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上一章:第五十三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燕青笑笑道:“我打算斗智不斗力,她真是你姊姊?”

尤俊苦笑道:“是的,是我离家出走十八年的姊姊,没想到她被秦绮统收为门人,又成了柳浩生的妻子,更成了江湖上只手翻云的幕后操纵者。”

燕青刚要开口,尤俊道:“九老会已为家姊所网罗,史剑如差点就科出了你的身份,好在他还留了一手,只说九老会有个真正厉害的人物,是华山世家的,也幸好小弟在火焚红叶庄后,跟令弟在一起,叫令弟顶了这个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处决了史剑如,否则大家更会千方百计地要除去你了。”

燕青默然片刻后才道:“尤兄在此有何进展?”

尤俊苦笑道:“进展不多,目能为你们消除几个老祸害,而家姊武功之高,实出人想像。’,

燕青道:“这一点不足畏,到圣绝学流传不止一家,白银凤的父亲白云深是公孙龙的弟子,剑圣绝学有九成被留了下来。”

尤俊道:“但家姊的武功并不弱于秦湘绮,而柳浩生的武功更胜家姊一筹。”

燕青不禁一怔道:“他们会这么厉害?”

尤俊又道:“这是千真万确的事,虽然他们相互隐瞒着,但家姊已规兄弟为心腹,私下向我透露的。”

“那他们何以要屈居人下呢?”

尤使道:“他们都是真正厉害的脚色,知道光凭武功高是不够的,成就霸业的基础在于实力,他们都在暗中培养实力,如果不是他们同床异梦,各怀异心,那两股实力加起来,天下已无与足匹,就是因为力量分散了,他们才互相顾忌,不肯站在明处。”

燕青道:“令姊挟制了秦瑛又是为了甚么?”

尤使道:“她口中的理由是为了要得到剑圣所遗的剑诀,她知道柳浩生根本不会在乎,而自己假装着很感兴趣,使柳浩生误以为她的武功还浅,实际上她来到此地后,虽然把秦瑛制住了,根本就不谈剑诀的事。”

燕青道:“可是秦美女却说她逼得很厉害。”

尤俊笑笑道:“那只是在秦美女的面前说说,秦美女是秦湘绩的心腹,她是希望把秦美女逼得逃出去宣扬此事,使柳浩生知道她及需到诀来充实自己……”

燕青道:“令姊的武功是从哪儿学来的呢?”

尤俊道:“这个并无一定,她当年以天欲门下流浪江湖,接触了不少武林隐名高手,把他们的武学,一点一滴,累积起来,融会贯通,消树一格,所以她的成就超出了一般人之上。柳浩生也是一样的,他在关外执掌绿林道,颇具侠名,取得了一些隐居其中的武林高人的好感,天魔令主对他一再相逼,他装出一副可怜相来博取同情,因而也经常有些传授他一些奇技绝招。”

燕青心中明白,这的确是个充实自己的好办法,因为他自己的一身武功,也是这样得来的,转叹一声道:“这两个都是绝顶聪明的人。”

尤俊也叹道:“正因为他们禀赋智力超逾常人,才有着雄图天下的野心,假如他们是平平凡凡之辈,反倒会安份了。”

“尤兄,你弄清楚了没有,令姊身后是否还有撑腰的人?”

尤俊道:“大概没有了,家姊的为人深沉而自负,柳浩生也是一样,他们现在是彼此以对方为竟斗的对象,因此我想不会再有人了,否则他们一定会利用秦湘绮去拔除那个人的,从天欲令主到秦湘绮,他们都已经剪除得差不多了,他们才公开地站出来。”

燕青想想又问道:“尤兄作何打算呢?”

尤俊道:“家姊把我引进武当门下,再设法把我引进九老会,借九老会的手来造就我,却没有想到也使我认清了是非黑白,知道了武林霸主,绝不是凭仗武力可以达到的,不过我也知道了他们双方实力的可观,最好的办法是让他们自相冲突,如果真有一股外力强于他们,把他们逼得联手合作,那将是件很可怕的事,所以我决定全力义助家姊成事,等她把柳浩生的势力击败后,再请燕兄来破除她的迷梦。”

燕青一叹道:“目前只好如此了。”

尤俊道:“因此访燕兄帮帮忙,暂时不要管秦瑛的事,剑圣的剑诀,小弟可以说服秦被交给燕兄的……”

‘她会答应吗?”

