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古怪对局

上一章:21疯狂想法 下一章:1献祭经文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第二部地底惊魂22古怪对局

我知道,按照隧道尽头五位专家的工作习惯,至少也要在石壁上尝试三次才会罢手,所以这段时间,我可以先去找苏伦谈谈。

她此刻就在萨罕长老的帐篷门口,站在那块绣花地毯的旁边,位置是在萨罕长老的侧前方。萨罕与幽莲的动作保持不变,仍旧是一个盘坐向西,一个垂头捧着陶碗。

“那样的仪式,怎么会引起苏伦如此大的兴趣?”我一边向前走,一边无意识地扫了唐心的帐篷一眼。那边的门帘低垂着,毫无声息。这三个人倒是乐得清静,一直躲在帐篷里,对外面的大事小事一概不闻不问。

想像着老虎与宋下棋的专注模样,只怕那盘棋落速度慢过乌龟爬行,一盘棋就得下个三天五天的。

围棋一道,博大精深,在亚洲的第二围棋之国日本,以前的本因坊大赛,经常有一局棋下十日、百日的情况。

记忆里,古人早就说过:业精于勤而荒于嬉。

我一直认为若是把大好的生命浪费在日复一日的下棋这种“游戏”,简直是对人类生存的无形谋杀。或许国古人就是因为整日无所事事才发明了围棋这种东西,于是变得更加无所事事,才被欧美列强的坚船利炮……

算了,那些黑暗的历史不想再提,这一次,我一定要给国人争光,为自己正名。

走到距离苏伦还有十步开外时,她垂在背后的手掌突然摆了摆,示意我不要靠近。

我愣了一下,不知她的用意,但仍旧顺从地假作打了个哈欠,悄悄改变前进的方向,转向唐心的帐篷那边走去。

“如果萨罕长老的仪式不允许外人参观的话,那么为什么苏伦又可以站在地毯旁边而没有遭到驱逐?”我略有些不安地弹了弹指甲,眉头不知不觉便皱了起来。

我并不想进唐心的帐篷去见这三个人,金字塔还没打开,找不到“千年尸虫”,大家根本没有可以讨论的共同话题。

“风先生,请留步。”唐心的声音竟然是从帐篷后面传出来的,随即,她已经轻盈地出现,双手拢在狐裘的袖里,瑟缩着肩膀。

沙漠上的朔风虽然寒冷,但这个季节,却不至于冷到如此地步啊?

迎着我怀疑的目光,唐心有些羞涩地笑着:“不好意思,风先生,近几年来,我一直在修炼‘百死神功’,所以身体的抵抗力已经下降到极点,才会变得这样畏寒。”

我苦笑着狠狠抓了抓后脑勺,简直开始怀疑自己的听力是不是出了问题:“什么?你练‘百死神功’?你这么小的年纪,已经有资格练那种功夫,你们蜀唐门……不是一直传说只有辈分最高、天分最高的弟才能……才能……”

进入二十世纪的枪械单兵时代后,国历史上流传下来的种种武术、巫术、秘术、技击并没有一夜之间消失,而是转入更隐秘、更诡谲的地下。

在一颗弹能顶过武林人士三十年功夫的颠覆年代里,剩余的那些仍旧刻苦练功的高手们,往往会变得要么默默无闻、要么一鸣惊人——能够做到一鸣惊人的高手们,早就超越了“拔枪对决、单挑杀人”的范畴。他们要刺杀的目标往往还没看到杀手的影,便已经失去了自由呼吸的能力。

在这里,我只能大概说说对蜀唐门“百死神功”的粗浅认识。

所谓“百死”,完全可以从字面上理解,要想练成这种武功,每一个练功者要经过一百道接近死亡的修炼程序。据我所知,这“一百种程序”里,入门的三种便是“刀砍、枪刺、服毒”。

身受几十种刀伤,遍体筋络寸断,然后弃置野外,全凭个人的求生能力得以生还。

身受长枪五十余次的穿透,不许服用任何药物,全靠自身的生理机能调和达到痊愈。

喝下七种剧毒药物调配的毒酒,在三日三夜内用内功与毒酒对抗,直到最后把毒素压制在胃脏里,全部呕吐出来……

我不是唐门人,只能根据江湖上捕风捉影的传闻来进行描述,由此更能看出这种功夫的极端机密性。

说到辈分和天分,我并不以为唐心能够达到这两个条件。

换句话说,江湖门派里的最高明武功,只有掌门人或者预定的准掌门人才可以修炼,难道唐心会是未来唐门的新一代掌门人?

