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上一章:第五十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秦湘绮道:“当然有用,因为你不死,我就无法东山再起。’燕青苦笑道:“你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一个江湖流浪汉,因缘际会,被挤到这个圈子里来!”

“偏就是你却破坏了掌握江湖命运数十年的四霸天。”

“那不是我的力量,而是你们自己倾轧的结果。”

“不管怎么说,一切都是因你而起的,你不死,我就无法重组天欲教。”

燕青笑笑道:“你错了,我绝不管你再做什么,因为你过去的一切显示你这种手段是大大的失败了,今后也不可能会成功。”

秦湘绮冷笑一声说道:“燕青,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今天我不杀死你行吗?柳浩生与连洁心,再加上个向公度,他们早已控制了天欲教,所以肯让我活到今天,就是为了我这身剑法使他们莫测高深,但是我不找你显示一下,他们不会死心的。”

“为什么要找我显示呢?”

“因为他们自己不愿意冒险一试,我也不想找他们冒险一试,除非万不得已,大家必须一拼了,他们也不会跟我硬拼的,因为他们抓住了我的弱点,拿我的女儿来威胁我,他们真正的目的是要除去你,但他们不愿意做恶人,所以才利用我来达成这个目的。”

燕青默然了,他在心中早已想到这个可能。

秦湘绮道:“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在你手中栽过一次,是我这辈子仅有的一次,在我有生之年,我若不将这一次失败扳回来,死了都不会瞑目的。”

燕青想想道:“其他的事,我还可以将就一点,甚至于帮你解决,唯你这件事,我只好全力一拼了,因为我就算输给你,你也不会满足的,你一定要杀死我才甘心。”

秦湘绮点点头道:“不错,寻常剑式下,根本分不出胜负,只有施展我最精妙的绝招,才能决定谁高准低,但是那剑式一出手,就没有胜负而只有生死了!”

燕青道:“我还不想死。”

秦湘绮道:“老婆子也不想死,但我们两人之间,必须要倒下一个人才算了结,因此只好各凭运气了。”

燕青默然无言,撤剑出场,两人相距丈许而立,战火一触即发,秦湘绮忽然道:“等一下,这是最公平的一搏,我不希望有人插手,最好叫我们双方的人都退到二十丈外去。”

燕青道:“为什么呢,我们这边的人绝不会插手的。”

秦湘绮道:“很难说,我对你的那些女孩子很不放心,她们一见到你危险,很可能奋不顾身地撞进一脚,我这边也很难说,她们已经无家可归,将来全寄托在我身上,在我们紧张关头上,任何人插进来都足以影响战局的变化……”

燕青想了一下道:“可能,百平兄,请你带着大家退到二十丈外去。”

马百平立刻凑上前低声道:“燕兄,这恐怕是个阴谋。”

燕青摇头说道:“不,她是为防止阴谋,最值得担心的是柳浩生跟连洁心母子,只有那一堆人才希望我们两个人都死掉,很可能会在紧要的关头来上一下,但我们双方的人不退,没有理由叫他们也退走。”

马百平道:“燕兄,你真有把握对付她吗?”

燕青笑笑道:“没把握,我有把握保住自己不死,上手就抢攻,看看不行我就来个三十六计,输在他手里并不丢人,我不像她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犯不着拼命的。”

马百平怔了一怔才道:“燕见能这样想实在很了不起,多少人就因为不肯认输才夭折于英年,想不到燕兄竟如此达观。”

燕青淡然一笑道:“现在我多少也算是个名人,浪子燕青四个字,几乎是无人不知,但是我成名的原因并不是我的武功,输了就逃也不会对我有多大损失、”

马百平一笑道:“兄弟就告诉她们退后吧。”

他转身把话转给了那些女孩子,怜怜与措惜立刻就退走,白金凤似乎还不大放心,可是经过白银凤的劝说后,也就勉强地退到二十丈外,她一走,牡丹也跟着走了。

秦湘绮转身去吩咐自己的弟子,她的话就是命令,没人敢违抗,一起都退走了,只有一个冯华留了下来。

秦湘绮怒道:“冯华,你为什么还留在这里?”

