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上一章:第四十二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白银凤苦笑道:“失败的是我,那个什么绝药灵极了,我便出浑身解数,相信就是你浪子也逃不过去,那家伙居然毫无所动,离得我远远的,结果我威吓他说,如果他不过来,我就一刀劈了他!”

马百平道:“结果呢?”

白银风道:“结果他宁可挨一刀,我只好成全了他。”

马百平欣然道:“这么说是药管用了。”

白银凤道:“药是管用了,但发明这种药方的人,一定会断子绝孙,这太缺德了。”

燕青笑道:“创制这药方的人早已化为灰土了,我保证在瓦解天欲教后,立即毁了这张药方,使之永绝人世。”

白银凤道:“药方试验是成功了,但如何用到天欲教的人身上去呢,现在杭州总坛一定是戒备森严,很难进得去了。”

燕青道:“对银瓶堂布设在外围的人员,大嫂多少有个了解,请大嫂提供一些线索,我们设法用上一些,至于杭城红叶庄总坛,我另外找人前去设法。”

白银凤道:“你如有办法打进红叶庄,干脆弄点毒药,把她们一起毒死算了,那不是更省事?”

燕青道:“那可不行,第一,没有毒药能瞒过所有的人,百二,手段太卑劣,第三,我不想杀死所有的人,只有这种药散.吃下去后,对男人不生影响……”

白银风道:“在天欲教的人身上施行这种药,无异是杀了她们。”

燕青道:“不会的,这只是给她们一个警诫,叫她们安安份担地过三年禁欲的生活。”

专白银凤道:“用不到三年,秦湘统手下的四凤十二铁,除了我已得天残静诀外,其他都是靠采战为滋补的,只要三个月没男男人,她们都会发狂。”

燕青说道:“没有这种事,她们是纵欲惯了,真到无可奈何时,她们只好静下来,以静参压制内欲,对她们只有好处。”

白银凤笑道:“但她们的驻颜之术就完了,除了新进的门人外,至少有一半以上,会变成鸡皮鹤发的老婆子。”“燕青正色道:“这是应该的,采战报注之术是夺人之寿而驻纪之害,为最邪恶的逆流横行人间,为祸江湖。”

白银风一笑说道:“总是你有道理,你们去计划吧!我可要去洗个澡了,百平!可别忘了替我把解药带来。”

说完袅袅而去,燕青递出一颗解药道:“百平兄,你要守王天空房了。”

马百平笑道:“兄弟可没有燕兄这么好的艳福,独宿已惯,最近这六七年来,兄弟一向是孤枕独眠……”

燕青笑道:“不过小别尤胜新婚,尤其是最近两天,嫂夫人为了向我的药方挑战,向你演练她的内媚妙术……”

马百平睑色一红道:“燕兄怎么知道的?”

燕青笑道:“那还用说吗,阁下的眼圈微青,必是缠绵所致。”

马百平轻叹道:“说来惭愧,我为了向她的蛊术挑战,也连试了几天本身的定力,结果每次都是一败涂地。”

燕青道:“以马兄功力之深,心志之坚,犹且难以克制,又怎么能怪那些江湖人不俯耳听命呢,所以这一个邪恶的组织,必须瓦解不可。”

马百平接过解药道:“就是这一颗吗?”

燕青道:“是的,化在水中,吞下即行,郭心律只给了我一颗解药,马兄最好要妥善使用,现在就化在水里。”

马百平笑道:“我知道,银风不向燕兄讨取,叫我拿了去,里面也有文章,她大概不忍心见她一些同门失去了驻颜之功,想为她们配制一些解药,她说那些人所以为天欲教忠心不二,就是为了能青春常驻!”

