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白金凤骇然道:“不错,假如真是如此,那就太可怕了,怜姐,还是你想得周到。”

燕青道:“马百平会是这样一个人吗?”

白金凤道:“那他隐下三十个人居心何在呢?”

燕青道:“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天魔教的人手也不是完全由他掌握的,恨天翁,以前的天魔令主白福,都没有完全信任他,对他自然有所隐瞒,假如他没有这么居心,那我们损失了一个忠心的朋友,后果更为严重了,因为马百平今日江湖上,实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白金风道:“但又怎么去证实呢?”

燕青道:“金凤,如果你相信我,就请你接受我的建议,付诸实施,这对你有利而无害。”

白金凤道:“可是那些人一旦倒戈,天残门就会完了。”

燕青道:“如果他以目前所有的实力,要吞并天残门并不是难事,不必来上这一套。”

白金凤道:“那样他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燕青道:“不会的,大家都不知道恨天翁的事,只知道天魔令主白福是天残门中的人,如果天魔教吞掉了天残门,江湖上只会认为你们是权力内争,乐得坐观成败,谁也不会来插手管闲事。”

白金凤道:“你们不能替我证明吗?”

燕青苦笑道:“不能,怜怜与惜惜是丐帮中人,先师三白先生是踉九老会反目而脱离的,我们不是九老会中人,而且跟九老会还有隔阂,而武林中反抗天魔教的主力是九老会,怎么会听信我们的话呢。”

白金风道:“可是史剑如跟你合作得很好。”

燕青道:“那只是利用我去打击天魔令主而已,事后就跟我不再连络了。”

白金凤道:“那你们这样卖力卖命为了什么呢?”

燕青道:“为了正义,身为武人,这是我们应尽的本份。”

白金凤想了一下才道:“浪子,很抱歉,我身为一门之主,就必须要有点顾虑,我个人可以为正义不辞一死,但没有权力叫我的都属们也跟着我这样做。”。

怜怜道:“爷,门主的话不错,你不是一门之长,因此你可能不了解这种心情与顾虑。”

燕青笑笑道:“我怎么会不了解,九老会的组成以各大门派的掌门人居多,可是他们不敢以整个门户的力量,全部投入荡魔的行列,却秘密身份,选择了几个得力弟子,秘而行之,连身份都不敢公开,何尝不是为了这个顾虑。”

白金凤连忙道:“浪子,你知道九老会是那些人组成的?”

燕青道:“知道几个。”

“这就怪了,九老会的成员十分秘密,天魔令主费了多少心力,都无法探出是哪些人主持其事,你不是九老会中的人怎么会知道的呢?”

怜怜望着燕青,帮他想用什么方法掩饰时,燕青已笑道:“尤俊告诉我的,他是九老会的人。”

“他怎么肯对你泄漏秘密呢?”

燕青道:“因为他信任我,我们既然相信一个人,就该对他付出全部的信任,正如我们对马百平一样。”

白金凤为难地道:“可是我不敢也不能拿全门的人来冒险。”

燕青道:“金凤,你必须这么做,但可以做得安全而巧妙,你把天残门所建的十六处分舵全公开让原有分舵主退居为副,把分舵主派任给天庭教中主要人员担任。”

白金凤道:“那不是更糟了吗?”

燕青道:“那些分舵主并不是实际的负责人,而且已经为天魔教侦悉,根本没有隐藏的必要,你把各分舵上主力人员,调回天心坪,充任你的侍卫人员,再移出一小部分,进驻天残谷,由聋长老在那儿主司提调,不就行了吗?这样纵有变乱,与你的元气无伤。”

白金凤道:“这样能取得马百平的信任吗?”

燕青道:“你身为门主,侍卫的人员自然要是你的亲信,对谁都说得过去的,天心坪上有奇门布置,把人员集中在那儿也十分安全,这样一来,谁也不能对你有所批评。”

白金凤想了一下,道:“对,浪子,你实在是个领袖之才,你这份才具散落流浪在江湖间太可惜了,你应该独挡一面,成为一门之长的。”

燕青微笑道。“有朝一日,我或许会组成一个浪子门的,那时候我就是浪子门的门主了。”

白金凤慢然道:“浪子,我在说正经的,你别开玩笑。”

燕青轻叹道:“我的话再正经不过了,一门之长的条件很多,思虑、魄力,仅居其半,另一半是品德与声望,浪子所欠缺是后一半,除了成立浪子门外,我还能在那一个宗派中居长呢!”

