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二章 光明之王真光明

上一章:第九百四十一章 四寸光阴落人间(下) 下一章:第九百四十三章 六圣起法战天人(上)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四百年仙凡道鸿,韶华白首,一夜枯荣!

一道清炁来去,千年玉老,敢让天上……星河东送!

……

李辟尘睁开眸子,注视着下方大比,此时已经到了第六阵的祭礼,并且已经进行到了一半。

但不知为什么,心中突然有一种玄奇的感觉,似是温柔,似是愤怒,又似是悲伤,还有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意!

如是湛湛青天都被斩开,天上地下无人能挡。

李辟尘不知道这种奇异的感觉从何而来,于是心中猜测,或许与天上的那位无欲天帝有关联?

然而就是在这一刻,忽然有轻声于心中响起。

【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如此清静,渐入真道;既入真道,名为得道,虽名得道,实无所得;为化众生,名为得道;能悟之者,可传圣道。】

李辟尘一愣,而后惊奇不已!

清静经?怎么会突然响彻声音?这是自己的声音?

奇,怪,奇哉,怪哉。

正是同时刹那,李辟尘一震,只因那袖中乾坤,鸿影凡剑轻轻颤了一下。

不平,不平,那种要斩破一切的剑意,正是在鸿影剑中显化出的。

李辟尘顿时沉默下来,此时清静经之声也消失不见,于是脑海中思考着问题,猜测道:或许也不是天上的乐土有异,而是青青世界中的变化?

剑轻笙?

那所谓的“我”没有死吗?

清静经,是他触发的?他是我的元神造化,也是我的一部分,所以……

“第二灵性没有被斩?这种不平的剑意,我太熟悉了……有天阿的影子,但却又并不全是天阿,似乎还带上了鸿影剑原本的俗世之炁?”

“悲伤与愤怒,剩下的便难以窥见,距离我太远,并非同处一世。”

“以红尘倒斩青尘?是青青世界中的变故?可又为什么引动了清静经?那是我声音?我在助他?助他什么?”

“他会归来?”

李辟尘原本以为那道念头被斩去了,故而心中可惜,但现在看来,似乎并非那样!

还有联系,在这个时候有炁息汇聚了。

然而山海祭礼,大比仍在继续,这是第六阵了,洛芸莜也在里面,自己这个便宜师父必须要保证这姑娘的安全,她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这种天选之子一般的情况,会不会是天上那位无欲者故意为之?

鱼苗撒网,反正洛神已死,她斩去的那些亡神命身,是不是都被无欲天帝窥视着?

还有天碑,第六阵结束,便该是自己和六位山海主过过招了,依照齐静霜的说法,是走个过场,但亦是暗中传法,让六大山海主见识一下无缺仙道。

目光投向场中,洛芸莜和李玉狐,嬴浑三个人一组,此时整个战场变成了城池与棋盘,黑白之子代表了诸人的位置,同样代表了阴阳的阵营。

无数高手在其中鏖战,而他们三个人靠着强大的“武力”已经成功干掉了很多竞争者。

可强者必然会被盯上,于是四小王,最唯恐天下不乱的那个蛮荒娃娃出手了。

不仅如此,其余五处山海之中,亦有并肩的高手,此时也纷纷汇来。

乱神王与四个其余山海的年轻高手结盟杀来,同时看向远远降临的那个少女。

“光明王,我们先联手,把这两个家伙打出去,你看如何?”

少女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思考,李玉狐冷下脸来:“流苏月,你可得摆正立场!”

“立场?”

少女吃吃的笑,她想了想,嗯了两声,目光看向乱神王:“可以,不过臭屁小孩,你对付嬴浑和李玉狐,我要找那个叫洛芸莜的比划比划。”

她素指直接点向洛家小道姑,面色玩味,而乱神王则是眼睛一转:“哦,单挑啊,可以,把你的人也借给我吧,你那身边同伴也有四个,加上我这里的,九个人围攻两个人,包在我身上。”

嬴浑沉下面来:“余棣,你莫要太看得起自己了!”

他直呼乱神王本名,余棣嘿笑一声:“你们似乎一直在保护那个小丫头,怎么的,现在看不得她受委屈?光明王,你可得好好招呼!”

他冲了过去,于是城池中,那一片棋盘上的黑子飞舞起来,压向白子,如果败了,白子就会消失。

这最后一阵,是依照存留的黑白子多寡来定的胜负,其中依照气数高低,来评判是否有资格可以去参观天书石册。

洛芸莜心中嘀嘀咕咕,此时乱神王冲了过来,身边的那些同盟高手顿时飞下,把嬴浑与李玉狐压住,这两个小家伙勃然大怒,顿时施展真本事,而乱神王步伐通神,瞬间拦住准备救援的嬴浑与李玉狐,而光明王流苏月,轻轻笑着从天落下,踏在洛芸莜身前。

“妹妹?”

