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怜怜一笑道:“我也知道,天绝谷精锐尽出,布下了天罗地网,要对付浪子。”

“那我们怎能做视不理呢?”

怜怜轻叹道:“他不要我们跟了去,必然有他的道理,因此我们只好等着;好在丐帮的人已经连络上了,真有什么消息,会立刻通知我们,等必要时我们再去接应。”

白金凤也只有轻叹一声,在船上坐立不安地来回踱着,惜惜看了有所不忍,说道:“白姑娘,他是到华清池去的,那儿也是我们丐帮的一个连络站,靠着隔壁是一家小酒店,你真要不放心,我们就上那家小酒楼去等着。”

白金凤高兴地道:“好极了,我们也出去逛逛。”

惜借道:“不过你得换个样子去,虽然你穿了男装,但还是太英俊潇洒了一点,会引人注意的。”

白金凤笑道:“假如那家酒楼是叫丹凤居,就不必换装束了,那是天残门的金陵分舵,掌柜的是我们中的一个分舵主,聋长老就在那儿驻守着。”

惜惜一愕道:“天残门设下这个据点可隐秘,我们丐帮的连络站就在隔壁,居然一无所知!”

白金凤笑道:“彼此,彼此,我们只知道隔壁的华清池是个澡堂,那是为了认识环境,不致跑错了地方才记住的,可没知道会是丐帮的连络站。”

于是相视一笑,三个女孩子略略装扮了一下,遮住了本来面目,往城里去了。

到了丹凤居,跑房的一看来人,立刻就把他们引到一间雅座中,没有多久,聋长老就来了,恭身见礼后,立刻问道:“门主怎么上这儿来了,有什么赐示?”

白金凤道:“没有事,我到了金陵,总不能老躲在船上,所以出来逛逛。”

聋长老急急道:“门主此时不宜转出,金陵乱得很,四处都是陌生的江湖人,不知道属于那一方面的。”

白金凤笑笑道:“管它属于那一方面的,反正我换了样子。

没人会认识我,燕青上岸了,你知道吗?”

聋长老道:“知道,他就进了隔壁的华清池,属下已经派了四个人进去,如有变故,随时都可以支援。”

白金凤笑说道:“这就好了,我就在这儿坐坐等候着。”

聋长老沉思片刻道:“也好,燕大侠不在船上,门主在船上也危险,万一有个风吹草动,属下驰援都来不及,如果门主肯答应的话,就一道住在这儿吧!”

白金凤却一皱眉道:“聋长老,我住在那儿我自会作主的,我这次出来是要经历一下江湖经验,如果一直要你们保护着,我还能学到些什么。”

聋长老道:“属下是为门主的安全着想。”

白金凤冷冷笑道:“没有一处是安全的,天残谷那等隐僻,结果还是被人杀上门来,如果不是燕大侠与两位大姐及时赶到援手,我就被人活埋在谷里了。”

聋长老俯下头道:“那是属下的疏忽,未能尽到保护之责。”

白金凤道:“也不能怪你,实在是对手太强了,因此我必须要学学自卫,不能老是要人保护。”

聋长老更为渐愧,忽然一个客倌打扮的人前来叩头行礼后道:“属下刘全有要事尊报。”

白金凤道:“说,什么事。”

刘全道:“马百平不久前进了华清池。”

白金凤一震道“他带着多少人来的?”

刘全道:“就是一个人,进去后就跟燕大侠一起下了池子。”

聋长老道:“我们的四位舵主呢?”

“尤大元舵主已向燕大侠先打过招呼,如有必要,可以立即支援,但燕大快跟马百平之间似乎没有什么敌意,燕大侠也,没有表示,因此他们只在附近守候着。”

白金凤道:“奇怪了,原来他是上这儿来找马百平的,两个人在商量些什么呢?”

在华清池的澡池子里,燕青与马百平都光着身子,泡在水池子里,另外有几个浴客则躺开一切闭目养神。

马百平道:“燕兄相请,不知有何见教?”