白金凤看了他一眼,无可奈何地道:“你为什么不能正正经经的创一番事业呢。”

燕青笑道:“我号称浪子,性情是浪子,行浪子之所行,为浪子之所为,这是最正经的事。”

白金风叹口气:“好吧,我立刻从事布置,照你的计划执行,你呢?是不是一起到天心坪去帮我策划。”

燕青道:“天心坪是门主驻节之地,我去那儿干吗,我是天残门的客座护法,必须到各地去巡视一番。”

白金风道:“我也要去,我是门主,更应该去巡视一下。”

燕青笑道:“当然应该,你先回去部署,等一切计划妥善后,我跟马百平到天心坪来请驾,护从你巡视各处分舵。”

“什么,马百平也要到天心坪?”

“那有什么,我们应该待人以诚,一定要让他对天残门完全了解。”

怜怜笑道:“白门主,天心坪的门户变化是活的,有七七四十九种变化,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你不必怕人发现机密。”

燕青道:“对呀,以后我们若是不得你的允许,也同样不得其门而入,你进驻天心坪之后,门户变化只能由你一人控制,把规矩订得严一点,就固若金汤,万无一失了。”

白金凤苦笑道:“真想不到这个大担子会堆到我头上来的。”

燕青道:“谁叫你是天残门主呢,天魔之乱是由天残门中奠基而开的,这个担子当然由你挑了,你赶快把聋长老找来,着手布署一切,等你把人员都调配好了,我就跟马百平上天心坪来,陪你去巡视各地。”

白金凤道:“对于部署人员,分配职司,我一点都不熟……”

燕青笑道:“这可没办法,我对这些也是外行,如果你信得过马百平,他倒是个人才,只是你对他尚有成见,只好由你跟龙长老商量着办了。”

说着带了怜怜与惜惜往外走去,白金凤忙道:“你上哪儿去?”

燕青道:“我只是客座护法,不想干预你的内务,我看看马百平去,如果有事情,你可以到金紫燕的小楼去找我。”

白金风依依地道:“你不会离开金陵吧?”

燕青叹道:“应该不会,整个武林的动乱变化都集中在金陵,将来解决问题也在金陵,这个龙蟠虎踞,六朝金粉的故乡,还要遭受一次腥薰血洗呢。”

走在路上,惜惜不高兴地道:“爷,您还忍心骂白门主,为什么不告诉她您是九老会派来的,使她好放心呢?”

燕青道:“惜惜,从现在起我们都忘了九老会,天魔令主已死,天魔教也即将不存在,九老会也可以撤消了,记住,从今以后,我就是燕青。”

借借不禁一怔,怜怜忙扯了她一下,惜惜还是不明白,继续问道:“爷,您不准备恢复原来的身份了。”

燕青道:“没有必要了,从今以后,武林中没有华山世家这一号,华家的人都死绝了。”

惜惜大感愕然,怜怜怕她多问,连忙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惜惜满脸惊色,但也不再说话了。

燕青黯然片刻道:“你们如果要回丐帮,现在也是时候了。”

怜怜道:“不!爷,我已经把事情密报义父,要求脱离丐帮,夺命双姝跟君子剑同时不存在了,今后我们两姐妹就是爷身边的人,哪儿都不去了。”

燕青叹了一口气道:“你们要慎重考虑一下,这是一辈子的事!”

怜怜断然地道:“不必考虑,我们都决定了,这一辈子就守定了浪子燕青,我们不奢望您能给我们一个名份,就只要留在您身边侍候您就够了。”

燕青苦笑道:“那太委屈你们了,于老帮主会答应你们离开吗?”

惜惜道:“不委屈,我们为九老会牺牲也够多的了,义父没现由再要我们牺牲下去,应该会答应的。”

燕青一叹道:“跟着我可能将来没有结果的。”

惜惜苦笑道:“当我们被送进天心坪后,就不指望有什么结了,能够离开那个地方,我们已经是夭大的幸福。”

“我也许朝不保夕。”

惜惜道:“黄泉路上,我们也会陪着您的。”

燕青一笑道:“我也许会出家当和尚去。”

怜怜笑道:“我们就在您修行的地方高张艳帜,开个大酒楼。”

燕青忍不住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怜怜笑道:“浪子当和尚,修心不修身,我们随时为您准备下醇酒美人,供您解馋之用。”

燕青笑道:“你以为我那点定力都没有?”

怜怜道:“你真要出了家,一定是心如死灰,我们没法办把您拉回尘世来,只有求助于人,酒楼开设起来,请金紫燕当炉,白金凤司柜,说不定那位天音仙子也会来加一股,看您是否能清净得住。”

燕青忍不住笑了道:“怜怜,真亏你想得出的。”

怜怜也笑道:“事实上这根本不可能,除非您躲进坟墓里,否则那些女孩子可不像我们,她们不放过您的。”

燕青深深一叹道:“我发觉浪子这个身份选错了,当时只为掩人耳目,没想到真的成为一个浪子了。”

怜怜道:“浪子不是天生的,一颗米煮成了饭,就再也无法变回来了,君子剑跟浪子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您既然变成了浪子,就以浪子终其生也是好的,何况在女人来说,浪子比君子剑可爱可亲多了。”

