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上一章:第十六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两个妇人应了一声,回身出去。

白须老者一笑道:“燕老弟,现在你总不能否认是九老会的人了吧?”

燕青沉思片刻道:“陈老,你究竟是哪一边的?”

白胡老者把额下的白须扯脱,再揭下一张很精致的面具,露出了陈亮的本相,微微一笑道:“燕青,你真不错,老夫以王一剂的身份在金陵隐迹了十年都没人知道,你居然一听声音就揭穿了老夫的乔装,难怪马老哥对你要特别重视了。”

燕青道:“原来的王一剂呢?”

陈亮笑道:“自然也在这里,他出门办事时,就由老夫代理……”

燕青心中一沉,怜怜说丐帮内部不稳,再也没想到问题会发生在一个退隐的八结掌令门主手里。

陈亮笑笑道:“燕老弟,你真是个绝世奇子,凭一个人就把叱咤江湖十多年的天魔教给搅散了,只是你没想到在天魔教里还有一批人在控制着吧。”

语音一转又笑道:“不,你当然知道了,否则你不会悄悄地留走,这下子你可真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了,不但帮我们搅散了天魔教,还帮我们找到了九老会的主持人,说!那两个是谁?”

燕青道:“哪两个人?”

陈亮道:“就是跟你约定在此见面的两个?”

燕青道:“我连面都没见着,怎么知道是谁呢?”

陈亮道:“你别推托,这是你们秘密的约会,必然是九老会中参予最高机密的人,你会不知道是谁?”

燕青道:“陈老,你既然也是九老会的成员,自然知道九老会行事的准则,互相之间,只有连络的记号,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他们也不知道我是燕青,我又怎么知道他们是谁呢?”

陈亮想了一想才道:“这一点姑待查证,你们见面的目的是什么?”

燕青道:“自然是述职,报告天魔令主的死讯。”

陈亮道:“胡说,谁不知道天魔令主已死,还要你报告。”

燕青道:“我是实际负责行动的人,当然要以我的报告为准。”

陈亮道:“你准备如何报告呢?”

燕青道:“天魔令主已死,但天魔教的势力仍在,今后工作的方向当放在马景隆的身上。”

陈亮点头道:“不错,不错,你很能干,你怎么会看出马老哥的呢?”

燕青道:“岂仅是我一个人看出来,柳浩生早就启疑了,马景隆自承杀死纪子平就是个漏洞。”

陈亮道:“胡说,纪子平死于穿心镖下,他怎么知道是马老哥所为呢?”

燕青一笑道:“除了杀纪子平的凶手,谁也不会知道纪子平的死讯,那个地方埋伏重重,别人进不去的。”

陈亮点点头道:“那倒是一个疏忽,不过天魔令主死了,柳浩生的疑心也可以解除了,可是那只是一个小漏洞,不足以证明马老哥与天魔令主有关系呀?”

燕青道:“不错,当时我对柳浩生的话也并不相信,可是马景隆不该在我的面前以天魔令主的身分出现的,他的乔装虽精,口音却变不过来,我这人有过耳不忘的天才,一听就知道了,而且他还挨了连洁心的一镖,肩头的伤痕仍在,杀死天魔令主后,又做了一件最笨的事……”

“什么事?”

“毁尸灭迹,想掩过肩头的伤,天魔令主在死前酣斗十几个高手,根本没有受伤的样子,我知道被杀的绝不是我见到那个天魔令主。”

“那你又怎知被杀的确是天魔令主呢?”

“因为他的武功,除了天魔令主外,谁都不可能有那份武功,马景隆若非在背后出手,绝对杀不了他,他若非与马景隆等有勾结,也绝不会把后背对着马景隆,何况马景隆毁尸时弄错了方向,天魔令主是左肩中镖,他偏偏毁了右肩,从这些迹象看来,马景隆分明是想取代天魔令主的地位,继续称霸于武林。”

陈亮哈哈一笑道:“小子,你知道得太多了,这些话你告诉过谁了?”