燕青道:“我也知道,女人把青春看得比性命还重,只是她们的青春是由别人的性命换来的。”

马百平说道:“天欲教对这一点看得很清楚,所以教规订得很严,每个女的采补的对象必须经常更易,好合不得超过三次。否则必须成婚,而已婚者必须严守妇道,不得另择新欢,而丈夫死了,也必须终身守寡,这些教规,就是为了免伤天和,倒是很合理的,只要不竭泽而渔,男人所受的损耗有限,稍加修养,就可以补回来了。”

燕青笑笑道:“这个教条看起来很合理,但只是避免一个人成为凶手而已,被她们套牢的男人,今天报效甲,明天报效乙,一条命就送在一堆人身上了。”

马百平一怔道:“对呀,我倒是没想到这上面去了。”

燕青道:“恐怕连她们自己都没想到过,因此她们都以为自己的作为不伤天理,就是那些被蛊的男人,也没想到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方法。”

“我告诉银凤去,同时也把解药给她,看看她自己对此如何处理。”

燕青道:“那又为什么呢?”

马百平道:“我要知道她是彻底的悔悟,还是激于一时的义愤来帮我们,因为我们这个圈子力量并不强,又没有什么秘密。任何行动对内都是公开的,假如她的心还是向着天欲教那边,对我们就太危险了。”

燕青笑笑道:“马兄太过虑了,嫂夫人是鄙弃她的圈子才留死反出来的,至于她不忍心见她的同门失去驻颜之功,也是人情之常,你去告诉她,郭心律另外还有驻颜之术,我们只是使那些男人脱离她们的控制,不再成为她们称霸武林的工具,并不想跟她们过不去,非要叫她们变成老太婆不可。”

马百平道:“真有这个法子吗?”

燕青道:“当然有,郭心律也是女人,知道她为我配制成妒妇散后,对天欲教下的弟子会造成多大损害,所以针对着她们的状况,另外制成了一种药丸,可以不仅采补而能统颜常驻,但这种药丸她不肯给我,说是如果试验成功.叫媲夫人去找她一试!”

马百平将信将疑地去了。

又过了五六天,燕青秘密见到了由黄山归来的龙雨田,燕青问道:“龙老此行扑了个空吧?”

龙雨田叹道:“是的,那老和尚很固执,他说已经谢绝了尘世,不再管江湖上的事了,我还准备慢慢劝他的,谁知道于老化子已经派人来找我,说江湖情势又变。”

“是的,天音门下的铁骑盟整个倒戈,被天欲教接了过去,四霸天的最后一霸终于露了脸,而且实力之盛,无与伦比,现在要担心的不是天音门了。”

说着把最近所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龙雨田惊道,“老弟,你简直在开玩笑,铁汉丹怎么能一下子服用这么多,那不是在玩命吗?”

燕青苦笑道:“如果一击不成,这条命也难保得住,我只好冒险一试了,虽然侥幸得手,却并不理想。”

龙雨田道:“那老妖妇能够在那种情形下还留住性命,足见功力之深了。”

燕青道:“功力深倒还是小事,她武功涉猎之了,也是令人法想像的,我用了十八家剑法的精髓,没有一招能满过她的,最后还是冒充了剑圣传人,才把她吓跑了的。”

龙雨田道:“公孙大就是死在她手里的,她当然知道了。”

燕青不禁一怔,龙雨田说道:“公孙龙晚年为一个女子所惑,那个女的精采补媚术,公孙龙不察而中了她的计,尽泄真元,在奄奄一息之际,那个女的等不得他噎气就盗了他的剑谱走了,我那时才刚始学医,公孙龙以垂死之身来找先父求医,恰好家又采药未归,我凭着初学的一点医术,只能为他苟延一下寿命,却无法为他恢复功力,他在我家住了一夜,第二天就悄悄地走了。”

“上哪儿去了?”

