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 四寸光阴落人间(上)

上一章:第九百三十九章 轻笙红影望南乡 下一章:第九百四十一章 四寸光阴落人间(下)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风云寂灭,黑雨漫天,唯独那一口琉璃钟在黑暗中绽放光芒,划破这沉重的夜幕。

醉花天子抛弃了剑轻笙,同样,剑轻笙也抛弃了醉花天子。

对于前者来说,此时鬼雨的出现,让原本已经熄灭的怒火再度燃起。对于后者来说,前者已经败给了他,虽不曾斩之,但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剑轻笙不会去拦醉花天子,后者求死之心甚切,见到了鬼雨,那便是见到了他生平中最仇恨的家伙,时时刻刻,日日夜夜,醉花天子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杀掉这个怪物。

醉花天子注视着鬼雨,托着残躯迎战。

自己也曾经是鬼雨所挑选的无数“虚假传人”,如果没有师父谢烟尘,那么自己现在的下场,就和那四面八方蛊虫傀儡一样,带着黑色的脸孔,露出苍白且狰狞的笑。

他们把一切都交给了鬼雨,不曾从那种梦幻中醒来,醉花天子悲哀的看着他们,因为自己曾经也有可能变成这个模样。

何等可悲,何等可笑,何等可怜?

自觉得无上之法,却不料全都是大虫养的禁脔,最后一切都奉献给其主,自身化作傀儡,魂魄或许也没有去到幽冥?

真灵,这个东西鬼雨虽然有本事可以截下,但他终究是不敢,除非使用障眼法欺瞒幽冥大海,否则一旦败露,幽黎天中那两位大圣可不会留任何情面,梦中就抓不到你了吗?太小看天下至尊了。

碧落黄泉,那是幽黎天幽冥海大天尊座下最强的两位大圣,其中更有传说,言碧落大圣或许曾经是一位龙族。

至于黄泉大圣,来历不明。

琉璃钟绽放的光明越来越大,范围也越来越广,醉花天子的身躯消失的也越来越多,那一半的青冥炁四散逃逸,但被另外一半还残存的肉身所抓住,欲图化开这片黑天黑雨。

外道的水龙击溃墨色的天穹,然而这片黑天纵然面对外道之水也没有半点恐惧,那张脸孔仍旧是扭曲且狰狞的笑,冥冥中似乎还有一种如哭号般的声音在众生耳中萦绕。

黑雨凝聚的虚假传人们开始汇聚过来了,他们没有挡住天丧剑,于是转头向着琉璃钟靠来。

但这正是醉花天子所希望的,那口大钟悠悠而响,其音空灵而宏大,在黑天之下,震醒无数人间。

“我游于江潭,只向花裳,登于重楼之上,只见清风绕白梁;”

“我行在黄川,意窥金桑,来至桃绫山下,酩酊一醉归洛阳;”

“我乘上龙鸾,两指拈花,看得千世繁华,东篱夜尽黎明酿;”

“我卧入红尘,天水回淌,坠在龙山梦里,化风为雨到云乡。”

醉花天子仰首,一片绯色高天突兀出现,他身上的青烟化作青炎,燃烧着那半副残躯,为这世间带来最后的光明。

一片又一片的景色随着他的口述而衍化出来,这是燃烧自己的过去,把曾经的光明化作梦幻,用来对抗这片让人窒息的黑天。

“鬼雨,我有一法,已经为你准备了三万年,你要见一见吗?不,你必须要见一见。”

“鬼雨,当年我得你传法,后来才知是一切虚妄,你不过是一个梦中的怪物,纵然曾经身为仙人,可如今早已堕入魔道……也不对,哪怕是魔道中人,也不会化作你这般的样子。”

“魔道中人亦有七情,而你如今,还有情吗?怕是只剩下了六欲,甚至还不全。”

“欲望化身,如同择人而噬的恶兽,又似众生心中贪婪到极点的黑暗烟云。”

