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上一章:第五十二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燕青道:“好,又加了一个,没有别人发现吧。”

秦美女道:“没有,此地已进入他们的控制,旧有的人员全部被杀,只有我跟小姐在他们的挟制中,他们为了怕公子起疑,没有派人在附近退留,这小鬼是受命监视的。”

燕青笑了一笑:“那就好,把他们藏起来。”

秦美女匆匆地把两个人塞在屏风后面道:“公子是如何治倒他们的。”

燕青笑道:“无影迷魂散,无色无味,吸进一点就会昏迷不醒,可以叫人躺六个时辰,大娘,你站门口,有人来就通知我一声,这样我们继续谈话就不怕被发现了,你受了什么禁制。”

“奴婢没有,但小姐被她们制住了。”

“用什么方法?”

“不知道,只是四肢软弱无力。”

“大娘对瑛小姐的身世清楚吧?”

“奴婢是唯一知道的人,倒是小姐自己还不曾知道。”

燕青道:“那就好,我本来最担心的就是如何向她解释,这样大娘就可以告诉她了,她的生身父亲龙雨田老爷子也来了。”

秦美女不禁一怔,燕青继续说道:“在下浪子燕青。”

秦美女脸色更变,燕青又说道:“大娘,请不要误会,我与夫人先前是敌对的,但她在铁骑盟叛变之后,已经跟我化除了仇隙,她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我救出龙瑛。”

秦美女终于一叹道:“我可以相信,因为夫人把小姐的身世告诉了你,这是她唯一的秘密,能够告诉了你,就一定很信任你。”

燕青轻叹道:“有时敌人比朋友更可信任。”

秦美女嘘嘘的叹道:“夫人把局面创的太大了,我就知道不足以持久,但夫人不肯相信,现在她呢?”

“不知道,她已经把部署尽行遣散,十二奇葩归入天音谷,十二金钗则有白银凤领走了,银屏堂的人则为连洁心所接收。”

“我问的是夫人自己,你杀了她?”

“没有,她杀不了我,我也杀不了她,末后在钟山一战后,单独一个人走的。”

“我的妹妹呢?”

“令妹是在夫人面前自绝的,夫人抱着她的遗体离开,不只所终。”

“那夫人是不会再在人世了。”

“她是个绝对自负的人,天欲门的失败给她的打击太大了,纵然她尚在人世,也不会再出现在人前了。”

“燕公子,那你就要小心一点,在这里主持的是霹雳剑女尤湘姑,她是认识你的。”

“我怎么从来也没听过这个人?”

“她是柳浩生的妻子,但一直不出面,是个很厉害的角色,武功之高,恐怕仅次于夫人。”

“原来她也是天欲门中的人吗?”

“是的,但很早就下嫁柳浩生了,柳浩生在杭州立足,她代柳浩生统辖关外群雄,此人原是夫人唯一的入室弟子,已得夫人九成真传,这儿的人都是夫人最忠心的部属,武功也是精选的,却死于她一人剑下。”

“她挟制瑛姑娘的目的是为了夫人的剑决吗?”

“是的,但小姐不会就范的,她们来了。”

燕青道:“大娘,我会设法绊住她们,你最好趁快行动,把小姐救出来!”

“那恐怕很难,她们随时以小姐的生死为威胁,使我不敢离开一步!”

“我们有四个人来的,除了龙老爷子外,还有我两个助手,她们都精于医道,只要被姑娘到他们手中就不怕了,你设法先跟他们取得连系。”

“他们在哪里呢?”

“就在附近,你只要在空旷之处一亮相,他们就会跟你连系的。”

秦美女不禁脸现疑色,燕青笑道:“刚才迷倒孙不老的无影迷魂散是龙老特制的,他自然知道你是自己人,否则你不可能还在活动。”

“这是怎么说呢?”

