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山河踏遍天暮老(七)山鬼谣

上一章:第八百五十九章 山河踏遍天暮老(六)舞剑器 下一章:第八百六十一章 山河踏遍天暮老(八)昆仑叹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幽林深处,有骑着神豹的巫女在咯咯的轻笑。

那绝世的容颜啊,明明能让天下颠倒,但却显在山中,如同鬼魅一般让人心惊。

天越发的昏沉,这并不是一个出来砍柴的好时机。

眼看冬雷将要打响,铺天盖地的大雪又要落下。

少年嘀嘀咕咕,在山林中穿行,愁眉苦脸。

山是大仁之圣,孕育了苍天古木,孕育了走兽飞禽,自然,也养育了在大山之中刨食的黎民百姓。

山亦是大凶之魔,它不分善恶,不分危淡,一切的一切,虽然孕育了所有的生灵,但却又造化了一片残酷的世界,把众生锁在其中,不得出去,而在这里,如是井中蛊毒,只有弱肉强食,没有道德天理。

能在山中活下来的人,必然不是凡者。

少年亦如此,他背上负着三石的大弓与羽箭,生来便是神力,腰间别着一柄铁斧,那上面已经满是打磨的痕迹,而斧柄处的枝条缠绕了一圈又一圈。

另一侧的腰间,挂着两个铁棱球,还有一个羊皮壶,再向腰后看去,可以见到他所带的那干粮袋子,这是山中客人必然要备着的东西。

一只手拿着镰刀,另一只手擒着些绳索。

山中的樵夫,有时候,偶尔也会客串一下猎人。

人依远戍须看火,马踏深山不见踪。

在茫茫群山之中,即使是老马也会迷路,找不到出去的方向,抬起头来,苍苍老木遮天地,不见日月星辰游,最后迷失于山中,遭野兽分食,化白骨而死。

少年劈开了干枯的枝干,用绳索捆了,准备带回去当柴火烧。

山林茂密,大雪天,许多生灵都已经冬眠,少年刨了兔子窝,抓住了几只肥美的野兔,拎着它们的耳朵,开心的笑了起来。

然而对于野兔们来说,在睡梦之中被人所擒拿,可谓是兔在窝中睡,祸从天上来。

但在山中,这是弱肉强食,如果没有一点警惕性的话,就会被杀死而吃掉。

人能无敌于山林吗?

不,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寒冬岁月,猎人惧怕惊醒黑熊,更害怕遇到猛虎,而一道昏沉的夜晚,山中的狼便会出来巡视,偶尔还会有脾气爆炸的野猪出现。

深山中,大雪世,难以见到生灵不假,但一旦遇到了,那么这种生灵,必然是站在大山众生的顶端的。

少年不准备在这里久呆了,抓获了一窝子的大野兔,这便有了数天的口粮。

空着的皮带被打开,那些野兔被撂进去,少年转过了身子,亦是这时候,大雪终于迟迟而至。

风吹了起来,明明是雪天,山中却出现了浓重的雾气,于是天地迷蒙起来,少年感到了担心,开始凭借着记忆在山林中穿行,一番折腾,算是有惊无险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贫寒的破屋坐落在此,自从家父死去之后,山中便只留下了少年一个人。

出不去,看不见外面的世界,更不知道山外究竟是什么模样。

关上了门户,少年居住在独属于自己的小屋中,开始忙活了起来。

柴刀被取出,木板也被放好。

林海间,似乎有笛声响了起来。

少年的双眸注视着那些柴火,光芒之中,带着噼啪的声音,窗户上有一个小孔透着白烟,他裹着自己身上破烂的皮裘,渐渐有些昏沉了。

但接着,一道突如其来的轻声,让他从昏沉之中清醒过来。

少年抬起头,站起了身子,推开门,向着雪林中望去。

……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万山连绵,仿佛已不在人间。

龙马的蹄子不曾停下,那轻轻的摇晃也不曾缓歇,红尘已经远去,那些大梦也都散去。

但只要阳世还在推移,梦,就不会消失。

万籁俱寂,深冬的山林中,甚至不能看见任何的生灵。

幽深静谧,水缓缓的流淌,上面已经沾染了一层白芒,那些是浮动的冰雪。

大雪仍旧在落,李辟尘吐出气,化作白烟消散。

一片大雾席卷而来,但很快,又轻轻自李辟尘的身边掠过。

一座小屋出现在了路边,那位置非常的好,如果不仔细观察,是难以注意到的。

有山石作为院墙,有古木为它庇护。

有林草为其遮掩,当中藏着干枯的,削成如宝剑般的竹篱笆。

马蹄踩踏在积雪中,李辟尘翻身下了马,此时那屋子中有炊烟升起,融入茫茫白雾中,浑然成一。

而在门口处,那面色黝黑的少年站立,呆愣愣的看着自己。

“小哥?”