燕青道:“我说出来能保全我不死吗?”

陈亮道:“不能,马老哥将以公开的身分出现江湖,以他杀死天魔令主的伟举,不难成为当代霸主,当然不能让人知道他在天魔教中原来的身分。”

燕青道:“既然我仍不免一死,那我又何必说出来呢?”

陈亮道:“死有很多种,你说了出来,可以死得很痛快。”

燕青道:“我还没有活够。即使多受点罪,我只要能活着,就有希望了,我不想死得很痛快。”

陈亮脸色一沉道:“小子,你不要自讨苦吃……”

燕青笑道:“九老会既然约我来此述职,自然会有安排,你制住了我有什么用,我们的人很快就会来了!”

陈亮一笑道:“来多少也没有用,王一剂是丐帮退隐的长老,却早就是我们的人了,他会把你们的人应付过去的。”

燕青道:“恐怕没那么容易吧,别的人他应付得过去,丐帮的于帮主风云叟于飞是个最精明的人……”

陈亮脸色一变道:“什么,于飞也来了,那两个人中有他?”

燕青道:“你今天拣错了日子,你冒充王一剂吓唬别人可以,但连自己的掌门人都不认识,那不是笑话了吗?”

陈亮一急道:“王老儿真该死,他怎么没告诉我于飞会来呢?”

燕青道:“他也不知道干帮主会来,否则一定不会让你在这儿顶替了,现在你看该如何补救呢?”

陈亮回身正待出去,门口却进来两个人。一个身躯宏伟的老者,手执一根翠绿色的竹杖,另一个却是玉面墨髯,神态飘逸,正是风云叟于飞与造化手龙雨田。

陈亮大惊失色,飞快地退后,一掌按在燕青的顶门上,厉声道:“你们快退出去,否则我就一掌毙了这小子。”

风云叟微微一怔,龙雨田却笑道:“陈兄,没有用的,你吓不了谁,燕青是我们精选出来,破坏夭魔教的好手,你制得了他吗?”

陈亮还没有来得及作表示,手腕一麻,已经被燕青反扣住了。

陈亮翻眼望着缓缓坐起来的燕青,一只手腕被扣住,半点力都使不出来,不禁惊叫:

“你这小子究竟是谁?”

燕青微笑道:“浪子燕青,我们见过那么多次面了,你难道还不认识,陈老毕竟是上了年纪了。”

陈亮道:“我是问你真正的身份,看你的身手,绝不可能是个默默无闻的人……”

燕青道:“浪子燕青以前默默无闻,现在可是名扬天下了,马景隆只是杀了天魔令主,天魔教却是我一手推翻的。”

陈亮几度挣扎都未能挣脱,才惨笑一声道:“你们虽然制住了我,却逃不过铁骑盟的。”

燕青哦了一声道:“铁骑盟,这又是个新兴的帮会吗?”

可是,陈亮的脑袋一垂,身子软了下来,倒在地下,一动都不动了,龙雨田忙上来,抚抚他的胸,又把了一下他的脉门,起立摇摇头道:“死了。”

燕青奇道:“死了?他是怎么死的?”

龙雨田道:“我也不知道,他不是自杀的,也不是被杀的,但他确是死了,他的心脉全断了。”

于飞愕然道:“会不会是自己震断心脉而死的?”

龙雨田道:“看起来虽像,但绝不可能,因为他的脉门被燕青扣住了,根本施展不出功力。”

燕青道:“会不会是服毒的呢?”