燕青黯然一叹道:“是的,君子剑是个冷酷无情的凶手。”

怜怜笑道:“浪子却是个令女人醉心的情中圣手,您又何必要恢复原来的身份呢,如果您还是君子剑那样一个人,恐怕活不到现在了,郭心律第一个就要杀您。”

燕青苦笑道:“没有人能杀我君子剑,在六年前,君子剑在华山之巅,自己把自己杀死了。”

怜怜想想道:“如果您再见到天音仙子,不妨把这个话告诉她,那比请凌老伯来劝她还有效些,或许能打消她对九老会的仇意,因为这不是九老会的错。”

燕青苦笑道:“那天我知道她就是雪鸿后,一激昏了过去,以后再也没机会见她了。”

怜怜说道:“不会的,她会来见您的,我是女人,也深深了解女人,天下最毒妇人心,但最软弱的也是女人心,尤其对一个深爱着的男人,绝不可能轻易忘却的,否则她那天就不会把您送出来,又托人给您送来了药……”

燕青道:“你们不了解雪鸿,她是那种走绝端的人,从我宣布那个计划开始,她没有流过一滴眼泪,没有一句怨言,默默地接受了……”

怜怜说道:“这是个真正懂得爱的女人,她情愿牺牲一切来成全您,她是为了您而接受一切,不是为了正义!”

燕青默然无语,怜怜道:“我们去见她。”

燕青道:“跟她说什么呢?”

怜怜道:“告诉她受牺牲的不只是她一个人,我与惜惜的遭遇经她有过之而无不及,更告诉她我义父在接受华老爷子所遗下的责任后所付出的一切,让她明白我们这些人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后所为何来,如果再说不动她,我就痛痛快快地骂她一场。”

燕青道:“骂完她之后呢?”

怜怜道:“假如等到我开口骂的时候,就证明她是横定心了,爷自然会想到我们的遭遇,您也该知道怎么办,天音门这股势围在她手中,比天魔教更为可怖,因为她的目的不在称霸武林,而是在毁灭整个武林。”

燕青沉思了片刻,点头道:“好!你们去一趟,探探她的意向也好,不过我相信她就是不接受也不会为难你们的,你们见了她,也可以把一切的情况告诉她,找她的方法你们知道吗?”

惜惜道:“知道,由河边的小屋子求见,那幢屋子早在丐帮的监视中了,只是不知道是天音别府的人口而已。”

把两个女的打发走了之后,燕青信步漫行,走到了隆武镖局前面,还没通报,马百平已迎了出来。

握住了燕青的手,把他迎到屋里坐定,燕青道:“兄弟幸不辱命,总算把聋长老说服了。”

马百平欣然道:“我总算透口气了,不久之前,银凤还派人送来一份通知,要求我把天魔教的人手分一半给他,我回答说已经全部交给天残门了,如果天残门不接受,兄弟真不知如何是好,因为这批人的问题不解决,兄弟就无法安心……”

燕青道:“龙长老答应得十分勉强,因为天残门本身的人力有限,实在无力管辖那么多的人手。”

马百平道:“这个问题容易解决,兄弟交出去的人数约有五百,还有近一百人是兄弟的亲信,这些人的武功都不错,在天魔教中并没有占重要的地位,他们也不想在那一个帮派中存身,兄弟准备开设分局时,聘作镖局的人手。”

说着取出一本厚厚的名册,交给燕青道:“这是名单清册与个人的详细资料,请总镖头收下。”

燕青很高兴,因为这澄清了白金凤对他的怀疑,连忙推回去道:“百平兄,兄弟疏懒成性,还是请你多费点心吧。”

马百平庄容道:“燕兄,人事档案理就应由总镖头保管的,兄弟把财产清册也造好了,隆武镖局在各地的分局也应该立即开始起来,使每个人都有所职,还有一部分人,无意在江湖上创业的,兄弟也答应他们,每人致送两万两银子,抹去他们的人事府册纪录,使他们安居成家立业。”

燕青更为感动地道:“百平兄,你实在了不起。”

马百平苦笑道:“你知道聋长老对我可能不太谅解,认为我还隐藏了一部份人员另有意图,我实在无法明说,因为那些决意退出江湖的人,深深厌倦了天魔教中的工作,我答应过他们如果有朝一日能摆脱羁束,绝不让别人知道他们的过去,所以必须隐瞒起来。”

燕青笑道:“聋长老的确有这个想法,因为他多年调查,已经查出了九十多个天魔教徒,可是马兄的名册上却漏列了三十名左右,他不敢莽然从事。”

马百平笑了笑道:“这是难免的,但我并不乞求别人的谅解,天残门建于武林,金凤大姐势心要出去巡视一番,我们也可以就便把分局设立起来。”

