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上一章:第十四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连洁心道:“是的,穿心镖并非无敌,只是被杀的人不知道它的来龙去脉,才无法预防,如果你说出我的渊源,穿心镖就无法控制天魔教了,这是我一直不告诉你我身世的原因。”

莫桑道:“杀了我没关系,可不能杀燕青,他那信柬写了两份,如果燕青不回去,那封信就会公开了。”

连洁心怔了一怔道:“是真的吗?”

燕青笑道:“不错,是真的,如果没有确实的保障,我会前来送死吗?大嫂,我才二十六,还没有活够呢。”

莫桑道:“既然不能杀燕青,你也没有杀我的必要了。”

连洁心望望蒙面人道:“您看怎么办呢?”

蒙面人沉思片刻,忽然拉了蒙面的黑纱,露出一张苍老的脸,道:“洁心,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连洁心退后了两步,愕然道:“你……你不是我爹,你是谁?”

那老人哈哈一笑,道:“我当然不是你爹,但我是天魔会主却不会错的。”

连洁心更是惑然道:“那么我爹呢?”

天魔会主一笑道:“你爹早就死了,二十年前那场火就把他烧死了。”

连洁心大为震动地道:“为什么?告诉我到底为什么呢?”

天魔会主笑道:”连洛天是我部属没有错,他帮我筹组天魔教也没有错,在火焚连家堡前。他一直是以天魔会主的身份出现的,但二十年前,我认为他该退出了。”

连洁心道:“为什么你要冒充我爹呢?”

天魔会主笑道:“为了防备今天这样的局面,我知道总有一天会有人找上门来的,但是没有想到要等得这么久?”

笑着又转向燕青道:“小伙子,我很感激你帮了我这个大忙,让大家以为天魔会主就是那个死去的连洛天吧,也让他们说连洛天的神镖追魂手法上无法防备我的穿心镖吧。”

连洁心恨恨道:“二十年来,你一直在利用我。”

天魔会主笑道:“是的,所以我把你嫁出去,所以我在你的面前,也不去掉面纱,因为我不是你爹。”

连洁心整个地呆了,天魔会主又笑道:“我之所以要留下你,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因为唇边这个绿痣,那是一个最明显的标记,永远也改不掉的,见过你的人永远也不会忘记,所以你死了之后,别人一看到你的痣,就会知道你是连洛天的女儿,自然也会想到天魔会主是连洛天的化身……”

他得意地笑笑,又道:”第二个原因是在相格上长着这颗痣的女子,必然是个心狠手辣,残酷嗜杀的人,很合我的要决,所以我造就你,使你成为天魔教中的第二号首魁,利用你的杀手,替我办了不少大事。”

说到这儿,他又颇为惋惜道:“你实在是个很好的助手,只是今天到了连洛天必须露面的时候,我不得不牺牲你了。”

连洁心慢慢镇定下来;“费总监,你是知道的?”

费瑾点点头,道:“不错,我当然知道的,你实在很笨,你们父女之亲,又何须我这个外人来监督。”

连洁心咬咬牙道:“你们骗了我二十年。”

天魔会主笑道:“不,有二十五年,前五年你爹也帮着我们骗你,他对你的期望很大,我答应他把你培植成为天魔会的第二代继承人,他才欣然同意,所以他把天魔教组成的整个计划都告诉了你,只是……”

连洁心抢着道:“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竟也被利用了。”

天魔会主笑道:“不错,他实在并不是个很聪明的人。”

连洁心吁了一口气道:“我认了,只是我想问两个问题。”

天魔会主道:“问吧,看在你为我效力二十年的份上,我答应你这个要求让你死得明明白白。”

连洁心道:“第一,你究竟是谁?”

天魔会主道:“我是谁?我自己都忘了,因为我多少年来,只知道我是天魔会主,却不记的我叫什么名字了。”

连洁心一叹道:“这个问题算是白问,我再问第二个问题,我的孩子呢?你把他送到什么地方去了?”

