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长耳犬欧鲁

上一章:12唐心的警告 下一章:14幽深古井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第三部诡谲炼狱13长耳犬欧鲁

“那是一个警告。”苏伦的脸色非常严肃。

“警告?”我拍了拍长耳犬的脑袋,让这家伙安静下来。刚才在谷野的帐篷里,我已经让它闻了藤迦小姐遗留下来的大衣,相信在地下墓穴里,它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不能动用明火?”打火机、火把、火柴都是明火,我身上并没有带这些东西。唐心说出这些话,难道她对墓穴里的情况也有一定了解?

顾忌太多的话,干脆什么事都不要做,在家里躲起来好了。我牵着长耳犬进了电梯,按下了下降的按钮。视线降到地平线以下之前,我清晰感觉到苏伦关切的目光,恋恋不舍地在我身上逡巡着。

长耳犬又在不安地呜咽叫着,似乎对进入这种神秘之极的地下工程内部,感到非常不适应。

“欧鲁、欧鲁,从现在起,我需要你记住藤迦小姐的味道,小家伙,全靠你了!”长耳犬的名字叫“欧鲁”,曾经名列彩虹勇士军犬队伍里的十强之一。此刻,它略显紧张地趴在我的脚边,长耳朵偶尔掀动两下,一副重装上阵的模样。

与手术刀的会面,对解开墓穴秘密并没有任何帮助。特别是大祭司在场的时候,我们根本来不及详谈。

当我们出了电梯,进入横向隧道时,欧鲁突然兴奋起来,向前飞奔着,想要挣开我手里的皮带。我把它放开,小家伙低着头,飞快地向前跑,仿佛发现了什么。

当然,藤迦小姐曾经无数次进过隧道,在这里留下自己的身体气味是完全正常的。我忽视了一点,欧鲁的嗅觉灵敏无比,闻到的或许是以前藤迦留下的痕迹,而不是我需要的“千花之鸟”的香气。

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大步跟在后面,始终离欧鲁有十米距离。

突然间,它停下来,不安地呜呜了两声,蹲在地上,仰着头向上看。

洞顶当然没有任何异样,除了不锈钢护筒,就是悬挂在右上角的电缆和换气管道。

“欧鲁,发现了什么?”我蹲下身,希望从它的视线角度出发,做详细的观察。可惜,洞顶的确什么都没有,只是光滑的护筒。

苏伦在对讲机里呼叫我:“风哥哥,有什么问题?”

我猛地一拍脑门:“唉,干嘛不叫驯犬员一起下来?至少他能明白欧鲁发现了什么!苏伦,快问问他,不行的话,叫他直接乘电梯下来!”

欧鲁像个沉思的哲人一样蹲着,扬头看上四五分钟之后,会低着头,垂着耳朵,喉咙里哼哼着,仿佛在思索什么难解的问题。

对讲机里想起驯犬员的声音:“风先生,欧鲁通人性,如果我跟着,它会生气,以为大家不信任它。所以,请尽量与它沟通,相信它会给予你最大的帮助。”

驯犬员蹩脚的英语让我想起了埃及乡下愚昧的农民:“与狗沟通?临时抱佛脚,来得及吗?”

此前我并没养过任何动物,除了在大学里看过同学们的宠物犬之外,再就是国家动物园里的各种笼里的动物了。可以说,我没有任何与狗交流的经验。

“这个地方——风哥哥,冷静些,最好集精力,应该差不多是你上次发现光柱孔洞的地方了吧?”苏伦试着提醒我。

我当然记得光柱孔洞与“非牛非马”怪画的事,不过应该是在前面几十米外。

我直起身,睁大眼睛向洞顶看,希望能发现另外一个神秘的孔洞。关于藤迦的失踪,除了可以用“突破空间”的“虫洞理论”来解释外,其它无从谈起。

欧鲁陡然跃起来,在我胳膊上一落,弓着腰向上一弹,如同一个优秀的三级跳运动员,噌的落在我肩膀上,随即再次跃起,凌空落在我的头顶上。然后,它又保持蹲立的姿势不动了,似乎已经把我当成了一架梯。

顾不得向对讲机里喊话,我只能保持着静止不动的姿势,乖乖做它的垫脚石。

两个工人弯着腰从隧道深处走出来,沿路检查着地上靠边放置的各种管道,突然发现了矗立隧道央的我和欧鲁,禁不住一愕,随即拚命地捂着嘴,爆发出一阵闷响着的大笑。

我当然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很滑稽,顶着一只小狗挡在隧道正。

“欧鲁、欧鲁,可以下来了吗?你在搞什么?”我恼怒地低声叫着。

欧鲁不住地呜呜低叫,应该是有所发现,但却不能百分百地肯定,随即便从我头顶跳了下来,继续向隧道深处缓慢前进,边走边嗅。

我向两个工人叫着:“喂,你们两个,墓穴里的情况现在怎样?”

