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上一章:第五十七章 下一章:第五十九章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白银凤道:“可是照你们分析的,那幕后操纵着天魔教的力量,似乎是五大门派。”

马百平道:“一点都不错,他们监于声誉日落,江湖的领导权势将为华山世家所代而兴之,因此才暗中策动一些野心者,起而为祸,四大霸天就是他们抬出来的。”

白银凤道:“连煽动白福杀死我爹,篡夺天残门也是他们的杰作了。”

马百平道:“应该是这样的,否则谁也没有这么大的财力与人力,可以在不声不响中培植下这么大的势力,九老会初设,五大门派并不热心,以唯恐天魔令主穿心镖报复为藉口,虚应故事,等到天魔教的势力太大了,他们难以控制了,他们才恐慌起来。拨出了实力真正地参予九老会……”

白银凤道:“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他们为的是什么呢?”

燕青愤然造;“为了打击华山世家的地位,一直到天魔令主身死,恨天翁与天欲教相继而溃,只剩下一个铁骑盟,他们的目的算是达到了,因为他们有把握轻而易举地击溃铁骑盟,所以按兵不动,只是还有我们这些人,他们再利用铁骑盟把我们也并吞后,就可以真正站出来了……”

白银凤道:“不错,难怪恨天翁倒下后,九老会中那些人都撤出了,一直到现在,他们都不闻不问,等着我们踉铁骑盟拼命去,这批人实在太可恶了。”

马百平叹道:“丐帮的风雷神丐雷天钧实在没有叛帮的理由,他那样行为也令人难以理解,除非他是有了强大的后援支持,以及有一套能自圆其说的理由,才可以从于帮主手里取得大权,也因为这件事使我想到是五大门派在背后操纵,燕兄,这么一来,我们的辛苦奋斗似乎太冤枉了。”

燕青长叹一声道;“最冤枉的莫过于华山与黄山世家,这两家毁了声誉,制造成那一件丑闻,结果却是换来这个结果。”

马百平道:“是的,燕青,你跟凌仙子的牺牲实在太没价值了。”

燕青瞪着眼睛,张着大嘴,似乎非常惊骇,马百平却微笑道:“燕兄!真相已到大白的时候,你的身份也没有保密的价值了,至少让我们知道了没多大关系。”

燕青苦笑道:“我倒不是存心隐瞒二位,而是我真心地放弃了那个身份,君子剑华云亭既然已经失踪了,就让他永远地失踪好了,我不想再度回去了。”

马百平道:“这是为什么?燕兄应该恢复从前的身份,去向那些五大门派的掌门人问问,他们的居心何在,怎么对得起那些平白牺牲的人。”

燕青苦笑一声道:“恐怕没什么用,因为他们并没有要求我这么做,我若公开了身份,最难堪的人是丐帮的于帮主,然而此老古道热肠,侠心无偏无私,他也没有做错!”

马百平道:“我私下对他没有成见,而且极其尊敬他,但也忍不住要怪他两句,他出了这个馊主意,硬逼着你们两大世家,毁家料难,却为了一批全无心肝的东西……”

燕青长叹一声说道:“那不是他的错,九老会的担子是我父亲传交给他的,他要求我们那样做,也没有别的用意,只是认为我适合条件的需要而已!假如说他一定有什么错的地方,那就是跟我爹一样,太热心,太爱这个世界了,他付出的代价又何尝小了。”

白银风看了燕青一阵,笑道:“浪子,敢情你就是君子剑华云亭啊,难怪你的剑法如此高超了,我一直都不信你是三白先生的徒弟,沈三白教不出你这样的徒弟。”

马百平道:“谁也教不出这样的徒弟,燕兄这一身修为已经超凡入圣了。”

燕青刚要开口,马首平道:“我所说的修为包括内在的修养以及为大义牺牲的精神,燕兄确实是无人能及。”

燕青苦笑一声道:“百平兄是怎么发现我的身世的?”

