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上一章:第四十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王力叹道:“我也不知道,我原该杀了你的,但是占了你的身子后,我实在下不了手。”

阮青虚不禁笑了道:“这么说你是爱上我了!”

王力邪笑道:“在你之前,只有那头母驴能从头熬到底的,我可没爱上那头母驴……”

阮青虎气得瞪了他一眼,王力道:“说真个的,青娘,回头还是让我跟你在一起吧,我从没有碰上像你这样的女人,才鬼迷心窍地跟着你来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马总嫖头对我们这一批弟兄十分信任,从没有一个背叛他的。”

阮青虚显然很满意他这种态度,笑了一笑道:“王力,我也知道马百平留下的一批人是不轻易叛离的,更知道你这次私下纵我逃走是多大的牺牲,因此你放心好了,跟我在一起,不会让你后悔的,但你必须拿出精神,使太君满意。”

王力道:“要是那老太婆看中了我,那可惨了,要我整天陪着那老妖怪,我宁可死了的好。”

阮青虚笑道:“太君从来不跟同一个人上第二次床,否则就是你的造化了,本教规定跟一个男人接连好合三次,就非下嫁不可,而且终生要为这个男人守贞不易,即使做了寡妇也不准再嫁了,太君不会嫁给你的。”

王力顿了一顿道:“那么你呢?”

阮青虚笑道:“我这一辈子本来没打算嫁人了,但是见到你之后,不知怎么居然为你动了心,我的外号叫青蝎子……”

王力道:“我知道,母蝎子在交尾过后,就把公蝎杀了。”

阮青虚说道:“是的,跟我连欢和过得人都死了,只有你单单留了下来,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王力道:“这么说我们再来一次,你就得嫁给我了。”

阮青虚连忙道:“你别又动歪心思了,来日方长,现在还是留点精神去应付太君吧!”

王力指指那两具尸体道:“这两人怎么办呢?””

阮青虚道:“把她们拖到院秘密一点的地方埋起来,回头就说没碰见她们。”

“上面不会查出来吗?”

阮青虚道:“不会,这地方为了怕引人注意.从不设警卫,她们两人是流动巡视的.太君见她们久出未归,会以为她们在别处被人模走了。”

王力道:“要造成她们失踪太容易了,何必还要花精神去理呢?”

说着在腰间取出一个小瓶子,弹出一点药粉,倒在两具尸体上,没有多久,已化成两滩清水,连衣服骨骼都化尽了,阮青虚惊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王力笑道:“你连蚀骨散都没听过吗,这是专门处理尸体的,又隐秘,又不现形迹,我既然管着这一门职司.身上当然少不了这玩意儿。”

阮青虚道:“我当然知道蚀骨散,但没见过这么厉害的,这是你自己配制的吗?”

王力道:“是的!我就是仗着这一手专长,才被派那个工作。”

阮青虚道:“你是跟谁学的呢?”

_王力说道:“家学渊源,我还没有投身进天魔教前,家里就是学医的,我有个伯父叫王立夫,曾经是丐帮的八结长老,后来在朱雀桥畔以王一帖的名义悬壶挂牌。”

阮青虚目光一亮道:“你是王立夫的侄子,医道比他如何?”

王力笑笑道:“医道我可不行,但配制毒药,我却比他行多了,我家的医术是祖传的,我钻研的是杀人灭迹,可不是救人。”

阮青虚高兴地笑道:“想不到你还有这一项专长,那就更好了,在太君的面前,我也交代得过了,走吧!”

她拉了王力,继续往上而去,又穿过一片密密的竹林,最后终于停在一栋精致的竹楼前面。

这真是一个绝佳的隐密所在,这片竹林在一个山峰上,这栋竹舍又在竹林深处,附近十里之外,没有更高的山,因此在远处也看不见隐在林中的屋顶。

两人走到竹楼的前面,又出来了两个青衣少妇,见了阮青虚,神情一怔道:“大姐!你怎么来了呢?”

