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一章:第 十 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吴向天神色一瞬间变得光采起来,但很快就又黯了下来,轻叹一声道:“不错,但莫问天在二十年前就死了,现在敞人叫吴向天,将来也永远叫吴问天了。”

燕青道:“阁下变姓不易名,总有个原因吧?”

吴问天一叹道:“燕大侠,这是我私人的事,我可以不说吧。”

燕青道:“那自然可以,但有个问题,阁下却必须答复,金陵最有力的镖局不是敝局,既然阁下这口箱子如此重要,为什么不找隆武镖局投保呢?”

吴问天道:“因为他们是天魔教的下属。”

燕青道:“那有什么关系呢?”

吴问天道:“这没有别的关系,因为我知道天魔会主是个重利轻义的人,对方可以出到更高的代价将他收买过去,一个流浪的王孙,一百万是全部的财富,而摄政的王叔却可以出到一千万的高价,所以我不敢去找他们。”

燕青目泛异光道:“你知道天魔会主是谁?”

吴问天点点头道:“不错,举世之间,只有几个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分,我就是其中之一。”

燕青道:“告诉我,只要你告诉我,我发誓用全力送你安抵天竺山上的回寺。”

吴问天道:“可以,但必须在我进入回寺之后,否则我说了出来,只怕活不到明天了。”

燕青道:“这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吴问天苦笑道:“不错,但我与天魔会主有个约定,我若说出他的名字,我立刻就要死,而到明天之前,我还不能死。”

燕青知道他是在故意弄玄虚,要自己为他出死力而已,但也无法勉强,只好道:“阁下千万别忘记这件事,也别跟我开玩笑。”

吴问天道:“大侠请放心,我绝不开玩笑的。我也不是故作姿态,因为我深知天魔会主的厉害,你以为屋中就是我们两个人,但我却不敢这样相信,天魔会主是无所不在的,说不定我一开口,穿心镖就到了,我们两个人都难以活着出这间屋子,我有重要的工作未完成,实在不敢冒这个险,明天午时之后,我就没有什么耽虑了,为感大侠相助之情,我拼将一死,也会告诉你这个秘密。”

正说着,忽然四边人声忽起,吴问天朝窗外张了一张,惶急地道:“怎么?那些人都要走?”

燕青心中有数,笑问道:“什么人?”

吴问天道;“隆武镖局的人,他们不是你请来帮忙的吗?”

燕青道:“你错了,我并没有请他们,他们只是为了好奇前来看一看,因为阁下找上兄弟镖局而漏掉他们,这对隆武景泰两局来说是很失面子的事,他们当然不服气,暗中跟来,看看是怎么回子事儿。”

吴问天道;“那怎么突然要离开了呢?”

燕青道:“谁知道呢,或许他们不想看下去了。”

吴问天恨道:“这一定是任家兄弟向天魔会花了钱,把他们抽走了,我就知道天魔会不是个好东西。”

燕青笑笑道:“阁下找的是我们,又没有找他们,人家没有义务要为你效力,你没有责怪他们的理由。”

吴问天呆了很久,才道:“我这次是自作聪明了,早知如此,拼着冒个险,也要找隆武镖局投保的。”

燕青道:“我不明白阁下的意思?”

吴问天叹道:“燕大侠,你在金陵突然崛起,我正好赶上了,求助之先,我也曾考虑过,找马百平,未必能请得动你,请了你,马百平说不定会义务帮忙的,所以我才找到了兄弟镖局,而且故意说了一些刺激隆武镖局的话,出发启程时,我还以为得计了呢,现在却是失策了。”

燕青冷笑道:“阁下不是找到天魔会主而碰了个钉子吗?”

吴问天一怔道:“谁说的?”

