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燕青道:“还有请柳兄把八大门派的掌门人也一起清出来,也让他们看看他们的杰作,当年他们所最担心的武林九英,于帮主是最后的一个人,现在也倒了下去,他们应该从此可以称心如意了。”

柳浩生怔了证道:“这个兄弟恐怕会请不动他们。”

燕青说道;“他们应该出来看看,是为一门之长,应该有敢作敢当的勇气,不但是对天下武林同道,也对自己本门弟子有个交代,如果他们不出来,岂非将使门户为天下所不齿,他们的门派也将在武林中见不得人、抬不起头,柳兄把这话转告他们,来不来是他们的事了。

柳浩生想了一想,终于回到了庄里,片刻后,一群人鱼贯而出,居前的是丐帮的长老雷天钧,后面则是跟他一起离去的十几名丐帮执事堂主,再后面则是各大门派的掌门人以及他们的门下精英。

雷天钧首先朝于飞的遗体跪了下来,其他的人也踉在后面跪下,花怜怜开口说道;“雷长老,帮主有遗言……”

雷天钩沉声道:“老化子已经听柳盟主转告了。”

花怜怜道:“请示雷长老的意向如何?”

雷天钧长叹一言道:“老化子只有恨糊涂,才做出那种笨事,不过老化子绝无叛门之心,否则老化子也不会在君山自动离开了,老化子只想在规律的约束下,请于帮主逊位,现在老化子自裁,请花堂主依律赐死!”

花怜传道:“这个属下不敢,雷长老没有叛门之心,仍是本帮的长老,依律要由长老执法会议才能决定如何惩处。”

雷天钧长叹一声:‘这么多的长老受审,那不是门户之幸,老化子未能为门户尽到一点力,却为门户留下了这么多的笑柄,而且以辈份而言,我们这些人也都是上一两代的人,让一些晚辈来开香堂审问,也太有失等严……”

花怜怜沉声道:“没有人能逃避惩诫,只要犯了过错,就该得到应有的制裁,我义父没有错,也引咎自裁了…”

雷天钧苦笑一声:“花堂主,帮主是个伟大的侠义豪杰,这一点老化于衷心钦佩,但他不是一个好帮主,他是一个完人,但不是一个好的掌门人!”

花怜怜怒声道:“他为丐帮尽了多少力,作了多大的牺牲…。”

雷天钧叹了一声:“假如我们是真正为了侠义而牺牲,这些代价是值得的,但为了八大门派,就太冤枉了,君子可欺之以方,一个太方正的君子是不能当掌门人的。”

“那就该让你当了”

“老化子也不配,因为我的魄力不够,在八大门派的威胁下俯了头,违了帮规,老化子不求避免审判,只求不让本门中的后生子弟来审判,而让泉下的列代祖师英灵去审判。”

说完这句话,他举手击向天灵。跟着,他身后的那些丐帮长老一个个地都举起了手,击向自己的天灵,地上喷满了鲜血,也倒满了尸体!

那是一个极为壮观的场面,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很久,很久之后,花措惜抬起泪眼,望着八大门派道:“你。们满意了,丐帮的精英毁了一半,威胁到你们的人都死了,一个壮大的门派也中落了,要恢复元气,至少又将在十几年后,可是我要你们记得,丐帮是永不会屈服的,只要你们那一家的弟子有失德的行为,犯在丐帮手里,丐帮还是照管不误,宰了他们之后,照样往你们的总坛送,我义父以前怎么做的,现在还是怎么做!’

