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二章 道龙山烟雨,帝乡之外大圣战(下)

上一章:第九百五十一章 道龙山烟雨,帝乡之外大圣战(上) 下一章:第九百五十三章 演青世变迁,新天旧古开彼岸(上)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辈大圣,算计千载春秋,万古青尘,今日居然行那下位仙神之事,以力以法,互战而比,实乃下下之乘!”

“黄尘大圣,你说要还人一个人情,不会是当年的谢烟尘吧?还是如今正在我九重乐土中的那位太上化身?”

无欲天帝的世界被剥夺了,黑暗开始蔓延到他的身边,然而大圣的力量不是一点墨色就能浸染的,他踏出步来,一刹那,原本暴退的光阴重新归来,诸世开始染上辉煌的色彩!

但这一次,白色的光华落下,却是造化了阴阳的火焰,开始把那浩荡无垠,此时所有被他召唤来的人间,都作为了柴火而熊熊燃烧!

“三重天,万世若火!”

无欲天帝踏出了第二步,诸世的恶火沾染着怨毒,向着那渺远的少年大圣飞去。

火焰静静燃烧,无声无息。

跃动的如同精灵,带起的却是最可怕的悲号。

无声无息,寂静可怕。

但同时,却有另外的声音开始出现。

那是青天破灭的声音。

这是以人间为柴所炼化的火,天上的道行者,即使是第四步的天仙道圣,沾染了一点小小的火苗,就会瞬间将他烧的无影无踪,只留下真灵投入幽黎天去。

一朵火苗,足以烧死一位四步的天仙,五步的真君也不过是十朵便能焚尽。

“你以为破去了天规,灭掉了地矩,这诸世人间便由得你那风雪摆弄?错了,这里还是无欲天,我的身后是帝乡,这些人间作为干柴,可以燃烧起这世间最可怕的怨火。”

“人道之中的黄尘身,然而这火自诸尘而起,自然也能燃烧诸尘。”

铺天盖地,白色的仙火化作焚天之海,黄尘大圣依旧不曾动过。

“离开这里,我给你一个脸面,大圣之间,不必有恩怨情仇,我们看向大道,今日为友,来日道不同,或许便是敌。”

无欲天帝声音漠然,他已经掌握这次比试的主动权,那些神将天兵开始震动,沐浴着星汉的光辉,击杀着自风雪与黄沙中走出的那些黄埃天兵。

“焚灭诸尘吗?”

黄尘大圣笑了笑,五指轻轻一翻。

风雪变得更加苍白,不是纯白了,不是那晶莹的模样,而是化作了苍白之色。

如骨,让人感到可怕与恐惧。

一座大宫浮现出来,在风雪与黑暗中,沐浴着仅有一束的昼光。

“黄棺白骨宫前道,苍火为烛照夜来。”

无欲天帝骤然抬头,那些苍白的血遇到纯白的焚世仙火,化作了轻渺的云雾,但就是这一缕云雾之中,已经有一片人间彻底灭去。

这是熄灭了,再也不能为其所用,无欲天帝眯起双眸:“人间也熄灭了,道火不再燃起,如光阴星海之中一颗璀璨星辰寂灭,这是幽黎天的法!”

“是白骨道宫。”

黄尘大圣开口,少年人微微垂首,但这是一直都不曾动过的模样。

“诸世如白骨,天上天下亦如是,如你如我,如他如它。”

无欲天帝:“大圣也是白骨,至真也是白骨,那大道也是白骨吗!”

黄尘大圣:“天上白骨盈残,人间白骨繁生,天上的骨在笑,天下的骨在哭。白骨非骨,而本就是残缺的大道啊。”

“求道者苦,苦海沉沦,我们都在其中,虽然不是那长恨大圣所言,诸世当投效他的怀抱,但是大道为白骨,白骨非真骨,实乃是所有求道之人,求而求不得。”

无欲天帝:“求而求不得,那我问你,若是求得了,还是白骨吗?”

黄尘大圣:“我怎么知道呢?万古以来,说熙攘众生,谁求得了大道?叩在门户前的白骨何其之多,都想踏入那扇门中,化出血肉,然而又有谁做到了?”

“三大天尊做到了吗?龙师火帝做到了吗?太一浑沦做到了吗?还是无名之君?他……做到了吗?”

黄尘大圣轻言:“大道门前,我看见枯骨一片,你……也是其中之一。”

无欲天帝无声的笑,带着嘲讽与不信。

随后,突出一言。

“四重天,往世如烟。”

冥冥之中,虚天内外,有庞大到不可计量的伟大力量出现,只是一刹那,如光阴千年,那似是浪潮拍岸,又如海临高天,但却不见浪也不见海,只有无尽的光与暗交织,那些万古的诸世之烟荡荡而去,化作一片又一片的过去之力,妄图摧毁莽莽黄尘。

“过去过去,我焚烧了这些人间,当做无用之物,但最后杀死它们的还是你,故而它们向你复仇,虽然什么都没有剩下了,但是过去的光华不会寂灭,它只是沉睡,如今我将把它唤醒。”

“你将面对过去的怒火,并且永远被困在万世人间当中。”

这是借助光阴的法,以敌之法还彼之身,却又添油加醋,更甚一步!