阮青虚道:“有急事要禀告太君!”

一个少妇道:“你们上来时没看见八妹九妹吗?”

阮青虚道:“没有,她们上哪儿去了?”

那少妇道:“这两个鬼丫头,不知又溜到哪儿去了,她们是负责巡逻的,有人上来了,居然不知道!”

阮青虚一笑道:“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两个人哪里照顾得了,何况我是轻车熟路,由秘道模上来的,太君呢?”

那少妇沉吟片刻才道:“在厅上跟四姐说话。”

阮青虚愕然道:“怎么银凤也来了?”

那少妇说道:“你把燕青跟莫桑两个人藏了起来,弄得满城风雨,马百平指名我们要人,连郭心律都沉不住气了,说如果不交出燕青,就要跟我们敝开来干了,四姐特地前来处理这件事,你是怎么了?”

阮青虚道:“这根本是对方的阴谋,所以我才急急地找太君禀报,在我发出通报后,反而被燕青制住掳去了。”

那少妇一怔道:“有这回事?那你快进去吧。”

阮青虚朝王力点点头道:“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去见太君.把事情说明了,还要你进去证明一下。”

约莫过了一刻工夫,里面却出来了一个年青女子,正是白银凤,那两个少妇一起恭身叫了声:“四姐!”

白银凤挥挥手说道:“你们到四处附近去看看,是否有人跟了来,燕青既然没有被擦,很可能是一项阴谋。”

那两个少妇答应着走了,白银风这才道:“你叫王力,是马百平的手下?”

王力点点头,白银风脸色一沉道:“马百平把人都发给了天残门,留下的一批,都是忠心耿耿的死土,怎么会叛离的,你是另有用心吧?”

王力道:“我是为了青娘!”

白银凤眼中闪出杀机,道:“为了一个女人,居然叛变原主,你绝不是个好东西,本教也不要你这种叛徒J”

说着手已摸上腰际的剑柄,王力忙低声道:“嫂夫人,兄弟燕青。”

太白银风不禁一怔,然后才仔细打量着。

燕青(王力)低声道:“兄弟为了侦察秦湘绮,易容乔装来此,昨天百平兄已经跟嫂夫人打过招呼了,尚祈嫂夫人成全。”

白银凤咬咬牙,低声道:“百平可没说你要来。”

燕青道:“是的!百平兄也不知道我会来,这只是我跟莫兄两个人的计划行动。”

“你的胆子真大,只有两个人就敢来了,你以为那老妖怪是好对付的吗?”

燕青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所以我才瞒住百平兄,免得动摇大局,即使失手,也只是一两个人的事。”

白银风轻叹道:“我在杭州接到你被掳的报告,心里急死了,连忙赶了来,是想救你的,那知你竟是在捣鬼。”

燕青道:“兄弟深感盛情,所以连令姐都瞒了,却不敢瞒嫂夫人,请嫂夫人多予协助。”

白银风轻叹道:今天欲教的实力并不全掌握在秦湘绮手里的。”

燕青说道:“这一点我知道,但她是一个主脑,除去了这个人,其余的就藏不住了,再有嫂夫人大力为助……”

白银凤道:“我帮不了多少忙,别看我身为教主,只是傀儡而已,教中许多事,我都不知道。”

燕青道:“等秦湘绔被剪除后,嫂夫人就可以控制一部分人手了,慢慢地斗下去,总会有一天彻底根除他们的。”

白银凤一叹道:“好吧!但你要小心点,秦湘绩不比那两个老家伙,她武功之高,还在天魔恨天二怪之上!”

燕青一笑道:“我不跟比她武动手,用别的方法,除去她。”

白银风道:“你也别用毒,她是用毒的行家。”

燕青笑道:“我也不会用毒。”

“那你准备如何对付她呢?”

燕青道:“穿心嫖,穿心一嫖,这是最稳妥的杀人方法。”

白银凤还想问详细一点,里面已传出个声音道:“银凤,你还没有盘查好?”