燕青道:“任家兄弟说的,他们已经向天魔教递过招呼,要求别插手这件事,所以你才找上了我们。”

吴问天低下头,道:“事诚有之,但我不放心天魔会主也有一半关系,现在我担心的不是他们撤走,而是怕他们倒过来帮对方的忙,重赏之下,道义宁沦。”

燕青道:“这一点你放心,天魔会主也许会反覆无常,但是夭魔教中的却不全是那种人,尤其是马百平兄,我是信得过的,他可能会受命撒手不管,因为他没有义务要管,但绝不会为对方收买来劫镖。”

吴问天道:“他作不了主,天魔会主的话他敢不听吗?”

燕青一笑道:“阁下对天魔会主捧得太高了,天魔教中的人对这位会主未必如此尊敬,别的人不敢说,至少对马百平兄,我相信他有不受乱命的勇气与魄力。”

吴向天忧郁于色地道;“但愿如此,而且也只有如此希望了,天外双龙已经够难缠了,如果再加上天魔教,那真不敢想像了。”

燕青不理他,走向屋外道:“帮忙的人走了,要动手的人可能随时会到,我在外面照顾着,也好多个警觉,阁下放心,姓燕的受了你的钱财,一定会为你卖命,只要我有一口气在,绝对不会让人动你的箱子。”

他在院子里走了两圈,正在奇怪尤俊为什么不赶来,丁宏等人撤走,证明马百平已经同意了他的计划,但也该叫尤俊前来知会一声呀。

正在犹豫之际,忽然屋顶上冒起一条人影,他连忙纵身迎上,那条人影却扑了下来。

燕青闪身避过,那人落地之后,竟然倒下不动,背上穿了个大洞,正在汨汨冒血。

吴问天一听见响动,连忙也追了出来,一看地上的尸体,不禁失声叫道:“穿心镖,天魔会主来了!”

他翻过死尸一看,却是燕青惊叫道:“鬼手无形钟千里,他怎会惹上天魔会呢?”

吴问天却脸沉重地从尸体上身捡起一张字条,但见上面写着:“先除一人以报故人,金陵敝局当无条件为老友效力,但期三缄其口,否则,王慕毙死回寺,继统之举立定矣,千万之数,逊王必不吝与,以千万之斤,买君一默,并寄语燕青小儿,勿过份好奇而自陷于祸。”

看完后,两个人的脸上都变了颜色。

吴问天苦笑道:“燕大侠,请你原谅,刚才的承诺无法履行了,天魔会这一手很厉害,我实在不敢冒险,如果他对世子下手,即使能奠定大统,到头来也是一场空忙。”

其实他不说,燕青也知道,不能再对此要求了,一个隐姓埋名十多年,为报知己抚孤,拼死为孤儿复国。

这个人的行为已经很可尊敬了,因此他不能去迫害他毁灭他的希望,甚至于连最狠毒的天麽会主也不忍心,否则穿心一镖之下,刚才死的一定是吴问天了。

燕青的心中有点惊骇,也有点庆幸,惊骇的是天魔会主杀人的手法与行动的诡秘,刚才那番话是用极低的声音说的,而自己也一直在注意着外面的动静,谁知,天魔会主仍然在暗中守伺着听见了。

燕青庆幸的是刚才确曾听到了一点声息,但那时他以为是马百平,所以才故意说了几句捧马百平的话,那知竟是天魔会主,所幸的是自己没有表现得太急切,而完全以好奇的姿态去深悉天魔会主一切,因此才没有泄漏身份,避免了一次杀身之祸;而且也哄得天魔会主相信了。

这是以六次惨痛的经验换来的,以往几次,从孤剑林封开始,到震雳剑客楚天涯为止,都是自己太急切了,急切得还没有控制住大势就泄露了身份,换来穿心一镖。

所以这一次,即使金紫燕那样诚恳地对待自己,仍然咬牙狠心没告诉她真相,也正因为如此,才保全了自己。

不过此行总算是有获的,天魔会主出现了,如果有机会,很可能会接触的,到那个时候再说吧。

于是他把吴问天推回屋中,自己横剑守伺着,就这样整整忙了一夜,直到天亮,天外双龙却也并没有来下手。燕青感到有点奇怪,却看见尤俊来了,连忙问道:“是怎么回事?”