天魔会主道:“这个问题我可以答复,而且会使你很满意,他很好,在一个地方受着许多名家的教导,将来他才是我真正的继承人,第二代的天魔会主。”

莫桑道:“你杀了我,他还会听你的指使吗?”

天魔会主大笑道:“会的,我在他艺成可以继承我的事业时,就会告诉他,他的父母都死在我手里,让他杀了我替你们报仇,而后他就一心一意地继承我的事业。”

莫桑道:“他的仇人不是人,而是你创的这个鬼教,我不信他还还会把天魔教继续发展下去。”

天魔会主哈哈大笑道:“莫桑,你太自信你的儿子了,他得到你的遗传很少,倒是继承了你老婆先天恶毒的禀赋很多,他今天才十四岁,你知道他杀了多少人,告诉你也不会相信,九个。”

莫桑道:“才九个,那跟你满手血腥比起来差得太多了。”

天魔会主笑道:“这九个人非比寻常,连老夫都自叹不如,这几个人都是授他武功的师父,当他学会了他们的武功后,就在展招的时候突下杀手除去了他们,他说不让他们再教出第二个徒弟来,莫桑,你真该骄傲,你有个好儿子。”

莫桑被刺激地全身发抖,几乎要扑上去拼命,倒是燕青把他拉住了道:“莫兄,你别激动,我认为不可能,假如令郎真是如此的话,谁还敢教他武功。”

天魔会主笑道:“这一点老夫自有安排,除了老夫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每次也只受一个人指导,这小干实在是个天才,多则三个月,少则十来天,他就把对方积研多年的绝招都学会了,每次他杀人时,老夫都在旁边看着,他一定用对方所传授的招式来杀死对方,绝不投机取巧,那些被杀的人死得绝对公平,老夫把天下大宗派的武学,征选了九十六名来指点他,以他的进步来说,相信在二十岁前,他可以把这九十六个人都杀死,那时他是第二代的天魔会主,不必再这么躲躲藏藏了,也不必仅限于用穿心镖来杀人了。”

连洁心平静地道:“天魔会主,我很感激你对我儿子的栽培。”

天魔会主笑道:“别客气,老夫是为了自己这一番心血找个继承人,可不是为你。”

连洁心道:“但我还是感激的。”

天魔会主道:“那么你愿意死了?”

连浩心道:“是的,为了我的儿子,我情愿一死,不但如此,我还愿意为你在死前再出一次力,替你搏杀两个人。”

说着用手指指莫桑与燕青。

天魔会主倒是颇感意外道:“你要杀死他们?”

连洁心道:“是的,因为这两个人活着,对我儿子将来的霸业有妨碍,我要除去他们。”

天魔会主道:“你何必费事呢,老夫既然揭穿了秘密,自然不会被任何一个人活着离开的。”

连洁心道:“你别太有自信,莫桑对你的穿心镖已经有了戒心,对你发镖的手法也学了不少,你未必能杀死他们。”

天魔会主笑道:“笑话,天下有谁能躲得过我的穿心一镖。”

连洁心道:“除了燕青之外,也许我们却躲得过,尤其是我,六十四种发镖手法,我全学会了,莫桑也是有心人,你别看他笨,他在暗中揣摸了多年,他摸到八九分的光景了,现在外面强敌四伏,只要被他们逃了出去,得到了接应,你就很难再追杀他们了。”

天魔会主笑道:“可能吗?这客厅四周有我一百零八名杀手包围。”

连洁心道:“你别太自信那些笨蛋了,真正能擒得住他们,只有你跟费老婆子,可是莫桑对这儿的情形很熟,两条通路他都知道,你跟费老婆子各守住一条,别让他们脱身,由我来搏杀他们。”

天魔会主道:“你杀得死他们吗?”