李辟尘打了声招呼,而那少年依旧直勾勾的看着,知道好半晌,才恍然回神。

“是……你……你是从……”

少年的语气有些惶然,但却又有些许的激动,李辟尘笑了笑:“我自山外来。”

“不曾想,在这茫茫大山之中,还能见到人影,实属意外。”

李辟尘看着他,少年则是有些慌乱起来,他挠了挠头,一时语塞,好长时间,他才开口,那声音变得有些呐呐起来。

“我爹死了之后……我就再没见过人了……”

“山外来的……山外人……”

少年有些无措,盯着李辟尘,上下打量,问道:“你……是做什么的呢?”

“是个修行人。”

李辟尘笑了,拍了拍道袍上,那阴阳之色,黑白之颜,映照在少年的眸子中,那双眸子,也一如这阴阳的袍子,黑与白交相辉映,如两条鱼儿互相轻咬。

黑与白,明明没有色彩,但却又是世上最完美的色彩。

“修行人,是做什么的?”

“探寻天地之间的道理,会些小法术的人,就是修行人。”

“天地之间的道理?”

少年愣了愣:“什么意思?”

李辟尘指了指天上:“探寻为什么天会寒,地会裂,为什么会有四季,为什么到了隆冬,天上会下起大雪,为什么太阳东升西落,它起于何处,又落在何方?”

少年不解:“这……这有什么好追寻的呢?”

“天本就应有四季,大地发怒了也会生气,太阳当然是从东方升起,落到西方去啊!”

李辟尘看着他:“可这又是为什么呢?当中的规律呢?”

“日复一日,我们知道光阴在向前推移,岁月一去而不复返,天如孩子的脸孔,会刮风下雨打起雷霆,那么,为什么天地会变化成这个模样呢?”

“为什么不是雷霆起于大地?为什么不是沙尘高居在天?”

少年呆住了,思考了很久,摇摇头:“我不明白,无法想象。”

他挠了挠头:“看来,你是很有学问的人了。”

李辟尘伸出手来,两指并拢,当中有一道灵光飞起。

少年看着那道灵光,此时光芒汇聚,青火燃烧,化作一只纸鹤飞舞。

“这……这!”

他长大了嘴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东西,盯着灵鹤,又看看李辟尘,脑海中有限的词汇让他无法言语,此时道:“这……你……你和那神女是一样的人吗?”

“神女?”

李辟尘听见了一个词汇,少年点头,露出有些害怕的神情:“是一位神女,她骑着黑色的豹,吹奏着金色的笛子,她的双眼中有金色的烈火在燃烧,每当她吹响笛子的时候,天地就会昏沉下来,大风啸起。”

“但这……这个是在我梦中出现的景色。”

李辟尘来了兴趣:“你在梦中见过这位神女?那么,你为什么会如此称呼她呢?”

少年开口:“我小的时候,娘就死了,但是我依稀记得娘的容颜,而爹和我讲过,这个世上是有神灵的,我们这些住在山中的人,要拜会的,就是山神。”

话这么说着,少年忽然一愣,再看向李辟尘,那双膝一软,就要跪拜下去。

李辟尘一把将他拽住,少年腿肚子有些哆嗦,看着李辟尘,作哭腔,如恍然大悟般,道:“你……你就是山神吧!”

“山神?”

李辟尘摇头一笑,拍拍少年身上的雪花,随后手指摇了摇,指着天上,道:“区区山神,又怎么能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呢?”

“我可是比山神还要厉害呢。”

少年没有反驳,只是道:“你和那位神女一样,会山神的火焰,又能够汇聚光芒,你说你比山神要厉害,难道你是一位……”

李辟尘:“我不是神,你把我当做一个过客便好,嗯,一个比神还要厉害的过客。”

白烟袅袅,少年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忽然跑回了屋子,那哐啷哐啷,一会又跑出来,对李辟尘道:“你……你要不要进来休息下?”