尤俊道:“她肯的,因为小弟已经把内情告诉了她,这个女孩子很好,也很明道理,她愿意把剑诀交给令弟。”

“她认识会弟吗?”

“没见过面,但她从秦湘绮的口中听过令弟的一切,她也以为令弟是华山世家派遣出来,主持正义的代表。”

燕青叹道:“我不是为剑诀而来,我是为救她而来的,这是秦湘绮对我的恳托。”

“小弟可以负责她的安全。”

“但龙老却不会肯叫他的女儿留在这儿的。”

尤俊一怔道:“她是龙雨田的女儿?”

“是的,她是造化手跟秦湘绔的唯一骨肉,秦湘绮在最后告诉了我这秘密,龙雨田起先不知道,现在却一定知道了,也一定急着去救她了。”

尤俊忙道:“这可糟了,她居于后楼,有家姊手下六名侍女在守伺着,这六名侍女的身手,都足以抵得上方今武林中各大门派的掌门人,造化手若是跟她们遭遇上……”

燕青说道:“龙老一身武功并不在各大掌门人之下,何况他医道高明,并不需要力敌就能制住人的。”

尤俊道:“没有用,鬼医向公度虽然在柳浩生那边,却是家姊的人,他把自己用毒防毒的技能都教给家姊了,那六名侍女都是百毒不侵,我们快去看看吧。”

说着急急地向后面走去,燕青忙跟着,来到后院,但见龙雨田独战那个小红的女子,秦美女与怜怜惜惜三人联手,被四名少女围攻,险状百出,尤湘姑却在一面看着。

见他们过来,尤湘姑笑道:“燕大侠,你在前面绊住我,想叫他们偷偷进来抢人,我会这么傻?你把秦美女遣走,我就知道你在打甚么主意了,现在叫你看看我手底下的实力,也让你知道跟我作对有甚么好处。”

燕青看了一下战况的进行,知道尤俊的话并没有虚捏,那几个少女的武功的确相当凌厉,不在那些闻名干世的一流高手之下,乃低声向尤俊道:“尤兄,我去向令姊疏通一下,我们答应帮她的忙,为她削除柳浩生的实力,只要求放回瑛姑娘。”

尤俊还在犹豫,燕青又道:“实话实说,告诉她秦湘绮还活着,已经跟我们联手要找铁骑盟的晦气,更告诉她瑛姑娘是龙老的女儿,这样她就放人了,因为这对她有利,该如何措辞你自己斟酌,除了我的身份外,甚么都可以说。”

尤俊想了一下,才急步而前,首先叫道:“大家都住手。”

小红与那四个女孩子闻言立刻收剑退后,龙雨田与怜怜惜惜着见尤俊居然还活着,不禁也是一怔。

尤俊跑到尤湘姑身边,凑在她身边,低声说了一阵,尤湘姑似乎在沉吟,尤俊忆道:

“大姊,这对我们是有利的事。”

尤湘姑想想道:“他们就是这点本事,又能帮多大的忙?”

燕青笑道:“大嫂不要看不起我们这点本事,柳兄与连洁心阵前扯腿,故意激怒秦湘绮使她败在我的剑下,而秦湘绮不计前怨,请我来救她的女儿,自然是看准我这份能力。”

尤湘姑笑道:“你的能力我已经了解得很够了。”

燕青笑道:“是吗?在玄武湖上,柳兄与马百平交过一次手,如果以他所表现的那点武功,只能勉强当个瓢把子而已,他今天居然有这份成就,可见人是不能用眼去看量的。”

这句话使尤湘姑为之一顿,又沉思片刻才说道:“秦瑛在后面楼上,我还有一个侍儿在守着,小红,你带燕大侠上去,告诉小白一声,如果他能在三十招之内把你们迫下楼,我们就立刻离开此地。”

小红答应了一声,又问道:“如果三十招之内他迫不下我们呢?”