柳浩生道;“花堂主说得对,柳某认为以前华山、黄山、丐帮,以及各地的武林英杰所组成的监察制度非常对,发扬武功是各门派的事,仗义锄奸,是天下人的事,柳某以铁骑盟的力量支持丐帮这么做,不过贵帮弟子如有不法之行,柳某也会照样实施惩城的。”

花怜怜道:“当然!我义父从不偏私,而且也有着足够的胸襟,只要是丐帮弟子有不法之行,不必等人送来了,就是听人说了,也一定严加惩处,就因为这原故,丐帮门人才个个兢兢业业,不敢有一点失德之行。”

柳治生答道:“应该如此,这样才能天下武林一家。”

武当掌门人青云道长道:“柳掌门人你是怎么了,九门联盟……”

柳浩生庄容说道:“道长,柳某已经不是长白剑派掌门人了,不久之前,柳菜已经向本门弟子宣布过,长白剑派由拙荆尤湘姑担任,她原为秦湘绮门人,专攻剑术,较之柳某更为适合,柳某今后以此铁骑盟为终生所事。”

青云道长怒道:“柳浩生,你别忘了铁骑盟是谁帮你组成的!”

柳浩生笑笑说道;“柳某没忘,铁骑盟的组成一大半是八大门派的人员支援而成的,为了掩护他们的身份,还跟柳某在关外当了一阵胡子,打下了绿林盟主的身份。其后再投入天魔教。这么多年来,他们都忘记了本身所属,而且他们了解到各位所遗他们的真正用意后,更以出身八大门派为耻,希望道长别指明谁是贵派弟子,柳某也绝对不对他人道及他们原来的出身,今后他们都是铁骑盟中的一员。”

那八位掌门人都为之一愕,青云道长冷笑道:“柳浩生,你竟然想利用起我们来了?”

柳浩生淡淡地道:“各位利用别人的时候,居心更为卑劣,柳某只是对大家开诚公布而已,既没有利用谁,也不想想迫谁,如果他们还想回去,柳某绝不拦阻…”

青云道长冷笑道:“我倒不相信,他们会真心跟你。”

柳浩生一笑道:“信不信全在道长,不过道长可以一试!”

青云道长说道:“贫道代表八大门派说话,铁骑盟中的人,着令立即归返门户,否则立予逐出门户…”

铁骑盟中的人没有一个开口的,倒是站出一个女子道:“老道士,我代表我们全体姊妹的丈夫们答复你刚才的话,他们都不回去了!”

青云道长怒道:“你又是甚么人?”

“奴家原为天欲门下,现在是铁骑盟中的人。”

青云道长沉声道:“柳浩生,原来你用这批妖女蛊惑了我们的弟子!”

柳浩生一笑道:“柳某绝不承认,大家都是用真情来取得相互的信任,无所谓蛊惑,她们的丈夫自己知道…”

青云道长怒道:“柳浩生,你别以为笼给住那些人就能够取得霸权了,我们八大门派联合起来,可以把红叶庄摧为平地!”

柳浩生道;“柳某相信单凭铁骑盟之力,不足以抗八大门派,所以柳某到今天才宣布这件事,刚才柳某已经跟隆武镖局、天残门以及丐帮都取得谅解,大家通力合作,道长想想看是否能一举把这么多人都消灭掉?”

青云道长看着燕青与马百平以及白氏姊妹,再看着铁骑盟所属的人员以及对方的声势,不禁有点踌躇;“你们别以为有了这些人就可以胁迫八大门派了。”

燕青沉声道。“没有人胁迫你们,我们这些人只是在道义上互为声援,绝不容许有第二个霸主存在或产生,而我们这边,也绝不会拥出一个霸主来的。”

马百平道:“燕兄这句话可以相信的,我们如果要推出一个霸主来,其人非燕兄莫属,因为天残门主白金风大姊,我的妹妹金紫燕,还有两位花堂主,都将身归燕兄,凭这种关系渊源,他可以得到我们全体的支持……”

人群中忽然闪出一人道:“百平兄还少说了一个,这是敞人与秦湘绮所生的女儿龙瑛,秦湘绮也把她托付给燕老弟了,因此旧日天欲门下的人员也将为燕老弟的支持,可是燕老弟绝不是个有野心的人,他无意称霸天下,就没人敢称霸了。”

说话的是造化手龙雨田。燕青不禁一愣道:“龙老,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龙雨田笑笑道:“我是被这个丫头硬拖着来的,她非你不嫁,我只好送她来了,燕老弟,反正你已经有了五六个老婆,再多一个也没关系,看在我的份上,你总不能拒绝吧?”