龙雨田翻开陈亮的眼皮,看了一下道:“也不是,他毫无中毒的征象,而且死因是心脉断裂,没有一种毒药能造成这个情况的。”

于飞叹道:“他跟王少奇的死状同出一辙。”

燕青一怔道:“王少奇,就是王一剂吗,他怎么也死了。”

于飞道:“我跟龙兄进来时,是这个陈亮接待的,他也化装成王少奇的样子,交待过几句连络的暗语之后就离开了,把我们留在一间密室,我感到很奇怪,却也没有多问,因为他向来是个很谨慎的人,也许是因为龙兄在旁之故,他不愿泄露我的身分,因为丐帮掌门人在外人面前,身份一向是要保密的,过了一会儿,王少奇又来了,见到我之后,就是一怔,立刻以帮中之礼叩见。”

燕青道:“这一叩见才露了马脚。”

于飞道:“是的,陈亮根本不认识我们,所以立刻派人通知了王少奇前来辨识,可能他们没来得及打招呼,而王少奇是个很拘礼的人,见了我的面,不知不觉地流露出习惯来了,正因为先后态度的不同,使我感到很奇怪,才问了他一句话……”

“什么话?”

“我说王兄现在才记起于某人了?就是这句话使他脸色大变,连忙跪下来自承该死……”

“他说了什么?”

“他说退隐后到此不久,就受了别人的胁迫……”

燕青一叹道:“没有人协制他,贵帮的人别的我不敢说,只敢说他们会为名利所惑,绝不会为威武所胁,这一点我是相信的。”

于飞黯然道:“不管怎么说,他人已死了,也无从追究了。”

“他是怎么死的?”

于飞道:“我继续问他,他也是说到铁骑盟三个字时,神情为之一顿,接着就倒下气绝了,龙兄看了一下他的尸体,断定他是自震心脉而死的。”

龙雨田道:“可是现在我又不敢断定了,因为陈亮的死状如一,却不是自断心脉的,这种杀人的手法实在太奇怪了。”

燕青想想又问道:“多久前的事?”

“不久以前,他死了之后,我们就出来了,刚才,看见这一个王少奇叫两个人出去收拾怜怜与惜惜……”

燕青道:“帮主有没有去通知她们?”

于飞道:“没有,也不必,因为怜怜与惜惜会防备的,事先我就打过招呼了,来到此地之后,她们就制住每一个接近她们的人,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谁都不可以放过。”

燕青道:“帮主可是发现已有警兆。”

于飞道:“是的,因为我发现本帮中担任剿除天魔令主的弟子被人暗杀了一半,问题必出在自己人手上,追查的结果,才知道是另外两个门下泄的秘,也就是怜怜与惜惜的替身。”

燕青道:“被杀死在雨花台的那两个女子吗?”

于飞点点头道:“是的,她们原是跟龙兄一起去了,可是她们竟然连络了另一个人,意图暗算龙兄,幸亏我跟龙兄碰过了头,知道少侠约龙兄在雨花台见面,也想悄悄地去跟你们碰个头,偷偷地跟在后面,及时搏杀了那个人……”

燕青道:“龙先生居然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把那个人变成你的样子,的确是神乎其技。”

龙雨田苦笑道:“那家伙就是这付样子,要不是于帮主及时出手,连我都无法分辨出哪个是我自己了。”

燕青哦了一声,于飞道:“他们是打算暗杀龙兄后,再由那个乔装龙兄的人与少侠见面,算计少侠的。”

燕青也想到了是这个可能,不禁一叹道:“那就错了,我们以为是帮主故意牺牲了三个人,好掩护龙先生与怜怜惜惜今后的行动呢!”

龙雨田道:“我们用不着杀人来掩护行踪,田雨龙本来就是个假的,随时都可以失踪。”

燕青道:“你们多留一会儿,就不会有这些事了,至少,可以把三具尸体藏起来,免得对方发现呀。”

于飞道:“那倒不必担心,我另外派了人在那儿,等少侠看过死体,发现标记后,立刻把死体移走的,我们不敢在那儿多呆,是怕对方还有人迫蹑而来,目前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对方知道是我在主持其事。”

燕青道:“王少奇也不知道吗?”

于飞道:“他不会知道,否则他就会自己在这儿等着,不会让一个冒充者来顶替了,因为我给他的通知是用寻常的门中连络口语,只说要借他的地方会商一件事,他绝不会想到是我自己来的,除了本门两位最亲信的长老外,谁都不知道我在金陵。”

燕青又问道:“帮主怎会想到要借此地议事呢?”