燕青道:“有一件事请教,也有一个重要的消息奉告,先要请教的是近日在金陵城中风云际会,来了不少武林中人,他们究竟是干什么的,是属于那一方的?”

马百平道:“大部份是天魔教中人手,也有一些是不明身份的。”

“这些人是为什么而来?”

马百平道:“是家父召来的,因为金陵最近出了好几条命案,被杀的都是天魔教中的重要人物,家父很紧张,故而叫兄弟把天绝谷中的重要人手都带来了。”

“可知道杀人凶手为谁。”

“不知道。此人身手绝高,好像专为向天魔教寻仇而来,家父怀疑是燕兄,虽经兄弟力保,但家父还是不相信。”

燕青微笑道:“人不是我杀的,不过我可能知道是谁。”

马百平连忙道:“是哪一个?”

燕青道:“兄弟知道令尊是一个傀儡而已,上一次火并天魔教主白福,只是受人指使,那个人是谁呢?”

马百平道:“兄弟不知道,此人与白福是同等地位,兄弟的武功也得自此人传授颇多,但一直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因为兄弟每次见到他时,他都带了一个青铜面具,兄弟称他为天尊,却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燕青道:“令尊是否知道呢?”

马百平道:“也许知道,但他一直不肯告诉我。”

燕青一叹道:“百平兄,你我既为莫逆,希望你掬诚相告。”

马百平道:“小弟说的是真话,现在天魔教将以何种面目出现尚未决定,小弟是负责实际行动责任,一切都受命于那个叫天尊的人,所以小弟的地位很高,但并不能参予机密,因此有些事小弟并不清楚。”

燕青想了一下道:“那么我告诉你,这个人就是当年的黑道世魔恨天翁上官吴予。他手下的三个得力助手叫恨天三姬,一个飞天夜叉贾瑾已死,另外两个,一个是独臂神尼柳不青,一个是紫燕的养母金雪娘。”

马百平不禁一震,燕青道:“尊夫人恐怕比我知道得还多一点,因为她知道天魔教的背后有四大巨头,白福已死,另外三个人她虽然没有说出是谁,但她至少是属于其中之一,而且她武功之高,绝不在吾兄之下。”

马理平愕然道:“银凤会有这么大的本事?”

燕青道:“兄弟跟她交过手,这一点绝不会错,所以马兄今后要多注意一点她的行动。”

马百平沉默半天,才叹道:“我们虽是夫妇,都早已同床异梦,徒具其名而已,兄弟从不管她的事,柳不青是受命于天归师兄弟节制,没想到她竟是恨天三娘之一,而天尊竟是恨天老魔。”

燕青一笑道:“恨天翁虽然把马兄的地位提得高,只是在利用马兄而已,柳不青才是他的心腹,这个老婆子恐怕还兼有监视马兄的任务。”

马百平愤然地道:“我知道是受人利用为工具的,所以才与燕兄私通款曲,这老魔头迟早会后悔的。”

燕青道:“现在已知三者之一为恨天翁,还有两个人,一个在尊夫人身上找线索,另一个则在这几天的杀人凶手身上找线索,相信必可把他们挖出来的。”

马百平连忙问道:“杀人者为谁呢?”“燕青把当涂江心岛上连氏废墟拾来的纸块包在一块油布内,在水中递给马百平道:“这是在当涂江心岛取来的,兄台拿去给令尊一看,他大概就知道是谁了。”

“当涂江心岛,那不是连洁心的故宅吗?”