冯华冷冷地道:“因为我不想走,你的剑法我已经知道了九成,这恐怕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我想看看能否把最后一部份学会。”

秦湘绮怒道:“你没有一次肯听我的话、”

冯华冷笑道:“那些听你的话的人都是在背后抽你腿的人,我至少还没有那样做……”

秦湘绮正要开口,燕青笑道:“我不反对这位老弟留下,由他监个场好了。”

秦湘绮道:“你信得过他?”

燕青微笑道:“他至少比其他人可信一点,因为他既不会希望你活着,也不会希望你死掉,故此他的立场较为公正。”

秦湘绮道:“我不懂你的话。”

燕青微笑道:“他对你没好感,对我也没好感,但他似乎也没有野心,绝不会抽冷子暗算你我,而且他希望能学成你留而未授的那一成剑法,一定会尽心维持决斗时的清静,不让别人来打扰,我觉得这是唯一可信的人。”

秦湘绮默想了一下,也就不作声了。

柳浩生倒是带人走了,向公电也跟着退了下去,只有连洁心母子还留在原地,冯华沉声道:“你们两下去!”

莫小龙道:“为什么?”

冯华道:“因为我叫你们下去。”

莫小龙昂然道:“你能留下,我就留下,你想看看那老太。#。婆的剑法,我也想看看。”

冯华冷笑道:“你还不够资格,太君虽然有意把你培植为第二个传人,但是你年纪太轻,还没有到跟我平行的程度。”

莫小龙怒道:“你不妨试试看,瞧谁够资格。”

冯华一言不发,忽地出剑,直逼面前,莫小龙的剑才离鞘,冯华的剑尖已抵住他的咽喉上。

连洁心的手扬了起来,冯华冷冷地道:“莫大娘,你的穿心镖虽是万无一失,但必须在背后发出的,那一冲之势,大概可以把我推进了两寸,这两寸的距离刚好可以加进你儿子的喉咙里。”

连洁心闻言一怔,冯华连头都没回,可见这家伙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她的确不敢用儿子的性命来冒险了。

冯华盯着莫小龙道:“小家伙,老实点,乖乖地离开吧。”

莫小龙愤然道:“如果不是你抢先出手,你不会快过我。”

冯华冷笑道:“这就是你差劲的地方,你为什么不抢先出手呢?”

莫小龙咬咬牙:“下次我就学会了。”

冯华嘿嘿冷笑道:“你永远也学不会,天魔令主把你从小开始就训练为杀手,你学剑的时间比我长,应该懂得这个道理,这一次我还是在你面前拔剑,你却慢了一步,下次你更糟。”

莫小龙脸上开始有了凉意,冯华又道:“你已经杀过十几个人,我连一个人都没杀过,这就是我比你高明的地方,因为你杀过人,动手之前,杀机已现,我就没有你这个毛病,太君不让我杀人,就是为了要我在杀人前完全不露机,一个上等的杀手,一生最多只杀三个人,等他杀到第四人之时,已经沦为次等了,故此你这一辈子也不会超过我,你听过荆打刺秦王的故事没有,他的副手秦舞阳技击高于他,但到了要行刺的刹那,就沉不住气了,你也许是块好材料,只是被天魔令主糟蹋了。”

莫小龙的脸色已经变了颜色,冯华的话,整个地击碎了他的信心,冷汗直流,但依然逞能道:“下一次,你等着下一次!”

冯华冷笑道:“最好不要有下一次,我只准备杀三个人,第一个轮不到你,所以今天你才活着,等我开了杀戒后,下两个就是你们母子,乖乖地滚回去吧1”

莫小龙还是不服气,连洁心却一叹道:“小龙,认了吧,你的确是差他一筹。”

她自动地放下了手,拖着愤然不平的莫小龙,退到跟柳浩生他们一起去了。

冯华冷冷一笑,引剑归鞘,站在五文之外道:“现在你们可以开始了!”