“我……我请你吃肉。”

“真的……兔子,山里的野兔子,可好吃……可好吃的。”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少年的面颊上染上一点红润,倒是变得有些胆怯,李辟尘笑:“没有什么可害怕的,过客也是要吃点东西的啊,那我便却之不恭了。”

“却之不恭是什么意思?”

“如果对旁人的邀请、赠予,拒绝接受的话,那便显得不恭敬。”

“不不不,恭敬的,恭敬的!”

“你这小子,怕个甚么。”

李辟尘跟着他进了屋子,龙马驻足屋外,那双眼睛好奇的看着里面。

少年忙活了一会,端出了一碗兔子肉。

热气腾腾,只是撒了一些盐巴,也没有多余的调料,李辟尘取了一块放在口中,轻轻咀嚼,而后咽下,便是笑了声:

“可好,可好,你这手艺,当真高超了,一点盐巴,便把兔肉做的如此美味,当是大赞。”

李辟尘如此说着,少年则是开心的笑,他把那盘兔肉递给李辟尘,而后看着,轻声,带着好奇而询问:

“山外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

“爹常常说过,他和娘来自山外,那是一片既让人欢喜又让人愁苦的地方,可我不明白,愁苦就愁苦,欢喜就欢喜,为什么会有又喜又愁的地方呢?”

“我在梦中也见不到山外的世界,我真的很像看一次外面的天地。”

少年在问,而李辟尘此时指尖轻动,那只灵鹤便飞了过来。

它绕着少年而盘旋,后者被其吸引,望着灵鹤飞舞的轨迹,眼中,渐渐有雾气朦胧。

有梦中人在唱,有梦中人在笑。

“想看吗?”

李辟尘笑了下,那盘兔肉被放下,但看道人双眸中显化阴阳的光芒。

“那便去吧。”

那一片五光十色的辉煌将他淹没,少年抬起头来,震撼的看着的前面的那株参天大木。

高不可见,只窥得一片金火萦天。

“这是黄粱木。”

李辟尘出现在了大树下,一只手搭在少年的肩上,而少年侧过头来,望向李辟尘。

黄粱木上,有金色的叶子落下,那前方有一片石桌石凳,而在桌上,有一局没有下完的棋。

李辟尘松开了少年的肩膀,拍了拍他,示意他向着前面走去。

少年望了望李辟尘,又望了望那株几乎看不见尽头的神木,鼓起勇气,向着前面迈步而去。

那身影踏出,黄粱木散,少年如大梦初醒,似是恍然,举目四望,那一片红尘烟火,熙熙攘攘,他置身于闹市之中,大雪在下,但人间依旧热闹。

少年踏入了红尘之中,他看着一切,那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新奇,让他感到吃惊不已。

“这就是……山外的世界?”

“这就是……爹和娘的故乡?”

少年仿佛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他在红尘之中穿梭,看遍那人间的繁华烟火。

这人世,当真让人迷醉,流连忘返。

他的双眸中,不知不觉也染上一抹红色,眷恋着这里,不愿离去。

……

李辟尘站在那株黄粱木下,这一株并不是黄粱乡中的那株神木。

这是嫁梦之法所构筑的梦境,李辟尘已经能够做到如武炎青一般拉扯活人入梦,三百年修行,不曾有丝毫懈怠。

金色的叶子化作火焰落下,在半空中便燃烧成光雨。

在天的尽头,那光芒所能照耀的极尽之处,响起了悠悠的笛声。

李辟尘在探寻,在寻找,大梦之世延伸出去,向着四海八荒涌动。

于是那个人出现了。

黑色的神豹出现在天边的山头,那黑衣的神女吹着金色的长笛,声音转过九霄,那当中诉说着千古前的苍凉。

那是一位太上。

推荐热门小说峨眉祖师,本站提供峨眉祖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峨眉祖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八百五十九章 山河踏遍天暮老(六)舞剑器 下一章:第八百六十一章 山河踏遍天暮老(八)昆仑叹
热门: 剑网尘丝 中国文化读本 天涯客 犯罪画师 卜卦天师 华音流韶:海之妖 沧海1·海涯天劫(2017新版) 震旦1·仙之隐 我有一块属性板 白猿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