!“不错,令尊在莫愁湖畔冒充天魔令主的事一定是被她发现了,她把她父亲连治天被杀,以及拆散她家庭,隔离她儿子的帐,都算到令尊头上,现在她已经找到了她的儿子,此来恐怕是专为对付令尊。”

马百平收下纸包,匆匆离池道:“我这就见家父去,如果有了消息,明天还是这个时候,我们在此地见好了。”

他起身抹干净水渍,穿衣服的时候,燕青也起来了,近在他的身边道:“这个纸包中物,马兄别说是从我这儿取到的。”

马百平道:“我知道;燕兄这两天别去看紫燕,因为家父在她屋子四周密布眼线,专为对付燕兄的。”

燕青笑了一笑,等马百平走了之后,他也穿好了衣眼,一迳离开了华清池,踱向秦淮河畔,在那些画舫间一条条地寻找着,终于找到了他要找的那一条,船上挑着花灯,灯上写着牡丹红三个字。

他踏上画舫,惊动了正在瞌睡的一个小丫头,燕青笑笑,摸出一块银子放在桌上道:

“我姓燕,特地来访牡丹姑娘。”

燕青道:“不熟,我是慕名来访、”

小丫头笑道:“难怪了,姑娘病了半个月了,一直在家中养病,爷若是熟客,就不会到船上来找她了。”

燕青一怔道:“牡丹姑娘既然有病,船上干吗还悬灯呢?”

小丫头道:“姑娘也没什么大病,只是身子不爽,所以仍然悬灯,如果有相熟的客人来,就我接到寓所去。”

小丫头受了银子,请燕青坐下了,便拿起竹篙,慢慢地把船撑了出去越走越荒凉,约莫半个时辰,船已经驶到一个很荒僻的郊野,燕青看着不对,忙问道:“牡丹姑娘住在哪里?”

小丫头用手一指前面不远处亮着灯光的地方道:“就在那边,只有这一家爷请自己过去吧!”

燕青正在犹豫之时,丫头笑道。“姑娘吩咐过的,如果有一位姓燕的爷来找她,就叫我送到这儿来,姑娘是住在城里的。”

燕青过来不要找牡丹红,这是金紫燕跟他连络相见的办法,因此倒也相信了,他等小丫头把船拢了岸,就一直向亮灯的地方行去那是两间茅屋,闪着灯光,燕青跨步越过竹篱,还没有出声招呼,门忽然开了,屋中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金紫燕的养母金雪娘,一个赫然是连洁心。这个意外的发现,倒使燕青紧张了。

那两个妇人对燕青的到来并不惊奇,金雪娘首先站了起来道“燕公子,老身守候多日,总算把你给盼来了。”

燕青到了这个时候,只有硬起头皮进去拱拱手,道:“大娘好,莫大嫂好,真想不到会在这儿见面。”

连洁心淡淡地点点头,金雪娘却笑道:“燕公子,你可不要怪紫燕,她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这儿,她对你是一片痴心,天天守着你,而且还买通了牡丹红,作为你们连络私下会面的地方,连洁心却沉下脸,说着:“燕兄弟,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嫂子的话,你就告诉我一句老实话,你究竟是什么人?”

燕青笑笑道:“大嫂这是什么意思,兄弟浪子燕青……”

连清心说道:“我知道你叫燕青,我问你是什么身分。”

燕青笑道:“正一品江湖流浪客。”

连洁心怒道:“浪子,我没有心情跟你开玩笑。”

燕青道:“我说的也是真话。”

连洁心哼了一声道:“你是九老会中的人。”

燕青心中微震,但脸上不动声色地道:“大嫂凭什么认定我是九老会中的人呢?”

连洁心道:“你派去跟踪我的小伙子在死前说了很多话。”

燕青笑笑道:“是那个叫史光超的小家伙吗?”

连洁心道:“你终于承认了。”

燕青叹了一口气道。“大嫂提了一个死人作为证据,我能不承认吗?因为我连对质的机会都没有了。”

连洁心说道:“燕兄弟,你到底是不是九老会中的人?”

燕青道:“如果大嫂已认定我是了,我说不是也没有用,但希望你要听一句老实话,我告诉你我不是。”

连洁心皱眉道:“但是史光超咬定说你是的。”

燕青苦笑道:“我跟天魔教作对已成事实,天魔令主虽死,天魔教的势力仍存在,他们都在找我,我是不是九老会的人都无关紧要了,不过大嫂从史光超口中证实我的身份,似乎太牵强了。”

“史光超不会说假话的。”

“何以见得呢?”

