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元会之前黑白子

上一章:第九百三十五章 黄粱乡里人间炸 下一章:第九百三十七章 蛊中恶虫与蛊主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黄粱木的枝干在延展,上面结着无数方方正正的果子,带着淡淡的光芒,温润的洒落在泥土之上。

日游人回来了,而太阳的光终于普照这片苍茫,在这里,是黑夜无法触及的地方,太阳永远不会落下与熄灭,熊熊的烈火会净化一切的魍魉。

她看向黄粱木,在树干上盘踞着一头青龙,枝头上站立着白羽的鸿鹄,树根的边缘,那已经没有了人的石桌与石椅旁,黑色的穷奇趴着,酣睡不醒。

在梦中还会做梦,这头大猫倒是经常被龙和鸟嘲笑。

只不过日游人回来了,于是穷奇醒了,不解的看向她。

这三只古兽都是嫁梦之法所捏造的虚幻之兽,但如今四百年过去,它们在梦中已经成为了神话,既然成为神话,自然被人间所有的存在认可,能够永远的驻留在这方天地之中。

“鸿鹄,鸿鹄,我要取一截黄粱木的枝干。”

“太阳被遮蔽了,我发不出高亢的声音来,法力不够,人间也乱了,那些人都疯癫了,鸿鹄鸿鹄,我要取走枝干了。”

日游人注视着黄粱木,伸出手去就要折下枝头,然而鸿鹄却扑打着翅膀飞落,大风一起,顿时把日游人阻挡在外。

它对着日游人摇头,示意谁也不能胡乱动用黄粱木的枝干。

日游人有些急了:“真的真的,人间乱了,人们都疯了,读书人把自己的头放在河流中溺死,麻衣人自九重高楼上跳下,仲买人提着刀在闹市劈砍,两棋人互相厮打,就和小狗似的乱抓乱咬,睡梦人被他的那头恶兽反复的吃了,你不给我用黄粱木,人间就完蛋啦!”

鸿鹄仍旧不放行,而树下的穷奇也开始吼叫,连带着青龙也被惊醒,双目中萦绕着雷光,那里面蕴含的,是拒绝的意味。

“你们,你们!”

日游人跺脚,急的不行:“我是天鸡,我才是最开始在黄粱木上的人,我为人间报时,你们这三个蹭我吃蹭我喝的……我……我……呜——!”

她是真的喜欢人间,但现在要救人间,却被自己的朋友所阻挡,于是几乎被气的哭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青龙,穷奇,鸿鹄,三圣兽互相对视一眼,随后同时摇了摇头。

哭也没用,不能动就是不能动。

日游人抱着膝盖坐了下来,两边翅膀如蛋壳般的把自己包裹住,如赌气一般,低声的呜咽,穷奇看了看上面的青龙和鸿鹄,那两个家伙拼命的使眼色,让他去安慰安慰这姑娘。

穷奇抬起爪子,指了指自己,发出询问的意味,那好像就是再说,你们两个闹真的?

鸿鹄拍打翅膀,在虚空中啄了一下。

【让你去就快去,磨磨蹭蹭。】

似乎是无声的话,而青龙闷闷的哼了一声。

【快变个小狗,让她别哭了。】

穷奇一脸你二个混蛋在逗我的表情。

【为什么是我?你两个也可以变化百灵鸟和泥鳅啊!】

鸿鹄甩了甩头。

【因为你可爱啊。】

穷奇听了这话,顿时面色一肃,嗯的哼了一声,随后似乎很是自得,身子一晃,化作原本的小黑犬,吐着舌头摇着尾巴就跑到了日游人身边。

然而转了两圈,它才发现问题。

不对啊,自己不是凶兽吗?可爱个屁啊?

穷奇对于这个问题想了一会,但看见日游人仍旧不理自己,顿时耳朵竖了起来,尾巴摇得更加用力了一些。

算了,还是先让这小姑娘别哭了才是正事。

黑狗扒拉着日游人的翅膀,弄得这小姑娘张开双翼,哭得梨花带雨,还抿着嘴唇,看见穷奇变化的小黑狗后,嗯了几声,带着泣音道:“人间没了,你们还不给我黄粱木,这本来是我家的,你们三个强盗!”

“现在黑夜都已经遮蔽天地了,都疯了,连那个古古怪怪的石中人也疯了,我也要疯了!人间没啦!”

