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三章 修行人事不叫偷

上一章:第九百零二章 鬼雨三更不胜醉(下) 下一章:第九百零五章 修真盛会将去时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你不露出你的真正面目?”

醉花天子这一句话是对着剑轻笙所言,而后者摇了摇头。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天子陛下。”

剑轻笙抬起了双手,沉重的锁链被这个举动弄得哗啦啦的作响。

“这就是陛下送我的礼物?我有些开始怀疑,或许在十万桃花林中,根本不应该听老刀把子的话。”

“天子陛下,似乎对我并不抱着善意。”

剑轻笙叹息,醉花天子眯起眸子:“鬼雨,你还要借助这个年轻剑灵的灵身藏匿吗?长久沉沦梦乡,化作了名为夜惊的怪物,你早已堕入魔道!”

“你杀死了三更,让他坠入梦乡再也无法苏醒,后来的继承者或许也被你所害,你欺骗了梦祖,取到并吞噬了黄粱木的枝干,你以为你是谁,吞天大圣吗!”

“鬼雨,滚出来!”

醉花天子的眸中之意变得极其可怕,当中的冰寒,带着那种滔天的气势,几乎能让一个不至地仙的修行者当初五脏崩裂而死。

剑轻笙感到了压力,那种澎湃的气息,并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对付的。

如果是本尊在此,或许能与醉花天子平分秋色,但身为第二灵性之念的自己,显然没有这个本事。

现在念头两分,道法被镇,剑轻笙已经做好了泯灭的准备。

第二灵性,本就是用来探路的存在,在此事彻底了却之后,“剑轻笙”这道念头就会被李辟尘收回,诸念头归一,这副灵身也会重新坠入诸尘,剑体自等鸿影归位。

“天子陛下,我确实不是什么鬼雨,我就是剑轻笙。”

剑轻笙叹了一声:“您究竟在说什么呢?”

醉花天子呵呵的笑了声:“看样子,你还没有被鬼雨彻底灭去,倒也是挺厉害的,那家伙现在只有残念依附在梦幻诸世,早已经没有了本体……但他并没有死,化为了名唤夜惊的怪物。”

“世人之所以会在梦中惊醒,感受到危机,甚至死在梦里,都是因为夜惊的缘故,这是一种身体与精神上同时出现的可怕现象,亦是一尊梦幻里魔头的名讳。”

剑轻笙静静的听着。

醉花天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曾经,鬼雨是一位仙人。”

“但那终究是过去的事情了。”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愿意仔细回忆的东西,他静静的看着剑轻笙:“你是这‘四道天牢’中的第一位客人,嗯,第一位本界的囚犯。”

“镂青银说的不准确,‘四道天牢’中没有游灵,但并不是说,这里就没有关押的存在。”

“这座天牢,本就是用来关押那些外界的‘不速之客’所用。”

剑轻笙的目光动了动,看见了其他的地方,在这外道之水充斥的无形监牢外,亦有许多铜柱与锁链,相距较为遥远,但其中亦有很多古怪的炁息在沉浮。

“等我确认了,鬼雨的残念确实是没有和你沾染到一起时,你就可以出去了,至于出去之后,你是去找镂青银为你做主,还是去投靠凿天者,小月王,亦或是回到真界之中,永不踏足青青世界,这些都与我再没有半点关系。”

剑轻笙不卑不亢:“那若是我真无冤屈,天子陛下,这囚禁我的事情,就不愿做出任何的道歉或是补偿?”

“您并非人间帝王,我们也并非人间凡世臣子。”

醉花天子笑了一声,看向剑轻笙:“你是在提醒我啊,不要妄自尊大?”

剑轻笙笑了笑:“或许是有些狂了,但我还是想要说上一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陛下,莫欺少年穷。”

醉花天子颔首:“有点脾气,我喜欢,可惜,现在你所面临的,不是三十年河东河西的问题,而是生与死,性命攸关的大事情。”

“我若是想要杀你,任何时候都可以,区区一个新的剑灵,我知道你原本的法力,几乎靠近地仙了。你说你是百年的凡尘宝剑,呵!这种混账话,骗得了南乡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可又怎么能瞒得过我的眼睛!”

“区区百年,什么剑能够接近地仙?你本就是一柄人仙顶峰的仙兵!”

“当然,或许你也不是什么……兵器。你的真身,也有可能是血肉构筑……是外来之仙魔。”

“我说的对不对,你自己心里有数……”

醉花天子的目光看向了另外一侧,剑轻笙同样看向了那边。

当这目光转移的刹那,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一处无形之牢自外道云水中升起,其内有关押着一个小小的身影,但同样四足都拴着锁链。

四道之牢显化,那小小的身影似乎原本在酣睡,此时倒是被惊醒了,看见站在身前的醉花天子,他先是一愣,随后顿时破口大骂!

“你奶娘的!放本座出去!你这家伙,既然敢欺师灭祖!”

那影子被光芒照亮,剑轻笙看的清楚了,微微一愣。

那居然是一只猴子,当然,更像是小猿。

而这模样……

“通背猿猴?”

剑轻笙带着疑问,那只小猿猴看见了这里的情景,顿时又哇哇乱叫,而醉花天子则是负手,冷着面孔,道:

“通背,你屡次胡闯青青世界,已经引起其余诸多至尊不满,这一次也并非是我擒下的你,要不是我求情,你早就被小月王打成齑粉永葬泥土之中了。”

“你不对我感恩也就罢了,还说我欺师灭祖,然而话再讲回来,你又怎么能代表我的师父?”

“你在当年,也不过是师父她后来寻到的一只猿猴罢了,虽然是天荒蚀文中记载的异兽,但在我看来,你除了活的长久之外,其余的没有半点长进,包括你的道行。”

通背猿猴瞪着眼睛:“我这是在打基础,你这个狗蛋,知道什么!”

醉花天子笑了一声:“打好基础是很重要,于是你就要去月王宫偷小月王的六千年蟠桃?”

“这……修行人的事,能叫偷吗!我就是……就是看看……闻一闻……是桃子先动的手……”

提到这个事情,通背猿猴顿时缩头,那咬牙切齿,似乎十分不甘心,嘴里还在碎碎念,就差一口就可以吃到了之类的云云。

在这一点上,这些猴子,还真的是同一种秉性。

醉花天子摇头:“你这顽劣秉性,几万年未改,怕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灵木!”

通背猿猴听见这话,顿时叫嚷起来,涨红了屁股:“你怎么这样凭空污我清白!我就是……吃一点……那能叫偷吗……我看看,我帮那些树看看……看看果子熟了没……”

“烂在泥巴里……不如给我……君子爱果……取之有道……盗亦有道……”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九百零二章 鬼雨三更不胜醉(下) 下一章:第九百零五章 修真盛会将去时
热门: 美人毒计2:绝杀 碎便士 鬼夫慢走不送 八声甘州 宜昌鬼事1:诡道(异事录) 怪屋 借阴寿 怨气撞铃 金沙古卷1·青铜之门 易中天中华史:从春秋到战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