“不知道,他留字说不能等我父亲回去,必须要把一身所等作个交代,以制止那毒妇的横行,公孙龙没说那女子是什么人,这些年来,也没什么杰出的女剑手出来,我也忘了这件事。听你一说,那女子必是秦湘绮无疑。”

燕青说道:“是也没办法,我只有凭所学跟她一拼了,但是我体力亏损过短,到时候恐怕无力一战,才请丐帮以飞鸽传信。把龙老给找了回来。”

龙雨田适:“你能活着已经是不错了,换个人恐怕早就瘫下去了,现在我就是用露药培元固本,恐怕也得一年的时间,才能使你回复到原状。”

燕青道:“不能这么久,白银凤的估计,秦湘绮最多只要半年就能复原,而且她那儿还有个叫鬼医申屠雄的家伙……”

龙雨田笑道:“申屠雄这家伙在她那儿,那倒不足为虑,他那些鬼门道在我面前就称不起字号来了。”

燕青说道:“可是鬼医能使她复原的时间提前一倍。”

龙雨田造:“那可没办法了。”

燕青道:“不!你有办法的,我知道你有一种药,能使人的体能在一个时辰内发挥到极点!”

龙雨田道:“不错!是有这种药,但用过一次之后,那个人就完了,至少十年之内,不能再动武了,那是一种拔苗助长,竭泽而渔的做法,一天之后,你功力全失,连个普通人都不如!”

燕青道:“为我配一副那种药,我竭尽所能,搏杀秦湘绮,以后的事我就不管了,别人也办得了了。”

龙雨田刚要反对,燕青道:“龙老,如果有别的方法,我也不愿尝试的,所以那副药配好我放在身边,能够不用我尽量不用.”

龙雨田想想道:“好吧!三天之后交货。”

燕青道:“三天之后,龙老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工作,到红叶在去一趟,把妒妇散带去,使天欲教蛊惑人的媚术失效。”

龙雨田道:“恐怕不太行了,我这田雨龙后来跟你走得太近,到了那儿就会受到嫌疑。”

燕青说道:“不!这次龙老以本来面目前去,秦湘绮对你这造化手印象深刻,你去了一定大受欢迎。”龙雨田道:“那可不行,我若是以本来面目出现,这一辈子也不得清静了。”

燕青道:“也就是这一次了,以后我们都可以摆脱身上这副担子,过一过自己的生活了。”

龙雨田想想道:“好吧,妒妇散之方我但闻其名,就是不知道如何配制,想不到天音门居然还有遗留,倒要研究一下。”

燕青说道:“郭心律只育交出成药,不肯泄漏配方。”

龙雨田笑道:“药散到了我的手里,不出两天,我一定能找出配方。

燕青道:“天音门的医道别成一格,她们以音响制人的手法,龙老到现在还没有研究出道理来,何必在这上面多浪费精神呢,妒妇散除了用在这个地方,简直没有别的正经用途。”

龙雨田笑道:“老弟!对一个学医的人来言,我们注意的是得到一种新的学问知识,并不计较它的用途,那怕是一个治伤风的偏方与一纸把人死救活的秘方,在我们眼中,都是一样的价值,那是你所不懂的。”

杭州城西子湖畔的红叶庄前,来了个怪客人。

客人并不怪,五十上下年纪,没有留胡子.长得很秀逸,但也很威武,身材微微有点胖,那是中年人的特色,但绝不臃肿,身上背了个木箱。

然而他怪在什么地方呢?怪在他递出的名帖:“补瓷客。”

旁边还有两行小字:“双手工夺造化,专补秦窑古玩。”

守门的汉子倒是很识货的,并没有为这张名帖就把来人充当成个上门做生意的补瓷者了,一面客气地招呼着,一面飞快地着人进了名帖。

也没有多久工夫,内庄传来了一道简短的命令:“请!”

本是轻车熟路,但这中年人仍是东张西望,像是测览着庄内的景色。

红叶庄是从瓦砾堆上重建的,但气慨之宏伟,设计之精奇尤胜于往昔。

厅上有两个人接待他,一个是像貌威猛的中年大汉,—是高挑瘦削的老者。

中年大汉拱手道:“兄弟柳浩生。”

中年人笑笑地道:“久仰!久仰!”

柳浩生又一指老者道:“这位是申屠雄先生,江湖上称为鬼医。”

中年人还是一笑道:“久仰!久仰!