尤湘姑笑道:“如果三十招之内迫不下你们,以后的事就不用你们操心,燕大快自已有车子来,可以把他载走的。”

小红脸上涌起一阵兴奋之色道:“夫人的意思是婢子可以不必顾虑了?”

尤湘站进:“燕大侠现在名动天下,隆武分属下十六处镖局,天残门的总护法,可不是幸致的,你们能够保全自己就很好了,你还想怎么样?”

小红笑嘻嘻地道:“是的,婢子知道,燕大侠,请。”

燕青耸耸肩,跟着她们走着,尤俊过来低声道:“燕兄小心点,这丫头手辣得很。”

燕青淡淡地说道:”尤兄别为我操心,最好能拦住令姊一点,我这浪子对美丽的女孩子会留几分清,对凶残的女子刽子手却毫无怜香措玉之情。”

尤俊道:“燕兄有把握收拾她吗?”

燕青道:“没把握,但我会想办法的。”

尤俊压低声音道:“燕兄如果能除去她们,千万别留情面,这些妮子对男人有着天生的恨意,以杀死男人作为乐趣,是群很可怕的女疯子,因为他们都是个石女。”

燕青笑了一笑,潇洒地上了楼,其他的人没跟上去,站在楼下,远远地望着。

燕青跟两个女孩子在楼栏前出现的,似乎还在笑着讲了几句话,然后很客气地献了剑,攻出了一刻。

剑势并不凌厉,尤湘姑看了一眼道:“浪子似乎见不得女人.他把我这两个女丫头也当作了普通那种见了他就着迷的女孩自己可要遭殃了。”

尤俊却笑道:“燕青对女孩子另有一套,爱上他的女孩子并不是想跟他上床。”

上面动手的情形并不热烈,交手了十几招,双方都好像在开玩笑似的打情骂俏,尤俊笑笑道:“大姊,你的那些宝贝似乎动了心,她们对人很少这样客气过。”

尤湘姑笑道:“你放心,她们绝不会动心的,只是在松懈浪子的戒心,你别看她们一片意乱情迷之状,等她们施起杀手时,浪子就会知道厉害了……”

才说到这儿,她的脸色忽地一变,因为燕青剑势忽地一紧,那两个女孩子根本没有防备,就从楼上摔了下来。

其余的女子忙过去扶住,但见小红与小白都是腕部中剑,鲜血染满了手腕,尤湘姑沉声问道:“丫头,怎么回事?”

小红咬牙道:“夫人,这狗头太可恶了,他的眼中毫无杀机,突然出手就是杀着。”

另一个小白道:“他根本还是笑嘻嘻的划出一招‘乌蒋平沙’,那知跟着剑势一变,就变成了东流甲贺忍者的‘逆云一刀斩多…”

尤湘姑哦了一声道:“你看清他的出手吗?”

小白呆着脸道:“招式绝不会错。”

“那你们怎会化解不开的?”

小白咬牙道:“逆云一刀斩出手时应该充满了杀机,可是他变招时还是一片祥和,婢子们才松了心。”

尤湘始抓起她们的手腕一看剑痕,才哼了一声道:“不错,果然是逆云一刀,这家伙不简单,居然把杀气埋在心里而不形之于色……。

燕青在楼栏上往剑笑道:“大嫂说错了,我在出把时根本就没有杀机,何来杀气呢,我也没有杀她们的意思,只轻轻地伤了她们一点浮皮。”

尤湘姑道:“可是你划断了她们的筋络,使她们再也无法在剑术上有所深进了。”

燕青一笑道:“这么娇滴滴的女孩子,变成红粉煞手太可借了,我只希望她们能在席前作虞美人舞,那才适合她们的身份,所以那点伤不会影响她们将来的。”

小红咬牙以左手抽出腰间匕首,剧的一声,剩下了自己的右腕,然后沉声道:“小白,把手伸出来。”

小白道:“干甚么?”