于飞道:“因为被处决的那两名女弟子,正是王少奇的女儿,我是来看看他知不知情,有没有牵连……”

燕青道:“帮主太大意了,其实从对方唯妙唯肖的易容术上推测,必然是精通医道的人所为,早就该对此地怀疑了。”

于飞一叹道:“我是怀疑到有此可能,所以才对怜怜与惜惜予先发出了警告,叫她们来到之后,稍有动静,立刻先下手为强。”

燕青道:“假如对方毫不动声色,她们怎么防备呢?”

于飞笑道:“这一点毋须优心,我关照过两个丫头,到达地方后,除非我有暗号召见,否则绝不让任何人见到她们,我没有发暗号,她们一见来人的面,不问来意如何,必然会先采取行动。”

燕青道:“对方身手不凡,她们应付得了吗?”

于飞笑道:“她们俩四岁开始便跟着我学功夫,十九岁就担任了六结堂主兼净衣门护法,在本门中也算是有数的好手了,虽然比不上二位,但胜过她们的人也不多。”

龙雨田道:“我倒不知道她们有一身好功夫。”

于飞道:“以前她们不能泄露在丐帮的身份,自然不便炫露,龙兄,我叫她们去侍候你,也有保护你的意思在内,当然不能随便派两个庸手来的。”

龙雨田脸现愧色道:“于帮主,你为什么不早说呢,在那六年中,我对她们实在太不近人情,也太不客气了。”

于飞道:“及早说明她们是我的义女,龙兄还会接受吗?”

龙南田俯下了头,显得很不好意思。

于飞又道:“龙只无须为此感到不过意,她们的责任是侍奉龙兄,一切都是该受的,这对她们也是一种磨练,丐帮门下,都是在磨练中出来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龙雨田道:“只是她们的牺牲太大了。”

于飞庄容道:“为了大义所在,谁都在牺牲,以龙兄而言,放弃了百花山庄中上面的义姬绝色,江岸禁地中苦熬了六年,难道又不是牺牲吗,至于燕少侠,那更不必说了……”

龙雨田道:“比起你们,我那点牺牲又算什么?”

于飞一笑道:“这不是以价值而论的,富翁一餐千金,穷汉一饭升米,大家一天不吃,省出来账灾,难道说穷汉的心意就不如富翁之诚吗,对龙兄来说,你所作的牺任并不低于任何人,我们致力于对付天魔教,谁都不争什么,只是各人尽己之心,竭己之力而已。”

燕青喟叹道:“天魔令主被杀的事,二位都清楚了吧?”

于飞道:“听少侠与陈亮的谈话后,大致算是明白了,真没想到马景隆有这么大的本事。”

燕青轻叹道:“本来我以为是马景隆,现在从种种的迹象看来,马景隆恐怕也只是个傀儡,背后另外还有人。”

二人又是一怔,于飞忙道:“少侠何以知道不是马景隆呢?”

燕青道:“马景隆连一镖都躲不过,他能控制这么严密的组织吗,在我的看法中,天魔令主也是一个傀儡,天魔教闹得太厉害了,背后的主使人认为该换一个傀儡了,所以又抬出马景隆来,天魔教的崩溃,只是障障世人的耳目,这股邪恶的势力,仍然是存在的。”

龙雨田想想道:“我也有同感,但这主使人究竟是谁呢?”

燕青道:“目前我们只有铁骑盟三个字的线索,还是从这个方向上去努力吧,不必在马景隆身上下功夫了,闹得太过份,对方最多再牺牲一个马景隆,仍然于事无补。”

于飞想想道:“对,不如在暗中观察看,看看马景隆将会有什么行动,再从他身上追下去。”

燕青道:“不能追,这一战把我们的人暴露太多,本来是暗对暗,大家还可以一拼,现在变成彼暗我明,迫下去的结果只有我们吃亏,最好是静候发展。”

于飞道:“那可不行,等对方坐大,再对付那就迟了。”

燕青道:“也不是完全不动,但目前只有我们几个人采取行动,于帮主可以在暗中调查九老会中人,看看那些人是有问题的,那些人是尚可引为助力的,不必采取行动,也不要跟他们再连系,只是记下来,等我从另一个方向去探索,有消息后再向帮主联系。”

于飞道:“少侠准备从那一个方向着手呢?”