那黑天上的脸孔自然不会回话,仍旧狞笑,只是那些身为傀儡的虚假传人,此时一位又一位,手中带着那些梦幻的索,向着醉花天子杀来。

然而仅仅是一步罢了,浩大的江水深潭忽然显化,每一个虚假传人都被大浪拍翻,而后无尽的花海自天落下,一座九重的神楼凭空而出,带着绯色的云霞,又有清风浩浩,吹动九霄。

之前所口述的景色一一出现,黄川,金桑,桃绫山,洛阳丘,一切一切的光影化作虚幻中的真实,那些虚假的传人虽然仍旧在狞笑,但却已经被诸法摄住,再难以动弹半分。

紧跟着,龙鸾起舞,醉花天子单手拈起神印,千世的过往被呼唤出来,那些虚假的传人终于变化了伪装的面具,狰狞的脸孔化为了恐惧,嘶嚎且痛苦。

他们化作了黑色雨水被天穹上的诡异脸孔收回,那张嘴巴张开,所有的虚假传人全都被它再一次的吃了。

圈养的牛羊与竹笼中的蛊虫,虚假的传人们灭去,醉花天子升起琉璃钟,开始念诵最后的法,那是他为鬼雨所准备的法。

……

黑暗的高天撕碎了又复原,剑轻笙搂着南乡子,手中的红剑落下,身后的剑神虚影开天裂海,天丧一剑再出,以人间之威破去万法。

夜幕鬼脸,那只脸孔也不再是狰狞的笑容,而是变成了一副哭丧颜,虚天中有无数的黑色大手汇聚,涌动起来,它们的目标是南乡子。

剑轻笙手中的剑不曾停下,心中的愤怒越来越强盛,而身后的剑神虚影也越来越凝实,手中的天丧剧烈震颤,发出前所未有的滔天怒火。

谁敢压天丧之剑?

死!

自光阴中诞生的人间之剑,南乡剑,天丧剑,二剑本为一剑之意,不平不平不平!

三寸光阴断万古!

那些大手被撕裂,降临的虚假传人也都被摧枯拉朽般的灭杀,众生排山倒海般,化作黑水流淌,倒卷归天。

谁敢拦在前方,就以剑斩谁!

剑轻笙知道,要离开这里的奥秘就是撕裂这片高天,他确实是有办法,可这个办法,并不是留在现在用的。

腰间的那柄剑决不能真正出鞘,这柄剑不是为了对付鬼雨这种弱小者而存在的。

是的,和天上的大圣比起来,只敢躲藏在梦乡中的鬼雨,纵然有翻天覆地的力量,纵然可能是一片恐惧化成的高天,纵然可以说是太上天魔,但也仍旧难以和大圣比肩。

差的太远了。

剑轻笙护着南乡子,后者闭上眸子,低着头,斜依着剑轻笙。

她抓着剑轻笙,那扯着衣袖与臂弯的纤细五指,不由自主的握紧了。

剑轻笙抬起头,注视前方的黑天。

腰间的那柄剑不会在此完全出鞘,但可以露出第四寸剑光。

他这么想了,于是那柄剑就回应了他。

四寸剑光,三寸化了南乡,那最后一寸,自然就是那坠入人间的流光。

小月王告诫了自己,三寸的光阴已经是极限,若是动用第四寸剑光,那就要付出代价。

剑轻笙抬起头来。

但现在,无论是什么代价,自己都可以接受。

只要能撕裂这片黑天!

一柄闪耀着无比辉煌光华的飞剑出现了,萦绕在剑轻笙的身边,而后,化入了南乡剑中。

三尺的青锋变成了四尺。

天地之中的大雨忽然停歇了,黑色的水尽数被蒸发殆尽,那墨色的高天,如沉沉的夜幕,但此时,有一道赤色的流光撕破坤乾。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九百三十九章 轻笙红影望南乡 下一章:第九百四十一章 四寸光阴落人间(下)
热门: 宴无好宴 书剑恩仇录 不死神凰 饮马流花河 王牌间谍 奇门风云录 良夫难驯 新疆探秘录之黑暗戈壁 芸芸的舒心生活 北纬31度录像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