他们是耶兰手下的人,我以前在营地里见过的。

其一个脸色黑得厉害的工人回答:“金已经被完全分解开,知道吗?那下面有一个方形的地洞。”

我当然知道了,当时金刚刚被分解下八分之一,我就推测到下面的情形了。

“现在呢?现在专家们在干什么?”

两个工人同时摇头:“不知道、不知道……那个洞那么黑,队长试着垂了一只照明灯下去,可是线路增加到七十米后,仍旧没有到底。那是妖怪的巢穴,一定是的……所以,洞里的人正在考虑要不要用石块和水泥混凝土永久地把那个洞封闭起来。”

我嗤的一声笑了:“那么大、那么深的洞,需要多少石头才能填满呢?”

笑完之后,突然发觉自己已经一身冷汗。在我所具备的古墓知识里,某些墓的古井,会一直打通到“海眼”,所费的工时人力不是三年五载能够完成的。

在国的古代,王公贵族们往往从自己事业的鼎盛期开始动手修建墓地,费时十年、二十年的比比皆是。举个不算太极端的例,我参与发掘过的北宋某宰相墓,单是一口红楸棺材,上面刷过的阳漆和阴漆便各达一百五十层。按照刷漆时的温度要求来测算,完成这三百层漆,至少需要费时四年。

所以,墓井通“海眼”那种巨大工程,绝非空穴来风、人云亦云的想像,而是真有其事。

那么,金字塔内部的井,会通向何处?

沙漠下面当然也会有水,有岩石储水层或者干脆是储油层、储气层,我现在开始怀疑:“当时建造金字塔的工匠们会用我们并不十分了解的挖掘工具,搞一个什么样的古井出来?”

欧鲁蓦的大叫起来,所处的位置已经正好到了上次发现光柱孔洞的地方。

当时在这个地方,我、藤迦、谷野曾经驻足过很长时间,欧鲁的确应该能闻到她的气味,但欧鲁瞪着眼睛向上看的时候,究竟能看到什么?

欧鲁蹲在地上的姿势,真的很容易让人想起“老僧入定”之类的词汇。

我们的祖先世代流传下来这样一句话:“狗通人性。”

狗,永远是人的朋友,无论基因和环境如何改变,它永远是地球上所有动物里,与人的关系最融洽的一个,可惜不会说话而已。

我摸着它的头,低声自语:“到底这小家伙发现了什么呢?难道它也能感觉到那些奇闻怪事的痕迹?”

隧道尽头,隐隐约约传来肆意的叫声、笑声,想必是那群分解金的士兵们在不停地狂欢。

欧鲁忽然叹了一口气,扑棱扑棱长耳朵,起身再次向前。

我平生第一次知道原来狗也是能发出叹息声的,跟人叹气时一模一样。

这次,欧鲁一直走到墓穴的入口处,略显兴奋地嗅探了好一阵,然后迈步进了金字塔。

欧鲁的表现让我的情绪时而高涨、时而低迷,因为它可能无法分清藤迦不同时间遗留在隧道里的气味,这样搜索下来,结果根本不足为信。

果然,一进墓穴,欧鲁便停住了,在地上不停地嗅探,却不得要领,鼻里不断发出“咻咻”喘粗气的声音。

借这个机会,我仔细寻找着房间里个平面上的“太阳之舟”图形,它们的船头指着的方向,的确是向北。再有一点值得注意的,便是所有的“太阳之舟”大小尺寸完全相同,仿佛是用巨大的印章准确无误地盖上去的。

我挠挠头,埃及人的象形字里,很少有这么精确而讲究的。如果关于“太阳之舟”的图像的确是古人有心强求要做得一丝不苟、分毫不差的话,会不会代表另一层隐蔽含义?

出土于胡夫金字塔前地下的“太阳之舟”,其华丽程度,已经涵盖了考古学家们能够探究到的古埃及木制品加工的最高工艺。所有见过那艘木舟的人,都会惊叹于古埃及工匠们超前的想像力。因为上面雕刻的某些花纹,比毕加索的抽象画更令人目眩神迷,后来被大量地复制用于现代绘画与建筑设计作品,甚至成为法国巴黎T型台上的一道亮丽风景。

我曾数次参观过那艘船,再次跟印象的“太阳之舟”对比,发现壁刻里的船多了七种东西,那是七颗宝石。姑且称之为宝石吧,因为那七种东西被工工整整地镶嵌在船头,无一例外地显现出一种银白色,像是夜幕天穹上的巨大星星。

推荐热门小说盗墓之王1,本站提供盗墓之王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盗墓之王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12唐心的警告 下一章:14幽深古井
热门: 麻衣神算子 坠落之前 金色梦乡 人间(上卷):谁是我 幽巷谋杀案 黑咖啡 盗墓笔记藏海花2 犯罪心理揭秘 女郎她死了 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