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向公度连忙道:“太君!你千万别上他的当,他既然知道你的剑法全在于斗志以逞威,就不能听信他的话,而削弱斗志。”

秦湘绮轻轻一叹道:“牡丹是真的背叛我了,这孩子那么事负了我的一片心意,实在太叫我伤心了。”

跟在秦湘绮身后的秦好男是最恨燕青的一个,一纵向前,咬牙切齿地道:“太君,这小子仗着一付俊俏脸蛋,专门勾引女孩子,假如不除去他,本教的年青弟子都将会叛离而去。”

秦湘绮厉声道:“滚下去,天欲教的弟子会被人家以小白脸反诱了去,这话传之江湖,岂不成了笑话。”

秦好男道:“太君,这的确是事实,今夜的行动以及我们藏身之处,假如不是牡丹泄了出去,他怎么会知道的?”

秦湘绮道:“藏身之处不是牡丹泄露的,因为她也不认识这个地方,但今夜的行动泄露,一定是牡丹说出来的,燕青,我倒要请教一下,你是用什么方法使得她背心的,我相信她绝不是为你的花言巧语哄得迷昏了头。”

燕青笑笑道:“那当然不是,天欲教中的弟子是以色相蛊惑男人为能事,不会那样经不起考验。”

秦湘绮道:“不错!对这一点我有相当信心,因此我很想知道一下究竟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燕青道:“很简单,我们只用了两件法宝——诚意与尊敬!”

秦湘绮一怔道:“这话是怎么说?”

燕青道:“因为这正是你们所缺少的东西,你派遣牡丹来卧底,我们明明知道她是有所为而来,仍然很热诚地欢迎她,给她温情的安慰,对她尊敬,把她当成一个人看待,建立她做人的尊严。”

秦湘绔道:“笑话!难道我们没把她当人了?”

燕青道:“你把她们当作了工具,一种陪男人上床的工具.一种供男人泄欲的工具。”

秦湘绮冷笑道:“男欢女合,各取所得,这是本教的精义所在,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懂得的。”

燕青笑笑道:“我是浪子,对这一点懂得不比你少,男欢女合为人之天欲,这一点并没有错,但人之异于禽兽,就是人还有廉耻,有选择,在两相情愿的情况下,才能做那些事,但是在天欲教中的女子,却没有择人的自由。”

秦湘绮道:“胡说!我从来也没有禁止她们选择对象。”

燕青道:“但有的时候,她们必须接受你指定的对象。”

秦湘绮窒了一窒,似乎被击中了弱点,燕青不肯放松,紧接着道:“就是一个挑客人的权利,你的那些弟子却连个妓女都不如,但凡你要争取的对象,看中了那一个女孩子,不管那个男人是俊是丑,也不管这些孩子愿不愿意,她们都必须供人取乐……”

秦湘绮厉声说道:“小辈!住口,这只是一个暂时的现象,等本教一统武林后,她们就不必受这个委屈了。”

燕青笑道:“那时候就该男人倒霉了。”

秦湘绮厉色忽收,笑笑道:“燕青,你又在施计挑拨离间了,这一次可行不通了,我创的这个霸业不限男女,谁有本事谁就接收过去,所以对外我用铁骑盟的名称,对内也是铁骑银瓶两堂分立,互不隶属,他们之间合作得很好,等我倒下之后,他们还是能好好地合作的。”

柳浩生笑笑,连洁心的脸上则现出神秘之色,令人莫测高深,燕青倒是觉得有点难以理解!