燕青一笑道:“帮主可以走了,先父对帮主的为人十分钦佩,对帮主的脾气也很清楚,不能让帮主知道得太多,否则你就会抢着去做。”

于飞苦笑道:“这原是大家的事。”

燕青道:“是的,但我如果失败,最多死一人而已,帮主如若失了手,整个丐帮都将不保了,在目前的局势上,只有丐帮这股实力是最靠得住的,绝不能再受损失。”

于飞叹了一声道:“发生了王少奇与他女儿的事,我对丐帮也失去信心了。”

燕青忙道:“那倒不必,这只是几个人而已,帮主的行踪未泄,可见丐帮中大部份人还是忠义可信的,天魔教的势力唯一冲不进的门派就是贵帮了,希望帮主要善自把握,因此帮主的行踪,万不可落入对方眼中,帮主请先走吧。”

于飞沉思片刻,才一拱手道:“我走了,如何再与少侠连络呢。”

燕青道:“目前不必,紧要的时候,我会叫怜怜转告,丐帮的耳目遍及天下,相信必可很快地与帮主搭上线的。”

于飞点点头,轻轻一闪,消失在门外了。

龙南田造:“老弟,我有何派遣呢?”

燕青笑道:“不敢当,龙先生如果有兴趣,我们就先着手研究一个问题,那恐怕还需要你这位大国手的一点意见。”

龙南田道:“岂止有兴趣,而且越来越浓厚了,王少奇与陈亮的死因,就引起了我的兴趣,不把这个问题研究透彻,我连觉都睡不安稳。”

燕青道:“我要研究的就是这个问题,我们先去找怜怜惜惜她们,希望她们不要太性急,要尽量留下几个活口。”

两人出门,又向前走去,来到外院的那间偏房,但见灯光闪烁,燕青轻叫道:“怜怜,是我,燕青,你们回答一声。”

屋中没有回音,龙雨田急道:“不好,她们出问题了。”

推开屋门,正待跨进去,突见剑光急闪,燕青手快,双掌齐发,托住了两双握剑的手,道:“怜怜,真的是我。”

发剑的果然是怜怜与借借,看清了是他们后,怜怜才吁了口气道:“燕青,龙老爷子,你们怎么没跟义父在一起呢。”

燕青道:“为了事机的需要,他先走的,我又不便问他如何连络暗号,因为那是你们门户中的秘密,只好闯了来,好在于帮主事先打过招呼,我们注意防备,否则倒是很难躲过你们这双剑。”

龙南田伸了伸舌头道:“于帮主说你们的武功了得,我还不相信,现在算是领教了,你们的确有两下子。”

怜怜与惜惜都讪然一笑,怜怜道:“我们虽然看见是二位,但是对方的易容术太高明了,我们实在不敢托大。”

燕青道:“现在可以相信了吗?”

怜怜道:“相信了,燕爷刚才那一手烘云托月,正是华山独家手法,除了您外,没人使得出。”

燕青笑笑,一着屋中倒了七八具尸体,皱眉道:“已死了,一个活口都没留。”

怜怜道:“一共八个人,前面六个都是死在我们剑下的,最后两个已被我们制住了穴道,想问问口供,那知他们硬得很,在分筋错骨手法下,只说了三个字。”

推荐热门小说多情浪子,本站提供多情浪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多情浪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十六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七种武器1:长生剑·孔雀翎 玉岭的叹息 盗墓笔记十年之约 理发师陶德 三生道诀(最强弃少) 超禁忌游戏5(大结局) 毕业前的杀人游戏 天生不凡 秦书 助鬼为乐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