流苏月看向洛芸莜,后者一回神,听见这个称呼,下意识就道:“谁是你妹妹!”

“呵呵,妹妹长得可真好看,可单凭漂亮,可没有办法把那两个小子迷的神魂颠倒。”

流苏月眼中带着探寻的目光:“你到底有什么魅力?我可从没有见过李玉狐对外人上心过,你似乎很特别,而且嬴浑那小子也是眼高于顶的人,还有心仪的对象,可却仍旧围着你打转。”

“难道你真的修行了什么合欢的妙法,天魔的女相,能够魅惑人的心神?”

洛芸莜一脸你神经病的表情:“姐姐,怎么看都是你更加像是魔女吧?我这一个心态良好的普通修真者,怎么就成了天魔了?”

流苏月眼中闪烁波澜:“呀,你这是在夸我漂亮吗?”

洛芸莜面色为难,她很想说,其实我是在说你风骚,但想一想,还是不说为好。

而正是这时候,光明王流苏月忽然自袖中丢出十二颗神珠,辉煌灿烂。

十二光明珠飞舞,这是她的法器,此时向着洛芸莜压去。

“让姐姐看看,你到底有着怎么样的魅力吧。”

女子对女子,六山海宫主的位置上,齐静霜看的眼中满是有趣,而李辟尘注视着那个小姑娘,对齐静霜道:“这就是那个光明王,谁家的小丫头,看上去法力不低啊。”

齐静霜笑了笑:“前辈在担心小芸莜吗?”

“不,我是想问问,用兵器不犯规吧?”

“嗯,自然是不算的,可以用。”

李辟尘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回应,而是对着场地中喊了一声:“我说,你打不过她就把那东西掏出来。”

声音不大,但所有人都听见了,这里面,嬴家家主面色一变,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这流苏月啊,完了!”

他拍了拍腿,笑着摇头,而边上的揽天宗主瞥了一眼黑圣山玄法宗主人,对方似乎还不明白即将发生什么事情。

他看见揽天宗主带着同情的目光,顿时大惑不解。

这老小子看我干嘛?我脸上长麻子了?

但下一瞬间,黑圣山主人就明白了。

洛芸莜听见李辟尘的声音,顿时一拍脑门,那自袖子中乱掏,豁然拿出一柄杀猪刀来。

“噗呲,这是什么,你的法器?”

流苏月看见这柄杀猪刀,顿时难以掩饰的笑了起来。

一柄杀猪的屠宰器?

这等俗世之物,也能与法兵比较?

洛芸莜看了看那柄刀,嗯了两声,嘀咕道:“全靠你了,可别掉链子!”

“杀啊——!”

她大吼一声,然后……人还没出去,那刀就先脱手飞出去了。

流苏月笑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但下一瞬间,她就愣住,并且面色化的无比苍白。

七杀刀飞出,这货在洛芸莜喊出杀字的一瞬间,就直接飞了出去,但却是它自己飞出去的,而非是主人脱手。

杀?

杀什么?

它才不管,反正见到的都砍了吧!

好久没见血,憋得慌!

于是那十二颗金灿灿的珠子直接被劈的炸开,七杀刀嗡鸣一声,就好像是在喊什么诡异的口号,贴着流苏月的脑门就直接削了过去,大风一转,但看那三千青丝飞舞,正是好大一片头发扬满天穹!

流苏月被一刀拍的横飞出去,满头秀发不翼而飞,直接坠入第六阵!

给姑娘您剃度了!

光明王就该是光头,这样才亮!

七杀刀飞出去就不回头,这神兵直接窜入混战的队伍里,见人就砍,逮人就杀,洛芸莜连忙大喊:“别杀人,别真的杀人啊!”

这话似乎又起到了效果,于是每个高手都被砍得遍体鳞伤,直接被丢出了棋盘城池。

一通乱打,直到整个场地上就剩下洛芸莜三人组,七杀刀这才化一道流光归袖袍。

一片寂静,那些高手跌落在场地外,傻不愣登的看着洛芸莜,后者愣了愣,目光看向已经被剃度,气的陷入空灵境界的流苏月,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弱弱的提了个建议。

“姐姐,你那好像没剃干净,要不……再来两下?”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九百四十一章 四寸光阴落人间(下) 下一章:第九百四十三章 六圣起法战天人(上)
热门: 神秘河 夜蝉 调教武侠 龙蛇演义2之拳镇山河 手机 鬼的足音 最后一个道士 绝不低头 九鼎神皇 嗜血法医·第2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