“这很简单,因为我已经给你弹上了解药,否则那种迷魂散是一沾即倒的。”

秦美女点点头,而且她也没机会多问了,因为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厅堂附近。

还是先前那个冒充龙瑛的少女,伴着一个中年的妇人,后面跟着两个少女,进得厅来,见到是燕青,那中年妇人不禁一怔。

燕青知道对方已经认出自己了,哈哈一笑道:“大嫂,好,虽然我们初次见面,但小弟对大嫂却是闻名已久,哪知道今日才得相见!”

尤湘姑脸色连变,顿了一顿才道:“你…”

燕青笑道:“兄弟燕青,跟柳兄尚称莫逆,大嫂应该对兄弟不会陌生吧。”

尤湘姑显然莫知所措,回头问秦美女道:“老孙呢?”

秦美女道:“我不知道,我在这儿是犯人,什么事都问不到我。”

燕青笑道:“大嫂如果要问孙不老,兄弟可以答复,他原是天残门的长老,兄弟现在兼任天残门总护法,对天残门中的人都有支使之权,我叫他回金陵去报到了。”

尤湘姑一怔道:“老孙会这么做?”

燕青笑道:“大嫂别忘记了,他跟白银凤的关系比谁都深,把银凤引进天欲门就是他牵的线,白银风对他一直很尊敬。”

尤湘姑冷冷地道:“他敢背叛我们?”

燕青一笑道:“天欲易主,他在这儿的地位,绝不会比他回到天残门更受尊敬,我这个总护法答应赦免他以往的过失,他还会不回去吗?”

尤湘姑似信不信,看着秦美女。

秦美女饱经世故,自然能了解到燕青所扯的谎,冷冷地道:“孙老儿把我遣到门口,不知道谈了些什么,然后他就带了明珠走了。”

尤湘姑道:“就算老孙会叛离,但明珠可不会。”

秦美女道:“明珠是被他叫进去后,扛在肩上带走的。”

尤湘姑不禁怒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秦美女冷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你们这批人我都恨不得一个个碎尸干段,你们自己打自己,我求之尚且不得。”

尤湘姑想泛眉梢,但终于忍了下来,然后陷入思索,似乎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能性。

那个女郎对秦美女似乎很怀疑地道:“夫人,也许是秦婆子踉燕青串通好骗人的,老孙绝不会背叛我们,因为……”

燕青却微微一笑道:“孙不老如果真心倾向你们这边,他就会告诉你我是谁了。”

那女孩子道:“他根本不认识你。”

燕青微笑道:“孙不老在金陵多年,会不认识我浪子?别的地方不敢说,在金陵我浪子可算是个大名人了。”

这是个很有力的证词,把尤湘姑的怀疑推翻了。

愤然地一点头道:“不错,老孙怎么不告诉我们是燕青来了。”

那女郎道:“我跟老孙在一起的,从没见他出去,他当然不会认识燕青,连我也不认识。”

那女郎又道:“如果他真的倾向你们,就该告诉你这儿发生的事了。”

燕青笑道:“尽管你扮得像,我立刻就知你不是秦湘绮的女儿。”

“你是秦湘绮叫来的,她当然会告诉你她的女儿是什么样子,有什么特征,我只是长得略为相像而已……”

燕青淡然说道:“大嫂,你应该清楚的,秦湘绮怎会把她有女儿的事告诉我,她的功力毁在我手上,想杀我都来不及!”

钟山发生的事,一定还没有传到此地,燕青大可一诈,果然尤湘姑一挥手道:“孙老儿该死,我绝不饶他,不过,燕大侠,你怎么会找到这儿来的呢?”

“牡丹投向了隆武镖局,她知道秦湘绮有个女儿,所以我在击败秦湘绮后,立刻就赶来了。”

“牡丹!她不会知道这个地方的。”

“她不知道,但柳兄在钟山之会上说了出来,而隆武镖局的耳目也不弱,你们离开红叶庄,消息就传到金陵了,马百平与白银风都不是简单的人,对你柳大嫂的盛名也早就打听清楚了,你的行动当然会很受人注意的"”

尤湘姑咬咬牙:“你们很厉害呀!”

燕青笑笑道:“在天欲教的势力下要想站得住,必须得有两下子!”