马百平道:“其实燕兄所露的破绽很多,你一口咬定与九老会无关,但每一个跟你接触的都是九老会中的人……”

燕青叹道:“我不敢承认,因为每次我声明是九老会中人时,就换了穿心一镖。”

马百平叹道:“天魔令主这一手杀人的手法的确厉害,直到现在为止,我还是没想出预防的方法来,好在现在只有连洁心一个人会这种手法,今后只要注意她一人就是了。”

燕青道:“穿心镖之可怕,乃在它从背后杀人,其实在背后,要杀人的方法太多了,又岂限于穿心镖而已,以前我死过六次,只是没找出天魔令主是谁而已,现在总算把那些敌人,一个个都从暗中拉出来了,就没什么可怕,对了,话又扯远了,百平兄还是没说出如何发现我身份的。”

马百平道:“君子剑与浪子之间的距离实在太大了,谁也不会想到这两者会有关系,兄弟自然是听人告诉我的。”

“谁?是紫燕?”

“不错,除了舍妹之外,没有人会泄漏这个秘密,她不但说出了燕兄的身份,也说了凌仙子的遭遇,更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

“什么话?”

“说你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大阴谋中的受害者,只有我一个人因祸而得福,要我好自为之,为武林正义留一分力量,对好邪阴谋的作源者加以制裁。”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前两天,她是最后一次来看我,说了这些莫明其妙的话,我百思不得其解,想再去找她问问,那知天音谷已重门深锁,找不到一个人了……”

燕青沉思片刻才道;“不好!郭心律恐怕比我们先发现整个事情是五大门派在背后策动的了,她也一定去找他们麻烦了。”

马百平想了一下道:“很有可能,因为她那儿有个金雪娘,是跟家父一起最早参予此事的人,知道得自然多一点!

白银风急急道:“那我们还得等什么,赶快带了人赶上红叶庄去,否则她们会吃亏的。”

燕青苦笑道:“假如她们早走了两天,现在赶去也迟了。”

马百平想了一下道:“假如她们是上红叶庄去,应该有所动作了,可是我一直没得到消息,可是她们的目标不是红叶在,很可能是五大门派。”

燕青点点头,他了解凌雪鸿的个性,连于飞那样一心为公,她尚且不肯放过,如果知道是五大门派干的好事,她还有不把五大门派闹翻天的道理!

而她这一次带了人,闷声不响,悄悄地离开,有极大可能就是想通了其中关键或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所以才悄然而去,进行报复行动了。

因此燕青一皱眉头道:“我一直在担心这件事,终于发作了....。

马百平道:“以前她是以音响为控制,制住了铁骑盟中那些人,现在她又要以什么来对付五大门派呢?”

燕青叹道:“我要知道就好了,天音门中,机关利器土木歧黄本草,外科手术,以及音律等奇术都别成一套,哪一种都不好惹,何况以她的黄山世家的剑术,加上秦湘绮所遣下十二奇葩中的人手,还有紫燕用金雪娘,想要造成天下大乱也并非不可能。”

白银凤道:“就凭那几个人采取报复还差不多,真要有所行动,恐怕还不够……”

燕青道:“大嫂,问题是我们对天音门究竟了解多少?

马百平想了一下道:“这封通碟还发不发呢?

燕青道;“当然要发,而且要更快的发,我们既然摆出恶人姿态,限令五大门派克日报到,共剿铁骑盟,在他们说来,是求之不得的事,到时候一定会全体各遣精锐到达,联合了铁骑盟,倒过来对付了我们……”

马百平道;“真到那个时候又怎么办?”“

燕青道:“把话叫开,五大门派中参与其事的人并不多,门下弟子还是不知道的,因为这究竟是见不得人的卑劣行为,虽然他们可以解释为防患于未然,而后来的天魔令主也确曾肆虐过一段时间,可是他们支持丐帮雷天钧叛帮这件事做得太恶劣了,万难辞其咎的。”

马百平道:“如何结其果呢?”

