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无缺一剑惊天君

上一章:第九百五十七章 凿天穿云震四方 下一章:第九百五十九章 见花开千年,苍天玉老斩青天(上)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天域崩开了,四片高天开始分离,这是青世的毁灭,亦是新生?

镂青银坐在青山的天宫中,纵然世界即将崩溃,她也没有离去。

古镜仍旧落在原地,青火与黑水纠缠不休。

湛苍的天与黑手的天都会离去,最后赤色的剑天也会寂灭,只留下月王带去的真正青天。

这是新的人间,而无论是谁都没有想到,最后祭出关键一击的,并不是原本的剑轻笙。

月王需要剑轻笙,后者劈碎了鬼雨的黑天,压过了湛苍的刀意,为月王争取了巨大的时间,但最后出手的,却是五万年来一直在神山上的凿天者。

小月王说过,他并不对凿天者抱有期望,骑鲸客亦是如此认为的,但是最后,谁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或许是四方天宇的局面太过僵持?或许是他看见了最好的一个时机?

不论如何,凿天者出手了,最后的一击分开了四方天地,由此巨大的力量在中央炸开,导致整个青世真正的“四分五裂”了。

同样,通向真界的大门,出现在四方天域的中心,石桥显化,带着滔天的辉煌,凿天者大吼着踏了进去,身影消失在光雨之中。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一如之前所言,从此刻起,青世之内再也没有凿天者,更没有小月王。

这片青尘内,混杂如鱼龙般的天意终于分开了,变成了四道,人间夺回了一道,月华融合了一道,湛苍带走了一道,黑手亦抓去了一道。

镂青银抬起头,远远眺望,她看见了那座正在构筑的石桥,更是凿天者轰开的通道。

两扇闪耀着光芒的大门矗立在石桥两侧,那后面通向的,是传说中的彼岸。

两道光芒萦绕在石桥之上,为众生开道,点破迷茫。

光阴与岁月,那是新古人与旧今人吗?

骑鲸客从石桥之上飞过,那头巨大的鲸鱼顺着石桥开辟的大道离去,避开了青世之中毁灭般的灾难,而黑手与湛苍之刀仍在厮杀,赤色的南乡剑震退了第二刀意,后者鸣颤着消失,因为这片属于剑轻笙的天空中,已经没有了湛苍刀的位置。

新的天意在排斥它,第二刀意已经如无根浮萍,但仍旧在愤怒的嘶吼!

……

“梦幻将成为真实了……你成功了,我将化作天道。”

“凿天者啊,你打碎了我们之间的联系,我本没有寄托希望于你,但你却给了我出乎意料的回答。”

“永别了,老朋友。”

“青青世界脱离了大圣的掌控,一分为四,你带着属于你的那一片天意离开这里吧,那是原本青青世界被湛苍刀撕毁的原初天意,也是你在沧海中,以洛神之剑唤醒的天意。”

黑手的高天与湛苍刀仍旧在纠缠厮打,第二刀意变得弱小,它在积蓄力量,准备再度发动可以斩碎青天的一击。

但小月王已经不惧怕了。

小月王的头发变得雪白,他的头顶上,那轮月亮越来越璀璨,纯阳的炁息渐渐升腾。而遥远的北冥之月照耀万载春秋,当中似乎有鱼儿在吟唱,在高歌,那是北冥之月对自己同道的祝福。

“多谢大尊,北冥的月光,你是我的前辈,亦是我曾经的故乡。”

北冥的月光发出波动,它是浩大且高渺的,伟大到了极点,即使是降临一道光辉,也可以帮助月王坐稳这片天穹。

这道月华是骑鲸客带来的,更是小月王拜托他带来的,拥有着浩大的天威。

鱼儿的歌唱声再度响起,而小月王听见了,顿时笑了起来:“不是吗?让我不要乱认亲戚?好吧,那么我只能再度多谢您了。”

“愿您的月光,能够永远照耀诸世沧海。”

小月王注视着遥远的北冥之月,随后得到的,是沧海中传出的歌谣,那是自千古之前传来的笑语,是波涛,亦是浪潮。

剑轻笙抬起头,同样遥遥望着那轮银色的月亮,包括小月王头顶上,那璀璨到几乎化作太阳的圆月。

“只不过,这是银色的,这并非真正大日的光华。”

剑轻笙喃喃自语,小月王笑了一下:“世上从此,再也没有月王了。”

“白昼,白色才是大日的颜色,金与赤代表着初生与暮落,世间的光华,本就是都没有颜色的,是我们的存在,才让光芒诞生了色彩。”

“只要没有人去注视或者在意光阴,那不断流逝的光华便会停止;万物相辅相成,相合相克,为敌为友,却又不能真正缺失任何一处,这就是天道的循环。”

“根本天碑已碎,五万年的苦工,就在此一朝绽放,谢烟尘留下的东西即将出现,你准备好了吗?”