连洁心道:“不晓得,杀死莫桑我有绝对的把握,但燕青的虚实莫测,想来总有一搏的,这对你有好处,你可以在旁边看看他的招式,等我不行就接上来。”

天魔会主道:“何必费事呀,让费瑾总监对付他们好了。”

连洁心冷冷地道:“那就要对三个人了,我的脾气你们都知道,我的丈夫不能让别人占手的。”

费瑾道:“有什么差别,你根本就不爱你这个丈夫。”

连洁心冷冷地道:“不错,你在我身边这么多年,该晓得我的脾气,那怕是我穿破的一双鞋,除了我自己毁掉外,谁也不能碰的。”

费瑾不作声了,显然连洁心就是这样一个人,沉思片刻后才道:“会主,看来只有让她出手了。”

天魔会主还在犹豫,连洁心道:“你快点决定,时间一拖,外面的援手杀进中,事情就未能预测了,你们的工作实在不能算成功,不仅金陵分坛中充斥了叛徒,连九老会的人也都密集在金陵,更不该的是惹恼了柳浩生,也反出了天魔教,目前是四下强敌环伺,光靠这点人手是撑不住的。”

天魔会主沉思了一下才道:“好吧,你出手。”

连洁心一摆长剑,冲了过来,天魔会主与费瑾则各带了几个人,分别守住了里外两条道路。

连洁心的长剑直刺莫桑,他连忙挥鞭迎架,燕青在旁看着,心中不禁骇然。

因为连洁心的剑法辛辣狠毒,凌厉之极,莫桑的那枝鞭也变化无穷。

这两个人如若放之江湖,都可以挤身顶尖高手之列,谁会想到他们一个是默默无闻的镖客,一个足不出户的妇人而已。

两人酣斗了三十多招,莫桑的鞭法似乎渐渐地松了下来,眼睛望着燕青,似有乞援之意。

连洁心冷笑一声道:“小伙子,你也一起上吧。这贱汉子的手下太稀松了,引不起我的杀意,最好你能像个样子。”

口中说着话,手下却毫不放松,忽地剑光急旋,毒蛇般地刺向莫桑的咽喉,燕青再也忍不住了,长剑疾挑,铛的一声,砸开了那一剑。

连洁心笑道:“这才像个会家子。”

长剑洒出十点寒影,罩向了两人,燕青抖擞了精神,把她凌厉的攻势封住,叮叮之声不绝于耳,就在这急战中,燕青耳边听见一缕细细的声音道:“小伙子,下一招我要用“风摇残梅”,你把我的剑绞住,在胸前给我一掌,掌劲收敛一点,别打实,顺便送我一把,然后就跟我突围出去。”

那分明是连洁心的声音,燕青心中一动,连浩心果然是一式“风摇残梅”。剑尖卷起点点落花似的剑影罩了下来,燕青已经有了准备,一剑“游鱼拨萍”,穿入了剑影中,剑身立刻交缠在一起。

他跟着发掌,掌心贴着连洁心的胸,缓缓地暗劲才发出。

连洁心似乎早有准备,口中一声惊呼,双腿屈微,身子倒飞出去,呼喝一声,倒在通向后屋的门口。

费瑾守在那儿,见状大喝一声,越过连洁心,摇动她的龙头钢拐冲了上来,迎面武砸。

莫桑及时发出一镖、虽然架住了钢拐,但吃不住她的巨劲,被震得连退两步。

费瑾举拐再度下击,但只落到一半,忽而胸前射出一道银光,只冒出尺许,又缩了回去。

跟着身子倒了下来,后背心一个圆洞,鲜血泪泪冒出,却是穿心镖出现了。

这次燕青清楚了,发镖的是连洁心。她人还躺在地下,一缕银光已缩回她的手中。

连洁心一跳而起叫道:“跟我走。”

燕青与莫桑连忙跟在她身后,扑向后屋,天魔会主从后面追了过来,口中还骂道:“连洁心,妖妇、你居然敢在老夫面前耍这个狡狯。”

三个人在前面走着,连洁心却是反过身子,面对着天魔会主慢慢地倒退着,口中冷笑道:“老鬼,你骗了我二十年,我才骗你一次,难道不该吗?”

