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 轻笙红影望南乡

上一章:第九百三十八章 无人可言清静经 下一章:第九百四十章 四寸光阴落人间(上)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镜中世界,无尽人间,黑色的高天占据了原本的青穹,眯起的眼睛,露出的苍白牙齿,以及那其中闪烁着的森寒与诡异。

淅淅沥沥的黑雨落在无尽人间。

通背猿猴浑身一颤:“这是什么东西……我的娘,我……我好冷。”

“我怎么这么倒霉,就是偷了桃子然后被月王逮了,再被醉花天子押入天牢,随后小月王又知道了我的真身,跑来抓我补天,路上还差点被凿天者一锤子拍成肉饼,现在我又扛了五指山,但为什么明明都要结束了,又跑出一个鬼来!”

“你是什么鬼啊!”

他两只手抱着肩,感觉到一种自内心最深处窜起的寒意,如坠入九幽厄土一般,但纵然如此狼狈,他还是在跳脚,在咒骂天上的那个可怕脸孔。

不管它有没有祖宗十八代,总而言之先骂就对了!

剑轻笙身后的剑神虚影同时抬剑,此时悲与怒汇聚,不甘与不平在震颤,天丧剑上缠绕红霞赤血,已经准备发动这撕裂苍茫的一击。

“鬼雨?”

剑轻笙把一切的不舒服与疑惑全部抛之脑后,如今在此,眼前不论是谁,都要给它斩破!

那张脸孔让人心中深处最原初的恐惧,天丧剑悲鸣,这是它本来的声音,此时被剑轻笙舞起,于是南乡剑染上赤血,天丧剑伴随南乡剑,轰然落下!

剑开天门!

打开一条道路,镜世被黑暗的高天封锁了,无数的人间与梦幻都被笼罩在这里,惊恐的声音不断传出,天丧剑落下,带着浩荡的人间之怒斩开了黑色的天穹,连那墨色的大雨也被劈开道路。

然而短短下一瞬间,黑色再度浸染过来。

那张被粉碎的脸孔重新聚集,笑的更加可怕。

“呵呵……果然如此,藏在整个青世之中,或者说,他在你和我的梦里……”

“青青世界,他是原本就在这里的,鬼雨杀了三更,这就是你在梦乡内找到的无上法吗?果然厉害,和上一次见面,已经大不相同了。”

醉花天子步履蹒跚,他半个身子都被天丧剑斩了,此时狼狈的如同丧家之犬,他抬起头来,看向那黑色的高天:“你的传人,我也曾经是你的传人,如果不是师尊救我,或许我也早就化为了你的食粮!”

“与三更一样!你这个弑师者……”

“我以前也曾相信你,以前你也是个仙人,但那都是以前了,很久很久以前了。”

“名为夜惊的怪物,操纵着无数的梦魇。”

鬼雨的脸没有变化,依旧是狰狞的笑,他自之前开过了一句口之后,便再也没有说过话,亦没有再出现任何动作。

只是天色越来越黑,雨水越来越大。

不可交流,不可明晰,这是恐惧的最原初玄秘。

如今的鬼雨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似乎是天,但又似乎不是天。

取到了天意?没有取到天意?

总而言之,他以众生的惊与恐惧为食粮,壮大自己。

通背猿猴没有靠近醉花天子,而是在远方不断的喊叫:“不对啊,是鬼雨杀了三更没错,但是三更不是在鬼雨之后吗?”

醉花天子不回应他,只是抬起五指,当中四方天宇内,有外道之水轰鸣而至!

外道之水,粉碎一切的道与法!

青世无道,但却有法,天法亦是法,这黑雨亦是法。

琉璃钟摇摇晃晃的飞起,那上面有一个巨大的豁口,几乎被立劈,正是反映了醉花天子如今的模样,从很多年前来说,他就已经是琉璃钟了。

“我该以此……谢幕。”

他的身躯踉跄,而黑色的雨水顺着琉璃钟向下流淌,浸没了这片已经粉碎到不成模样的大地。

命中无道,闻鬼笑。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苍声愁。

剑轻笙沉默下来,身后的剑神虚影裹着残袍碎甲,手中天丧剑愤怒不已。

这片黑天居然没有被斩破,这是天丧不可允许的。

它生来就为不平,谁敢压它,它便要斩了谁。

赤霞与血浸没高天,琉璃钟响,只是这一次,却是站在天丧剑旁。

剑神咆哮,悲怒斥天,手中天丧再舞,剑轻笙手中南乡剑同时斩出。

三寸的光阴,三寸的人间,这都斩不了这片黑天吗?

剑轻笙在思考,而那片黑天再一次扛下了这柄天丧,他的面容被撕裂,可转眼又逐渐扭曲着复原,谁也没有想到,月王争天前,居然会出现这种变故。

最大的搅屎棍不是四位青世至尊,而是一直藏在至尊梦里的鬼雨。

这些黑色的雨水,和自己曾经见过的一场大雨有些相似。

不对,不能说是自己,而是应该说本尊,或者是李辟尘。

剑轻笙就是剑轻笙,不是李辟尘。

最终,自己会把一切都还给本尊,这不是自己该有的。

那场黑雨,是青箬笠施展出来的,是为了葬送庆云龙公而施展。

那是幽冥的雨,而此时,鬼雨施展的这些黑色雨水,同样带着一种死寂的气息。

只不过,比起安静的幽冥之水,这些黑雨之中,更多的是狂暴与恐惧,以及惊骇。

四面八方,那些黑雨忽然汇聚起来,变成了无数的人影。

他们俱都披着黑袍,黑面的色部无比狰狞,扭曲的在笑,如天上的那张可怕脸孔一样。

“蛊虫,无数的虚假传人,被鬼雨吞噬的众生……”

有人的声音响起,而就是这个刹那,那些虚假传人出手了,梦幻的黑索飞舞出来,向着剑轻笙手中的剑缠绕而去。

那是一柄自光阴中诞生的“人间之剑”。

那剑,名为南乡。

南乡……南乡子!

剑轻笙猛然回头,双目看向远方,身躯眨眼转动,踏过无数万里,身后剑神虚影披着残袍相随,跟着,那手中巨大的天丧剑一剑劈出!

轰——!

山海分离,人间破碎,梦幻与虚无颠倒,在那赤红的宫阙中,无数的镜灵侍女都变成了黑色的雕塑。

镜上蒙尘,故此跌落在地,镂青银座下八百天镜,只剩下了一个人。

南乡子,她依旧站在门户前,看着自前面走来的剑轻笙。

她在笑,姑娘的眼中流下泪水,黑色的雨洒落在她的肩头,那镜子要失去光辉。

剑轻笙想也不想,一剑挥出,斩掉所有落下的黑雨。

嫁衣依旧火红,如那红霞,亦或天丧之剑。

南乡子抬起头,梨花带雨的笑:“我想出去,我想出去了,你来带我出去的吗?”

“背上匣中三尺剑,为天且示不平人,三尺剑,三寸光阴,可惜……我现在已经晚了。”

剑轻笙看向她:“人间并不卑微,任何事情,都没有为时已晚的说法!”

他抓住了南乡子的手,把她一把拽入怀中!

“我们走——!”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九百三十八章 无人可言清静经 下一章:第九百四十章 四寸光阴落人间(上)
热门: 女生寝室2:灵异校园 迷色莲花村 笑傲江湖 乡土中国 在地狱那头等我 暗杀1905 大结局 刀影瑶姬 少年医仙 偷天弓 密道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