“你说你只是击败了秦湘绔,没有杀死她?

燕青一笑道:“剑圣对我有授技之德,我对秦湘绮总得客气一点,何况要杀死秦湘绮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尤湘姑又道:“燕大侠,你来干什么?”

燕青一笑道:“大嫂,我跟柳兄总算还有点交情,他弄垮了秦湘绮的势力,帮了我一个大忙,我也得回报一下,秦湘绮带了一部份人跑了,对我们双方都不利,小弟总不能坐以待她前来报复,小弟想略尽心力。”

尤湘姑道:“你还是没说出来意。”

燕青指指秦美女道:“我们是自己人谈话,不能有个外人在。”

尤湘姑想想道:“小红,你跟秦婆子到院子里去站站,我跟燕大侠还有话要谈!”

小红还有点犹豫,尤湘姑道:“不妨事,燕大侠跟盟主是朋友,你还是出去看看,恐怕还会有别的人来。”

小红知道尤湘姑的意思是要她注意一下燕青是否还有别的人跟来,这才答应了。

燕青道:“小红姑娘,我们是抱着友好的目的来的,请别误会!”

小红微微一笑道:“但你们对秦湘绮的女儿不会太好,不过这不关我的事,这位秦大娘可是秦湘绮的忠心部属。”

“我知道,孙老都说了,因此我希望你多照顾一点,别叫我的人跟她闹得太不愉快。”

秦美女怒道:“谁要是敢对小姐不利,我就跟谁不客气。”

小红笑道:“大娘,不会是我们,你知道我们对她一直很好,始终在保护着她,快走吧。”

她把秦美女推了出去。

燕青笑笑道:“这位小红姑娘跟秦被长得很像么?”

尤湘姑笑笑道:“有点像,经过修饰后,就有九分相似了。”

燕青笑道:“幸亏孙老先打了个招呼,否则我被她瞒过了,把个假秦瑛带走了,那可是笑话了。”

尤湘姑道:“燕大侠是来带秦瑛走的?”

燕青点点头道:“不错,秦湘绮钟山一败,挟怒而去,那是件很糟糕的事,兄弟想来找点保障。”

尤湘姑说道:“那很抱歉,外子所以敢把那老妖怪踢出天欲门,凭仗的也是这一点,你把她带走了,我们就无法挟制秦湘绮了。”

燕青道:“兄弟不要带走她,只想把她的剑决要来练成了剑圣奇学,就不怕老妖再来寻仇了。”

“那恐怕很难,我倒手两天,软哄硬吓,什么手段都使过了,她就是不肯交出来。”

燕青微笑道:“大嫂何以不给兄弟一个机会试试呢?”

“你有把握吗?”

燕青一笑说道:“这倒不是兄弟吹牛,任何女孩子,跟我相处个两三天,我要她的命,她也会给的。”

尤湘姑一笑道:“浪子在女人身上的本事,我是久仰的,只是燕大侠把剑决哄到手之后,我们又怎么办呢?”

燕青道:“我会叫她出面,向秦湘绮请求,放弃对我们的仇恨。”

“秦湘绮肯答应吗?”

“她只有这一个女儿,大概会答应的,何况她不答应也没有用,我如学会了剑圣绝学,就不怕她了。”

尤湘姑想想道:“这只是燕大侠的问题解决了,我们的问题还没解决。”

燕青道:“我会要她替你们一并请求的。”

“不可能,这两天以来,她恨死我们了。”

燕青道:“那兄弟会尽力帮助你们,应付她的困扰,兄弟对天欲教的一切深恶痛绝,柳兄能把那老妖怪的势力拔除,兄弟深以为庆,对铁骑盟的事,一定尽全力以赴。”

“可是我们不能永远在困扰中,除非燕大侠肯答应帮我们杀死秦湘绮。”

“以前我是作这个打算,可是力有末逮。在钟山要不是柳兄及时扯她的后腿,使她的心意分散,我也不可能击败她,以武功而言,她实在是当世第一高手。”

