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山河踏遍天暮老(八)昆仑叹

上一章:第八百六十章 山河踏遍天暮老(七)山鬼谣 下一章:第八百六十二章 山河踏遍天暮老(九)苍生老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她出现的一刹那,天地暮霭,梦中的黄粱大世忽然变化起来,天上的云汇来,天边的雾卷起,荡荡黄尘遮天蔽日,连光芒都变得朦胧。

黑色的神豹,黑色的衣衫,裙摆飞舞,她赤着足,闭着眸子,奏起笛音,唤醒过往的春秋年华。

李辟尘的双眸中,黑与白越发分明,光与影交织而起,整个人都恍若化作了一幅巨大的太极图。

神女停下了吹奏长笛,她仰起头,睁开双眸,当中有金色的火光溢出。

那声音空灵,缥缈,又似是难以寻觅,如九天之外传来的呓语,又是南柯树下女儿的轻吟。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

表独立兮山之上,云容容兮而在下。

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

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

她唱诵着歌谣,而那怎么听都是在赞美她自己,并不是在说其他任何一人。

神豹驮着她,一步一步的从天边的山丘上走来,清风吹过,三千青丝飞舞,那漆黑的,仿若夜幕。

李辟尘拂了袖袍,走到黄粱木下的石桌前,轻抖衣衫而坐于石凳。

大梦的威严收束,天地间再明黄粱。

这处梦景是仿照当年见吞天大圣时所衍化,十万年前,吞天大圣与烂柯祖师在黄粱木下斗棋,十万年后,李辟尘衍化这棋盘与石凳,但坐在这梦中幻景下的,再也不是吞天大圣了。

“坐——”

李辟尘开口,只是这么一言,那声音在黄粱乡中却如雷霆般震响。

四面八方,山海皆起,引乾坤中云雾翻浪,神豹低沉的嘶吼了一声,而神女却轻笑起来。

“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我应该向你打一声招呼。”

神豹走到黄粱木下,神女翻身下来,背着手,如邻家女孩的模样,她仰起头来,看向那株巨大的黄粱木,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天长夜短,浮生一梦,黄粱之木,当中承载多少生灵的期盼与希望?”

她垂下头,那些黑发如瀑般的披散在肩上,让她有了一种慵懒的美。

“你是嫁梦?可这不对啊,你怎么会是嫁梦呢?”

神女发出疑问,李辟尘端坐石凳上,呼出一口气来。

于是天地山河都开始变化了,巨大的八卦图从足下延伸出去,庞然的阴阳鱼捉尾而转,梦里天地,似有一滴水落在镜湖中,那声音响彻,把整个梦幻云乡都变得寂寥而空旷。

诸尘迭起,神女看向四方,嘻嘻的笑了起来。

“是这样,二圣同身?嗯,这才是我所寻找的人啊!”

“你既是嫁梦却又不是嫁梦,你果然是混元啊。”

神女抬起手来,轻抚胸膛:“认识一下,我是‘山鬼’。”

她话刚是说完,忽然眼中朦胧一瞬,下一刻,她再低头,却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石凳上。

“坐——”

李辟尘又说了一声:“是一位太上,很好,有什么事情,坐下来讲。”

神女嘻嘻笑了:“你见到我,一点也不意外,不惊诧?不感到好奇吗?”

“你不是我们这里的太上。”

李辟尘看向她:“见得多了,也就不奇怪了,你们这些外人,总是不喜欢走寻常的道路,之前你不是已经点化了一柄铁剑来见我吗?这算是打过招呼,好了,你并非真身前来,仅仅是一道念头入世?但现在,于梦中所见,可是你的真身吗?”

神女抿嘴,眉眼轻弯:“还真是直白,既然这么容易沟通,也倒是省了我许多口舌。”

“你问我现在是不是真身,这自然是的,我特意化念头入嫁梦之世,就是为了‘真身’……不,或许说,应该是‘真神’来此。”

“真灵之神念,我在此与你相见,既是有事,而且又不认识,若是贸然派遣一道念头强与你耳语,怕是会结下梁子。”

李辟尘听得一笑:“你这么说,倒也没有错了,贸然试探必然要落恩仇,你的修行,是到了真正的地仙?”