小红冷冷地道:“燕公子要我们作虞美人剑舞,我们不能辜负他的盛情,三个月后,我们在断手上装起钢套,套上安好的长剑,到金陵去献技给他看。”

小白领了一顿后,终于伸出了手腕,小红刷的一声,也把她的手腕切了下来,两个人脸不改色,一任血如泉涌,仍是那样站着。

尤湘姑大笑道:“好,好孩子,好志气,去上药吧,收拾一下,我们立刻就走。”

另外四个女孩子立刻把她们扶着走了。

尤湘姑道:“燕大侠,好剑法,不过我这两个丫头也是很死心眼的,三个月后,她们上金陵去,你可得小心点。”

她转身也准备离开,燕青却叫住道:“大嫂,请等一下,小弟还有事奉告。”

尤湘姑道:“没甚么可说的了,人在楼上,你已经看到了。”

燕青道:“看到了,小弟不白要你的人,两个换一个,孙不老与明珠在客厅里屏风后面躺着,你也带去好了。”

尤湘始道:“老孙没跟你串通?”

燕青笑道:“新任天残门主白金凤对部属的忠心最注重,如果我把孙不老带回去,她一定会按门规处理,我不忍心看他这么一大把年纪还要受罪,还是把他还给大嫂的好。”

尤湘姑道:“好,我会把人带走,燕大侠,我已经如约把人交给了你,希望你也守约。”

燕青道:“我会的,可是我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刚才那两个女孩子太可恶了,清大嫂劝劝她们。”

尤湘姑道:“这个我可管不着,她们的决心很坚定……”

燕青笑道:“我这浪子名声不太好,可是还没有女孩子会恨我,这对我的盛名是个打击,大嫂最好能劝住她们。?

尤湘姑道:“很抱歉,我不能劝,也无法劝,因为我平常教她们就是有怨必报,有仇必报,总不能打自己的嘴巴,如果他们找了来,你可以杀了他们。”

燕青道:“我从不做这种焚琴煮鹤煞风景的事,如果大嫂劝不动她们,我只有去找柳兄了。”

尤湘姑道:“他也管不着,我们的人一向是各管各的。”

燕青一笑道:“他现在是铁骑盟主,名义上总是她们的主人,如果我以往日的交情,向他要点东西,他一定会肯的,因此我要一口箱子,里面装两颗人头。他也一定乐于答允的。”

尤湘姑脸色一变道:“你这是甚么意思?”

燕青道:“没甚么,我只是为了保全我浪子的作风,浪子绝不杀年青漂亮的女孩子,更不会有女孩子恨我,这是个很光荣的纪录,可不能有污点,因此我相信很多好朋友都会乐于帮我维持这个纪录的。”

尤湘姑咬咬牙,终于一顿脚道:“燕青,算你厉害。”

燕青笑道:“大嫂,我绝不是怕她们,只是不想伤害到我跟尤兄的交情,更不希望我跟大嫂会因此成为敌人。”

尤湘姑走了,尤俊朝燕青暗地里坚起大拇指,也跟在尤湘姑后面走了,燕青一跳下楼,向秦美女笑道:“瑛姑娘无恙,她中的软骨散,有龙老爷子在,应手可解,大娘带龙老上去看看吧。”龙雨田却问道:“尤俊这小子是怎么回事?”燕青笑笑道:“龙老,你有更重要的事,暂时别管这些吧,我把车子留给你们,跟怜怜她们先走了。”

龙雨田一怔道:“先走?为甚么不等我一下?”

燕青望望怜怜,怜怜笑道:“我们还没有告诉老爷子。”

燕青笑道:“难怪龙老一点都不着急,快跟秦大娘上去吧,大娘会告诉您一切的。”

他带着传怜和借措出了龙家大宅,立刻道:“怜怜,赶快跟你义父连络一下,我要见到他。”

怜传一怔道:“有重要的事吗?”