白银凤怔道:“太君,人没问题,是马百平的手下,只是当年没有在天残谷耽过,所以我想多问问!”

里面的声音笑道:“算了吧,你们这两口子同床异梦,都不是省油的灯,他的事你怎么会完全清楚,青娘说这汉子身具异禀,你别是也动了心了,等我试过了,就让给你好了。”

白银凤居然脸上一红道:“不要,我对马百平手下的人没胃口!”

屋里哈哈一笑道:“你最近好像成了吃素的,把他带进来吧。”

白银凤朝燕青看了一眼,才低声道:“原来你穿心缥是练在这一手上,那可得小心点,老妖怪是这一道的老手了,别把你自己赔上去。”

燕青微笑道:“嫂子放心。兄弟练过金枪不倒战术I”

白银凤一面带他进屋,一面低声道:“这倒是个机会,记住在她太阳穴跳动的时候下手,她每到放情时,内气收不住,太阳穴就会跳动不已,那是最易下手的时候。”

说着穿过一道重门,来到一间颇为宽敞的静室中,一个中年美妇,望之不过三十左右,盘膝坐在榻上,阮青虚则站在一边。

见他进来,阮青虚用手一指道:“王力,见过太君。”

燕青拱拱手道:“王力参见太君。”

阮青虚道:“你该跪下叩头。”

燕青却一昂头道:“那可不行,我这一辈子只向一个女人叩头,那是生我的母亲!”

阮青虚一瞪眼,中年美妇却笑道:“算了,马百平带人另有一套,从不讲究这些了,所以他的武土都是忠心耿耿的不二之士,咱们以后也得学学武人最重骨相,成了个磕头虫,把气都磨低了。”

她看着燕青,点点头道:“很不错,倒是条铁打的汉子,你来真心归顺本教?”

王力造:“我只是为了青娘,可不想归顺谁。”

秦湘缔非常满意地说道:“很好,你讲的是实话,假如不是为女人,你是没有叛离马百平的理由!”

王力道:“多谢太君,我私纵青娘,已经感到很对不起总嫖敬了,希望太君不要再叫我做对付同门的事。”

秦湘绮笑道:“马百平跟燕青虽然手中掌握着一点人力,但跟我们比起来还差得远呢,我也不会要你去做那些事。”

燕青又一拱手道:“多谢太君。”

秦湘绮笑笑又道:“听说你还会用毒。”

王燕青道:“那是寒家不传之秘,我可以为太君配制所要用的毒药,却不能把配方泄漏出去。”

秦湘统笑道:“我也不希罕,你别以为你们王家的医术有多了不起,本教有的是人才,比你高明多了。”

燕青笑道:“这个我不否认,也许有人能配制比我更高明的毒药,但绝对解不了我配制的毒,因为每个人都有专门攻研的配方。”

阮青虚一怔道:“这是怎么说呢?”

燕青道:“如果我配制的断肠散能在一个时辰内送命,别人也许能在半个时辰内见效,那就是比我高明,可是那个人未必就敢服用我配制的药,这就是各有所专。”

秦湘绮点点头道:“你配制的断肠散能在多久见效呢?”

燕青道:“一个时辰,这是最短的期限!”

秦湘绮冷笑道:“那还算稀罕,本教能叫人在一刻工夫内致命!”

燕青道:“毒药之精,在隐而不在速,我还能配出进口就穿肠的毒药呢,但那是下乘的手法。”

秦湘终道:“怎么是下乘的手法呢?”

燕青笑道:“因为药性太烈了,略具知识的人,立刻就能够辨出,除非能撬开他的嘴硬灌下去,有那个时间,倒不如一刀砍下脑袋省事了,用毒杀人是暗算的手法,应该要制人于不知不觉间才算上乘。”

秦湘绮目光一亮道:“不错,这一说你的确是行家,倒不是混充的。”

燕青不高兴地道:“我们王家毕世习医,只有王一帖一个人挂过招牌,并不想让人知道,何必要混充呢。”

秦油绮笑笑道:“你能将断肠散药力发作在一个时辰,可见对此道确有相当造诣了,你身上带着有样吗?”