申屠雄着实地盯了中年人一眼道:“阁下自称双手能夺造化之工。”

中年人一笑道:“可以这么说,以前也有人这么称呼过我。”

柳浩生忙道:“这么说阁下是昔日人称造化手的龙雨田龙大侠了。”

中年人笑道:“现在也是这么称呼,只是敝人久未用这个名号,因为敝人更喜欢另一个名号。”

柳浩生道:“龙大侠还有个名号?”

“是的,叫惜花主人,这个名号是我自己取的,我很喜欢.可是别的人不太喜欢我这个名号,希望我多做点造化手的事。

柳治生道:“如何补报法?”

龙雨田笑道:“传了他几手剑法。”

“还有呢?”

“帮了他一个小忙,传了他几手秘诀,戳破了一具秦代古瓷。”

申屠雄连忙叫道:“好啊,原来秦太君受伤是你出的鬼点子。”

龙雨田道:“我戳破了它,也能补好它。”

申屠雄道:“不劳费心,在下还有这个本事。”

龙雨田笑笑道:“阁下医道虽精,未必能强过我龙某人去。”

申屠雄怒道:“笑话,咱们可以较量一下。”

龙雨田说道:“申屠兄如果有兴趣,龙某自当奉陪。”

申屠雄一拍手道:“来人,把老夫的双卫牵来。”

立刻有人牵来了两条猛犬,申屠雄举手一掌,击在一条狗的头顶,那条狗立刻倒毙,申屠雄道:“龙雨田,你可以先检查一下它是否死了。”

龙雨田道:“不用检查,吾兄那一掌已经震碎了它的脑子.怎么样都活不成了。”

申屠雄道:“我先让你先施术,在半个时辰内将它救活,如果你不行就由我来,也是半个时辰,保证可以救活它。”

龙雨田淡淡地道:“我不行,还是兄台来吧。”

申屠雄得意地道:“那么你认输了。”

龙雨田道:“敝人不是兽医,治狗这方面,敝人甘拜下风”

申屠雄道:“拿人来试验也行。”

龙雨田说道:“那倒可以一试,但试验的对象却要由我指定.做人一向有个原则,就是绝不监施其术,除了我认为有资格的那怕死在我面前,我也懒得伸手。”

申屠雄道:“你要谁做试验对象?”

龙雨田说道:“目下龙某认为值得一救的,只有我们三个人,你我要施术,就只有柳庄主够资格了。”

柳浩生连忙道:“对不起,敝人可没这个兴趣。”

龙雨田说道:“我也没兴趣,因为我的药部是千辛万苦求练而成,绝不肯浪费在无谓的消耗上,因此只有具备超凡才华,绝世资质与辉煌成就的人,我才肯伸手。”

柳浩生道:“多承大侠器重。”

龙雨田道:“柳庄主最近的作为可圈可点,倒值得我破费我爱中一颗灵药,只是这样用掉太可惜了,还不如留给庄主日后真正需要时再用吧。”

柳浩生笑道:“那兄弟就先谢了。”

申屠雄道:“柳庄主,我们先要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不是造化手,龙雨田的名气虽大,但你我都没见过。”

柳浩生道:“兄弟虽然没见过龙大侠,但是对龙大侠的形貌却闻之久矣,看来绝不会错。”

申屠雄道:“那可作不了数,我马上可以照这个样子,造出十个造化手来。”

龙雨田一笑道:“光靠外形的确是不能证明什么的。”

申屠雄道:“所以你必须拿出点别的来证明一下你自己。”

忽然后面出来一个女子,递了一个封套给柳浩生,他拆开一着笑道:“有了,这儿有五个医案,请二位各批一下,就知道高下了。”

申屠雄道:“怎么连我也要考一下了?”

柳浩生道:“这是秦太君出的题目,也是请先生与龙大侠考较一下,如果先生所批的医案高于龙大侠,则太君的伤就由先生继续费心。”

龙雨田边:“敝人又将如何打发呢?”