秦湘绮不说话,燕青也不说话,两个人持着剑,各自看着对方的眼睛,然后不约而同,两人都互相前冲,双剑交触,发出叮的一声,随即分开来,各自站定,守住自己的位置,秦湘绮道:“小子!你不过如此,上次我就可以杀了你的。”

燕青也道:“不错,那时你虽然受了伤,但功力仍然深于我,要杀我易如反掌,只可借你对自己缺乏信心。”

秦湘绮冷笑道:“今天我仍然有机会。”

燕青一笑道:“机会不多,因为你今天斗志已懈,气也泄了,因此你落败的成分居多。”

秦湘绮怒吼一声,摇剑而前,两人接上手,立刻展了一场很斗,剑风烈烈,呛呛不绝,到了最后,两人的身形都不见了,只剩下两团剑光在对缠着。

燕青开始惊奇了,秦湘绮的剑法远较他想像中高,迫不得已之下,他只好施展着华山世家的擎天剑法,才能勉强自保,那是一种守势,不过守得很巧妙,而且攻势多半为秦湘绮所把持,身外都是秦湘绮的剑影在飞舞,掩住了他的剑式,使站在远处的人看不真切。

他的耳际传来了秦湘绮的声音,发得很轻,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得见。

“燕青!你不是公孙龙的传人。”

“我本来就不是。”

“可是你却会他的惊虹剑法。”

“我涉猎很广,那一家的剑法都会。”

“但是公孙龙的惊虹剑法你不可能偷学到,他从来也没有展示给人看过。”

“不见得,我就看过。”

“那只有一个可能,你是华山世家的传人,他创下那套剑式后,只眼华山剑师“擎天一剑”华朗轩砌磋过了。”

“那你就把我算作华山世家的传人好了。”

“你是君子剑华云亭?”

“不,我是浪子燕青。”

“冯华是你的弟弟华云封。”

“我想他也不是,华山世家的人都死了。”

“难怪你会信任他,允许他留下。”

“我对每一个人都很信任。”

“燕青!我求你一件事,救出我的女儿。”

“我根本不知道她是谁。”

“她也是龙雨田的女儿。”

“怎么!龙老会有女儿?”

“他自己也不知道,但小瑛的确是他的女儿,她在山西太原府镇远门前的龙家大宅,叫龙瑛。”

“你为什么不告诉龙老呢?”

“我怕龙雨田找了去,揭穿我的身分,使她感到自卑,她一直不知道我就是天欲教主。”

“你们不是年年见面吗?”

“是的,但是我没有告诉她我的真姓名。”

“她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吗?”

“也不知道,我只告诉她,我是再嫁的,第一个丈夫已经死了,现在的丈夫是个王公巨室,所以不能带她过去,只能每年偷偷地跟她相聚一个月,将来也希望你别让她知道我是什么人。”

“可以,但恐怕她已经在柳浩生的掌握中了。”

“所以我才求你救她。”

“我一定尽力,但只怕柳浩生他们不肯放松。”

“我败在你的剑下,柳浩生就不会再重视她了,他扶持了我的女儿,是想从我身上控取剑圣的剑法,如果这套剑法不能胜过你,他们也不会重视。”

“我可没办法击败你,我的剑式仅堪自保。”

“我会造成机会给你的。”

“他们也不是傻瓜,会看不出来吗?”

“我把他们赶到二十丈外去,就是为了这个原故,我很后悔.妄自逞强一辈子,却落到如此的结果……等一下我就要施展惊虹三绝式,你以“卞庄刺虎”,直迫中宫,就可击败我了。”

“那不是开玩笑吗?”

“不开玩笑,这是唯一解法,我学了公孙龙的剑法后,就开始研究破解的方法,等到我找出来破绽之后,我才把这套剑法传授给人,惊虹绝式的解法,我一直到最近才研究出来,从没有教给人过,因此这三式的解法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看不出破绽的。”

燕青道:“问题是这一招真能有效吗?”

