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献祭经文

上一章:22古怪对局 下一章:2首度失败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第三部诡谲炼狱1献祭经

“风先生,发掘计划是不是受到了阻挡?如果需要我的帮助,请……尽管说好了……”唐心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越是如此,我就越发觉得在她平静如水的表情后面,必定藏着某种复杂的秘密。

“唐小姐,难道你就这么肯定土裂汗金字塔里必定藏着‘千年尸虫’?万一没有,岂不白跑一趟?”

一边对她察言观色,我的耳朵里一边聆听着苏伦那边、井架那边的动静。

“我说有,就一定会有,风先生对这个消息有怀疑的话,其实查阅一部分古代典籍就能够了解到。风先生是来自意大利的名牌大学优等生,肯定博览群书,不会连国的古籍都数典忘宗了吧?”她使了个圆滑的“太极推手”,把我的问题搪了回来。

我的确读过不少古籍,但国历史上遗留下来的稀奇古怪的典籍那么多,单单是一部《山海经》、一部《搜神记》就够人研究十年八年的了。急切之间,我想不起哪本书里有关于金字塔的描述字,但又不能厚着脸皮向对方请教。

“风先生,不怕明说直言,我们唐门要的东西,一定会拿到手,不管手术刀先生够不够大方。”她的声音虽然平静,但这句话里每一个字都透着明显之极的威胁。

我仰面“哈哈”两声大笑,急速接了上去:“拿到?能拿到吗?最起码,据我所知,几百年来,你们一直想做一统江湖的最大帮派,就根本没拿到。而且,每一次出动都会损兵折将、高手死亡殆尽,然后需要至少三十年才能恢复元气,对不对?”

这是事实,并且是蜀唐门在江湖使最被人诟病的“死穴”之一。

唐心脸色一寒,仿佛打了个深深的寒颤,手更深地拢进袖里,抿着唇,倨傲无比地冷笑着:“那是过去,只要地球不灭亡,江湖便永远存在。只要江湖存在,你敢说我们永远拿不到想要的东西?”

我也一怔,被激怒的唐心似乎已经失言——我判断这次“千年尸虫”只是一个很小的引,唐门真正的目的,应该仍旧是延续他们几百年来“统一江湖”的。

这一点非常可笑,谁都直到,现在整个国大陆国泰民安,政局稳定,而且在联合国组织里的影响力、控制力逐年上升。

蜀唐门要在这样的政治环境里搞什么非法活动,简直是拿鸡蛋碰石头,愚蠢之极,就像老虎企图在埃及沙漠里搞什么事情一样。

“哈哈,风先生,你想歪了,我不过是开个玩笑……”

随着唐心故作轻松、欲盖弥彰的解释,宋陡然抬头,杀气腾腾地向我望着。很奇怪,每次我跟他目光交错,都会觉察到他心里澎湃的杀机,每次他的手指总是搭在剑柄上。

我可没心情跟这个冷血的黑衣怪人交手,礼貌地向唐心弯了弯腰:“唐小姐真会开玩笑,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

在女孩面前,我一直都告诫自己保持谦谦君的良好形象,无论她来自何处、背景如何。

唐心又在审视自己的指甲,展颜一笑,像一朵苍白但冷艳的花:“风先生,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想请你遵守对老虎的承诺,发现‘千年尸虫’后不要藏私,好不好?”

我默默地点头,瞄了一眼老虎宽厚的背影,向后退了出来。

唐心在帐篷里追加了一句:“风先生——我们要的是‘千年尸虫’,可不是那种普通的圣甲虫……”

我下意识地向西、再向北看了看两座体积差异极大的金字塔,不停地摇头轻叹。

圣甲虫是金字塔的壁画里常见的昆虫之一,形状像缩小了数倍的金龟,并且在胡夫金字塔里,生物学家也发现了仍旧可以存活的圣甲虫的卵。埃及神话里,把圣甲虫当作法老王豢养的宠物,就像现代社会里,人们饲养乌龟、小狗、小猫一样。

我当然不会把那些黑色的小东西当成“千年尸虫”,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

关于“千年尸虫”的传说,存在于埃及人关于金字塔的神话故事里,流传甚广,而且传得神乎其神。

相传,尸虫是隐藏在法老王的骨骼的,从他第一天戴上法老王冠开始,尸虫便突然出现。它的长度,是从法老王的右脚拇指尖一直上升到头顶天灵盖,贯穿于法老王身体内部最长的一根曲线之上。

每个法老王体内只有一条尸虫,按照古埃及历史的更新换代看,有几个王朝,就有几条尸虫,数量不会多更不会少。尸虫的神奇作用,是用来承载法老王的思想的,也就是说,有了尸虫的存在,法老王的思想才会跟上天直接连接,秉承上天的神旨,统御万民,统治沙漠。

这种迷信说法,早已经被生物学家们联手推翻,并且说那种“尸虫”其实就是尼罗河水域里常见的“巨型血丝虫”。尼罗河源远流长,水的致命细菌和剧毒虫类不计其数,沿岸居民患“血丝虫”病的,成千上万,那么,法老王也很可能从饮水这个环节患病。