燕青道:“有,太君是否要检验一下。”

他由身边取出一个小瓶子递了过去,秦湘绮倒了一点出来,闻闻看看,最后又倾入一点,倒在面前的茶杯里,仰头喝了下去,阮青虚大惊失色道:“太君,这是毒药。”

秦湘统笑笑道:“我晓得,我要叫他知道我不在乎他的毒。”

语毕闭目运气,过了片刻,忽而张目道:“真不错!我竟然无法抗拒,解药呢?”

燕青忙又取出一个小包,取出一颗递上,秦湘绮仍然把它投入水中,如白银风道:“把我的一对玉儿抱来。”

白银风闻言转身,抱了一对全身深白的波斯猫进来,秦湘绮接了过来,先把毒药灌入两只猫的口中,然后又把化开解药的水,灌给了一只猫的口中。

过了片刻,服毒的那只猫已经僵毙,耳鼻口中都流出了鲜血,而服过解药的一只猫仍然好好的。

秦湘绮笑笑道:“你很有诚意,解药是真的。”

燕青忙又呈上另一颗解药道:“太君,我配的毒药很别致,您虽然功力深厚,还是别冒险,把解药服下去吧!”

秦湘统摇摇头道:“不用了,我很好。”

燕青道:“您既然敢以身试毒,想必是用毒的行家,当知用毒一门,各有所专,还是谨慎一点的好。”

秦湘绩笑道:“我当然懂,只是试试你的诚意而已。”

说着张口一吐,一道水箭穿窗而出,竟是刚才喝下去的那一口水,且将竹制的窗扉射穿了无数小孔!

燕青脸现惊色道:“太君功力通神,原来将毒药逼住了。”

秦湘绮道:“我活到这么大,在四霸天中硕果仅存,除了武功之外,还靠着慎密的心思。”

白银风忙道:“太君这一番试验可把徒儿给吓坏了,万一这家伙心存叵测,拿出假的解药岂不糟了。”

秦湘统冷冷一笑道:“毒我可没这么容易,这是救了他自己的命,如果他的解药有可题,现在可轮到他后悔了。”

燕青道:“我这个人就是不善作伪,所以才被派任看守秘字的职司,太君过虑了。”

秦湘绮道:“第一项试验算他通过了,他的毒药很不错,无色无味,化在水里全无痕迹,倒是还可以一用。”

燕青忙道:“不行,太君别用来对付我的同门。”

秦湘绮道:“为什么?”

燕青道:“因为我们自己人都服过解药,对别人的毒药,有一半解药的功效,对我所配的毒药却完全有效。”

秦湘纷道:“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燕青道:“这是马总缥头的思虑周详,他怕我们自己人有了冲突时自相残杀,事先做了许多预防措施。”

“这不是对你表承不信任吗?”

那倒不是,镇局的弟兄有什么制人的方法,都是公开出来,使每个人都不受其害,这样才能使我们每一个人亲爱无间,间结一致。”

秦湘绮微笑道:“这小子是有一套。”

燕青道:“马总缥头监于天魔恨天两门的人,都是自相倒戈,人人猜忌互隔,才想出这个办法,使我们互相信任。”

秦湘绮一笑道:“青儿,你听着,我们虽然掌握着铁骑银瓶两堂,但组织万不如他们严密,今夜你的银瓶堂不妨也采用这种办法,使上下一心,团结一致。”

阮青虚点头答应一声,秦湘绔又对燕青道:“你的忠诚初试合格,现在要经过复试了。”

燕青道:“如何复试法?”

秦湘绮笑道:“你是为了青娘而来的,我要看看你是否真有那些别的女人不能承受的本事j”

燕青道:“那是如假包换的!”