“人间将要诞生了,可湛苍刀仍旧在愤怒。”

“这一刀落下,成功,我便真正带着青世远去,若是不成,我便化作那月光,落在沧海中,成为北冥之下的一朵浪花。”

剑轻笙握住了腰间的剑:“谢烟尘留下的东西……我已准备好了。”

通背猿猴落了下来,他看着破碎的四方高天,瑟瑟发抖,嘴巴里骂着不知名的话。

“小月王,我可出了很多力了,你可不能把我杀了!”

他挥舞起手臂,目光从高天转下,看着月王的神情有些警惕。

小月王颔首,随后转向剑轻笙,轻声开口,道:

“无何有之乡中的一道‘意’,化为了这柄剑,可以把一切的不可能化作可能,当中藏着最伟大的光阴之力,纵然是大圣也不敢面对这无缺的一剑。”

“但凡事都有代价,这柄剑是用来对付那只黑手的,但那只手被湛苍刀所阻拦,没有退去亦没有横压而来。”

“凿天者出手,打碎了青天,但现在,湛苍刀仍旧试图归来,包括那只黑手,只要它们愿意,它们就会重新降临,所以现在是这柄剑出鞘的时候了。”

“打碎僵局!拔出去!这是无何有之乡中所坠出的剑意,是光阴的一剑,连众位大圣都会退避!谢烟尘所留下的,被诸圣觊觎的东西,虞主没有得到的东西……那是真正的……通向天尊的办法,就在这柄剑中!”

小月王望着苍穹:“剑轻笙,你听好了,在斩出这一剑之后,你便不能回头了,记得我和你说的东西,记得你答应我的东西。”

“一剑出,劈开黑手与湛苍,你便把此剑带走,从梦幻之中回到真界。”

小月王挥了挥手,此时剑轻笙的边上,出现了南乡子。

她迷茫了一瞬间,而后便看到了站在一旁的剑轻笙。

“曾经的另外一半人间化作了神剑,与你立在一起。”

“去吧,你将回到你本尊的身边,为他带去无上的战力,这无何有之乡最后燃烧的一道剑意,便我给予你,更是给予他的东西。”

“种因得果,替我对那不曾谋面的李辟尘带一句话,他来日若是修行有成,再遇青世,还请他照拂一二。”

“我若还有灵性尚存,必请他把酒言欢。”

刀声震彻,响贯四天。

赤色的天开始消弭,凝聚到剑灵的眉心,而小月王升起的那轮月亮,也在这一刹那,化作了真正的太阳。

辉煌的光触碰到凌冽的刀尖,颠倒了昼夜。

剑轻笙对着南乡子温润的笑,伸出了手。

而后,那柄名为无何有的仙剑,骤然出鞘。

……

青山的天宫中,镂青银抬起了手掌,那当中隐隐的,有光华聚来。

一柄断剑出现在她的手心中,剑柄被她握住。

跌落在地,已经碎裂的人间镜中,有余下的光华缓缓升起。

最终,聚为剑形。

“我曾经也是剑……我错了吗?”

“新的人间中,会有我的位置吗?”

她抬起双眸,那面人间镜彻底炸开。

当中熊熊燃烧的青色的火焰开始熄灭,紧跟着,没有被燃尽的黑水流淌了出来,它升了起来,扭曲着,化作一副可怕的鬼脸,依旧是苍白的,依旧带着无尽的蔑视与嘲笑。

“你叫鬼雨?”

镂青银看着这个家伙:“原来醉花天子还是失败了,他没有和你同归于尽,而是自己陨灭了。还真是可惜啊。”

“梦幻只要存在,你就是不死的吗?”

鬼雨没有回答镂青银,而是带着那种苍白且可怕的笑,化作一道水雾,消失在青天之中。

……

黄粱乡内,深潭的边上,一直抬着头的石中人终于低下了脑袋。

黑色的夜幕褪去,大雨也消失无踪,人间又恢复了平静。

黄粱木下,青龙在吟,穷奇在吼,鸿鹄在振翅。

吞天大圣在说着古老的故事,日游的少女托着腮,静静的坐在树下,听着那些往古的神话。

深潭,这是当初李辟尘第一次来到黄粱乡后醒来的地方。

而在深潭之中,渐渐浮现出了一张鬼脸。

苍白而扭曲,狰狞的笑。

石中人盯着那张面孔,很久很久,直到这张面孔再度消失于潭水之内。

他那发呆的眼中,忽然有一瞬间,闪烁起了璀璨的光华。

“我的蛊虫……”

……

或许鬼雨永远也不会死。

传说他是三更的蛊虫,当他真正死去的时候,三更就会证道。

故而能杀死鬼雨的,或许只有三更。

一个要证道的人,怎么会允许自己的蛊虫让他人杀掉?

然而鬼雨并不知道这一切。

他依旧藏在众生的梦幻与心中。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九百五十七章 凿天穿云震四方 下一章:第九百五十九章 见花开千年,苍天玉老斩青天(上)
热门: 重案追踪 帝疆争雄记 邪妃来袭,帝君的蛮妻 从西藏来的男人 修仙狂徒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死亡通知单 超级贴身保镖 圣女的救济 拉普拉斯的魔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