“因为他是在忘我草的药性下说出来的话。”

“忘我草是什么东西?”

“是一种药草,有特殊的功效,人服食以后,任何记忆都保留,只是忘掉了自己,因此他供述的话,完全是真实的,没有一句虚言。”

燕青心中一惊,这种药草的性能他是知道的,龙雨田曾经向他说过,那是一种麻醉心智的毒草,任凭意志再坚定的人,在这种药草的性能下,都会无法控制,将记忆中的秘密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因为受制的人忘了自我,把自己当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陌不相识的人。

对于一个陌不相识的人,是用不着为他守秘密的。

这种药草极为稀少,而且提炼的方法很困难,没想到连治心那儿居然有这种人才。

他盘算了一下,觉得还有一点可以掩饰的,就是史光超知道的事情不多,无法证实自己在九老会中所负的任务。

因此他笑了一下道:“一个人连自己都不记得了,怎么还能记得别人呢?”

他的语气中似乎对忘我草的性能完全不清楚,而连洁心也不愿多作解释,只是道:“你不要管,反正我保证他说的都是实话。”

燕青道:“他说我是九老会的人吗?”

“他没有这么说,因为他在九老会中的地位并不重要,还不足以了解一个像你这么重要的人,但从他叙述的一切,都可以证明你是九老会的人。”

燕青笑笑道:“他怎么说的?”

“他说九老会为了对付天魔教,侦破天魔令主穿心缥的身份,作了很多的措施,他们都是潜伏在一地的工作人员,他的伯父史剑如是九老会派遣在金陵地面的负责人,负责支援一个人的行动。”

“那个人是谁?”

“他也不知道,只知道那个人用一个特定的暗号前来联络时,就是需要他们支援的时候”

“结果是我去了,也各出了那个暗号对吗?”

“不错,你是离开了莫家大宅后就到那儿去的,也亮出了特定的暗号,跟史剑如见了面,展开进攻的行动。”

燕青笑笑道:“这就证明我是九老会的人吗 "连洁心道:“难道还不能证明?”

燕青道:“不能,这只证明了另外一个人。”

“除了九老会指定的行动人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暗号,你又何必狡赖呢?”

燕青道:“我不必狡赖,因为这个暗号是别人告诉我的。那个人是九老会中的人,也是九老会中很重要的一个人。

“谁?谁会将这些告诉一个外人。。

“孤剑林封,大嫂对这个人应该知措。”

“孤剑林封,我当然知道,可是他已经死了。”

“不错,他是死在穿心镖下的,但他挨了一镖之后并没有断气,居然还留着最后一口气跑到我那儿 告诉我些暗号,也请求我为他复仇,侦破天魔令主的身份后,要我到一个地方去请求援助,而那个地方恰巧就在大嫂的叙对面,现在大嫂满意了?”

连浩心沉思片刻才说道:“满意了,我相信这是真话。”

燕青笑了一笑,他知道连洁心无法拆穿这个谎言的,因为史光超并不知道燕青与林封是一个人。

但他故意问道:“大嫂何以能相信这是真话呢?”

连洁心道:“因为我在好几个九老会人员的身上都使用过忘我草,除了史光超外,他们都不知道你这个人,因此我对你的身份也不敢确定,我相信你跟九老会可能无关,只是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金雪娘却道:“燕公子,老身还有一个问题,你既非九老会中人,为什么要为林封卖命呢?”

“因为我欠他的。”

“你怎么欠他的?”

“林封是我的同乡,他是财主,我却是个孤儿,在他家牧牛为生,他对我一直很好,像兄弟一样待我,他投入凤凰剑客丁一鹤门下练武后,也没忘记过我,后来是他推介我到先师三白先生的门下,没有林封,我今天很可能还是个庄稼汉,所以他垂死前找到了我,提出这个请求,我无法拒绝。”

这些都是安排好的,孤剑林封虽是个虚构的人,但九老会真正的负责人风云叟于飞把一切都安排得很妥善,有迹可考,所以他不怕拆穿。

金雪娘又问道:“那林封有没有推介你加入九老会呢?”