“可是,你得到她女儿的剑决后,就可以除去她了。”

燕青摇头道:“大嫂,从人家的女儿手里骗来了武功,却去杀死她的母亲,这种事兄弟可做不出的。”

“那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你把剑诀骗到手之后,再把秦瑛交给我们,使我们能继续用以挟制秦湘绮。”

燕青笑道:“大嫂,你说这话就太没有诚意了,你明知我不会是这种人,何必拿这种话来试探我呢。”

尤湘姑脸上一红道:“燕大侠,你果然厉害,假如你答应了两者中的任何一个条件,我就知道你是言不由衷,现在我相信你是一片诚意了,你准备如何对付那女孩子呢?”

燕青道。“我把她接回金陵,待之以诚,告诉她天欲教种种的作为与灭绝人性之处,听孙老说她是个很明理的女孩子,一定会不屑她母亲的所为,而跟我合作的。”

“那样一来,我们就毫无保障了。”

“兄弟会帮助你们的。”

“假如秦瑛用对付我们作为条件呢?”

“我也不会接受的!”

“她到了金陵,脱离了我们的掌握,要对我们不利呢?”

“我会禁止她这么做。”

“如果我们再设法把她掳来呢?”

“我也会尽我的力量去保护她。”

尤湘姑笑笑道:“听起来你的确是一片诚意。”

“兄弟本来就是一片诚意,故而望大嫂成全。”

尤湘姑笑道:“燕大侠。你知道我也是天欲门下的。”

“知道,大嫂还是秦湘绮的嫡传弟子,已经得到了她九成的亲传,武功盖世。”

尤湘姑笑道:“因此你也知道,我把秦湘绮的势力接过来,不是为了行侠仗义,而是为了要取而代之。”

燕青一叹道:“那将是件很遗憾的事。”

尤湘姑笑笑道:“说不定我们将来还会是敌对的立场。”

燕青道:“大嫂如果志在称尊武林,小弟绝不干涉,但如果以巧取豪夺的手段来为害人间,小弟是一定难以苟同的,因为我们隆武镖局之役,就是为了维护武林的安静。”

尤湘姑笑笑道:“我把秦瑛给了你,让你练成了剑圣绝学,不是为我自己增了一个强敌吗?你说我肯答应吗?”

燕青凝重地道:“大嫂!请三思而行,四大霸天控制武林这么久,还不是落个烟消云散,因此而知霸力绝不可恃……”

尤湘姑笑道:“四大霸天相继凌替,倒下去的只是那些为首的人,整个势力并没有瓦解,我是最后一个……”

燕青笑笑道:“恨天翁,秦湘绮,都以为自己是最后一个,结果总是有人把他们踢了下来。”

尤湘姑笑道:“他们不行,因为他们只是单方面的,我却一手把持着正邪黑白两道,因此我的地位就无人能动摇,天欲教得势之后,何以武林中各大门派寂然无举动,因此九老会在我的一手控制之下……”

燕青一惊道:“不可能。”

尤湘姑道:“为什么,难道你不信?”

燕青道:“小弟委实难以相信。”

尤湘姑一笑道:“我知道你不大相信,因为九老会的主持人是丐帮的于飞掌门人,他的两个义女都跟着你,使你自以为对九老会知道很多,其实你们所知有限得很,九老会另外派了个人,想打进天欲教,探听天欲令主的虚实……”

燕青心中微惊,口中却道:“这不算秘密,知道的人太多了。”

尤湘姑笑道:“但这个人是谁,你们却不知道。”

燕青道:“难道大嫂知道?”

尤湘姑笑道:“我当然知道,说出来会吓你一跳,是华山世家,擎天一剑,剑神华朗轩的儿子。”

燕青是真正吃惊了,他的真实身份只有几个人知道,连对马百平他们都是瞒着的,而尤湘姑居然会知道,燕青不由心中直跳,脸上装着平静道:“君子剑华云亭,他不是发疯而失踪了吗?”

