是天意所写下的东西,但是没有写完,亦没有说完。这是无数时代,无数光阴,无数岁月,变迁与定格,最后所化出的一段文字。

李辟尘的剑突然停下了,那眼中的日月光华开始渐渐璀璨,而那种忘情居然开始向着无情转变,甚至连意志都开始迷茫了。

李辟尘怔在了原地,那九尊东皇影也骤然消失了。

天地之间,仙火突然开始悲鸣,无数的苍天石影在咆哮,然而很快,它们尽数被那浩荡的念诵声同化,开始寂灭下去。

而北海的石人站了起来。

“你不懂天,更不懂天意。”

“我才是握着天意的人,笑到最后的,是我,而不是你这个太上化身。”

北海石人声音浩大,传遍整个乐土人间。

“我将把你在此吞噬,而后,化为太上!”

“无数的苍天,将与那青天一样,与我合为一体!”

他长叹了一声,看着前方的李辟尘,看着那宛如天帝一般的身影。

青衫荡尘,金绫缠圣;

墨甲煌煌,云冠天真。

青天八极,上探八只大手,乐土八极,下升八只大手。

八手开天,八手破土,山海已经早成烂石,青天也已经破碎不堪。

十六只手掌,向着李辟尘压来。

北海石人抬起大斧,对着自己的脖颈就削了下去,而后,浩大的烂石汇聚起来,混杂着破碎的青天,重新造化了一个脑袋。

依旧没有五官与面目,但那些苍天的仙火,已经大大衰弱,故而能被驱散。

“苍天的砖石是鱼饵,我已经说过了,这篇祭祀天意的文字,就是为了你而特意放出去的,那是大圣投下的饵料,你以为,天碑真的可以避开大圣的摩弄,在他的乐土中进行反抗吗?”

“你终究还是太天真了,二圣同身,混元加上嫁梦,就已经没有破绽了吗?大错特错了,善游者溺,善跑者伤,你最懂造化,最晓梦幻,故而最知心道,更晓人心天心,然而到头来……”

“正是死在这个‘天心’之上啊。”

北海石人开口:“那篇文字烙印在你的真灵深处,如今的你,再不是忘情的至人,你正在化作青天,而青天是没有意的,有意的青天必然落了下乘,当然,除了我之外。”

“你是血肉之躯,我是道石之体,你是后天的生灵,我是先天的神圣,故而根本没有可比性。”

“化作青天,被我吞噬,我就是此世‘大道’!而你将永远坐在我的眉心,成为我的‘当世之身’。”

李辟尘被十六只青天之手托着,而北海石人的眉心中,青天巍巍,那股高渺的天意显化出来,他是五重乐土的真正的主宰,更准备把这里化作自己的天地。

敞开心灵,将把李辟尘,将把这位“东皇”纳入自己的镜湖之中,成为紫府内唯一的神祇。

那棵树下所坐着的三尊虚幻化身,北海石人要把“东皇”化为当世之神。

而后,他着手这片乐土,这地水火风将会重开,阴阳五行将要再定。

属于他的世界中,不需要无欲天帝的牛羊。

北海石人即将把“东皇”化入自己的眉心中。

然而下一瞬间,那位东皇忽然抬起了天阿剑。

剑尖上汇聚了万世的苍天之光,只是一刹那,便狠狠贯穿了北海石人的眉心!

……

没有人会知道,李辟尘,或者说东皇为什么会突然苏醒。

青天的天意浩淼,从一开始,李辟尘就进入了北海石人的圈套,一切的一切,因为李辟尘越是释放那些万世天意,本身便越是靠近至人一步,于是,也就更近似于天。

越近天者,越容易被天所同化,更何况这是大圣的五重乐土,一切的后手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北海石人要用青天同化苍天,并且获得太上之身。

然而,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东西,是难以料到的。

譬如最古老也是最奇怪的,那位“无人可言”的“太上”。

常言天,其究何也?

无题,未知者,不可尽言者,为天。

空空旷旷,亦为天。

……

北海石人的动作停下了,而李辟尘的眼中,日月流转,阴阳依旧。

只是此时,这位“东皇”开口了。

“你是此世大道?大道有形吗?”

东皇问了石人,而后摇了摇头,那剑向着里面再入三寸。

至人观天,光阴一剑。

东皇叹了口气:

“大道……无形。”

“我不是二圣,我是三圣。”

“这最后一道清静经,凭你这种蝼蚁,怎么能听得到它的声音呢?”

剑光与仙火,悠悠苍天,何人起剑?

北海的石人疯狂的呼喊起来,敞开的真灵被贯穿,即将崩碎!