秦湘绮道:“光是你说的那些理由,还是不能促成牡丹叛变的,她是我最钟意的孩子,我也没有强迫她做不愿意做的事,一定有另外的理由。”

马百平道:“另外有一个理由是你骗了她。”

秦湘绔道:“我骗她?没有的事。”

“你叫她来卧底,相机用毒药害死我们。”

秦湘绮笑道:“那是老毒物的意思,他不服气造化手的医道过他,一定要跟龙雨田较量一下,我知道他比龙雨田还差上一筹,绝对不会成功的。”

马百平道:“牡丹姑娘良知未泯,我们大家都以真情待她,结果她临时止意,把毒药自己吃了下去。”

秦湘绮说道:“那倒可能,这孩子本来就是很重感情的,正因为如此,我才对她的叛离感到很不可解……”

忽然远处有人接口道:“太君,没什么不可解,您应该比谁都明白。”

那是白牡丹的声音,接着白牡丹与金银双凤姐妹,惜惜与传怜一起现身出来。

燕青颇感意外地道:“你们怎么都来了,时间还没有到。”

白银凤笑道:“虽然没到时限,可是她们都不放心,一定要上来看看,好在一切都安排妥当,人手也都集中了,不怕他们再偷袭,我们就面对面地解决也好。”

秦湘绮看看牡丹道:“孩子,马百平说我骗了你,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牡丹道:“我把带来的毒药吞下去后没有死,却泻了两天。”

秦湘绮说道:“当然不会死,因为你预服过解药的,不会泻呀,那帖药不是泻剂,怎么会泻肚子呢?”

向公度道:“这一定是龙雨田的措施,倒是做得很对,解药只能保她一个人,毒药却可以毒死十个人,她全部吞了下去,残存在腹中,等解药的毒性一过,毒性尚存,仍有性命之危,必须要用泻剂清肠。”

牡丹冷笑道:“你别装蒜了,我眼下去的不是你给我毒别人的毒药,而是你毒死我的毒药,幸亏有此一泻、才保住我的命。”

向公度一怔道:“牡丹,你说些什么?”

牡丹道:“燕青早就想到我可能会暗算他们了,他把我怀中的药瓶摸走了,用的是一瓶泻药,也因为有此一举,才使我没有被你毒死。”

说到这儿,她神色转为激愤道:“太君!我对您忠心耿耿.您一定要我死,吩咐我一声就行了,为什么骗我,把毒药当作解药给我呢?”

秦湘绮不禁一怔,道:“什么?你说那解药有毒的?”

牡丹道:“您难道还想骗我下去?”

秦湘绮急急道:“孩子!我是真不知道!”

她回头怒视向公度,向公度也急急道:“太君!我在解药上绝对没弄鬼!”

牡丹冷笑道:“除了你的解药外,我只服下一瓶泻药,但是我泻出的秽物都毒死了一坑的粪姐,直到今天我还自己再度检验了一下,我排出的污物中,余毒仍然每毙了一条狗。”

向公度急急道:“太君!我拿出来的药都经您检点过,假如我玩了花样,能瞒得您的眼睛吗?”

秦湘绮脸色一变道:“我晓得了,牡丹!我不怪你,你中毒的事不会错,但不是我,也不是向老,我们两个人没有这个必要,但你的中毒却的确是我的责任,我太器重你了,难免会使人嫉恨,自然有人不想让你回来,孩子,你在那边怎么样?”

牡丹不禁一怔,她没想到秦湘绮会宽恕了她,更没想到陷害她的不是秦湘绮,而秦湘绮仍然和颜悦色地对她。

怔了一怔后才道:“很好,每个人对我都很好。”

秦湘绮点点头道:“那就好,如果我原谅你了,你肯不肯回来?”

牡丹想想才凝重地道:“不想了,太君,请你原谅!”

秦湘绮居然毫不生气地笑了:“我喜欢你这孩子就因为你肯说老实话,不像一些浪蹄子那样口是心非,不过我还希望你能告诉我一句,为什么你不肯回来?”

牡丹这次回答得很快。

“因为在那边我体会到做人的尊严”

秦湘绮脸色有点变造:“牡丹,在天欲中难道你没有尊严?”

“是的!在这边没有人强迫我做不愿做的事!”

秦湘绮轻叹一声道:“这大概是我唯一不能给你的。”

牡丹正色道:“是的,而且我在金陵几天的生活中。使我也认清了正义与邪恶的不同之处,我还要坚决反对天欲教的一切。”

秦湘绮脸上有点痛苦地道:“丫头,你竟如此忘恩负义!”