尤俊苦笑道:“事情很凑巧,我去找百平兄时,他同时也接到天魔会主的示谕,要把人全部撤离客栈。”

燕青却浅浅地道:“我知道,天魔会主也到过这里,还杀了一个人。”

尤俊立刻紧张起来,一下谁字还没有问出口,燕青却接口说了下去,道:“他用穿心镖杀了钟千里。”

尤俊吁了一口气道:“难怪大家空忙了一场,也害得天外双龙在对面白等了一夜,他们明明看见这儿的人撤走了不少,却一直等不到钟千里的信号,所以才没有动手。”

燕青哦了一声道:“早知如此,昨夜我就放心睡觉了,兄弟套上车,我们走吧,还有几个时辰,我们要赶到天竺山呢?”

尤俊道:“可是丁老爷子他们都不知道上哪儿去了,连马百平兄也不知去向,就只我们两个人上路?”

燕青笑道:“自然是我们,隆武并没有义务要帮我们,连你也可以不必去的,但马百平把你留了下来,就麻烦你赶了车子吧,万一需要动手,你可别插入。”

尤俊急道:“那怎么行,你不是要单身应敌了。”

燕青一笑说道:“也不至于,这位吴先生的身手绝不在我之下,我们有两支剑,大可以闯他一闯了。”

尤俊还要多问,燕青却催着他去套车了,趁着苍茫的曙色,他们急急地向天竺而去。天竺山的两湖之侧,也属于两湖的景色,有名的飞来峰就在天竺山上,他们的目的地是法相寺,原是一所佛寺,这次却为回疆圣憎林格沁借居,而且回族的僧官也驻驾其间,所以附近已无游人。

车到下天竺,寺已在望,吴问天紧张得直往下淌汗,尤俊也十分紧张地道:“柳浩生怎么也没来接应。”

燕青却笑道:“他是天魔教里的人,自然要接受教会,也许会来,也许不来了,我们不必寄望于他。”

驱车继续上前,山腰里突然跳出两个人,正是天外双龙任氏兄弟,燕青离车仗剑迎上道:“二位来了,是不是打算劫车?”

任兆亮道:“阁下明白了就好,燕青,我们不想与你为难,只要你袖手旁观,所有的损失,我们会加十倍偿还。”

燕青道:“那是五百万呢?”

任兆亮道:“就是五百万,分文不少,我们可以立时奉上。”

燕青笑笑道:“钟千里昨晚死了,二位省下了三百万,难怪今天大方起来了,只是你们没想到,金银有时也买不到一个武士的人格的。”

任兆元脸色一沉道:“大哥,别跟他喀苏了,天魔教已经答应撤出人手,就凭这小子,我们何必还要花费这么多银子,上!”

他很少开口,也很少说废话,他的意欲多半以行动来代替了,一个上字才出口,人与剑已如闪电般的冲到了!

燕青长剑及时封出,呛嘟声中,两人各退一步,看上去时功力悉敌,但燕青是被动的,在对方的冲力下只退一步,就表示内力比对方略胜一筹。

任兆无微微一怔道:“小子,看来你倒还有两下子呢。”

燕青笑道;“你们天外双龙也不是浪得虚名。”

任兆元怒哼一声,剑若惊虹,又罩了上来,燕青劈手迎上,立刻展开恶斗,任兆亮却利用了这个机会,直扑车门,吴问天不敢离开身畔的箱子,就在车上拔剑迎敌。

任兆亮连攻几次,都被挡了回来,心中焦灼叫道:“老二,你快点把那小子解决了来帮我。”

则完这句话,他回头看了一下,脸色大变,因为他看见任兆元的剑已被燕青压在下风,根本无法脱身,任兆元心里更急,大声叫道。“大哥……召帮手吧,我们招呼不了!”

