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不通剑者得剑意

上一章:第八百七十七章 此去青尘三万丈 下一章:第八百七十九章 虞渊之中鸠鹊语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要说元神之境斩杀天桥,无论是谁听了也觉荒诞,一者为虫谷一者早已化蝶,如云泥之距。但此时,无回谷中,却真见元神一剑杀天桥,这荒诞成真,让那三百余剑仙皆惊又无言。

若不是亲眼见得,谁也不能相信此事,而纵然如无回谷,超脱云原又依附云原,自成乾坤,那昏暗天阙上也染了一抹红色。

冥冥之内听闻鬼哭,不知是葬下过去还是埋了未来。

李辟尘对着虚天作个大揖,随后却让人跌了眼镜,前一瞬仍礼仪不失,后一瞬却突然拂袖而去。

只待又听钟声响,三百余仙家剑士这才恍然回神,只道是真灵大念归位,再定睛看向前方那白发道人,一种天地知我,山河皆老的气息顿是扑面而至。

东皇钟高悬在头颅之三丈处,明是三丈,却带起那滚滚青尘,在七位地境剑仙眼中,却正好似之前斩了西邪老魔的三万丈青尘仙剑,不由得心中顿起敬畏,而又是这同一刻,似乎是在赞赏他们有点眼力一般,听得三百六十六道剑吟荡荡入耳,诸剑士不曾注意,便有三百余道流光转会,听得一声铿锵,便立刻低头,看那宝剑已然回鞘!

青尘三万丈,剑意铿锵,道人不曾向天地借剑,但这无回谷内,三百余无回剑仙所祭炼的心血之剑,却听那青尘剑意一声响,齐齐出鞘,自愿坠入其中化作沧海之粟。

七剑无言,只看掠阳剑仙是心神震,庶人剑仙则是面色红,李央仙子秀眉轻颤,沧澜则是面作凝水不语,至于剩下三位,寇淮、余玉龙与地华君,都是眉眼低垂,似不愿再开口说话了。

沉寂于方才那种剑境中不可自拔,初一观之,只道是万剑朝宗?但后再看,却又明悟天地大势,剑者张扬轻狂,存身天地之中却要斩破天地桎梏,然而天地本无枷锁,那么剑仙要斩去的究竟又是什么呢?

七地境剑仙不言,是被剑意所震。

李辟尘散去浩荡青尘,拂袖而垂手,身边踏红尘高高昂起头颅,一副睥睨这帮剑仙的模样。

那就好像是在说,一帮子蠢材,三脚猫的功夫也敢在这里守谷,遇到天桥便已无奈,算得是什么剑仙?

但李辟尘拍了拍他的脑袋,麒麟记得自家主公有听心之能,便立刻低头,好似刚刚没有做过任何表情。

“几位剑士,我可过谷了?”

李辟尘开口,七剑自然不敢再多言什么,只是缓缓让开道路,连同后面三百余剑士同样让开,几是心悦诚服。

然,苍衣舞动,那青年子言,正是沧澜剑仙道:“你究竟自何处学的如此剑道?你师承是谁?这浩荡尘埃,剑意无尽,可这意从何来?”

李辟尘摇头:“我不通剑道。”

此言出,无回诸剑先是寂静,随后便似潮水突来,爆发汹涌。

“荒诞!”

庶人剑仙道:“我等剑意虽不及你,但你此言何意?你不通剑道,那我们岂不是连剑这个字都写不得吗!”

“剑字剑字,剑中修的至尊道。”

“然你为何如此辱剑!明明修得至高剑境,为何辱剑!”

他情绪略有激动,不接受李辟尘方才说法,更认为他是在辱剑,更是在羞辱自己。

之前顶着尘埃压力,出剑三寸便止,后再观万丈红尘剑,通天青尘剑,心中已视此人为降世真仙,剑道之中至尊,然此时开口却言自己不通剑道,是看不起剑仙,还是看不起剑?

若如此言,他们这些剑仙自囚无回谷内,代代守谷,莫不是彻彻底底的如同痴傻顽童,千年苦修,到头来不及旁人随手?若真如竹篮打水,那最初追寻的又是什么呢?

声音带有滔天愤怒与嘶哑,李辟尘摇头:“我真的是不通剑道。”

“剑本凡铁,因心而活,因执而起,我不修剑,但所出之剑意,皆是代表我之意,亦是诸尘之意,更是苍生之意。”

“剑者一往无前,我不通剑道,剑与我来说不过兵器罢了,如是所言,本为凡铁,你修的是剑身,还是剑意?”