燕青沉吟片刻才道:“叫五大门派的掌门人自裁,以为他们居心阴险之惩,然后再解散铁骑盟与银瓶门,使天下重归于平静……

马百平道:“他们肯干吗?”

燕青道:“真相如果揭穿,他们假冒伪善的面目撕破了,平时教门人弟子以仁义为心,如果不肯干,连他们的门户都靠不住了,这些人虽然私心重一点,对门人弟子的教诲,还是以大义为重,未曾遣背武林侠义传统,因此我想他们还是非干不可的。”

马百平道:“然后呢?”

燕青道:“他们要打击华山与黄山世家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天下已没有一个真正的霸主,应该可以太平了,我们安安份份开我们的镖局,三十年内,和平可期,三十年后就很难说了,因为江湖是很难保持不波动的,明知霸业不可期,总有些不死心的人想试一下的!”

白银凤想了一下道:“浪子!你们华山世家没有垮,你跟你弟弟都还在,你们重起家园,武林盟主也非你莫属……”

燕青苦笑道:“不!我对做浪子燕青的兴趣比君子剑华云亭高,舍弟的冯华也做定了,今后再也没有华山世家了。”

白银民道:“为什么呢?”

燕青苦笑说道:“家父一生为武林安危而努力,结果适得其反,挑起了这一场大劫乱,可见行侠江湖者有一个大忌,不能声望太隆,树大招风,这个教训是每个人所必须牢记的,我不想再贻祸给后人……”

马百平憬然道;“恐怕我也得表示一番,燕兄如果不正名归家,第二个受到公嫉的人就是我了。”

燕青笑道:“你们伉丽的担子重了,大嫂要挑起剑圣公孙龙的门户,百平兄是天残门的继任人,二位都是一派之宗,我想二位今后都不得闲……”

马百平道:“那怎么行呢广

燕青一笑道:“事实上也不容二位推辞,剑圣门户没有人手,大嫂可以用镖局中百平兄早先训练的那些人为基础,实力也可观了,天残门的人手是现成的,银丐帮鼎足而三,就是今后三十年维持江湖秩序的三股力量……”

马百平道:“五大门派肯放手吗?”

燕青说道:“他们应该肯的,这些年来他们休生养息,暗中培植的力量都很可观,我相信他们肯的,武林中不在乎哪一个门派特别强,只怕一两个人的声望特别高,只要保持一个均势,谁也不愿意轻易掀起杀劫的!我们赶快行动,或许可以使天音谷的那些人暂缓发动,因为我们做~个总结,比她个别去击破的好。”

马百平道;“燕兄今后如何定行止呢?”

燕青一笑道:“我要养好几个老婆.大概是很难闲下来,因此目有问百平见要几间镖局来保镖求生了。”

马百平笑道:“那还有问题?就评燕兄这块招牌,一支镖旗行遍天下也没人敢动你半根汗毛。”

燕青道:“那还要靠各位捧场,不管你们挑起了什么门户。我这镖局的镖号是不准动的,该派到你们的镖,你们可得老老实实,自己给我保了去,不准偷懒找人代替,更不准推辞,因为我们都订有合约的。”

马百平笑道:“应该!应该!掌门人没有薪俸的,如果不兼任保镖,我们拿什么来养活自己。”

白银风道:“这不是开玩笑吗?”

马百平正色道;“不开玩笑,这才是最好向别人表示我们没有称雄武林之心的办法,也让五大门派的人知道,我们立身江湖上是为了有所事事,不是在建立权威,身为掌门人而以镖师为业,绝不是一个高高在上,君临天下唯我独尊的人。”

白银凤笑道:“如此一来,镖行这碗饭就被我们一批人吃尽了,还有别人混的余地吗?”