任兆亮撮口发出一声口哨,密林深处,跳出五六条人影,个个都蒙了面,但身材高大,手中的兵器都是天方草原上的弯刀,宽窄如剑,比剑弯,却又比剑柔韧,两方的冶金术别有异术,铸出的兵器的确胜过中原。

吴向天一看就叫道:“燕大侠,这些都是回部的高手,你快来帮助我。”

燕青连忙一剑格退了任兆元,冲到车旁,那六名蒙面人已扑了过来,燕青连忙挥剑格敌,才发现吴向天并没有虚夸,这些草原上的武士,的确够得上是绝世高手四字。

一对一,他有把握取胜的,但以一敌六.他只能自保而已,想取胜就难了。

正在情况万分紧张的关头,忽然冲出了一批蒙面入,一个抵一个,将那些草原高手分别拦住了。

另一条蒙面汉子,手使长剑十分饶勇,把任兆元一剑格退,跳上车子,朝尤俊喝道:

“走!”

那是马百平的声音,同时递了一张字条给吴向天道:“你看一看,可以接受,我们就全力支持,否则我们只好撒手不管了!”

吴问天惨然地点点头,燕青这时也脱身跳上车子,连忙问道:“吴先生,纸上写着什么?”

吴问天举手一亮,却是一张白纸,什么没写,燕青诧然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尤俊已慢慢驱车而行,任氏兄弟拼命冲上,但燕青与那蒙面人双剑齐发,把他们拦挡住了,燕青道:“是百平兄吗?”

蒙面人道:“是的,因为敝局未曾受托,不便公开支援,只有暗中出手了。”

车快近寺门时,忽然又跳出一个碧目虬髯的中年大汉,拦住去路,吴问天急叫道:“这人就是王叔哈卜达,是准部的第一高手。”

哈卜达脸色铁青,走了过来,沉声道:“吴问天,把箱子交出来。”

吴问天叫道:“除非你杀了我,否则绝对得不到箱子。”

哈卜达笑道:“你一定要找死的话,孤王就成全你好了。”

弯刀突发砍下,吴问天用剑一格,长剑断为两截,尤俊及时发出一掌,击中哈卜达的背后。

哈卜达如同未发觉似的,反把尤俊从车上震得跌落下来。

他伸手要去抢箱子,燕青与马百平双剑同时回截,同时一旁又跳出两人,虽然也是蒙着睑,却看出是两个女的,而且从兵器上也可以判定是金紫燕与金大娘。

这两人战住了任氏兄弟,才可以使燕青与马百平合力阻截哈卜达,燕青心中暗自焦灼,他如若全力施为,是可以把这草原第一高手收拾下来,他就必须施展三白剑为以外的武功了,这犯得着吗?

他略作沉思,突然明白了,天魔会昨夜已经答应了吴问天全力支持,何以今天却要次弟的派出人手呢,不到危急关头,天魔教的人绝不出来,而且到现在为止,还有杭州分坛的人手始终没露面。

这用意何在,分明是在试探自己,看看自己是否隐藏了别的武功,由于这个揣摸结果,燕青更小心了,三式精招迭出,缠拼的结果,他手臂上已被划了一道刀伤,却仍然咬牙苦撑,拼命缠住了哈卜达。

不过这时局势已渐有利,尤俊抱着箱子,吴问天提剑开路,一路上还杀退了几名拦截者,终于到达了寺门前。

一个老年的回僧出来,朝吴问天看了一眼,吴问天劈碎了箱子,取出一顶满缀宝石的金侧双手牵上。

回僧接了在手,朝他看了一眼,深深一躬,退回寺中。

哈卜达也看见了,大叫一声:“功亏于一篑,天魔令,孤王拼着不当这个皇帝,也要把你的天魔教闹翻过来,走!”