燕青道:“没有,他知道我不可能加入九老会。”

“为什么?”

“因为我的恩师三白先生是从九老会中退出来的,他老人家跟九老会中的一些人闹得很不愉快,临终前唯一的遗言就是不准我加入九老会。”

这也是安排好的,对方既然掳劫过一些九老会中的人,想必一定问出了这些早经安排好的事实,燕青说得很自然,那两个妇人显然很满意。

连洁心问道:“令师为什么跟九老会闹翻了?”

燕青道:“不晓得,我跟先生学艺没有几年,他老人家很少谈他的过去。”

“可是你已经接受了林封的请求,不是违背了师训吗?”

燕青道:“不算违背,先师只是不准我加入九老会,却没有禁止我为友复仇,更没有禁止我行侠仗义,天魔教的行为已经引起了武林公愤,就算没有林封的请求,我也会毫不考虑地站在相对的行列中。”

连洁心微笑地说道:“燕兄弟,还有一个问题,孤剑林封已经死了五年,为什么你到现在才找到了天魔教呢?”

燕青算准她会有此一问的,答案也准备好了,因此微微一笑道:“大嫂,孤剑林封是在你们的记忆中死了五年,在我的记忆中,他是去年才断的气。”

连洁心不禁一怔道:“什么,穿心镖下,居然还有活了四年?”

燕青道:“是的,他中镖是在江上,多亏是冬天的冰冷的江水使他的血脉冻凝得很快,因此没有流太多血,使他又活了下去,假若不遇到我,他还可以多活几年的,因为遇上了我,他一高兴多喝了点酒,使得创口迸裂才死的。”

“他的心穿了个洞,怎么还能活下去的。”

“练武的人生命力总是比常人韧一点。”

“那四年他躲在那儿?”

“他在一个山上养病,那儿有个老和尚医道很精,居然把他的伤治好了,不过警告过他不能再喝酒,那知道他见了我后,不提那件事,直到伤口进裂了才说出那些话。”

“他是存心求一死的。”

燕青黯然道:“是的,除了不能喝酒之外,还不能作剧烈的运动,当然更不能动武了,对一个练武的人说来,这样活着无异是死去了一样,他只是木然地多活了四年,他的人在五年前等于是死了。”

金雪娘一叹道:“难怪你一来就找上了紫燕。”

燕青说道:“是的,林封也是在紫燕那儿侦查到一点天魔教的消息,继续追下去,只可惜追到了苏州,就挨上了一嫖,所以他要我也从秦淮名妓金紫燕的身上开始。”

这个说法更是天衣无缝,燕青以孤剑林封的身份初露江湖,金紫燕也开始在秦淮河上混了。但只是个髻龄的清倌人而已,在这以后,燕青又以渔郎王九渔、立面修罗沈君瑞、狂书生上官立龙、霹雳剑客楚天涯的身份出现过,那些人都没在金陵落脚,因为天魔夺主的据点经常移动,燕青也就以不同的身分追下去。

正因为隔了这么多年,金雪娘对燕青的身份查证似乎非常满意了,朝连清心道:“大嫂,老身以为燕公子不会是九老会中的人了。”

连洁心却问道:“燕兄弟,目前你作何打算?”

燕青道:“天魔令主的身份是揭晓了,而且真正的天魔令主也死了,孤剑林封的仇是报了,他的心愿我也达成了,现在我该为自己的生命挣扎了。”

连洁心道:“还有谁要跟你过不去?”

推荐热门小说多情浪子,本站提供多情浪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多情浪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十九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异域密码之日本异闻录 笼鸟 崔老道捉妖:夜闯董妃坟 另类间谍 不死神皇 第三死罪 必须找到阿历克斯 暗夜将至 独眼少女 盗墓笔记3云顶天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