“地仙啊,自然是地仙,只不过还在元神打转,不曾窥视破入六神的关窍。”

神女抚了下头发:“大荒之中,不成元神,可不能四处行走呢。”

李辟尘:“你的肉身,现在驻留在……大荒之中?”

“大荒,距离那处开启还有七百年,你……不是诸福地的人?”

神女眼中露出笑意:“我自然不是诸福地的人,一个游荡的散数罢了,要宗门家底作什么,对于我们来说,有宗门与没有宗门,区别可是不大的。”

她的指尖竖起,而后又在石桌上轻轻摩挲。

“三百年前,洪元与混元一战,第一古老者与第二古老者的碰撞。”

“一位太上寂灭,那么巨大的动静,天上与天下,很多人都已经尽知。”

神女开言,李辟尘眸光微动:“洪元与混元的战斗虽然激烈,但还不达到地仙境,何德何能,会惊动如神女这般的强者呢?”

话如此言,李辟尘心中却是有了点想法。

洪元与混元的战斗惊动了其他的太上?

那么除去眼前的神女外,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更强者盯上了这里?

李辟尘有些坏的预感,同时想到,太渊寂灭,那么云原之上九数之位空出一个,之前算上诸人中,并不列出清静,因为无人可言,而从九玄起始至天遥宫离去,多出的第十位清静也一直没有出现异常。

更没有影响到其余九位。

心中暗语:难道是冲着空下的第九位来的?

不明白神女目的,李辟尘只好静静的看着她,等待下文。

“别别别,你别捧我,我可不算是强者。”

神女笑着摆了摆手,随后嗯了一声,似乎是在微微组织话语,紧接着,她便开口。

“我来找你,姑且先问你你一句。”

“请讲。”

“七百年后,你可要入大荒么?”

神女询问,李辟尘点头:“七十二福地同入大荒,我没去过,自然感到有趣,既然有趣,那必然要去上一去。”

得到肯定的答复,神女这又笑起来:“这样就好,你可不能反悔,说到的一定要做到。”

李辟尘失笑:“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呢?”

神女嗯了一声,琼鼻皱了皱,弄出个音节,随后看向李辟尘:“我是来找你结盟的。”

“结盟?”

李辟尘眉毛一挑:“杀人?”

“不不不,不算杀人,只是帮我镇压一个人而已。”

神女转弄了手指,笑眯眯的:“我已经找了好几个人,放心,好处我一定会给的,起码帮你弄一个关于‘大荒引导’的文篆是没有问题的。”

大荒引导?

这个词汇有些特别,但很快李辟尘就反应过来了。

哦,新手指南?

手指敲了敲桌子,李辟尘摇摇头:“就这个?好了,你还是先说什么事情吧。”

神女眨了眨眼睛:“你不答应吗?”

李辟尘:“说,先细说,我再考虑考虑。”

“毕竟我不过一个小小神仙,又有什么本事,可以为地仙效劳的呢?”

神女撇了撇嘴,但很快,面色就变得严肃起来。

一本正经。

“我想请你,或者说,请你们,帮我对付一个人。”

“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同样,也为了你们。”

神女的眼中,有金色的火光隐匿,亦在其中跃动。

“我想请你们,镇压一位太上。”

“他唤作‘昆仑’。”

李辟尘听了,看着神女:“镇压一位太上?昆仑?”

“是。”

神女深吸一口气:“七百年后,如果你要踏入大荒,那必然会和昆仑对上,不仅仅是你,还有其他很多人,而我现在就处于大荒之中。”

“昆仑,不是一个人可以敌过的……话说回来,这个事情,还与‘洪元’有些关系。”

听见洪元的事情,李辟尘有了点兴趣,于是听着神女的下文,后者也不故作高深,便细说道:“昆仑,高渺而难以寻觅,但因为三百多年前的一件事情,他从苍穹中坠落,自沉眠中醒来。”

“这个事情的起因,最初我也不知道,是后来听了另外一位太上告知,我才明白事情的原委,而我遇到他,也实属意外。”

神女摊了摊手:“你可能不太了解,大荒之中……有很多意外。”

太上,太上,又是太上。

诸太上不断出现,李辟尘便问:“那么,这一位又是谁呢?”