青龙与鸿鹄摇摇头,穷奇扒拉着日游人的肩膀,好像是在安慰,然而那表情欠揍的很,似乎是在说“多大点事”。

这气的日游人不再理它,穷奇顿时一慌,忙是吠了两声,意思是【你别这样啊,我们也不想啊,这枝干不能乱搞,不要说你不能乱动,我们也不能动的。】

它嘀嘀咕咕,然而鸿鹄又开骂了:【你说话她听不懂的!】

穷奇一拍脑子:【那咋办?对了,要不我在地上写吧,你给我掰个树枝用用!】

青龙两眼瞪大:【你属猪的吗!隔壁屠宰店老板是你舅舅?】

穷奇这才反应过来,啪的一下又给了自己脑门子一下。

三圣兽在这里感到麻烦了,而在这个时候,一阵清风忽然吹过。

这天上啊,这人间啊,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为一元会。

而十万年,是一个天仙数。

一元会前的风吹了过来,黄粱木上的果子轻轻摇晃。

那无人的石桌与石椅上,忽然出现了人影,那是一元会前的倒影。

穿着褴褛但却干净的乞丐憨憨的笑,坐在椅子的一头,那另外一头,坐着另外一个不知名的人。

二人互相在推动棋盘,乞活人的出现让三圣兽同时大惊失色,但当看清楚它不过是曾经的倒影时,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它们自然知道乞活人是谁。

而另外一个人则无圣认识,只是二人下棋的时候,另外一人的神情并没有乞活人这么轻松,他是不如乞活人的。

只有棋子落下的声音在响,却没有谈话的声音,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一旁又多出了一道影子。

那是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人,可精神仍旧很好,他站到了两个下棋人的身边,仔细的观看这一场对局,在某一时刻,那位神情严肃的仙人举子不定,而这位头发花白的后来者,点了点棋盘上的某个位置。

冥冥中,有一种法诞生了。

于是乞活人和那位仙人抬起头来,皆是有惊,更都对他另眼相看。

那位不知名的仙人站起来,让这头发花白的人过来下完这一局,同时对面的乞活人也是如此示意,于是这位头发花白的仙家没有过分的推脱,举起白子,落在了棋盘上。

这位头发花白的人,下棋赢过了乞活人。

乞活人在笑,随后送了他一颗种子,那是南柯树上落下的东西。

同样,另外一位不知名的仙人送了一截黄粱木的树枝。

这让乞活人无奈的摇头,笑了起来。

那位头发花白的仙人消失了,取过了种子归回到真界的人间之中。

日游人的脸上还带着泪痕,但此时却已经被这奇异的景色吸引,那乞活人看着前面的不知名仙人,笑了一声:“算你赢了吧。”

话出口了,而后,乞活人转过了头,直接看向了日游人。

这种景色,顿时让三圣兽全都吓得半死。

明明是过去的倒影,为什么这笑容,似乎就是在看着这名为日游人的姑娘呢?

“所传之世,所闻之世,所见之世,颠梦击黄粱,破乱转南柯,梦中乱诸梦之世,梦中听闻诸梦之声,梦中得见一切之法,那个家伙就是这么被你召来的吗?”

“啧啧,好算计,开辟了一处梦幻的福地,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烂柯之地,就这么诞生了?”

乞活人转过了头,继续看着那不知名的仙人,后者沉默,不说话。

“三世春秋,一曲黄粱,了不起的法,了不起的道,三更,这难怪是让嫁梦都称赞的绝世之术。”

“本来是说,我如果赢了,黄粱木就归我所有,但现在看来,啧啧,输啦输啦,那便只好履行约定,我自当离去,再也不会对这黄粱木出手。”

“诶,终究还是大圣,会被冥冥中的伟大力量所束缚,这片黄粱梦境,五云仙乡的倒影,凭我一人,还拿不下吗,哪怕胜了你,或许还有梦祖在等我,你们这些老东西,怎么就死不干净呢?”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九百三十五章 黄粱乡里人间炸 下一章:第九百三十七章 蛊中恶虫与蛊主
热门: 乱世猎人 记忆之莲 鹤高飞 死亡飞行 冷案重启2:逝者之证 杀人惊吓馆 马耳他黑鹰 妄想银行 魂祭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