凡杀死人间的力量,皆会从过去踏来!

当中所有之字,尽只有寂灭二言!

天空开始崩毁,大地也化作灰雨流淌而去,黄沙成烟,神兵天将,俱都作古。

唯有无欲天,唯有帝乡,仍旧万古长存。

“白骨道宫也经不起过去的冲刷,光阴如潮,怨怒如烟。”

无欲天帝又落语,而黄尘大圣在笑:“你使不出第五重天了,因为五重天上,都在发生变故。”

“九重乐土,你的乐土还不完善,我也有九重乐土,但在这里用出来,反而会成为你的力量,所以我才不用。”

“只是对于人间,你只看得见怒与怨火,这实在是落在了下乘。”

无欲天帝也笑:“你不也是一样,众生白骨?你连天上的我们都看作了白骨!”

黄尘大圣摇头:“道不同,不必多说,你汲取人间伟力,何尝不是如白骨汲取血肉?当真难看之极啊。”

“那你就不要看了。”

无欲天帝抬起手来,之前那道流光化开,一柄黑红相间的大弓出现,弓弦上化出一枝黑色的神箭。

传世天兵!

黄尘大圣轻轻一叹,随后,一直闭着的眼睛,睁开了。

龙山烟雨,浮生一梦。

梦幻为真,大道之间。

无欲天帝的四周,同时出现了九尊一模一样的天帝影。

白骨弯弓,众生搭箭。

无欲天帝猛然僵住!

道宫之后,有一扇虚幻的门显化,黑漆漆的世界,没有太阳更没有太阴,只有那高耸入冥的门户,大门之中,有辉光悠悠,顺着缝隙而洒落,广袤孤寂的天地间,当中趴伏着无数巨大的枯骨,黄尘萦绕它们的尸身上,而正是此时,受到箭意的震荡,这些枯骨忽然起身,尽数转过头来。

于是黑天也崩溃了,于是大地也化成虚无。

当中一尊巨大的白骨顶天立地,不需要人告诫,无欲天帝忽然明白,那正是他自己,或者说,是来世?!

这是一种冥冥中的感觉,是道在告诉自己眼前的真相!

而这尊白骨的身前,已中了自己的九箭。

那是幻景,但更是未来!

无欲天帝心中大震,他的真灵中划过灵光,突然知道,如果自己这一箭射出,击不击得退黄尘是两说,但那九箭必然要打到自己身上!

一箭化九,因果倒转?

无数世界,无数尘埃,无数诸天,之中各种各样的光辉都在游荡,但却让无欲天帝心惊,他所能见到的,正是那白骨弯弓,众生搭箭!

自己避不开这一击,而更让无欲天帝感觉到恐惧的是,那扇大门并不是白骨道宫衍化出来的。

这是在威胁自己,但可笑可悲的是,自己居然……挡不住?

“大道门前……枯骨一片?”

黄尘大圣不动,无欲天帝忌惮无比,缓缓放下了黑弓。

无数的人间之中,无数的白骨同时放下了弓箭。

“那是什么地方……你究竟……”

黄尘大圣的眼帘再度垂下:

“你都有一只手放在了无何有之乡的边缘,却不知道这是哪里吗?”

“这是天冥之门,更是……大道之间。”

无欲天帝的瞳孔微微一缩。

这是对于那处不可知之地的忌惮,但更是因为……

黄尘所说,无何有之乡的边缘有他的手?

胡言。

他的神情变化了,少年的大圣也定住了一瞬间。

微闭的眼帘中,闪过一道意义不明的光。

“不是你吗?”

……

帝乡之外,有大圣退步,惧而不动,那划破天域的流光,也没有再出现过。

星汉依旧,黄尘莽莽。

PS:有一个故事,关于大羿射日,赐予大羿弓箭的是天帝帝俊,而燃烧天地的太阳则是金乌,大羿又是因为尧帝的说辞而留下的一个太阳。按照四方神话的分布,其实这可以看做是东方蓬莱神话里的太阳神子嗣(金乌住在扶桑树上),跑到西方昆仑神话众神(太阳神羲和是帝俊老婆,所以也可能是探亲?)的地盘搞事情,最后因为中途路过行为太浪而被北方中原神话的英雄人物(纯属看你不爽)九箭干掉了……hhhh。

在大羿射日整个过程中,南方秦楚诸神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而且南方的太阳神是东君,东君杀的是天狼而没有射过金乌。

洪荒小说中说东皇太一是金乌,或者是金乌老爹那就是扯淡了。

虽然羲和有浴日传说,但是想一想,帝俊给大羿弓箭让他去杀自己儿子?这有毛病吧,是准备离婚了?

所以说,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啊,不然说不定路过哪里就被人家干掉了。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九百五十一章 道龙山烟雨,帝乡之外大圣战(上) 下一章:第九百五十三章 演青世变迁,新天旧古开彼岸(上)
热门: 游剑江湖 美的历程 白玉老虎 九阙梦华:绝情蛊 把自己推理成凶手的名侦探 罪案迷城:消失的女高中生 鼠男 还剑奇情录 本阵杀人案 狂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