神女翻了个白眼:“我不是在和你谈猜谜的事情,你听我讲啊。”

“‘洪元’在三百多年前斩了‘九灵’,九灵者,九天之仙灵,于‘昆仑’之上造化葬土!”

“是九灵葬下了昆仑,而九灵被斩,法被洪元收走,理由是九灵与幽冥互通往来,不知道是在做什么,或许是彻底埋葬昆仑,或许是把他唤醒?”

“如果是前者,那么很遗憾,他已经失败了,如果是后者,那么他的法虽然被斩掉,但想要做的事情已经成功了。”

“昆仑醒来了,并且一如过去那般,说实话,三百年前天遥宫在你们云原发生的事情,我们有些感应,所以知道天遥宫想要捉拿太上之法的事情。”

李辟尘开口:“也不尽然吧,事情的起源是因为太渊帝君,不过他已经寂去,法再也无人可以拿到,存于外道之海的深处,即使是天仙也不敢擅闯。”

“我不论起源如何,总而言之,昆仑降世,君临大荒万山诸海,并且对于所有的太上都抱着……敌意。”

神女出言:“这是一位了不得的人啊,传说他……踏入过无何有之乡。”

“他自无何有之乡中出来,便欲击杀所有的太上,在我看来,洪元所做之事,倒是与他有些仿佛,只不过一个是留存天遥宫内等有缘再赐,而另外一个,则是……”

“让人间再不传太上之法。”

这句话极其的熟悉,李辟尘的眸子微微一眯。

不曾忘记,曾经也有一个人说过同样的话。

黄河神女,亦是上一代的“黄天”!

黄天,昆仑,他们二人之间的道理居然相通?又有着什么不为外人所道的关系?

“不传太上之法?难道是把诸太上擒杀之后,将法镇压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吗?”

李辟尘说了一句,而神女却是眼神微有诧异,道:“确实是如此,只不过,那个地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取回来的。”

“什么去处?”

“无何有之乡。”

神女叹气:“传说中既存在又不存在的虚幻之地,昆仑曾经进入过无何有境,后来踏出,便立下誓言,与诸天之下所有太上为敌。”

李辟尘:“既然如此,依照你的说法,昆仑应该有些年纪了,但再强大,难道还能是天仙吗?”

“天仙?”

神女笑了一声:“天仙当然不可能,但是有一点,昆仑是杀不死的。”

“不仅仅是昆仑的法,包括昆仑本身,你知道吗,自从他从无何有乡之内踏出来之后,便再也杀不死了。”

“每一次的击杀都只是让他沉睡而已,等过去万年光阴,他又会复苏,重新君临在世上。”

“他应该是从无何有之乡内得到了什么,所以无法被旁人所斩,故此,昆仑之法的传承,到了他这个人手中,便再也没了下一代。”

“他便是昆仑之法的终末者,而昆仑之法,隶属于太初天的二十七圣其一。”

神女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辟尘。

“和你一样。”

李辟尘抬了抬眼:“这么说,你不是太初天的二十七圣?”

“自然不是。”

神女呵呵一笑:“太初天代表造化之初,既有昆仑在此,为万山诸海之尊,我区区一个山鬼,孤独悲凉,怎么能列在执掌造化的太初之中呢?”

“我归属与太无天尊,乃是代表终末的二十七圣。”

她伸出手,抚摸了趴在一侧的神豹,那豹子舒服的哼唧起来,身上的黑色皮毛,在一刹那,居然似要化作赤红的烈火燃烧。

不知道是黄粱木所落下的金叶反照还是其他的什么,李辟尘注意到了这个变化,但并不重要。

“诸太上踏入大荒的一瞬间,昆仑就会知晓,他并不着急,因为还有七百年的时间,他要复苏力量,而我们,在七百年内,要追上他,最后……”

“让他再次寂灭下去。”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八百六十章 山河踏遍天暮老(七)山鬼谣 下一章:第八百六十二章 山河踏遍天暮老(九)苍生老
热门: 拉马克游戏 修仙狂徒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上) 暗杀1905 不可能幸存 葛洛根的最后一夜 斗战狂潮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上) 万丈豪情 多情浪子痴情侠(天观双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