秦湘绮笑笑道:“最好不要有假,否则你就得换条命了,是真是假,我一试就知道,银风,你带他去洗个澡,净净身子,你要在旁边看看,一定要干干净净的送过来。”

白银凤答应一声,把燕青带到后面。

那是一缕清泉,由地底冒出,形成一个清津的水池,四周用白石堆砌,白银凤道:“浪子,说实话,你是不是货真价实。”

燕青道:“当然不是,我是靠药物与内功撑起来的。”

白银民道:“那你快溜吧,这老妖怪可不像阮青虚那么容易欺瞒,她要我来监视你净身,就是为考察你这一点。”

燕青道:“好容易混进来了,好歹总要一试。”

白银凤道:“这池中有洗容药,你的易容一洗就露本相了,怎么瞒得过她呢?”

燕青道:“嫂子可以遮掩一下。”

白银凤道:“不行,我只管监视,还有别人来为你净身。”

‘燕青想了一下说道:“那我就再加强一次易容,这是精心独制的,两个时辰内不会被任何药物冲掉,上一次易容后,已经超过了两个时辰了。”

说着跳下水池,迅速洗掉身上的药色,露出一身雪白的肌肉,然后迅整抹平,又倒出了易容药,抹在身上,变成了黑紫的古铜色。

白银凤红着脸道:“身上瞒过了,这地方可没有阮青虚说的那么过人之处!”

燕青道:“这是正常状态,回头就不同了。”

白银凤道:“那就快一点,老文就要来了。”

燕青道:“最好再拖一下,这可要时间的,我要培养一下情绪。”

白银风刚要说话,忽而脸色激变,迅速脱掉了身上的衣服,跳下水池,紧紧地贴住他。

燕青忙道:“嫂子,这可不行!”

白银风正色道:“浪子,我过去是个荡妇,但此时我心地耿耿,唯天可表,你别再犹豫了,如果不用我的特殊技巧,你马上就会原形毕露,快抱住我!”

她把背紧贴着,坐在他的腿上,手却在低下动着,而且低声道:“用手帮帮忙,我用玄阴玉律助你发情。”

燕青已经看见一个少妇的身形向这边走来,连忙用手轻抚着她的乳房,没有几下,骤觉下身玉柱所触之处,有一股热流,立时欲焰亢张,然后被一团灼热而韧软的肉层夹住,忍不住心猿意马!

白银风却低声道:“别乱来,下一关才够你受的,成功与否,全在你这一击,否则我们都是一个死数,上次放走了郭心律与金紫燕她们,我已经被怀疑了。”

燕青只得强摄住心神,低声道:“回头那老婆子也来这一套,我就完了。”

白银民低喘道:“她舍不得的,这是我破除真元而施的玄和大法,至少要半年才能回复,好在我年纪还青,那老妖怪如果也来上一下,就别想活多久了。”

说着那少妇已经来到他边,见状笑道:“四姐,你怎么先拔头筹了。”

白银凤由燕青身上离开,站了起来道:“都是你,尽等你不来,我只好自己动手了。”

她朝水里一指道:“你看了这个,也难保不动心吧?”

那少妇也看了一眼,目泛异采道:“大姐说他有过人之处,我还不相信,想不到真有这么壮的家伙,只可惜太君在等着,否则侧是可以先试试!”

语毕笑了一笑,邪声道:“四姐,干脆你先乐上一乐吧,我看看也好。”

白银风却道:“算了,这家伙像条牛似的,一时半刻完不了事,还是让他留点劲,等过了太君这一关,你我总有机会的。”

推荐热门小说多情浪子,本站提供多情浪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多情浪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四十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悖论13 恶魔的圈内 暗香 黑巫秘闻 间谍课:万无一失的杀手 牧野诡事 红雨伞下的谎言 拉普拉斯的魔女 坏事多磨 麋鹿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