燕青道:“吃不尽的,我们不再增加新的镖师了,每~趟镖,都必定要有一位镖师随行,能接下的生意有限,大家还是有饭吃的。”

白银凤想了一下笑道:“高明,高明,浪子!我不得不佩服你了,不管多复杂的问题,到了你手里,似乎都迎刃而解了。”

燕青微微~笑道:“这就是浪子的可贵处,假如我是君子剑华云亭,是再也想不到这个点子的,先父如果在华山也开了一家镖局,就不会引出这些麻烦了。”

马百平与白银凤见他神色有些黯然,都不再开口去撩拨他了,马百平只是道:“这份通碟燕兄是否要过目一下?”

燕青笑笑道:“不必了,百平兄曾任天魔教金陵分坛的负责人,对于下警告威胁人的文章,落笔自有一股慑人之处,那是兄弟万万及不上的。”

马百平也哈哈大笑起来。

于是立刻找人分别缮写后,叫怜怜与惜惜以丐帮执事身分。利用丐帮的都得人手,飞快也送了出去。

对江湖而言,这是震动人心的大消息。

谁也没想到燕青马百平这伙人会干出这种事。

红叶庄中,柳冶主与连洁心得知这个消息后,反应十分冷静,似乎胸有成竹。

隆武与景秦两家镖局在发出通碟后,立刻调集人手,组成精锐,直向杭城红叶庄而去。

来到姑苏,白金凤率领了天残门的好手赶到了,她跟龙长老两人本来是一脸疑色的,但经过一阵密谈后,居然不动声色,把人员合成一股,继续推进。

怜怜与惜惜在送出通碟后,就去找风云臾于飞,居然也在限期之前,把丐帮的精锐人手带到会合了。

最后来到的一个人是龙雨田,带了他的女儿龙瑛。

见到了燕青后,他就问道:“小子!你这是怎么回事,好容易建下的一点声誉,你想一下子砸了不成,难道你也准备做第五霸天,过过一统武林的瘾?”

燕青笑道:“我的确有这个意思,至少我做武林盟主,会比别人好一点,老是在那地悬而不决,天下永无宁日,趁着大家都肯捧场的时候,把问题来个彻底解决不是很好吗?”

龙雨田又转向于飞道。“老化子,你也赞成这小子如此干?”

于飞淡淡地道:“没办法,一则是我欠他的情,二则他救了丐帮一次危难,公议赠了他一枚本帮最高信符——青蝴令,他就是要我们跟他造反,我们也只好认了!”

龙雨田道:“你认为这小子可以干上武林盟主?”

于飞笑道:“总比让铁骑盟的那些人干起来好,燕青的为人你我都清楚,他不会做出坏事来,此其一,再者.他没有后台实力,完全要仗着我们三处的实力为他撑腰……”

龙雨田~叹道:“我曾在路上碰到了天音仙子,郭心律,她说浪子如果真的有志称尊武林,她也会全力支持。”

燕青一怔道:“龙老在哪儿碰上她的?”

龙雨田道:“江夏的黄鹤矾,这位女罗刹乘了一条船,带了一批女煞星,准备要上武当山去找武当牛鼻子的麻烦,我跟小女正在黄鹤楼上观赏江景,被她发现了,叫人来把我请了上去.让我转告她的意思。”

燕青道:“她有没有说为什么要找武当的麻烦?”

龙雨田道;“这个倒没说,木过言谈之下,她对五大门派似乎很不满意,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燕青又问道:“现在她又在哪里呢?”

龙雨田道:“不晓得,她把我们父女送了一阵后就要我们上岸分散了,她说在约期前一定到达。”

燕青叹道:“希望她能准时赶到,龙老,我们的通谋发出后,五大门派的反应如何?”

龙雨田道:“我连一个都没碰到又怎么知道呢?不过你的措辞太强烈了,恐怕会激起反感,倒凿一耙,把五十门派挤到铁骑盟那边去对付你们。

于飞道:“他们不敢吧,九老联盟的盟军在我手中,铁骑盟是天魔教系统下传下来的组织,他们如果投到那边去,又将如何自圆其说呢?”