尤湘姑笑道:“华云亭发疯了,他的弟弟并没发疯。”

燕青心中踏实了一点,因而道:“华云封?那更不可能,他已经死了。”

尤湘姑笑道:“他的死只是个障眼术,他从华山悬崖坠下并没有死,被秦湘绮救了起来,也就是那个叫冯华的小伙子。”

燕青心中吃惊,但表面上却装着平淡道:“我见过,那个小伙子不像有多大作为。”

尤湘姑笑道:”还没等他有作为,天魔令主的身份已经揭开了,因此这小伙就闲置不用,自己忙了一场,现在不知那儿去了。”

燕青道:“秦湘绮把他赶走了,带着兰君一起走的。”

尤湘姑笑道:“那老妖怪大概是想利用连络九老会来捣我的蛋(瞎说女人会这样说自己?),只是他没想到九老会已经大半在我掌握中,除了干飞之外,多半与我合作得很好,谁还能再把我挤出去。”

燕青沉默不语,尤湘姑又笑道:“你是三白先生的传人,三白被挤出九老会,就是另外那些人的杰作,他们早已跟我有了默契,对于太热衷的人总是不欢迎的,燕大侠,大势如此,你还有什么话说?”

燕青苦笑道:“大嫂果然厉害!”

尤湘姑笑笑道:“我还有一件令你惊奇的事情呢,小俊,出来见见老朋友,你们也应该一见了。”

厅后转出一个年青人,居然是已经死在红叶在火焚中的青年尤俊,这的确使燕青震撼了。

假如尤俊跟尤湘姑是一起的,那自己的身份确是一览无遗的,尤俊供拱手,笑道:“燕兄,你想不到小弟尚在入世吧!”

燕青苦笑道:“的确想不到!”

尤湘姑笑道:“你更想不到他是我的弟弟。”.燕青倏地一惊,尤俊道:“小弟自己也不知道,小弟与家姐是从小就分开的,那天在红叶庄,幸得家姐相救,小弟才免于难。”

尤湘姑道:“我这个幼弟刚刚出世时,我就被秦湘绮收为门人而离家了,他不知道我,我却知道有这个小弟弟,他加入武当门下,被派为九老会的密探,都是我在暗中造成的。”

燕青只有苦笑,但他的心却定了下来,尤俊没有揭穿他的身世,证明尤俊的良知仍在。

尤俊却笑道:“那天在红叶庄,被莫锌带人进来放了一把火,小弟已经被制住,自忖万无生理,那知莫锌竟用了另外一个人,乔装成小弟之状,陈尸在火窟之中。”

尤湘姑道:“因为莫锌是我的人,这并不足为奇。”

燕青不禁一震:“大嫂很早以前,就在为今天的事作准备了。”

尤湘姑笑道:“也可以这么说,但那时我是替秦湘绮做准备,一直等到我认为自己可以掌握全局了,就顺理成章把秦湘绮踢走,接替下她的一切。”

燕青苦笑道:“难怪连洁心会一下从天音门叛到你们这边来了,原来是为了莫老二的关系。”

尤湘姑笑着得意地道:“不错,秦湘绮只知道用女人来征服男人,但我比她更进一步,还懂得利用男人来征服女人,所以我把铁骑盟跟天欲门合并之后,天欲教的基础立刻就垮了。”

燕青问道:“尤兄,后来的一切都是你在策划的吗?”

尤俊点点头,道:“是的,如何逼走秦湘绮,小弟略动了一番心思,否则这个老妖怪是很难对付的。”

燕青望着这个年青人,心中充满了疑惑。

尤俊又笑道:“燕兄跟百平兄的合作很令人倾佩、而马百平有今天的改变更是值得欣慰,因此小弟也略略尽了点心,替你们剪除了祸患。”

推荐热门小说多情浪子,本站提供多情浪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多情浪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十二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农场 爱人的头颅 四怪馆的悲歌 天涯客 怒海妖船 廪君遗骨 北纬31度录像带 SCI谜案集(SCI迷案集)(第二部) 人骨拼图 二律背反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