牡丹苦笑道:“清太君原谅,这是我很慎重的选择,也是恢复我人性尊严的唯一方法,我要尽我的力量,为大家做点事。”

秦湘绮想道:“丫头,你凭什么认为他们是代表正义?”

牡丹庄容遣:“我已受聘为隆武嫖局的嫖师,也接触过缥局里的一些人,他们都是毫无条件地投身于这个圈子,为正义而尽力,没有任何的企图。”

“没有企图为什么要跟我们作对?”

“燕青要推翻天欲教,并不想取而代之,只是因为天欲教的一切是邪恶的,一统武林并没有什么不对,但不能用阴谋的手段去打击别人,更不能以武力去威胁别人……”

秦湘绮怒道:“燕青与龙老儿对我们的所用手段难道不卑鄙?”

牡丹道:“他们的手段虽不光明,他们的动机却是光明正大的,因为他们不是为了自己,而且最难得的一点,就是他们锐身自任去做那些事,没有强迫别人去做,我在这边,可以随时离开,别人也是一样,当一件任务分配下来,我认为不合理时,我可以拒绝,在天欲教里就不能。”

秦湘绮冷笑道:“丫头!你似乎对那边的情形很了解了?”

牡丹道:“是的,在镖局里没有秘密,每个人都可以互相信任,因为大家不为权势而争,也不会互相倾轧。”

“你知道那边有多少人力吗?”

“知道!就是目前的这些人,锣局里还有近百名人手,另外还有天残门一些门人,那是属于大姐的,事关门户机密,我无权过问。”

“大姐?你哪来的大姐?”

牡丹苦笑道:“我在天欲教里那么久,只有一个职司,一个名字,连姓氏都没有,这证明我在天欲教中,只是一个工具。”

“你们都是我抚育教养成长的,自然是跟我姓。”

“可是从来也没有人叫我秦姑娘,太君,养育之恩我不敢忘,但您养育我们,只是为了要利用我们,就像美一只鸡,一头猪一样,为的是供您去逞称霸武林的雄心,根本没把我们当成一个人,我这次最大的收获,就是被两位姐姐收容为妹妹,给了我她们的姓氏——白,使我成为白牡丹,成为一个有名有姓的人。

秦湘绮默然不语,牡丹又道:“您根本良己也知道自己的一切作为是邪恶的,您自己有了女儿,肯让她过我们的生活吗?”

秦湘绮道:“我没有儿女,因此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牡丹道:“是真的吗?那么您为什么每年要在山西太原去住一个月,而且在那儿一反常态,把自己化装得苍老一点?”

秦湘绮脸色一变,牡丹道:“您在那儿耽着,为的是等您的女儿回家来探视您。”

秦湘绮脸色大变,厉色道:“这是谁告诉你的?”

牡丹说道:“告诉我的人已经死了,您放心,我不会说您女儿是什么人,更不会说出她在什么地方,天欲教中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秘密,我也不会用这个来伤害您,打击您,只是让您知道我反叛天欲教的原因。”

秦湘绮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牡丹道:“您的女儿很美,比我们都长得美,可是您无意把天欲教的一切传给她,因为您自己也知道这是罪恶的,您把最好的一切给了她,却要我们来接受坏的,太君,您对这一切又如何解释呢?”

秦湘绮沉声道:“你还告诉了谁?”

牡丹道:“造化手龙老爷子,我才开口说了一半,他就叫我不必说下去,他不想知道,他无意去伤害您的女儿,更不想利用您的女儿来打击您,因此我想到您利用梅君去探悉他儿子下落这件事的卑鄙用心,您打算用他的儿子来威胁他就范,正义与邪恶之分,就在这些地方。”

秦湘绮一下子变得很虚弱,吁了一口气道:“丫头,为了这个原因,我不杀你,而且准你现在离开,否则的话,我不敢担保别的人也不会杀你。”

牡丹说道:“我不走,除了不跟您交手之外,我也不放过别的人,我既然加入了隆武镖局,就不能背弃我的责任与那些生死伙伴,我要为正义一战,用我的武功,而不是用我的姿色,我要活得像个人,死得也像个人。”

秦湘绮狞声道:“丫头,你那点武功能吓得了谁,你知道现在我拥有的势力多大?”