燕青只有苦笑,龙雨田又说道:“我这次来顺带做了两件事,第一件是把连治心跟莫小龙的武功废掉了,请得凌仙子的宽恕,免他们一死,让他们由莫桑带走了,穿心缥的技艺从此也不会再出现人间,天魔余波总算完全平息了!”

柳浩生忙道:“好极了,我正在发愁,这两个人是心腹大患,杀之不忍,留之难为安排,龙老此举是功德无量。”

龙雨田道:“我做的第二件事就是苦口婆心,把涤尘老和尚从黄山的苦果寺请了下来,由他来了断最后的风波。”

他说着用手一指,但见人群中走出一个老僧,后面跟着天音仙子、金姥姥、金雪娘与金紫燕以十二奇葩中的另外几个女孩子,最后的一对男女,则是冯华与兰君。

那老僧朝八大门派的掌门人合什作礼后才道:“各位应该还认得黄山故人吧?”

少林掌门人悟因大师仔细地看了一下,失声惊道:“是凌老庄主!”

老增苦笑道:“是凌故庄主,黄山世家自从在华山崖顶事变后,老袖就解散在院,落发苦果寺,取名涤尘了!”

悟因大师脸一红道:“凌——法兄,贫油很抱歉!”

涤尘淡淡地道:“没甚么可抱歉的,事情总算明白了,当年的事,没想到竟是各位的预谋,未免太叫人意外了,不过也不能怪各位,我跟擎天一剑华朗轩再加上个风云叟于飞的确是锋芒太露了,无怪乎会引起各位的不安!”

悟因大师道;“那时我们对各位的了解太少…”

涤尘道:“老和尚!你也一大把年纪了,说话可要负点责任。你对我们认识不清楚还可说,对风云臾于飞难道也认识不清?他那个人一心为正义,毫无半点私心,正因为如此,我被他迫得放弃了女儿,而且还让华凌两家建下的多年清誉毁于一旦,都没有存恨他之心,可是你们却放不过他,还要去胁迫他的门下叛离他。”

悟因大师在他的严词责问下,只有低头不语。

青云道长却朗然一笑道:“物必先腐而后虫生,丐帮的门规如果真的经得起考验,就不会有叛门之徒。”

涤尘一指那些尸体道:“他们不是虫,所以才有勇气自杀,他们虽然背叛掌门人,却没有背叛门户,而你们门下能找得出这种人吗?”

青云道长笑笑道:“我们不需要这种人,因为八大门派历变久远,子弟众多,没有人能动摇我们的根本,也无须这种烈士。”

涤尘道:“你们并不能掌握江湖的现势,柳浩生的铁骑盟已经摒弃了你们,你们费尽心力。弄垮了两大世家,逼死了那个压过你们的人,可是却换得了更多的人不齿你们……”

青云道长笑笑道:“我们不是没防到这一手,今天我们把门中的一半精英全带来了,就是准备作全力一拼的,合我们八家之力,最少也可以跟你们拼个同归于尽,可是我们仍然拥有一半的实力,而你们呢,是否还能再组起同样的一股力量来?”

柳浩生道;“道长是想跟我们决一生死了?”

青云道长道:“贫道没有这个意思,可是贫道也要代表八大门派说一句话,今后八大门派的人不许任何人动他们一下,否则我们必集八门之力加以穷歼。”

柳浩生道:“道长自觉有这个能力吗?”

青云道长一笑说道:“这二十年我们听任四大霸天猖撅,休生养息,却不是在虚耗岁月,四大霸天、两大世家,甚至于当年风云一世的九英,武功精华都为我们了然于胸,老实说,贫道是念在你们俱为武林一脉,而且平魔荡邪,不无微劳,才不予计较,否则一起歼灭你们也不是难事。”

燕青忽然排众而出道:“道长既然如此说,武当以剑法闻世,在下请求一战。”