“剑之一字所代表的是什么?剑心起剑意,无剑心者无剑意,纵取至高之剑在手亦如何,又与凡铁有何异?”

“我不通剑,你不懂剑,意从何来,从我心来。”

李辟尘道:“话虽如此,但也不敢擅自居功,这不通剑意,却不是我自己衍化出,依旧是得了点化。”

庶人剑仙喃喃自语,面色痛苦:“你不通剑,我不懂剑?”

“修剑千年,我不懂剑?”

“我本皇家子,遭逢变故,贬为庶民,遭人凌辱,受尽苦难而遇师父,踏上剑途,百年征战,除魔卫道,踏入无回,千年修剑,我为剑而生为剑而死,到头来却被人称我不懂剑!”

他面色悲怆,似是心中至高剑境破碎,而沧澜剑仙开口,他眼中有光芒跳跃,似是明悟了什么,突然大笑,随后,又对李辟尘叹,只道:

“你不通剑……原来如此……是这样,是这样……”

“不通者反而更知剑,于清水之外看清水,我如水中鱼儿不知池塘广袤,而若跃上岸边则能见到天地真容,通剑者不懂剑,不通剑者却明剑!”

“这是真正的狂言!”

七剑经中,写经人描绘的语句狂妄无比,李辟尘倒是没有想到,自己随意说的真话,在诸多剑仙听来,却是比他们念诵的剑经更狂的话语。

而在看过之前浩荡青尘剑后,居然认为李辟尘的话,正是通向至高剑境的道路。

不仅仅是一位剑仙,连数位地境剑仙都是如此想的,他们仿佛见到了一直追寻的东西,每一个都有了不同的念想。

狂妄,飞扬,洒脱,桀骜,逍遥,这才是剑仙。

但至高剑境如一扇天门,前面有万丈深渊,挡住了无回谷内所有剑仙的路。

他们认为太白山的天剑真人并没有走到至高剑境中去。

这剑来之法,确确实实是斩红尘所留下,被自己推衍而出,故此说是他点化自己,正是半点也无错的。

掠阳剑仙轻叹:“剑本凡铁,人本凡身,我略有所悟。”

“既然道兄说曾受点化,那指引了道兄的那位,可曾寻到属于自己的至高剑境?”

李辟尘:“这谁又能知道呢?他早已经逝去多年了。”

掠阳一怔,随后大叹,让开道路:“惊才绝艳者必遭天妒……道兄请去。”

李辟尘摇头,翻上麒麟而去,临走时回首,道:“我随口一语,只懂一些寻常道理,真正的剑修终究还是你们。世上本无二三事,切莫庸人……自扰之。”

……

无回谷内,不通剑道的仙人通过了号称剑仙聚处的剑谷。

无回谷外,至远眺北海之中。

云原天穹上,一抹血色绽放,随后那哭声浩荡而下,带着倾天血雨。

无数魔头面色大变,一道悲怆的哭喊于心中响彻。

战战兢兢,一道冷炁直压天灵,似感,正是窥得冥冥中一柄仙剑悬天,谁若胆敢触之半点,立便头颅落地。

只道是天桥坠世,自去幽冥,殊不知,又隐隐有人听得,那滔天血雨中传来铿锵剑吟,似正是那某位至尊的嘲笑,纵然天桥也不过做了剑下鬼,这般看来,任凭是谁去都不得有胜算的了。

若是搞得大了,天地皆知,怕不是仙山中有地祖下界,到时候便一发不可收拾,只叹此时身不在北海,但北海已成绝地,回去是死,前进,或许仍旧是死。

北海真神面上满是戾气,波涛震荡,怒啸响彻乾坤。

西邪上圣的死去自然被他知道了,那种死寂的大道延展,从虚无之中滚来,被北海真神一念震的粉碎。

整个高天染血,这世上谁还不知道,天桥陨,苍天泣?

于是他开始不满这些无能的地魔。

堂堂天桥,居然会被元神所杀,简直丢尽了地境高人的脸面。

他不满意,所以,他准备……亲自动手。

只不过,是分出化身,但这,已经足矣。

接下了枉死城,就是接下了自己。

总不能让苦界如愿。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八百七十七章 此去青尘三万丈 下一章:第八百七十九章 虞渊之中鸠鹊语
热门: 卡洛琳字体 圣堂 秘密 笼中的爱人 拜见教主大人(重生之魔教教主) 洪荒之妖皇逆天 蓝色骇客 追踪师:隐身术 谛听尸语 江湖夜雨十年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