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千花之鸟

上一章:8神秘死亡 下一章:10超级金锭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第三部诡谲炼狱9千花之鸟

在等待工兵到达的这段时间里,我一直缩在墙角,遥望着那块巨大的金锭。其实,我觉得更需要积极探索的应该是向上、向下的通道才对。

当所有的烟雾被抽尽,墓室里只剩下令人目眩神迷的金的光芒。我曾经用望远镜向那些所谓的“伸缩缝”里观察过,极深,连高强电筒的光芒似乎也被吞噬掉了。

最忙碌的只有耶兰,他正指挥着工人们将照明设施通向每一间墓室。如此庞大的器材需求,绝非一朝一夕能准备完成的,可见在谷野接管营地之前,手术刀已经做了无数细致入微的准备工作。

“风哥哥,你会不会觉得事情有些奇怪?至少应该有一道通向塔顶的门或者洞口?所有层与层之间的墓室不可能是封闭的,因为那样的建造方式根本毫无意义——”

我突然打断苏伦在对讲机里的话:“那么你说,古埃及人的建筑方式,遵循什么样的原则才是有意义的?”

由金字塔的巍然矗立可以明显看出,古埃及人的思维方式根本有别于现代人。因为那么笨重的建筑在现代建筑师眼里可笑之极,犹如花费了几十万的人力打完地基,却在坚实无比的基础上只垒了一座鸡窝。

那么,按照如此“愚笨”的建筑理念,他们建造出无数层层**封闭的墓室,又有什么好奇怪的?犹如壁画里所显示的,他们会把鳄鱼头、牛头、马头、狗头安在人的身体上一样,有什么意义?

苏伦愣了愣,低声笑起来。

我接着叹息:“苏伦,只有你亲自面对这块庞大之极的金锭,才会体会到什么才叫做‘诡异绝伦’四个字。”

苏伦无言,就像谷野他们第一次进隧道钻探时那样,地面上旁观与地面下实地工作的人,感受截然不同。

谷野仍旧在围着金锭打转,似乎并不关心金锭的本身价值,倒是对金锭下覆盖着的秘密更感兴趣。

“哥哥会来营地,他已经重新集结了人马做为后援。而且……而且你知道吗?从三小时前,埃及军方已经将土裂汗金字塔四周一百公里内的区域里化为军事禁区,并且,军方会实行无线电干扰、通讯卫星扫描干扰……”

我“哈哈哈”地干笑了三声,不出我所料,一次普通的盗墓行动,最后发展成了军方的联合军事行动。施放卫星扫描干扰之后,太空轨道上,任何一颗卫星只怕都会对这个方圆百公里的“盲区”束手无策。

那么,我们所有的人只是在为他人做嫁衣裳,所有的发掘成果,将成为军方丝毫不必付出就唾手可得的战利品。

“只有……静观其变了,哥哥说,可以代表埃及总统施行权力的大祭司马上过来。整个发掘行动,将由哥哥、大祭司共同主持。”

手术刀终于出动了——大人物往往都在马前小卒们精疲力竭之时出来打扫战场。

看着那八具无辜的死尸,我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

蹲在这间金碧辉煌的墓室里,感觉总是怪怪的,因为它完全不同于其它金字塔的内部结构,包括……包括气味。我的鼻向来都是很灵敏的,气味稍微重一些都会令我赶到窒息,这也就是第一次见到藤迦小姐时,被她身上的“千花之鸟”香气薰得头昏脑胀的原因。

现在,当我的鼻距离地面只有五十厘米距离,莫名其妙地又闻到了那种香气。

“苏伦,我发现了……我发现了一件事——”我的神经蓦的高度紧张,因为按照我们此前的推测,藤迦小姐是通过某种神秘的力量进入了金字塔内部。按照龙说过的链逝去的位置,应该是在隧道平面以下的某条缝隙里。

我迅速趴在地上,像条尽职尽责的猎犬一样,用力吸着鼻,希望能将模糊的香味连缀起来,找到它的出处。

苏伦连声问:“什么什么?你发现了什么?”

我本来以为香气是从那些深不见底的“伸缩缝”里传来的,因为脑里一直有“下面、向下”的概念,但是当我把住缝隙的边缘,尽量地把头向下面伸出去时,却闻不到那香味了。

“苏伦,我闻到了……好像闻到了藤迦小姐身上的香味。”

苏伦一声长叹,酸意毕现。

谷野听到我的话,呼的跳起来:“什么?什么藤迦小姐?风,你在说什么?”