天魔会主怒道:“你以为就能逃出去了。”

连洁心道:“我面对着你,就不怕你的穿心镖了,除此以外,你要想杀死我们还很不容易。”

天魔会主冷笑道:“你别得意,老夫绝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人的。”

连洁心冷笑不语,慢慢退出一个天井,前行的莫桑忽然止步。

因为院里站着四个黑衣蒙面人,每人手中都执着一柄长剑,封住了他们的去路。

天魔会主大笑道;“老夫是何等人,总会防着一手的,你们闯得过我手下这四大剑使吗?”

连洁心一直不回头,紧盯着天魔会主道:“贱汉子,小伙子,靠你们两人闯了,我看住这老鬼,防备他的穿心镖,谁也躲不过他穿心一镖的。”

燕青抢出一步,挺剑外击,一个蒙面人手中的剑只轻轻~拔,就把他的剑封了回来。

燕青骇然道:“莫兄,这四个家伙是什么人?”

莫桑道:“我也不晓得,老家伙手下的人很少见过。”

燕青忙道:“大嫂知道吗?”

连洁心道:“如果我能回头跟他们对几招,或许会知道,可是我抽不开身,你们自己想办法去闯吧。”

燕青试着又发了几招,都被蒙面人封住了,他心中大急,这四个人都是造诣极深的剑手,所用的三白剑法,根本就出不了手,因为对方对他的剑法很熟,只紧紧地逼住他们,不出手主动先攻,他的逆波三式就无法施展。

燕青沉吟片刻才道“莫兄,你攻他们一鞭试试看吧。”

莫桑犹疑地道:“燕大侠,兄弟看出他们的剑路了,不能先抢攻的,越抢先出手,他们就逼得越近,最后会活活挤死我们。”

他虽然使鞭,却对剑式很熟,居然看出了这四个蒙面人所站的位置是一个很周密约剑阵。

而且是一个很奇妙的剑阵。

他们不善攻,却善守,可谓天衣无缝。

燕青攻了几招,被对方架住了几招,而对方也向前追迎了几步,这不是随便跨的几步。

每逼进一步,他们仍然能维持住严密的守势,而将包围的圈子越拉越紧。

所以这个人很少动,但每次行动都不浪费。

虽然只有四个人,却可以围住几十名好手。

他们的目是显然是要把莫桑与燕青逼得越靠越近,一直到与连洁心挤成一团。

那时天魔会主就有施展穿心镖的机会了。

莫桑居然看了出来,但燕青居然也道:“兄弟晓得,但兄弟仍然请莫兄出手。”

莫桑急急道:“他们用的是武当的玄武剑阵。”

“兄弟知道。”

“我们再退两步,就没有还手余地了。”

“兄弟知道。”

“我攻出一招并没有什么用,却会使我们陷入了困境。”

“兄弟知道。”

除了这四个字,他没有说别的话,但却用这四个字,回答了三个问题。

莫桑叹了一声:“燕大侠,你是否还要我出手?”

“是的!这是我们唯一求生脱围的方法!”

莫桑还要开口,燕青却沉声道:“莫兄,兄弟是学剑的,自然比你更清楚。”

莫桑终于叹了一口气道:“好吧。”

说完这句话,他忽地一鞭挥出,威力无俦,但是对面的二个蒙面人仍然据剑将他封退了回来。

可是燕青却趁这几个机会,施展出他的逆波三式,剑如波涛汹勇,直推而出。

停挣之声激响,精绝无比的逆波三式第一次碰到了钉子,燕青被追了回来,不过他连发三招,却只被人迫回了一步,那四个蒙面人微微一怔,似乎为燕青的剑艺感到了惊奇,连天魔会主都喊了一声。

燕青看了四人一眼道:“四位在武林当中的身份很高吧。”

