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 鬼雨三更不胜醉(下)

上一章:第九百零一章 鬼雨三更不胜醉(上) 下一章:第九百零三章 修行人事不叫偷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剑轻笙的心中升起不妙的预感,而似乎是为了验证一般,醉花天子在吐出无声的“鬼雨”二字之后,突然开口,声音不大,但足以让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殿前圣卫,御前剑侍,给我把这个小子绑了,锁了他的法力押入天牢!”

醉花天子挥了下手,这呵斥一出,顿时惊住了所有人,不仅仅是来觐见的剑轻笙与南乡子,还有那些原本就在大殿上的臣子们。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醉花天子要对眼前的这个新来剑灵发难,尤其是那位刀灵老臣,他对于这个礼数十足的剑灵,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陛下?”

南乡子蹙了下眉头,看了眼剑轻笙,对醉花天子行礼,随后道:“我不明白,天子陛下为什么……剑轻笙不曾做过冒犯天威之事。”

“若是之前,初来乍到,在老刀把子的桃花海中有什么不妥,也请您包容才是,毕竟初入青世,懵懵懂懂,许多规矩不明晓……”

南乡子在为剑轻笙求情,她不理解,身边这个小小剑灵,怎么会突然惹得九位主宰之一的醉花天子勃然大怒?

之前那取起的桃花炁,是剑轻笙做了什么吗?

可到底什么事情,才会惹成这种怒火?

醉花天子看向南乡子,在她继续开口前打断了她,在虚空中挥了一下手,示意她住口不需再多言。

“我并不曾发怒,我仅仅是要让这个小子进入天牢而已。”

“左右,我说话不管用了?”

醉花天子眼看没有人上前,笑了一声,这一下顿时让那两位走神的强者踏出步来,二尊沉默,而身上萦绕的法威,在告诉剑轻笙与南乡子,他们两人堪比真正的地仙。

无垢之兵?斩金之器?

亦或是……截玉境的地仙至宝?

青青世界有很多器灵,但同样也有本来就存活于此世的游灵。

“一位是斩金剑灵,一位是先天游灵……”

南乡子辨认出了两尊御前侍卫的原身,她深吸一口气,对醉花天子道:“陛下,此事不能如此草率,便是抓了剑轻笙,却连理由都不给吗?您并非这样的暴君。”

“您与小月王不同。”

南乡子直视醉花天子,并无惧意。

醉花天子移动目光,看向南乡子,那眸中神情淡淡,两位至尊侍卫本欲踏过来,但却见南乡子把剑轻笙护在一旁。

“你与他有旧?”

醉花天子询问,神情中再无笑意。

南乡子:“我与他并无旧日交情,只是路途中偶然遇见,我是前辈,他是后辈。”

醉花天子:“既然没有旧日交情,你为何护他?他与你无关!”

南乡子摇摇头:“天子陛下,酒花海的游灵正是因为不愿意汇聚月王宫才会出现在这里,我所护持的不是剑轻笙,而是公正。”

“您与小月王不同,您并非暴君,为何此次,不过初见而已,却要抓剑轻笙下入天牢?据我所知,您的天牢中,从不曾有过犯人!”

醉花天子注视南乡子:“镂青银告诉你的?”

南乡子深吸一口气,点点头:“是。”

“那很好,你可以回去了,顺便告诉你的娘娘,我的天牢里,已经有了第一位客人。”

醉花天子摆手:“来人,带她下去。”

这位统御青世一角的至尊毫不在意南乡子的逼问,但在此时,不仅仅是南乡子,那些大臣之中也有人开口,直是躬身,道:“陛下,老臣认为,此事不……”

“此事不妥?罢了罢了,你们这些人,似乎都忘记了什么东西。”

“我自己来。”

醉花天子叹息了一声,而后踏出了一步,转了个身子。

仅仅是转了个身子而已。

四面八方的乾坤景色骤然转换,如露亦如电。

南乡子恍惚了一刹那,等她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站立在未央宫的下方。

并不是宫阙前的三节二千四百台阶,而是在未央宫那通天大道的下方。

她的脑海里,还在回荡着之前醉花天子的声音,那是最后的一句话。

‘我才是此世至尊,不是你们。’

南乡子沉默下来,她可以预料到,之前的那些大臣,或许也都如自己一样,从那座苍凉的宫殿中被抛离了。

没有人知道九位至尊的真实道行。

真正公开的讯息只有三个。

小月王的道行是九圣至尊最强。

凿天者拥有可以摧毁一切的“矛”。

醉花天子的幻之道是最高绝的。

“剑轻笙……你究竟做了什么?”

南乡子想要上去,然而这一次,她发现,就连守在通天道前的那些侍卫刀灵,都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些人了。

如同一念之间,天地之内,众生都换了三换。

南乡子沉默下来。

……

古老的地宫,锁链缠绕着铜柱。

灰白如同云雾般的水垂落下来,自东南西北四方轻坠,形成一个宛如阵法般的无形之牢。

剑轻笙认得,那些是外道之海的水。

青青世界,这里就是醉花天子口中的天牢。

自己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戴上了枷锁与镣铐,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原本如汪洋般的法力,已经空空荡荡。

就像是,自己的联系被斩断了,剑轻笙的“念头”无法再与“李辟尘”相交流。

灵念二斩,隔世隔道。

而那位天子陛下,此时就站在无形之牢外。

而这一次,剑轻笙感觉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那就是,这位天子的身上,似乎有自己极其熟悉的炁息。

不可能忘记,亦不可能辨认错误。

那是“太上”的炁息。

只不过,太过微弱,几乎已经到了无法察觉的地步,而在此刻,也不知醉花天子是无意还是有意为之,让自己感觉到了这些几乎寂灭的太上之炁。

剑轻笙想到了答案,但同样,并不确定。

对方是因为太上之炁的关系,才对自己瞬间翻脸?

如果是,那是因为混元,还是因为嫁梦?

剑轻笙没有说话,而醉花天子负手站立在无形之牢外。

“鬼雨……”

他开口了,声音中带着冰冷与痛恨。

“我认出你了,你没有离开,你的残念还在这里,这一次化作了剑灵吗?”

“是你附身在他的身上?”

“太上,太上……鬼雨,你已经舍弃太上之身,你所希冀的,你究竟见到了谁?为什么残念还不曾消失?你欺骗了世人,他们都以为你死了,但你根本没有死。”

“你活在了梦乡之中?”

醉花天子看着剑轻笙,眸中的光芒忽明忽暗。

云雾道水之声显得极为刺耳。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九百零一章 鬼雨三更不胜醉(上) 下一章:第九百零三章 修行人事不叫偷
热门: 犯罪画师 巴蜀图语2:蚕丛宝藏 谜桶 鬼眼新娘2 演出 红叶情仇 神弃之地 山海秘藏 怪笑小说 从零开始竞选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