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唐心的警告

上一章:11地下深井 下一章:13长耳犬欧鲁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第三部诡谲炼狱12唐心的警告

唐心带着老虎、宋离开,我向着她的背影,发誓似的叫起来:“我会找到千年尸虫交给你,绝不食言!”

救我的人是唐心,因为从苏伦嘴里知道,我已经服用了营地里所有的抵抗疟疾的药物,可惜只能令我的身体像坐上了电椅一样,抽搐不停,并且频率越来越快,幅度越来越大。就在那个时候,唐心才出手救我的。

“不过,她要求大家不能在场——”

“这可难不倒你啊?有那么多隐秘的摄像头和录音装置!”苏伦的窃听偷*拍技术,其复杂程度和隐蔽性,已经够得上专业素质的间谍水准。

苏伦不好意思地笑了:“所有隐藏的设备,给人家慢慢走一圈就全部搜出来了——丢人吧?”

唐心的身份足够神秘,假定她是蜀唐门的未来掌门人的话,这“千年尸虫”看来关系重大。说来好笑,进了墓穴大半天,连根木乃伊骨头都没看见,何来“千年尸虫”?

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里,有两个大人物已经到了营地,即是手术刀与埃及总统手下的红人,名字叫做“纳突拉”的大祭司。

我在谷野的大帐篷里见到了他们两个,作陪的是沉默寡言的卢迦灿。

纳突拉的外表并非宽袍大袖的传统意义上的祭司形象,他很年轻,还没超过三十岁的样,浓眉大眼,身穿国际名牌的笔挺西装,头发也梳得油亮,一丝不苟。看看现在的祭司真是享受,连光头都不必剃。

他的右手拇指上,戴着一枚硕大的祖母绿戒指,暗绿色的戒面大得惊人,一看便知道是出自于欧洲名家的顶级工艺。

“风先生,多次听手术刀先生说起你,久仰大名。”纳突拉说一口标准的伦敦英语。

我知道自己没什么大名,更没什么值得对方久仰的价值。

“风先生,这次发掘工程完成后,有个不情之请,咱们一起去见总统,他一直都对来自东方的像你这样勇敢睿智的年轻人感兴趣……”

他的话很离谱,我也没心情去见埃及总统。

墓穴里的情况,苏伦已经向手术刀做了详细的汇报,所以,大家不必再啰啰嗦嗦地交流情况了。

纳突拉满脸喜气洋洋,因为在埃及沙漠里能出土如此雄伟的金锭,将是轰动全球的大事,会为埃及的旅游业带来又一个水涨船高的**。做为埃及的支柱产业,旅游业每年为政府带来的收益超过八千万美金。

每个人对失踪的藤迦、班察等人,根本不放在心上,在这个豪华的大帐篷里,酒照喝、玩笑照开,丝毫看不出来对失踪的人的担心。

跟苏伦汇合后,我觉得自己的心情全部平静下来,可以仔细梳理一遍自己在墓穴里得到的信息了。

我的确需要一只搜索犬,因为自己对“千花之鸟”的香气耿耿不忘。要知道,香水附着在死人身上或者活人身上,最终得到的结果是完全不同的。我试验过很多次,自己的鼻绝对能清清楚楚地分辨得开。

“苏伦,我知道,藤迦小姐还活着!”退出大帐后,我无比肯定地对苏伦说。

“那又怎么样?”她反问,目光向西面望着。

漫漫黄沙,土裂汗金字塔孤零零的矗立着。从外表看,任何人都不可能猜到,塔下面此刻正进行着一场撼动人心的发掘。

我随着她的目光,向萨罕的帐篷扫了一眼。门帘低垂着,毫无动静。虽然同为埃及境内的精神领袖,纳突拉与萨罕却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相当于一个在朝廷里做官,一个在山野为民。

为了萨罕“献祭经”的事,我心来一直疙疙瘩瘩地堵着,十分不舒服。

在他的祷告,肯定已经把打通墓穴、破门而入的所有人当成了送给土裂汗大神进餐的食物。这种“借花献佛”倒是巧妙得很,只可惜,人太多,土裂汗大神吃不下。

“苏伦,我觉得应该想尽办法去救她,只要是地球上的人,不论国际,都得互相施以援手对不对?”

我对藤迦的印象并不好,但此时此刻在巨大金锭的狂热刺激下,大家都已经忘了她。我再不去救,谁还有这闲心?