“你知道吗,祭祀青天,一般都会有礼乐。”

“我来为你祭上最后的一曲剑舞吧。”

李辟尘笑了起来,温和如春天的风。

随后,天阿剑骤然闪过光芒!

至人观天,东皇舞剑——!

宫商角徵羽,五音十二律,那是一曲剑吟,那是一道天音。

白骨道宫中,编钟鸣唱。

大道之门前,骨如梨棠。

东皇钟响,众生奏乐!

石为万世不朽,金为百劫不磨?

错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李辟尘轻轻开口,如梦呓一般。

“这就是我的诚心,要斩了你的诚心,你感动了吗?那就……开吧。”

天阿剑转,横扫坤乾仙天!

大圣的乐土被一剑分开,那昼日之阳与深夜之阴也俱被斩断,石人惨叫着,不甘心,轰然炸裂在天地之间,残躯坠出,这片乐土的壁垒终于彻底粉碎,混沌的光芒照落人间,紧跟着而来的,是一道浩大到不可计量的怒意。

那是大圣的注视,落在了人间!

东皇挥剑而起,那剑尖的光芒,原本就是为了这道怒意而准备的!

无欲天帝的化身……终于降临在五重乐土——!

……

帝乡之中,殷山之后,那座古老的神宫内,有一道辉煌的光芒显化。

至高的帝座上,纯白的炽火寂静的燃烧,隐隐间,有一位帝君显化,端坐不语。

虚幻的身影中,有一道法在流转。

那是名为“天帝”的太上之法。

……

镜湖之畔,大桃树下。

清静经在响彻,不断回荡。

于是原本坐着的三我,发生了变化,那是被清静经所影响,但又像是从过去与未来显化的影子。

无人可言清静经,太上八十一化中,最玄妙也是最神秘的存在。

或许它才是最古老的?

或许洪元本并非第一古老者?

呵呵,谁又会知道呢。

三尊道影被呼唤来了,在此刻代替了三我,这是李辟尘所无法知道的情景。

而三灾道人于三我的眉心中消失,似乎不存在于世间了。

那盘坐的三尊道影代替了三我,第一位出现的在最右边,他是李辟尘的模样,穿着阴阳的袍子,略有古旧,但却是满头的黑发,并年轻到极致,腰间配着赤红的玉剑,身后立着的,是那尊圣人的石碑。

清风在转,经声朗朗而言。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光阴如箭,亦如剑,这天,空旷旷不可细言,细言便不是天了。”

“这一世,以谁为起?以谁为终?是清静起而清静终?圣人神人与至人?如今圣人已出,神人朦胧,至人观天,也该再次回来了,只是不知道,这三尊位置上,又会出现怎么样的变化。”

“每个人的心神之中,都有三至尊的存在,代表了三种不同的路,未必都要走完,但是一定要走上其中一条才行,多数的人选择无功的神人,因为神人不需要忘情,亦不需要观众生,故而神人最是洒脱,然而很多人最后也失于神人。”

“少数的人选择极其困难的至人,目标向着大道而去,但最后都是饮恨,那座大门前埋葬了多少的枯骨,全都是在诉说至人的凄凉。”

“只有寥寥几人选择了最下的圣人,虽然圣人无名,亦是最下,但要做成圣人之事,却难如登天,诸尘因果执念纠缠,到最后要一一斩去,谈何容易?更甚之,会有身死灵消之厄难。”

“大道难求!”

“太上为人,八十一人,皆是无名之君的化身,从无中来,到有中去,这才是八十一化。”

“这个有是什么有?无就是无了,但是有,所谓道有,道生,道起!至人是超脱,是道之外!神人是道意,是道之根!圣人是众生,是道之内!”

圣人在笑,花鸟鱼虫,万世之光汇聚在他的身旁。

而另外两尊,中央的一尊“本我”突然变得虚幻无比。

此时,最左侧的一尊,开始显化出了新的模样。

左侧的那位,青衫金绫,墨甲云冠,身上燃烧着苍天的烈火,仿佛是一位天帝临凡。

“李辟尘”看向那尊“天帝”,微微点了点头。

天帝还礼,称声道:

“多谢圣人迎我。”

那尊黑发的李辟尘开口了,声音朗朗。

“恭贺至人归位。”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九百六十三章 至人观天,东皇起舞转天阿(中) 下一章:第九百六十五章 天阿,天丧
热门: 乡村春事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全集 沉睡的人鱼之家 武林天骄 杀人株式会社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嬗变:杀戮者与推理者的顶级较量 圣洁之罪 乡土中国 西班牙披肩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