牡丹冷静地道:“不知道,您从来也不让我们知道得太多。”

秦湘绔道:“那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势力十倍于你们!”

牡丹说道:“这个我相信,可是我还相信一件事,就是那些实力未必真正属于您,就是您身边的这几个人,您也不见得能完全控制,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别的人如果有机会能在背后砍您一剑,他们绝不会放过的。”

秦湘绮狞声笑道:“你说得对,丫头,所以我很少相信别人,我只相信自己,凭我一个人就足够了,丫头,我已经给你一个逃生的机会了,你自己要找死就怨不得我。”

牡丹毅然而去,拥就是最好的答复。

秦湘绮一挥手叫道:“杀!杀过去,一个都不要放过。”

但只有秦好男与几个女孩子拥剑向前,柳治生、向公度与冯华都没有动,连洁心母子也没有动。

秦湘绮叫道:“你们没听见我的话?”

柳浩生淡淡地道:“太君,我说过了,燕青跟我的私交很好,在他没死之前,我不想跟他作对。”

秦湘绮的脸色沉下来,冷冷地道:“你以为自己的翅膀已经硬得能不听我的话了?”

柳浩生依然谈笑道:“太君!恐怕你是气糊涂了,铁骑盟只是跟银瓶堂合作而共有天下,柳某并不是你的部属。”

秦湘绮冷笑道:“你以为你的铁骑盟还是属于你的?”

柳浩生道:“不错,柳某有这个自信,除了柳某之外,谁都无法指挥他们。”

秦湘绮冷笑道:“我一个命令,可以使你的铁骑盟全部瓦解。”

柳治生微笑道:“太君最好不要试,否则你会失望的,虽然我的部属都娶了你的弟子,但太君要弄清楚,是她们嫁过来,不是我们赔过去,她们嫁了过来,就不想再做寡妇了,因为天欲教的教规很严,寡妇是不能再嫁的,而你的弟子都很年青,她们耐不住往后寂寞岁月的。”

秦湘绮脸色骤变,回头向连洁心道:“洁心,真有这个可能吗?”

连洁心道:“是的,绝对可能。”

秦湘绮怒声道:“我把银瓶堂交给你统御,你是怎么管的?”

连洁心淡淡地道:“是我吩咐她们格守妇道,从—而终,我这一生就毁在天魔夺主的野心之下,身受其痛,我不希望她们跟我遭受同样的命运,所以我担任银瓶堂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召集她们,颁达这个命令。”

秦湘绮身子起了一阵颤抖,显然内心愤怒到了极点,但她居然忍住了,冷笑一声道:

“洁心,看来你跟柳浩生已经取得合作的默契了。”

连洁心漠然地道:“柳盟主跟我都能互相尊重。”

秦湘绮又道:“我天欲教的实力大部份已经落入你们手中了。”

连洁心说道:“可以这么说,千娇百媚两处分堂,都是些可怜虫,她们都很拥戴我,国色天香两堂,我还控制不了,那仍然是太君的忠心弟子。”

秦湘绔道:“我费尽心力创下的基业,你们轻而易举就夺过去了。”

柳治生淡淡地道:“太君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似乎太迟了,柳某在关外的绿林弟兄,数十年来一直忠心追随着柳某,太君凭几个女子就想叫他们卖命,那代价也太低了,太君既然想夺取别人的实力而坐享其成,自然也得具有被人所夺的雅量才对。”

秦湘绮的牙齿深咬入唇,柳浩生又道:“柳某为天魔令主所迫,不得而已屈其淫威之下多年,已经愧对部属,好容易摆脱了天魔令主,岂有带着他们另投一个新的管主之下的道理。”

秦湘绮长叹一声道:“好!算你们厉害,我自己引狼入室,怨不得人。”

柳浩生笑笑道:“太君既有认错的雅量,柳某不妨进一句忠告,你连自己的门人弟子都没有能管好,众叛亲离,又怎能叫别人臣服呢?所谓天欲之旨,根本就是荒唐不经的,凭一点色相就想要男人卖命,更为可笑,尤其是你把这些女弟子,个个训练成一条母狼,穷凶极恶,采捕捐注,使人望而生畏,怎会有迷恋之心呢?”