他把燕青邀到密室中,捧出全部的名单以及财产的清册,燕青深为吃惊了,他没想到天魔教的财源竟是如此的丰足,各地的生意统计一下,约莫有十亿之数。

这么一笔巨大的财产,马百平居然毫无吝啬的悉数交出,使得燕青深为钦佩。

马百平却笑说道:“这笔钱是天魔教的,又不是我的,凭我们这样的人,总不会饿死吧。要钱又有什么用,身拥千钟,也不过日食斗粟,握地千里,死后也不过三尺埋身,要多了又能如何,本来我想分一部分给天残门的,但后来想想又觉得不公平,因为这并不是他们挣下的,天魔教贮积下这笔财富,应该用在更有意义的地方。”

燕青肃然道:“马兄胸襟之阔达,实非小弟所能及。”

马百平苦笑一声,道:“燕兄这么说小弟就不敢当了,人生在世,孽孽不息者,无非为人为己两途。小弟以前是一心想为自己创番事业,所以人在天魔教中,心在为己张本,可是从白福天魔令主死的,小弟感触良多,拼命争得一个霸权,终日提心吊胆,结果还是不免一死为人所夺,掌握在手时,躲得不敢见人,有何乐趣可言,后来见到燕兄大义凛然,无患于得失,才领略到为人的乐趣,顿感身心皆安,小弟因此才知道施与受之间,相去何啻千里。”

燕青道:“就是一念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难以参透。”

马百平叹道:“是的,看到家父这么一大把年纪,终身为人作嫁,居然仍不悔误,实在为他老人家不直,他带了几个人走了,多半是与张震宇合作,冀图东山再起,即使其成功了,他自己还是委屈居人下,真是何苦来哉!”

燕青也只有陪着地叹息了一阵,然后两人开始研究手头的人员,分布的地区,以及分局开设时,由那些人负责。那些人襄助,倒是费煞周章。

因为风云十杰,多半已经星散,镖局里只剩下了一个八臂神裘梅风是老人,隆武总局就由他总负责,更名天风。

火龙神丁宏与方天戟薛依在天魔令主死后就归隐了,燕青知道薛依是九老会中人,家居湘西,建议在湘西设天俊镖局,请薛依主持,为纪念死去的青狼尤俊,在皖东设天龙镖局,请丁宏主持。

风云十杰仅剩的老三都有了安排,镶局以天字为铭,是表示基业建自天魔教。

另外则在姑苏设天马镖局,属马百平名下的事业,在陕西设天燕镖局,属燕青名下的事业,那是他对自己华山世家唯一的一点心意,马百平是不知道的。

五处主局各记若干分局,则由天魔教中直接隶属于马百平的人负责,总共有十五处之多。

每一主局下隶有三处分局,而五处主局的实际负责人则以燕青为主,马百平居副。

整整忙了一天,大致拟出了头绪,筹备的事宜由马百平去主持了,燕青则去天残门的临时总坛,找到了白金凤,首先把镖局的计划草案给她看了,然后问道:“你调查所得遗漏的三十个人,是否都在这上面。”

白金凤看了一下,脸现惭色,道:“不错,差不多全在上面了,只有五六个人,大概是愿意从此退出江湖的……”

燕青道:“那一份名单我没有看,你也把他们割掉,从此不再提,让他们安安静静地生活吧。”

白金凤道:“那倒是我误会马百平,想不到他转变得这么快。”

燕青叹道:“是的,这是我最佩服的一个人,金凤,一切都没有疑问了,你赶快从事建立门户的事情吧,我也要把镖局的业务推开来,对了,马百平还说了一句话。”

白金凤道:“什么话?”

燕青道:“银凤在天欲教主的指示下,可能还不死心,除非你们直接侵犯到天残门头上,否则希望你不加过问。”

白金凤道:“我本来就不想去干扰她,手足相残是人间悲剧,不过她胡闹得太厉害的话,我还是要管的。”

燕青说道:“不!由我们来对付好了,实在人手不足,我们是天残门的客座护法,还是可以向天残门调动人手的,不过马百平的意思是想若非必要,连我都不必管……”

白金凤哦了一声道:“他准备如何管呢?”

燕青道:“我看他的意思是想把银凤感化过来。”

白金凤道:“行得通吗?”

燕青道:“只要不放弃信心,没有行不通的事。”

白金凤道:“他还会要银凤吗?”

燕青叹了一声道:“我最敬佩他的就是这一点,他似乎还深爱着令妹,终身不作第二人想。”

推荐热门小说多情浪子,本站提供多情浪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多情浪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十四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龙神之雨 冥婚 蝴蝶杀人事件 魂祭 瘦子 偷天弓 占星术杀人魔法 农场 怒江之战 天舞纪·魅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