柳浩生笑笑道:“龙大侠不是怕麻烦吗,在下自然会送龙大使到一个远离人世的地方去。”

龙雨田道:“那不是太客气了吗?”

柳浩生道:“大侠自称燕青是受了大侠的指点而伤了太君。却又送上门来,应当想得到这个后果的。”

申屠雄道:“如果我们的医案是一样的呢?”

柳浩生道:“敞庄只要一位神医就够了,自然也是按照前议。请先生继续辛苦。”

申屠雄道:“如果他高于我呢?”

柳浩生笑道:“先生是太君的多年知友,而且太君要借重之处还多,无论如何,也不会对先生稍减恭敬的。”

申屠雄一笑道:“龙雨田,希望你能比我高明,否则你就活不下去了。”

龙雨田把那份医案拿来一看笑道:“这倒是个很有意思的比试办法。”

他拿起笔来,信手写了几行字就合了起来,申屠雄却很认真,足足写了七八张纸,柳浩生把两份医案都拿了进去,片刻后出来道:“龙大侠的确高明!”

申屠雄不信道:“他才写了几行字,就会比我高明了?”

柳浩生道:“龙大侠所批的医案在此,请先生过目。”

申屠雄接过一看道:“这是什么医案?”

龙雨田笑道:“这不是医案,而是对阁下的医案所作的批评.指出阁下欠缺之处。”

申屠雄脸色一变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医案是怎么批的,难道你看过了?”

龙南田笑道:“不必看,阁下被称为鬼医,成就不过到此为止,那些欠缺之处必然难免,阁下如果不信,不妨仔细地对照一下,敝人所指出的地方如有一点不对,就砍下我的脑袋。”

申屠雄果然脸色又是一变道:“光是指别人的缺点是不够的,你必须拿点真东西出来,才能证明你的高明。”

龙雨田笑道:“我以为够了。我不看你的医案,就能知道你的缺点,就是比你高明,至于我的医案,却不想写出来。”

申屠雄道:“为什么?”

龙雨田笑道:“因为这五个医案上所列的征象,正是秦湘绩的病症,我若是把治法也写了出来,她还会让我活下去吗?龙某这造化手三字,不是光靠医道赢得的。”

厅后转出一个形容憔悴的中年妇人道:“姓龙的,你的确够精明。”

龙雨田看了她一眼,道:“秦湘绮,你的气色比我想像中好得多,可见我们这位申屠兄的医道也相当高明。”

秦湘统怒道:“燕青的铁汉丹是你制炼的?”

龙雨田笑笑道:“不错!秦婆子,三十年前你破了我的童子功,害得我这一辈子武功永远无法登峰造极,这口气总算出了。”

秦湘绮居然一收怒容笑了起来道:“龙老鬼,老娘宰你的时候,你可不是童子鸡了。”

龙雨田笑笑道:“龙某生性风流,这个无须否认,十四岁就在女人身上找乐子了,但龙某家传医学,不会损及练功的,只有遇上你这头九尾狐,才破了我的童子功。”

“所以你就在老娘身上报复回来?”

龙雨田道:“我可没这么小气,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没现身,谁知道你还在不在世,我也忘记那回子事儿了,我送燕青铁汉丹,是看那小伙子一身武功底子很好,毛病却跟我年青时一样,再加上他死去的师父跟我交情不错,我怕他又碰上我年青时的遭遇,给他防身保住功夫的。”

秦湘绮道:“可偏偏遇上我了。”

龙雨田大笑道:“这叫无巧不成书,没想到那小子如此了得,居然把你这沙场老将给整垮了!”

推荐热门小说多情浪子,本站提供多情浪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多情浪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四十二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国家之子 猎狐 吸血鬼日记5:回归-暮色降临 再见,宝贝 人间六道之修罗道 与你共享黎明的咖啡 黑魔女之隐秘 耳语娃娃 天花板上的足迹 消失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