我慢慢起身,控制着自己起伏不定的情绪,尽量保持镇静。藤迦小姐是在墓穴被打通之前失踪的,她身上的香味不会无缘无故在这里出现。除非……除非——

我向前跨了一大步,抓住谷野的衣领,迅速从他的头顶、肩膀一直闻到脚下。

众人啼笑皆非,铁娜脸上更是露出既诧异又关切的表情。

谷野身上,什么味道都没有——这是一个疑点,因为我无数次看到谷野手里挟着香烟、嘴里叼着香烟,并且做为一个瘾君,他身上至少应该有海洛因的独特香气。结果,他像一个刚刚清洗过的瓷器,没有丝毫味道。

我瞪着他的脸,足足有一分钟,才故作幽默地耸着肩膀:“别担心,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大家太紧张了,请放松,尽量放松……”

铁娜摇头叹息:“风先生,你的幽默并不好笑!”

我装作若无其事地低声问:“谷野先生,你的随身行李有没有携带着本土香料?前天,苏伦小姐托我向您要一些‘千花之鸟’,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一个向美女献殷勤的机会?”

我拍拍手上的尘土,其实并没有什么尘土,金字塔内部干净无比,像刚刚被效能最高的吸尘器清理过。

谷野诧异地摇头:“抱歉,我并没有那种东西。千花之鸟,属于皇室专用,产量少之又少,在黑市上的价格几乎十倍于法国的香奈儿产品——而且,就算有,我也不可能带到非洲来,那毕竟是女孩的专用品。”

我退后两步,做了个无比遗憾的表情。

谷野继续回身去继续他手边的工作,连刚才问的问题也不理会了,肯定是觉得我脑有问题。

我退后了一间墓室,避开众人,急促地呼叫苏伦:“苏伦,我想退回到隧道里,重新进入墓室。我发现了藤迦身上的香味,我会从入口一直闻过来,看那香味到底出自何处?”

我大步穿过了这些巨大的门口,向隧道方向前进。金光从我背后射过来,像是某些电影里的超级电脑光影特技。

苏伦低叹:“风哥哥,你要‘闻香识女人’吗?”

稍停,她重新换了公事公办的口气,有条不紊地提示着:“墓室个数太多,如果你真的希望凭借那种香味发现什么的话,最需要的是一条上等的军方跟踪犬。”

的确,如果有一头跟踪犬的话,工作会比较容易些,但是在耶兰的高效工作下,随着抽风机的强劲工作,香味随时都会彻底湮灭。为保险起见,我还是抓紧时间采用人工方式来完成这项工作。

等我重新进入隧道时,迎面已经飞奔过来一队身着黑色工作服、头戴电焊工人专用头盔的士兵。他们对我视而不见,飞快地直接奔向墓穴心,总共有十二人。他们手里,提着各种电焊和切割工具,看来是专为肢解那大金锭而来。

我静下心来,做了十几次深呼吸,然后开始慢慢嗅探。

越过隧道与墓穴的接口位置时,并没有任何发现。氧气罩之类的笨重工具早就丢掉,为了工作方便,我早把伯伦朗的神秘死因抛在脑后了。

进入第一间墓室后,我尽可能地伏低身,但是仍然毫无发现。贴近地面之后,我在大片大片的象形字里,发现了几个比较有意思的符号。

那些符号全部是长方形的,所占的面积大小,正好跟一个标准尺寸的电脑键盘那么大,大概是四十厘米长、二十厘米宽。字形状像一只独木舟,其一头滑稽地高高撬起来,像是小丑的靴尖。

舟上站着一个线条简单的人的形象,拤着腰笔直站着,高昂着头。

我呼叫苏伦:“看看这个字,代表的是什么?”

苏伦不假思索地回应着:“风哥哥,你的脑在想什么呢?它不就是埃及字里最简单的‘太阳之舟’的代称?”

我的脸腾的红了,因为我为自己的荒唐愚蠢而感到自责。在过度的绞尽脑汁思索状态下,我竟然连最基本的埃及常识都想不起来,真是不可原谅。

“抱歉,我的脑似乎……”我自嘲地在头上重重拍了一掌。古人的“大智若愚”可能就是我目前的状态吧?不过,“愚”肯定是“愚”了,“大智”倒是未必。

“风哥哥,问题的焦点,一定在金锭下面,还是别做无用功了。而且咱们的猜测并不一定正确,你能想像得出一个活生生的人是如何瞬间通过一百多米的泥沙——”她停了下来,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就是通过了那些泥沙,金字塔的外壁呢?又怎么可能说想过就过。

世界上存在很多地球物理学所不能够解释的问题,发现那条链后,我最初的反应是:“虫洞”。

“藤迦进入了突然出现并张开的“虫洞”,突破时空,进入了金字塔。”

推荐热门小说盗墓之王1,本站提供盗墓之王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盗墓之王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8神秘死亡 下一章:10超级金锭
热门: 死亡通知单之离别曲·大结局 盗墓宗师在三国 武侠崛起 大唐御医 替死者说话 性学五章 神话原生种 仙道厚黑录 楚留香新传2:蝙蝠传奇 极道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