龙雨田道:“我也是这么想,但郭心律认为很有可能,要我转告你们,小心这件事。”

燕青说道:“她不说我们也作此准备了,这次我们联名邀请五大门派,共讨铁骑盟,甚至于故意把声势凌驾于五大门派之上,就是给他们一个严重警告,要他们聪明一点,别再躲在一边,坐山观虎斗…”

龙雨田一叹道:“五大门派是也应该受点教训,他们闹得太不像话了,攘利争先,遇事退后,却都捏着一个冠冕堂皇后来的理由,说什么为门户不敢涉险,他们自己怕绝户,别人就不怕死了,我一直为这个理由不满意他们,这次碰到他们,我倒要好好责问一番!”

燕青笑笑说道:“我们本来还有点担心鬼医向公度的奇毒难防,有龙老的加入,声势上就壮得多了,郭心律她们怎么说呢?”

龙雨田道:“她说在约期之前,一定会赶到,叫你们放手行事好了,她一定以全力作为支援。”

燕青叹道:“我们倒不一定在乎她的支援,只希望她能及时赶到,免得落了后,错过了许多泄愤的机会,她由于连番失利,气愤难平,如果不加以宣泄的话,很可能转入偏激,那才是最令人担心的事。”

龙雨田一叹道:“我也担心这件事,因为这七八年来风云变幻,她是受害最深的一个!”

于飞庄容道:“如以身受而言,那一个舒服了?一场连一场的浴血拼命,却让某些人在其间坐收渔利,所以燕老弟这次发出通谋,老化子甘冒武林大不讳,也要把事情作个了断。”

龙雨田也轻轻一叹,没有话可说了。

大队人马终于在限期的前夕,开到了红叶庄前,而五大门派的人居然也到了,各家都尽出精锐,燕青看了一下,发现各派来的人手,年龄多半在三十上下,一个个气慨轩昂,精神抖擞,似是久经训练而培植出来的好手,心中十分感慨地对于飞道:“于帮主,您瞧瞧,近二十年来,几乎是丐帮与华山黄山两大世家在独任艰巨,五大门派却在暗中埋头苦干扩展实力,看这批人就知道了。”

于飞长叹一声:“我们太傻了,近十年来,丐帮几乎已经停顿了对新进弟子的过选与训练,全力放在对付天魔教上,结果老成凋谢,继起乏人,再过几年就更惨了。”

燕青苦笑道:“当武林中一些世家与新起的门派都差不多的时候,五大门派的这批军青高手也郡壮买了,武林大局立刻被控制在五大门派手中,其他人要想出人头地就很难了,他们为了保持武林中的制权,用心不谓不苦。”

于飞叹道:“五大门派联合起来,组成一股足以稳定武林的力量,而且互相制衡,不会出现一派独尊江湖的局面,用心儿好的,只是打击别人的手段太卑劣了,尤其是对我们丐帮,本来是各走各的路,我们自成一咯,既不争权,也不争利,把我们拖进去不算,还坑上我们一手,实在太可恶了!”

燕青轻叹一声:“于老是受了交友之累,如果您不是跟华山世家搭上了交情,就不会牵到这个圈子里来了!”

于飞道:“我初时也这样想,后来才发现对方根本是经统一的筹划,不论大小,一网打尽无遗,外人顾忌丐帮的势力太盛.帮中有人嫉我在位太久,内外交攻想拱我下台,如果我不插手这件事,可能丐帮遭受的损害更大,雷天钧的叛离,王立夫的为人所用,都是对方的计划,在我净衣污衣两门之间排起摩擦……”

推荐热门小说多情浪子,本站提供多情浪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多情浪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十七章 下一章:第五十九章
热门: 与上帝的契约 长夜难明(沉默的真相原著小说) 复仇者的秘密 玉露金童 鬼妻 鬼喘气 完美无瑕 武林客栈·星涟卷 武林外传 七宗罪1:冰箱藏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