她只说了几句话,我却退了两大步,还在脑里至少思索了几十圈,在气势上明显落在下风。

唐心一笑,冷漠突然绽放出一丝儿美丽女孩的无瑕魅力。

“啪——”帐篷里陡然传来棋拍落在棋盘上的巨大动静,随之老虎发出一声尖锐的吼叫:“宋,你好——”

这个动静又把我吓了一跳,不过是普通的围棋切磋,老虎何必如此大呼小叫,这根本不符合他从前坚韧顽强、沉稳机智的性格。“唉,难道真的是……真的是‘帝王蛊’的力量?”面对漂亮得如明月白璧一样的唐心,我真的不愿意承认这个既成的“事实”。

“风先生,要不要进账去谈谈?”她抖落出双手,在嘴边呵了两口气。

我有些颓丧地看着她闪闪放光的十根指甲,那些,根根可都是杀人的利器啊——

“请吧风先生,我们蜀唐门虽然恶名昭彰,却绝非敌友不分的江湖匪类。最起码,对风先生本人,我绝无恶意。”唐心伸手挑起了门帘,有点“请君入瓮”的架势。

走进帐篷,发现下棋的两个人已经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架势。宋的软剑圆滑地缠在老虎脖上,而老虎的右拳却还差两寸没击在宋喉结上。

我知道,老虎的指上戴着的那枚青色指环,其实是一件杀人利器。一旦与敌人身体接触,指环里就会弹出一枚三分之一寸长的尖刺。这不是普通的绣花针一样的东西,而是能够自动寻隙进入敌人血管、随血脉上行流动到身体的心脏部位的致命武器。

世界上任何动物的心脏,若是插进这样一枚尖刺的话,肯定活不过二十四小时。

像老虎这样的江湖游侠,根本不屑于使用枪械。对那些大众化的常规武器,他们向来都是不屑一顾的。

上好的紫檀木棋盘,已经被老虎下的最后一个棋整个敲碎,变成四分五裂的十几片。不过,仍能看得出落的位置是在“天元”侧面的线路上。看这情形,应该是宋的棋艺略高,逼得老虎落自救,然后要出拳动粗。

为下棋动手的棋迷成千上万,但两个既是棋迷又是江湖高手的对局者,一旦动手,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看来唐心对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了,清了清嗓轻声笑着:“老虎,你又输了棋耍赖是不是?我早说过,你的暴烈性格根本不适合下棋。否则的话,只要你做棋手,今天的亚洲围棋界,哪里有聂马、曹李甚至日本十棋王的活路?”

宋转了转死气沉沉的眼珠,竟然对此深表同意:“不错,前五十步,我根本没有反击之力。你的棋艺之高,有目共睹,别说是聂马、曹李,就算是日本围棋鼎盛时期的十大高手也不一定能胜你。”

他的剑倏地一抖,已经回到腰带里。

对于这三个人之间的奇怪关系,我已经猜测了不下三十几种结果:宋是保镖,唐心是主人,老虎是仰慕追随者,并且被下了唐门‘帝王蛊’。

不过我觉得,越是从表面上看来顺理成章的结果,便越是有其荒谬偏误之处。

试想一下,唐心对老虎下蛊有什么用?用他做保镖?完全没有这个必要,蜀唐门高手如云,多一个老虎这样的江湖游侠,虽然不能说是累赘,却也差不多了。

老虎也收回了拳头,把散落的棋拾起来,放进旁边的黑白两色棋盒里。

我像个买票看戏的傻傻的观众,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一幕。当老虎拾起嵌在“天元”位置上的第一枚黑时,我发现那个交叉点上,已经被棋印上了一个半厘米深的凹洞。

棋盘、天元、纵横十道的棋盘、土裂汗金字塔结构……众多名词和纷纭意境交错重叠着铺满了我的脑。

忽然听到宋又喃喃地说:“老虎,你又不是从海外归来争夺天下的虬髯客,何必每次下棋的第一招都下在‘天元’?如果没有这一手莫名其妙的废棋,我哪会是你的对手?”

我心里又是一动,宋说的“虬髯客”的典故,出自唐朝传奇“风尘三侠”的故事。

江湖豪侠虬髯客在海外创建了庞大势力之后,准备一举袭取原,争夺唐朝天下。结果,在他孤身一人入长安打探消息的时候,遇到当时被封为‘秦王’的李世民。两个人对局十次,李世民每局的第一个都下在“天元”,每局都是“一定原”,气势恢弘磅礴,无与伦比,终于从心理上击败了妄图原逐鹿的虬髯客。

“老虎的奇怪对局说明了什么?他不会是要效仿虬髯客或者李世民,要争夺某个国家权力吧?”

这里是埃及,要想夺取埃及总统的控制权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隶属于埃及沙漠军团的特种部队“彩虹勇士”,其战斗力在全球特警排名,绝对名列前十。

如果老虎要带着自己的江湖势力跟彩虹勇士对抗,无疑是自寻死路。

推荐热门小说盗墓之王1,本站提供盗墓之王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盗墓之王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21疯狂想法 下一章:1献祭经文
热门: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Ⅲ 寸芒 乡村艳医 迷墓惊魂 白夜追凶 鬼灵报告(清微驭邪录) 藏地密码3古墓历险记 神话烘炉 骨音:池袋西口公园3 刀丛里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