“非常重要,你找到丐帮的门下,问明他老人家在甚么地方,然后请他立刻赶来跟我会合。”

怜怜知道事情一定很紧急,忙去找洛阳分舵的弟子连络了,惜惜跟着他,在街上转了一圈,没多久,怜怜就找来了,低声道:“爷,老爷子在君山召开全帮长老大会,恐怕无法分身,只有我们赶去会合。”

燕青道:“好,那我们就赶去,他为甚么要召开长老大会呢?”

怜传一叹道:“为了丐帮内部的人事问题,他查出了本门长老,有三分之一的忠贞都有了问题,感到十分灰心,因此有意引退,想在大会上推举新掌门人……”

燕青急急道:“糟糕,这一来就更中了对方的计了,而且会把丐帮带入万劫不复之境,会期是哪一天?”

“大后天,还有三天时间,恐怕赶不及了。”

“拼了命也要赶,那怕不眠不休,跑断了腿,也一定要在会期前赶到,你快去通知分舵,叫人沿途给我们备马。”

怜怜苦笑说道:“我已提经出过了,但是没有批准。”

燕青一怔道:“来的时候,他们怎么说的呢?”

怜怜说道:“我也说不出,洛阳分舵上说来的时候,他们接奉命令沿途支援我们回程。”

燕青沉思片刻道:“这一定是铁骑盟捣的鬼,柳浩生很厉害,他的势力已经伸进丐帮,更早已料测到我们的动向,把我们送到这儿来跟尤湘姑火拼,幸亏有尤俊在,才没有打起来.否则真是偿其所愿了,你们也是丐帮执事,不能下命令吗?”

怜怜道:“我们是净衣门中人,对污衣门只能提出要求,无权命令,何况义父已通知全帮,解除了我们的堂主职务,义父召开长老大会的事,还是一个四级弟子私下告诉我的,洛阳分舵的沙舵主已经动身赴会,代理分舵主是个五结弟子,他连义父的去处都不肯告诉我。”

“这家伙恐怕有问题。”

怜怜道:“他的措置是对的,我们已经不是丐帮的弟子,就成了局外人,他们对掌门龙头帮主的行踪是应该保密的。”

燕青想了一想道:“好吧,那只有我自己来想办法,走,上城外去。”

到了城外,燕青带着她们藏身在一处林子里,吩咐了一番话,然后又悄悄来到了城里,直奔总督府,天色已黑,他翻身进去,没有多久,就包了个小包出来,藏在花园里,然后在大堂上砸碎了一面窗子,听见人声响动,他微微一笑,再度消失在黑暗中。

来到树林中,怜怜与措惜正等得焦急,看见他来了,惜惜忙问道:“爷,您上哪儿去了?”

燕青笑道:“借马去了,等着吧,很快就有人送马来了。”

两个女子不知道他玩甚么玩样,等了不到半个时辰,果然看见一个旗牌官,骑了马,急急地来了。

燕青道:“放过这一个去,截下后面的就行了。”

怜怜道:“爷,您到底在玩甚么花样?”

燕青笑了一笑,没有答话,又过了片刻,果然看见有五六骑快马奔了来,燕青一打手势,两个女孩子飞石疾出,马上的人一个个都中石倒下来,燕青以绝快的身法,把五骑奔马都拉准了,圈了回来。

怜怜和借惜已各自穿上一套公门的衣服,还有一身军官的衣服交给了燕青,连同腰牌、佩刀等,一应俱全。

燕青穿着妥当后问道:“那些人呢?”

怜怜道:“点上穴道藏在草堆里,十二个时辰后,他们会自动醒来,现在怎么办?”

燕青把一张字条交给他道:“放在那个军官的怀里,免得他回去交不了差。”

怜怜如言放好后,燕青道:“上马吧,沿途都有人准备酒菜,我们尽管赶路就是。”

三个人上马急行,奔了十来里,来到官驿中,果然有人准备好了吃食,燕青一亮腰牌道:“快准备,半刻功夫内,我们就要动身。”

推荐热门小说多情浪子,本站提供多情浪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多情浪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十三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吉祥纹莲花楼终篇之青龙·白虎 赎罪 塔罗女神探之茧镇奇案 三生道诀(最强弃少) 大唐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借心还魂 断龙台 剑神 四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