四个人动都没有动,燕青又道:“难怪四位脸要蒙起来,连天魔会主的面纱都取掉了,而四位仍然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因为以四位的身份,如果让人知道是为天魔会主所用,恐怕比揭穿天魔会主的身份更为轰动了。”

其中一个蒙面人显然忍不住了,居然发声道:“小子,你永远不会知道我们是谁。”

燕青淡淡地一笑道:“不!我已经知道了,当今之世,能对住我逆波三式的人已经不多了,尤其是我使的逆波三式,与江湖上所知的大不相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解法,其中的一个是绝不可能在此的,四位的身份还会不知道吗?”

这句话,使得那四个蒙面人都为之一震,不自而然地各退了一步,天鹰会主忙喝道:

“你们怎么了?”

其中一人道:“会主,这小子的确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天魔会主道:“他怎么晓得的。”

那人道:“因为沈天白对他的逆波三式加以修改后,曾与我们切磋过一次,那时一共有五个人在场,而其中的一个已经于五年前身故,他的确知道我们是谁。”

天魔会主进:“那很简单,杀了他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四个人都不动,其中一人道:“会主,这一点属下碍难从命,因为我们都受过沈三白的恩惠,绝不能杀死他的传人。”

天魔会主:“你们也受过我的活命之思,难道不思报答了。”

那人道;“如果不思报答,我们怎会为会主效命呢,只是属下等万不能恩将仇报,杀死故人的弟子。”

另一人接着道:“如果属下等能漠视沈三白的恩德,自然也不必记着会主的恩德了。”

天魔会主想想道:“这倒也是,那你们封住去路,老夫自己杀他就行了,这总不会使你们感到为难吧?”

那人道:“属下只管面前这条路,只要他不硬闯,属下就不加拦截,燕青,我们对三白先生的恩情只能扳到此为止。”

燕青一笑道:“那么你们是要我回头从天魔会主那儿找出路了。”

那人道:“是的,你若能闯过会主,就与我们无关了。”

燕青道:“莫兄,大嫂,有机会吗?”

连洁心道:“没有机会,如果再回到厅内,里面埋着炸药,刚才这老鬼自己也在里面,所以不引发,如果我们现在冲回去,他绝不会拦阻,只要一按手就可以把我们炸死在里面。”

燕青想想道:“那只有请四位借一条路了。”

燕青忙道:“不能说,我忘记在这儿见过四位,四位也忘记在这儿见过我,这是我跟四位的一个条件。”

那人道:“谨尊少侠之命;会主,您也听见了。”

天魔会主冷笑道:“你们对他的话,比对老夫更尊重。”

那人道:“是的,如果燕少侠叫我们对会主倒戈相向,我们也只有接受的份。”

天魔会主脑羞成怒地道:“燕青不公布你们的身份,老夫可以公布的。”

那人一昂头道:“那样一来,我们就不欠会主什么了,我们也可以把会主的姓名、渊源,以及天魔教的一切都公开出去。”

天魔会主怒道:“那对老夫有多大威胁,知道老夫的人有几个。”

那人道:“知道会主的人固然不多,但会主所拥有的杀手,以及在各处的基地,还有会主训练新手的秘密基地,如果公开出去,天魔教立将瓦解。”

天魔会主如受重击道:“这就是你们对老夫的报答吗?”

那人道:“会主既公开了我们的身份,使我们不容于武林,则是怨过于恩了,我们又何须顾虑太多。”

天魔会主道:“你们这一走,那三个人回过头来合攻老夫,又怎么办呢?”

那人道:“会主最多放弃这个基地,我们相信会主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只要会主不存心拼命,突围绝无问题。”

推荐热门小说多情浪子,本站提供多情浪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多情浪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十四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所罗门之犬 妄想银行 七夜雪 长安乱 洞察者·螳螂 暗杀1905 大结局 迷雾中的小镇 那个你惧怕着的人 神探伽利略2:预知梦 彩虹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