青云道长道:“燕青,你这浪子生涯过得多痛快,何必要自找麻烦呢?你既然无意称尊武林,我们也会尊重你的地位的。

燕青苦笑一声道;“道长只知道孤剑林封是君子剑华云亭的化身,已经死在穿心缥下,却不知道于帮主跟造化手前辈作了一个巧妙的安排。”

青云道长笑道:“我们怎么不知道,把华云亭变成林封就是他的杰作,他改头换面为功夫的确高明。”

燕青沉声道:“他更为高明的是修心补肝,孤剑林封之后,渔郎王九渔、玉面修罗上官平,一直到浪子燕青为止,都是同一副躯壳,换了个面目出现而已。”

此言一出,除了已加内情的几个人,几乎使大部份的人都为之一震,马百平失声道:

“燕兄,你真是君子剑华云亭,那怎么可能呢?”

燕青苦笑道:“在造化手下,无事不可能I”

龙雨田叹道:“也不见得,一颗心只能补六次,如果再有穿心一缥,你就死定了,而且还有一件遗憾的事,就是我无法再把你变为君于剑华云亭了,每次换一点,你已面目全非,再也无法回到原来的形状了。”

燕青淡然道:“不必换回去了,君子剑华云亭是为了遵照先父朗轩公的遗教而死了,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何等的丑恶,我已经很习惯了浪子这个身份,不想换回去了。”

涤尘沉声道:“你不能使华家绝后!”

燕青道:“华家不会绝后的,华云亭的弟弟华云封堕崖没有死,他被天欲仙子秦湘绮救了回去,易名冯华,现在该是他回复本来身份的时候了。”

冯华立刻道:“我不干,爹在临终的时候曾经指示过,永不得与人大门派为敌,而我恨透了这批假冒伪善的伪君子,誓必杀尽他们!”

燕青道:“这个工作由我来做。”

“为什么?你既然不愿回复到原来的身份,也不是我的兄长。我不必听你的。”

燕青道:“我不以兄长的身份命令你,而是以秦仙子的代表身份命令你,你答应她要替她做一件事的。”

“我答应过,那是杀死连浩心母子,因为他们的倒戈,才使天欲教溃于旦夕。”

燕青笑笑道:“可是这件事你永远完成不了了,因为龙前辈已废了他们的武功,难道你要对两个不会武功的人下手?”

冯华道:“如果这是必要的话,我会做的!”

燕青脸色一沉说道:“假如你有这种存心,你就不必回复本性了,华家不会要这样一个卑鄙的子孙,而且我们也不会容许这样一个狂徒,你出来,我第一个先杀你。”

冯华迟疑良久,却不敢走出去,痛苦地道:“哥哥!你为甚么退我,我们一家被八大门派害得这么苦,你为甚么还要维护他们?”

燕青道:“你不肯回复本姓,只是为了先人的遗言不准与八大门派为难,可见你还是尊敬华氏这一个姓的,因此我可以对你作一个保证,我会让你满意的。”

“哥哥!你要对付八大门派?”

“不!八大门派维护武林优良传统多年,功不可没,我不会对付他们,而且对他们光辉而悠久的传统十分尊敬,只是他们很不幸,居然同时有了八个糊涂昏庸、可耻而卑劣的掌门人,今天公布了真相,我相信他们的门下也感到很羞耻的,只是他们格于门规,不能制裁这八个人,那就需要借重外来的力量了。”

语毕转身面向八大门派,朗声道;“今天我浪子燕青代表天下武林公意,要求你们这八位掌门人自裁,以为你们替门户带来的羞耻而赎罪,也为了对华山黄山两家,丐帮的于帮主与死难的十多位长老,以及那许许多多为抗拒天魔令主的死难者英魂作个交代。”

声振金玉,语若巨钟,震撼了每一个人的心弦,涤尘立刻鼓掌附和说道:“好!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才能平息众怒。”

青云道长道:“你们在做梦,就算我们的做法不光明,但岂能在你们的威胁下受制裁。”

燕青说道:“不是威胁,是正义与公理要你们低头。”

青云道长:“武林中的是非很难说,那是以实力为后盾的。”

燕青道:“道长是否还迷信于武力,如果你们的武功真能胜过华山黄山世家,当年就不必用这个卑鄙的手段了。”

“二十年理首技艺现在已不是当年!”