出于对这个理论的支持,生物学家在某个完整出土的法老王木乃伊里,找到了类似于血丝虫原体的纤维组织。虽然与常见的血丝虫不同,但可以解释为后代的血丝虫是在漫漫历史长河里得到了改良变异的品种,就像现代人的智慧、体魄完全强于古代人一样。

“风哥哥,怎么了?”苏伦走近我,无声无息,像一只乖觉的猫。但她此刻的表情沉重严肃,就算像是猫,也是一只心事重重的猫。

她的身后,萨罕长老的法事已经结束,带着幽莲返回帐篷里。

苏伦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样:“刚才,我做手势阻止你过去,其实是不想引起萨罕长老的疑心。”

我大度地一笑,转身向井架那边望着。井架旁边的围观者跟放着监视器的帐篷都静悄悄的,显然隧道下面的钻探工作并没有任何进展。

沙漠里惯常的夜间寒气已经悄然卷地而来,我有个预感,今天的挖掘工作,肯定会无功而返。

“风哥哥,我得到一些萨罕长老做法事的录音资料,需要传回别墅,让哥哥鉴定一下。”看上去,苏伦的心情很不平静。

“怎么?那些祈祷有问题?”我也警觉起来。

同时来营地的人当,唐心一伙毫不紧张、卢迦灿没事人一样袖手旁观、萨罕长老也一直躲在帐篷里隐忍不动。其实,按照正常反应,他们都会对墓穴的发掘工作万分关心才对。漠不关心,便是他们三支人马最不正常的地方。

我跟苏伦并肩向我们的帐篷走过去,她迅速拨通了手术刀的电话,当然,那是另外一部秘密电话。手术刀与所有的人联系号码都不相同,我以前就知道,他的别墅里有一间特别的通讯室,层层摆放着超过一百部单线电话。

“哥哥,有一段经,很重要,我至少听到了十次以上‘献祭、祭品、神兽、啮噬’之类的古埃及词汇。这些经是在萨罕长老的神秘法事里出现的,请叫人翻译一下,看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取出一个火机大小的精密录音机,凑近话筒开始播放。

手术刀那边的所有电话机都接驳着同步录音系统,轻而易举地便能把这些声音记录下来。走到帐篷门口时,苏伦的传送工作已经完成,有些焦虑地回头望着我:“风哥哥,要你来猜测,萨罕长老做的是种什么法事?”

我脱口而出:“献祭经罢了。”

古埃及的祭祀工作非常频繁,每月都会有日、月星辰的隆重大祭,会有活人、活马、活牛做为祭品。某些季节,这样的大祭甚至会每个月召开五次以上。除此之外,各种各样小的祭祀活动,每天都会在各个村落此起彼伏地举行,由此衍生出的大小祭祀、长短祭、各种各样的祭祀法器、礼节程序,形成了古埃及化不可或缺的一种特色。

苏伦咬了咬嘴唇,松了口气:“我想也是,咱们的想法完全相同。”

“有什么不对劲吗?”我暂时还没领会到苏伦的真实想法。祭祀、祭在埃及是最寻常不过的东西,古代壁画里,随处可见成千上万人跪拜祭祀的盛大场景。就算在二十一世界的埃及各大城市,任何大街小巷里,都可以发现光头灰袍的祭司的身影。

苏伦若有所思地摇摇头:“只是猜测而已,等哥哥那边有了结果再告诉你。”

我向井架旁指着:“要不要再过去看看,今晚的发掘工作,只怕会一无所获。”

那面石壁的整个立面厚度肯定完全相同,不会厚此薄彼,所以就算汤博士的神秘机器能在石壁上钻出一百个洞,深度也只能到达鸡肋一样的五米进程,对打开墓穴毫无帮助。

之所以没有采取定向爆破,原因非常简单,其实我已经在前面的记录里讲过好几次。盲目的爆破行为,只会把隧道变成专家们的活葬墓穴,形成难以遏制的坍塌事件。

这样的挫折,对兴冲冲而来的汤,肯定是个致命打击。那么,是否会在手术刀的预料之呢?

手术刀的办事效率已经达到了令人震撼的地步,只有四分钟,他已经回了电话:“苏伦,那个录音的确可以证明萨罕长老在进行祭祀活动,请你跟风都听好,他的祭祀对象就是土裂汗大神。”

我的两个手心里同时冒出了冷汗,静心聆听下去。

“祭祀,而且是活祭,祭的结尾翻译过来,可以如此解释——‘向无所不能的土裂汗大神,献上胆敢冒犯天威的外邦罪人。就让万蛇之窟的惩戒之神,细致地遴选他们,啮噬掉罪人的内脏,还他们以干净的灵魂’。大致意思就是这样,我想说的只有一点,千万不可以轻举妄动,千万不能第一批进入金字塔里,听懂了吗?”

电话挂掉之后,苏伦放下手机,我这才发现,她的发梢已经被冷汗湿透,不停地向下滴落着豆粒大的汗珠。

推荐热门小说盗墓之王1,本站提供盗墓之王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盗墓之王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22古怪对局 下一章:2首度失败
热门: 无限轮回 风之影 家国天下:现代中国的个人、国家与世界认同 边缘人的战争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歌唱的沙 车站 冰火魔厨 阴师人生 绝世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