秦湘绮忍不住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向公度连忙上前道:“太君不要太激动了,你还有不少强敌在伺……”

秦湘绔冷笑道:“向老儿,你别假惺惺了,你真关心我的死活吗?”

向公度微笑道:“老朽当然关心了,太君已得剑圣全部绝学精微,跟燕青这一战,将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戏。”

秦湘绮冷笑道:“你算得准我非银燕青拼命不可了?”

向公度微笑道:“那是太君的事,如果太君无意一战,老朽只感到很遗憾,但也不会有多大的损失,因为太君目前只有手头的这些人手,要想重振雄心,势非重新做起不可。而燕青不会让太君再用从前那种手法来培植新人而为害武林的……”

秦湘绮冷笑道:“燕青会放过你们吗?”

向公度但笑不言,柳浩生却道:“铁骑盟与银瓶门联手共组一个堂堂正正的门户,不以阴谋的手段去危害别的门派,何况故人与燕老弟的私交也不错,在平定天魔恨天两门之时,我们多少也尽过微力,在阻遏天欲教流毒人间,我们更是建功臣伟,燕老弟没有把我们当作敌入的理由。”

秦湘绮怒吼道:“老娘也饶不了你们!”

柳浩生脸色一沉说道:“太君,柳某是个很重道义的人,最好大家不要抓破肚,刚才牡丹说的秘密,已经不是秘密了,希望你别通得我们对一个女孩子下手。”

秦湘绮脸色又是一变道:“你们也知道我有个女儿?”

柳浩生笑笑道:“向老知道,你为了造就你的女儿,曾经找向老配了一副增加功力的药丸,就凭那副药丸,向老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她,你如果不信,这儿有她的地址……”

他轻轻弹出一个纸团,秦湘绮接住在手中展开看了,脸色死灰,显然这个地址是真确的。

沉默良久,她才问道:“向老儿,你是怎么找到的?”

向公度笑道:“很简单,老夫在药丸里惨了一点别的玩意儿,吃下去后,全身会发痒不止,有如斑疹,一定要用骊山温泉的水洗沐一个月才会痊愈,这个药方也是老夫告诉你的,老夫跟柳盟主早就约好了,他派人在俪山守着,果然找到了一个女孩子在那儿居住了一个月,守定了这个女孩子,也就发现了那个女孩子跟太君的关系了!”

秦湘绮道:“你跟柳浩生早就有联系了?”

“不错!否则老夫怎么会那么尽心,把柳盟主拉过来呢?”

“你太可恶了,我那样对你尊崇,你还是跟人勾通了来陷害我。”

向公度笑笑道:“太君,这可怨不得别人,你一直以为自己是最聪明的人,把别人都当作傻瓜,你自己高高在上,把别人都踩在脚下,你用人时,把人捧上天,利用完了一脚踢开,只要对你有利,生杀在所不惜,老夫见多了,心中岂能不生寒意,所以老夫必须为自己打算一下。”

秦湘绮道:“柳浩生会跟你推心置腹,共享富贵吗?”

向公度说道:“这一点老夫信得过,在天魔令主那等威胁之下,他都没有出卖过自己的弟兄,有几次他宁冒生命之险,据理以争,为的都是他的弟兄,他从关外带来的人,几十年来对他始终如一,大概可以共处下去。

推荐热门小说多情浪子,本站提供多情浪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多情浪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四十九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孤独的精确度 大漠图腾 家有冥妻 真珠塔 南疆飞龙传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马耳他黑鹰 夜夜夜惊魂(第3季) 神弃之地 沉睡的人鱼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