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幽深古井

上一章:13长耳犬欧鲁 下一章:15太阳之舟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第三部诡谲炼狱14幽深古井

七颗宝石排列成的形状非常明显地呈现出一个勺形,即便再不具备天学知识的人也知道,那是北斗七星的分别方式。

埃及人的天学非常发达,金字塔里甚至发现过最古老的天星相观测图和原始的宇宙飞船的图像。所以,在船头发现北斗七星并非什么耸人听闻的怪事。

蓦的,墓穴深处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哗哗掌声,并且夹杂着埃及土语疯狂的叫喊声。

我抬头看着墓穴央的灯火通明处,不禁苦笑:“黄金的确能够令人发狂,即使它不属于其的某个人。”

黄金的主人,只能是埃及和埃及总统,谷野等人只能干瞪眼着急看着。

记得我曾让苏伦查谷野的资料,她一直没提起这件事,想必还没有消息吧?

似乎是某种“心灵相通”在作怪,我的思想刚刚落到苏伦身上,她的声音便在对讲机里响了起来:“风哥哥,有什么发现?”

我无声苦笑:“没有,欧鲁似乎对藤迦的下落不得要领,正在嗅探。不过,我想这次是要劳而无功了。关于谷野的资料,你查到什么了吗?”

苏伦忧心忡忡地笑着:“没有,不过我的好朋友已经侵入了五角大楼的情报资料系统,正在查,相信很快就有结果。其实,另外一个人的资料,更值得查,我担心……”

一刹那的灵光闪现,我插嘴问:“另一个人?你要查的是——哥哥、手术刀?”

苏伦对手术刀的某种怀疑,我并不以为然。手术刀就是手术刀,绝不可能被另外一个人冒充或者变成另一个人。像他那样的高手,虽然还没到达金刚不坏、百毒不侵、天下无敌的程度,但无论什么人要想算计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况且,在我眼里,手术刀似乎也没什么变化啊?

苏伦长叹,简练地回答:“你猜了!资料会告诉我们一切,随时保持联络,事情越来越复杂,除了你,我现在已经无人可以相信——”

说了这些话,苏伦似乎感到了自己的唐突而突然羞涩起来。

能被苏伦信任,于我而言自然是一种荣幸,不过我总以为她的怀疑是神经过敏。

她转述了驯犬员的话:“如果没什么发现,带欧鲁回来吧……”刚说到这里,欧鲁猛然狂吠起来,一路狂奔向前,把我吓了一大跳。因为紧邻的墓室之间横亘着那条一米宽的深沟,万一它掉下去——

马上放开对讲机,跟着欧鲁向前跑,一边大声叫着:“等一等!等一等……”

欧鲁不愧是埃及军队里的名犬,根本无视那些深沟,纵身而过,奔跑的速度比我要快得多。

五秒钟之后,我已经到了央墓穴里。

怪不得刚才士兵们发出欢呼了,因为最后一块黄金也被剖开,地上平放着八片两米长、一米宽、一米半高的巨大金砖,在日光灯的照耀下,发出黄澄澄的迷幻光彩。

铁娜出现在我视线里,英姿飒爽的脸略显倦怠,正在指挥着工兵小组继续将金砖分割。

欧鲁的叫声惊动了所有的人,因为它一跳进央墓室,便蹿到了井边,摇着尾巴,凶悍地狂叫着。

那口深井,的确是两米见方的幽深“方井”,井口以下五米之内能见度便降低到零,什么都看不到了。

“风先生,你干什么弄这条狗下来?”耶兰非常不满。

埃及人在关于“死人、墓葬”上的风俗,跟国人非常相似,都非常忌讳让带毛的动物们进入墓地、墓穴,因为这种无意识的举动,会引起“炸尸”现象,让死人化为恐怖的僵尸。

欧鲁持续地狂叫着,绕着井口转圈,几乎要将脑袋伸入井里去。

我揶揄地笑了笑:“怎么?你是怕木乃伊炸尸?”

耶兰脸色大变,附近站着的几个工人同样脸如土灰,因为这是在法老王的神圣墓穴里,本土的埃及人最忌惮在法老王面前开这种玩笑。不过,这里根本见不到法老王的棺椁,甚至连最微小的能证明法老王存在的证据都没有。

我拍着欧鲁的脑袋,让它冷静下来,免得整座墓穴里都是它震耳欲聋的狂吠声。那么,它到底发现了什么呢?会是藤迦的踪迹吗?