“我需要一只……”刚说到这里,我已经听到军犬不安的“呜呜”声。

一个身材矮瘦的士兵,手里抓着一条棕色的皮带,皮带的尽头是一只刚刚成年的土黄色长耳犬。产地为南美阿根廷的这种狗,虽然外形不够勇猛潇洒,但嗅觉和听力,却是军犬世界里的极品。

苏伦嫣然一笑,不等我道谢,已经走向我们的帐篷。

她给我准备了一件很古老的武器——弩箭,跟那只长耳犬一样,弩箭也是她要求手术刀带过来的。十二支短箭藏在一根手腕粗、半尺长的竹筒里,完全依靠绷簧的压缩力来射出弩箭。

“十米之内,直线偏差小于两厘米。三米以内,可以轻松贯穿四厘米厚的松木板。希望关键时刻能够用得上。”

我知道,苏伦已经开始关心我了,否则也不至于单独为我准备这件武器。

女孩的心,海底的针,最是令人难以琢磨。我索性甩甩头发,把一切跟儿女情长有关的事情全部放下。假如藤迦真的活着,这时候再多耽误一分钟,都会让她向死神多靠近一步。

即将下井前,我又见到了老虎。

他从唐心的帐篷里一溜烟地跑出来,拦在我面前,告诉我一句匪夷所思的话:“小心说了,千万不要动用明火。知道吗?触怒幽暗的神灵之后,任何一点火星都会引发神灵之怒。对于未知的黑暗,最好不要执意强求地要去看清楚,那样只会有害无益。”

他背书一样的语调彻底激怒了我,而且他整个人都变得仿佛失去了灵魂似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此刻老虎的眼睛里仿佛蒙着一层灰色的荫翳,让我琢磨不透。

话是唐心说的,老虎只是传话人,而此刻,唐心的帐篷前面,门帘低垂,毫无声息。

“老虎,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你怎么会变成了蜀唐门的走狗?”我真想跟老虎促膝长谈一次,然后联手下井,把隐藏在黑暗的秘密全部揪出来。

老虎缓慢地摇着头:“记住小心说的话,她没有恶意的。”

一想起唐心狐裘毛根下藏着的数百只毒虫,我的脖颈上唰的起了一层细密的疙瘩,浑身也连着打了三四个寒颤。

苏伦关切地问了一句:“风哥哥,没事吧?”

对苏伦的好感正在慢慢增加,她那么年轻漂亮,并且对我如此体贴关心——我报以微笑,才发现刚刚由于过分紧张,她的手已经覆盖在我的手背上。

长耳犬不安地呜呜低叫着,鼻里“咻咻咻咻”地喷着鼻息,紧张地在井架边的地上嗅来嗅去。

此刻的井下,众多被黄金晃花了眼的士兵正在紧张忙碌着,因为铁娜已经传达了最新命令:“凡是参与地下发掘工作的士兵,每人升官三级,赏一万美金,并且可以带薪休假个月。”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所以这群人才会玩命地工作。

老虎转身,想要沉默地离开。

我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五指发力,像只冷酷无情的钢爪一般。如果他不加反抗,肩胛骨就会被我抓裂。

我希望他反抗,希望他重新变回昨日热血豪情、叱咤江湖的“老虎”。

可惜,他没有动,只是闷声闷气地加了一句:“保重。”

“老虎!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告诉我,你到底欠了蜀唐门什么?告诉我……”即便唐心明确说没有在老虎身上下蛊,我该相信吗?这种情形,只要是稍有江湖阅历的人,总会往“蛊、下蛊”上联想的。

我的五指不住地加力,老虎的肩胛骨发出“嘎吱嘎吱”的恐怖响声。

我的本意并不是要伤害老虎,而是希望逼帐篷里的人出声。

果然,帐篷的门帘一卷,黑衣的宋像一支漆黑的箭,急速飙射出来,一眨眼的功夫便横在了我跟老虎之间,手里的软剑刺啦一声卷住了我的脉门。

“放开!”宋的眼光不啻于被激怒的赤练毒蛇。剑是好剑,看成色应该是缅边境上最好的精铁打造,相信轻轻一扯之下,就能将我抓住老虎的那只手给齐腕削断。而宋本人,想必对我没存什么怜恤之心,之所以引而不发,或许是因为没得到动手的命令罢了。

“喀啦——”几乎在宋出剑的同时,苏伦的枪口已经指在他的太阳穴上,并且是后发先至。

苏伦与宋同是干练之极的高手,这种情况下,大家都明白,苏伦的枪弹会比宋的软剑要来得更快。

“信不信我一枪打穿你的头?”苏伦冷笑着,根本就没把杀气四溢的宋看在眼里。

老虎回过头来,用力睁大了眼睛,仿佛要由我的脸一直看透到我的心似的,稍停,一字一句地说:“相信小心的话,你一定要相信,她不会害你的。”

“哼哼……哼哼哼哼……”我只能冷笑。

老虎打了个响指,宋的剑唰的收了回去。宋虽然动不动就冲动拔剑,但从来都是丝毫不打折扣地执行命令,这一点的确难能可贵。

“老虎,我们还是好兄弟吗?”我望着老虎的背影,不停地思索着唐心说过的话。除了下蛊之外,唐心还有什么力量能控制得了老虎呢?难道是苗疆的“摄心术、摄魂术”之类的?

老虎停下脚步,愣了愣,突然加快步伐,向唐心的帐篷走去。

推荐热门小说盗墓之王1,本站提供盗墓之王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盗墓之王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11地下深井 下一章:13长耳犬欧鲁
热门: 情爱的证明 圣诞夜惊魂 盗墓笔记 后记 间谍课:万无一失的杀手 青崖白鹿记 盗墓家族3 司徒山空传 孔雀羽谋杀案 蝴蝶公墓 明末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