燕青叹了一声:“好吧,现在燕某就代表当年那些受害者向你们八个掌门人挑战,只要你们能胜过我,我就请百平兄解散隆武镖局,白门主解散天残门,柳盟主解散铁骑盟!”

这句话说得太狂了,众人都为之一震。

但出乎意外的是马百平首先响及道:“在不完全同意。”

白银凤说道:“百平,你怎么了,浪子是以一敌八。”

马百平苦笑道:“我知道,不过我对燕兄有绝对的信心,何况他一人已身兼众家之长,如果他无法压下这八个人,证明八大门派的技艺确已精湛到胜过我们所有的人了,我们迟早还是会被他们—一吞掉的,不如解散的好。”

白金凤道:“可是我们还可以一拼,拼得他们大伤元气。”

马百平道:“大姊,值得吗?八大门派不是天魔教,他们互相之间还有约束制衡,不会邪恶到那里去,我们争的是一个公道,不是想在武林中掀起杀劫而造成一片血雨腥风,让另一个邪魔歪道再乘机而起。”

一番话说得大家都无言回答,柳浩生道:“为了表示我们对武林公义的拥护,也为了表示我们不想在江湖上争霸称雄的诚意,柳某也支持燕大侠。”

白金凤想想道:“你们都表示支持了,天残门独力也难以应付八大门派的联手攻击,我不能牵累那些忠心追随我的门人

这三个人的表示使得八大门派都惭愧地低下了头。

少林掌门悟因大师一叹道:“燕大侠,贫袖深知罪孽深重。本来也想一死以谢的,但大侠提出的条件太使人难堪了,老衲为了门户名誉所关,不得不须腼颜求战了,但八人联手,贫油实不屑为之,贫油先求一搏!”

语毕一挺手中的禅枝,立即出手抢攻进来,他使的是达摩杖法,攻势十分凌厉,燕青长剑翻飞,酣战二十招后,忽然剑光如电,冲入杖影一闪而退,悟因大师止手伸杖,胸前已见一道剑痕,肃容说道:“燕大侠使得好剑法,敢问其名?’“三白先生所创的逆波三式。”

“佩服!佩服,老衲想回到嵩山,将后事交代过了,在佛前应命自焚,大侠能够允许贫钠苟延底回残喘吗?”

燕青恭身道:“上人有这句话就够了,请!”

悟因带着少林门下,默然而退。

峨嵋掌门人铁剑李来风是第二个出场的,也是二十招,在燕青的黄山惊鸿剑法下受挫后,他很干脆,就地自刎,由门下把遗体带走了。

昆仑掌门人铁伞先生钟九不但技艺精湛,内力也很充沛,苦战五十多招后,终于在剑圣公孙龙的一式神龙摆尾下断臂。

他没有自裁,也没有对门人作任何交代,抬起断臂,一言不发地走了,但也没人问他。

柳浩生道:“燕老弟,钟九先生不能死,因为他的昆仑门下在这几年中牺牲很重,新收的一批弟子技艺尚疏……”

燕青笑笑道:“我也没有真要他死,只是让他知道我们这些无门无派的人,在技艺上并不逊于他们任何一家。”

剩下只有五家了,其中云台剑派的掌门人云空影与太极门的丁尚鹤对视一眼,云空影道:“燕大侠,我们两门的弟子在德性修养上还很差,然而技艺还不足与其余各家相提并论、我们更不是怕死,而是怕一死之后,弟子们盲目冲动,易为他人所鼓动,所以我们腼颜求生,回去闭门思过,从此退出八派联盟!”

推荐热门小说多情浪子,本站提供多情浪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多情浪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1 每晚一个离奇故事之惊悚夜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一部) 御手洗洁的问候 乌鸦:爱伦·坡短篇小说精选 青崖白鹿记 名侦探的枷锁 G少年冬天的战争:池袋西口公园7 幻色江户历 饮马流花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