秦湘练道:“回头你就知道,天下没有绝对无敌的剑式,总会有个破绽的,公孙龙不愧为一代剑圣,他的剑式奇妙诡异,威力无比,但他也知道每一式剑招,仍然有个破解之法,他把破绽就留在俗之又俗的招式上,使人永远想不到,所以他毕生从未有败绩,因为他挑战的都是些高手,没有一个人会用那种俗式的……。

燕青还在怀疑着,秦湘绮却已经发动了攻势。

第一剑凌厉无匹,燕青只有伏地滚身躲开了,第二剑却轻雪飘逸,巧妙无比地拦住了他的去路。

燕青的反击算得上是快的,在最危险的关头,横剑掠出,格住对方的剑一抖一绞。

这是唯一的解法,但若非在剑上下过多年苦练浸淫,很难做得到,可是把秦湘绮剑抖出去时,他发现对方的第二剑根本是虚式,利用他的劲道,把身子掠起半空。

然后但见秦湘绮头下脚上,剑尖幻出千点寒星,随着身子的坠势道直罩了下来!

惊虹三绝式最后的杀手施展出来了,这一式才是剑圣精华之所在,无论从那一个方向躲闪都脱不出剑气的笼罩,那是至杀至威的雷霆一击。

因为秦湘绮先打了个招呼,燕青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卞庄刺虎那一招。是的,也只有那一招才是唯一的解法了。

他稳住了身形,端立不动,剑锋临体时,上身微倚,避过了锐锋,然后手中长剑忽地刺出。

那正是下庄刺虎,但时间必须拿捏得恰到好处!

秦湘绮继之而来的攻势并未停歇,剑尖带着劲厉的锐气逼肌而至,罩向他的胸前。只是稍慢了一步,还差半寸就可能刺中燕青的时候,燕青的长剑先刺中她的心口。

高手之争,差的就是那分毫的先机,秦湘绮的剑虽然仍旧罩了下来,却已变得疲软无力,只划破了他的衣服,在他胸前留下了七八条剑痕。

燕青手中的长剑却透进秦湘绮的胸口两寸多!

秦湘绮落地后,当的一声,抛去了手中的长剑,盯了燕青很长的一段时间,才沉声的说道:“小子!好剑法。”

燕青此时已一脸肃容,他知道若非预先得到警告,自己绝难躲过那最后一击,因为谁也不会想到用这个方法来化解这一剑的。

秦湘绮运剑的纯熟,可见她已花了几十年的心血,然后才研究出这一式的解法。

因此燕青一拱手道:“前辈剑术确已至化神之境,我只是侥幸才碰巧对上了!”

秦湘绮淡淡地道:“你能应付过前两手,已经够资格称为天下第一高手了,最后那一剑,你实在是侥幸,老婆子认了。”

说着招招手,把那些人都叫了过来。

首先她对秦好男道:“好男,你跟我一场,始终是我最忠实的好姐妹,我要走了,对别人我都无所谓,唯独放心不下你。”

秦好男苦笑一声道:“太君,虽然你输了,但我们毕竟胜利过一阵,天下在握,的确也有过一段日子,婢子永远追随您的,固此先走一步,在泉下等着您了。”

她毫不考虑地抽出了腰间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咽喉,身子一歪,倒在秦湘绮的脚下。

秦湘绮苦笑一声,又招招手道:“银凤!你过来吧!”

白银风终于走了过去,秦湘绮道:“你爹爹是公孙龙的唯一弟子,听说你父亲把天残门户交给你姐姐,却把剑圣的门户交给你,有这回事吗?”