我们一人一狗站在最靠近井口的地方,四周围观的士兵与工人,都向我们投以嘲讽的冷笑,仿佛故意要看我们的笑话一样。

众目睽睽之下,我趴下身,五体着地,伸着鼻认真地嗅探着,像一条无比专业的缉毒犬。藤迦是不曾进过墓穴的,欧鲁的反常狂叫,能证明它在井边、井口发现了藤迦的踪迹,换成我的嗅觉系统,会不会也能有所发现?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闻到了“千花之鸟”的香气,极淡,若有若无地从井口里飘出来。

“难道、难道藤迦就在这口深井里?”我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井口旁边,堆放着一大盘电缆,想必就是工人嘴里说过的要投进井底照明用的电线。

欧鲁安静下来,眼珠咕噜咕噜地看看我,再看看井下;看看井下,再看看我。这种环境里,它的作用只能发挥到这个程度了。

谷野走上来,搓着双手,高昂着被金砖映黄了的脸:“风先生,你在搞什么?我早警告过你,所有的财宝——”

我跳起来,毫不客气地打断他:“谁稀罕你的财宝?实话告诉你,藤迦小姐就在井底,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把她救上来好了!”

此言一出,四面围着的人一霎时全都安静下来,包括那些咝咝作响的电焊枪。紧接着,大家爆发出一阵声浪惊人的狂笑,几乎每个人都伸着一只手向我指着:“什么?什么?井下有人?哈哈哈哈……”

笑够了,汤挥舞着拳头:“喂,国小,今天不是愚人节,请你走开些,别在这里胡说八道,耽误我们干活!”

伯伦朗之死,对三位专家的兴致丝毫不产生影响,特别是汤的精力充沛之极,忙了一整天都毫无倦意。他们当然不相信刚刚露出的井口下面,会匿藏着什么人。那巨大金锭的重量大得惊人,如果没有起重机械,要想把它挪开,再丝毫不差地原地放回去,根本做不到。

我知道今天不是愚人节,但欧鲁与我这一人一狗同时肯定藤迦会在井底。至于她是如何进入井底的,那得由另外的高人来解释了。目前,我和欧鲁得到的结论便是:“井底有一个身上带着‘千花之鸟’香气的人,如果没有意外,那就是先前神秘失踪的藤迦小姐。”

欧鲁已经疲惫地在井边趴下,高强度、高频率的嗅探,似乎已经让它身心俱疲。

方井,又深、又黑、又静——汤挥着手,越俎代庖地指挥着士兵们继续切割工作,没有人理睬我的新观点。

“井里会有什么?毒蛇猛兽?史前怪物?甚至是可以自由穿越时空的时光隧道——”我的思想又像上足了发条的闹钟,飞速跳跃着忙碌思维着。不过,既然已经确定藤迦在下面(或者是曾经到过下面),我必须得看个清楚。

我对于藤迦的好感很少,之所以起意救她,只是想解开一系列神秘事件背后隐藏着的真实答案。

我走到那堆电缆前,伸脚踢了一下。

耶兰知趣地凑了过来:“风先生,您对这口深井,也有兴趣?”

我忽然想起龙讲过的“耶兰的野心”,忍不住嘴角浮起嘲讽的笑:“对,有兴趣,你呢?”对于贪婪无度的人,我总是充满了与生俱来的厌恶。要知道,耶兰想顺路挖掘胡夫金字塔的异想天开的想法,根本就是在自掘坟墓。

我在他肩膀上用力拍了两下:“朋友,别太贪心,贪心很容易送命的!”

他是钻探学家,对于考古和盗墓是绝对的外行,所以觊觎墓穴里的黄金财宝,绝对是件不明智的事。最终结果,肯定是把自己的小命送掉拉倒。

我的脑非常清醒,在央墓室四周墙壁上仔细察看着,希望能找到关于古井的任何一种提示。按照现代建筑学的习惯做法,在某个用途复杂的建筑单元旁边,都会贴有言简意赅的说明书或者操作图示。所以,我觉得古埃及人肯定也能聪明如斯,留下下井搜索的指示图。

回想一下,如果藤迦真的在井下,那么她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穿越超过一百米长度的泥沙层、通过米厚的石壁、搬开重量惊人的金锭下井然后再把金锭复原……每一个环节都匪夷所思,无答案可解。

“虫洞?空间转移?时空隧道……”所有可供借鉴的答案,似乎都跟这些玄之又玄的名词们搅和在一起。

无法验证的答案,跟没有答案的结果是一样的。

欧鲁疲惫地呜呜叫了两声,我张开双臂,俯下身,它便乖巧地跳到我怀里来,把头埋在我的胸前。

对讲机里,苏伦突然笑了起来:“风哥哥,想不到你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好心人……”

如此逆境,或许用力大笑才是拜托思想阴霾的唯一办法吧?我无声地笑了:“苏伦,我想下井去看看——”

苏伦还没回答,耶兰已经惊骇地张大了嘴:“下井?风先生,您不是在开玩笑吧?”

推荐热门小说盗墓之王1,本站提供盗墓之王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盗墓之王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13长耳犬欧鲁 下一章:15太阳之舟
热门: 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 僵尸问道 英雄志 死亡草 幽冥怪谈1:夜话 蓝色列车之谜 张居正·火凤凰 局中人(局中人原著小说) 逝者请闭眼 沉睡的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