他首先一刀逼退了两人,任氏兄弟也跟着离去,连同那些蒙面的草原高手,也很快地退走了。

马百平道:“大功告成,兄弟要先走一步了。”

他一声呼啸,连同金大娘与金紫燕也都追走了。

吴问天仍站在寺门口,取出一纸回执与五十万的银票交给燕青道:“多谢燕大侠翼卫,使敝人终于达成任务。”

燕青讪然道:“说来惭愧得很,这并非是燕某一人之力。”

吴问天苦笑道:“我知道,还有天魔令,他虽然帮了忙,但敝人付出的代价也不算小,用不着再去感谢他了。”

说完取出那张白纸,放在舌尖甜了一舐,脸色很快地就变了,砰然倒地时,全身已变成乌黑。

吴问天死了,被纸上的毒杀死了,燕青这才明白天魔令递给他这张白纸的用意,也是天魔令所提助阵的条件。

这个唯一知道天魔令内情的人死了,一切的线索又告中断,燕青看了尸体一眼,拉着尤俊道:“我们总算交差了,趁此机会。上西湖去玩两天,同时也践柳浩生之约。”

尤俊也感到意兴萧索,无限惋惜地道:“真太可惜了,眼看着就要成功了,结果又白忙一场。”

燕青淡然地道:“也不算白忙,第一,我们总算完成了一趟空前的任务,为镖行业开创了一个保费最高的例子。第二,我们为两家镖局赚了二百万两银子。第三,我们总算为天魔教树了一批新的敌人,那个准噶尔的逊王率领了麾下的高手远亡中原,把这笔帐记在天魔教的头上去了,他对天魔令主的了解似乎比我们更深,今后会代我们挖出天魔令的根源的。”

语毕把一张银票递给了尤俊道:“这是你们局里该取的份子,你去交给马百平吧。”

那是另一张一百万两的银票,尤俊接在手中苦笑道:“这笔意外之财倒是发来容易。”

燕青道:“不错,天魔教所以有这么大的势力,一半也是靠钱的力量,稍微跟天魔令沾点边,都能发财,这件事如果不是怕天魔会插手,只要十分之一的代价,也可以在中原找到无数的高手来卖命了,正因为有天魔令插了手,弄得无人敢保,吴问天才花了这么大的代价,连我这个跟天魔令作对的人都沾了光。”

尤俊知道他是在讲笑话,但这是一句令人笑不出来的笑话,所以也只有报之以苦笑。

两人步下天竺后,直向西子湖畔而去,尤俊忽又道:“燕兄,这一次行动你通知了九老会的人没有?”

燕青道;“通知了,但不会有用的。”

尤俊道;“怎么会没用呢,天魔令毕竟在杭州现了身,虽然没跟我们照面,但这么重大的事,恐怕不是一个替身所能决定的,如果九老会的人能盯紧每一个人的行踪,不难找到发号施令的人,自然也知道天魔令主是谁了?”

燕青道;“马百平与金紫燕还直接受到指示呢,连他们都不知道天魔令是谁,别的人又怎么能得知呢?

尤俊道:“不然,百平兄的指承是由别人送来的,那个人虽然蒙了面,但百平兄说,十十之八九可能是金陵十杰中,被你气走的八卦金刀纪子平,如果咱们有人盯住了纪子平,看他找谁去覆命,进一步盯下去,不难找到天魔令主。”

燕育道:“我相信九老会的人会这样做的,而且马百平也会这样做的,不过我对此不存希望,天魔令主一定会有更安全的部署,我倒希望他们不要盯得太紧。”

尤俊忙道:“为什么呢,这是我们唯一可以找到真相的线索呀!”

燕青轻叹一声道:“如果你像我一样死过六次,就知道为什么了,天魔令主是个很谨慎狡猾的家伙,接得太近的人,总逃不过穿心一镖的命运,除非他们找到的不是真正的夭魔令主。”

尤俊也不说话了,摸摸身边的银票道:“燕兄,你是不是给得太多了,这次真正出面的是兄弟镖局,我们只是侧面襄助而已,分沾一半的酬劳,莫家兄弟肯答应吗?”

推荐热门小说多情浪子,本站提供多情浪子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多情浪子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 十 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诡案罪3 少年侦探2:少年理发师 金沙古卷3·古蜀蛇神 绿胶囊之谜 只有他知道一切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二块血迹 秦时明月之焚书坑儒 凶鸟·忌讳之物 卸岭盗王 星际盗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