白银凤点点头道:“有的,但是我已经出嫁了,妇人既嫁,当以所属为尊,这个责任是我丈夫的了。”

秦湘绮苦笑道:“你父亲在去世前托我照顾你,我对他很惭愧,没有尽到这个责任,把你带进了天欲门下。”

白银风笑笑道:“那不算什么,我毫不怪你,因为在那个时候,这是保全我唯一的办法,否则天魔令主跟恨天翁都不会放过我的。”

秦湘绮也苦笑一声道:“你能明白就好,你是十二金钗中四风之首,我把这八个姐妹交给你,请你为她们作个安排。”

白银凤想想道:“可以,镖局里的光棍很多,我会替她们择宜而嫁。”

秦湘绮点点头,朝那八个女子道:“今后跟着你们的二姐吧,我以天欲教最后一代教主的身份宣布,天欲教至此而终。”

那八个女子都低首无言。

秦湘绮又朝冯华道:“兰君给你带走,你自己知道该上那里去,以及该做些什么事了。”

冯华点点头,道:“是的,太君,我答应的事绝不会食言,我会替你杀死三个人,你开列名单好了。”

秦湘绮道:“没有三个了,本来我的名单上第一个是燕青,但你杀不死他,我只有两个了,那就是连活心母子。”

冯华道:“好!就是这两个,太君什么时候要他们的人头?”

秦湘绮道:“一年之内,我要这两个人头血祭我的墓前。”

冯华道:“行,将来太君的周年忌上我会交差!”

说完他拉着兰君,径自而去。

秦湘绮望着剩下的七个女孩子道:“我最难安排的就是你们七个人。”

牡丹立刻道:“太君,交给我好了,我负责照顾她们。”

秦湘绮苦笑道:“你自顾尚且不暇,燕青身边的女孩子已经够多了。”

黑暗中掠出一条人影,却是金雪娘,沉声道:“秦婆子,老身奉天音仙子之命,前来接收赔偿,你从天音门搞走了铁骑盟,就拿她们作抵吧。”

秦湘绮一怔道:“郭心律要她们?”

金雪娘道:“不错,她们还年青,没有被你教得太坏,郭仙子认为还可以改变一下她们的气质。”

秦湘绔道:“好!你带走吧,我最担心的就是她们,能得天音仙子收容,我也就放心了。”

回头望望道:“柳浩生他们呢?”

马百平:“走了!当你中剑落败时,他们都走了,从紫霞洞秘道中退走了。”

秦湘绮冷笑道:“我知道他们会溜的,由此可见他们并没完全控制了我天欲门中弟子,只是虚张声势而已,现在我一死,他们才算是真正地掌握住了,银凤,千桥百媚两堂是我最早收容的弟子,人数很多,积习已深,都无法改过来了,留在铁骑盟中,必然会引起很多事故的,这是我对你们唯一的帮助了,只要你善加运用,光凭那些人,就足以构成铁骑盟的毁灭,你们等着看吧,现在我只有最后的一个要求,让我清清静静地离开,不准有一个人跟着我。”

牡丹忙道:“太君,您要上哪儿去?”

“象在死的时候,会自己找到那个无人得知的坟场的,天欲教也有那一个地方,埋葬着历代的教主,我是最后的一任教主,固此我还多了一个责任,把墓穴关闭住,让天欲教一切永绝于世!”

她弯腰抱起了秦好男的尸体,就返身飘然而去。

大家都目送着秦湘绮离去,受了她最后一番话感染与影响,果然没有一个人跟着。

这时马百平才上前,握着燕青的手道:“燕兄,你实在了不起,将军一剑定天山,经过刚才那一战后,你这天下第一剑的名位是坐定了!”

白银风也说道:“浪子,对你的剑术,我实在没第二句话说了,虽然距离远看不真切,但最后一剑,寓收为攻,化腐朽为神奇,简直是巧夺天工,佩服!佩服!”

推荐热门小说多情浪子,本站提供多情浪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多情浪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十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紫玉钗街诡怪传说 老间谍俱乐部 真相推理师:嬗变 加倍偿还 鼎剑阁系列 三十九级台阶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七月冰八月雪 震旦2·星之子 柏林孤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