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再次神秘失踪事件

上一章:17唐门剧毒 下一章:19平静的开端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第二部地底惊魂18再次神秘失踪事件

“诚意”的意思很明显,如果我跟手术刀不能乖乖地献出“千年尸虫”,蜀唐门的人肯定不能善罢甘休。

“谢谢贵派的诚意,我想手术刀先生一定也感受到了贵派上下的无比诚恳——”

我知道,跟唐心实在没什么好谈的,对于这样一群始终与毒为伍的人,谈人性、讲道义都是白费。我只希望他们得到“千年尸虫”后,别用来制造惨绝人寰的生化武器就好。

在上下五千年的浩渺国历史上,发生过的怪事、出现过的怪人如果能编订成书,肯定会让全球各国的所谓“百科全书”瞠目结舌。与国人的历史相比,他们的知识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比如前几年巴西盛传的制毒邪教,曾令整个南美洲十一条河流主脉出现了轻重不同的污染反应。饮用河水后的居民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一,引起了联合国卫生组织的高度重视。这已经是全球“下毒史”上的严重事件了吧?但如果换了蜀唐门去做这件事,沿河居民死亡率只怕会创纪录地达到百份之五十以上甚至百分之百都是不难实现的。

蜀唐门,历年历代,令江湖的人谈虎色变,不是单单靠空穴来风吹出来的。

这个时候,我想外面的人已经做好了一切进入墓穴的准备,因为很明显的,所有的嘈杂声都平静下来。

“千年盛举,风先生不想第一个进墓穴去看看吗?”唐心拿了一张纸巾,仔细地擦拭着闪闪发亮的指甲。涂满剧毒的指甲盖足令沙漠毒蝎蛰伏,如果刺入人的皮肤,或者在人饮用的酒水饮料里轻轻搅拌几下,那么后果……

外面,只剩下风声。

我摇摇头:“没什么兴趣,而且隧道狭小,下去人太多了,只会碍手碍脚。”

唐心蹙着眉,略带惋惜地笑着:“不感兴趣?抑或是不敢?”

老虎和宋两个,垂着头打坐,对帐篷里发生的事根本丝毫不顾。

“只是一盘棋而已,何必这么认真?”我避开唐心咄咄逼人的气势,退到老虎身后。

他的右手食指、指之间正挟着一枚黑,要向棋盘上落下。这种下手势,是他做专业棋手时保留下来的习惯姿势,与电视直播上,聂、马二人的出手姿势,一模一样。

棋盘上已经落了十二颗棋,我赫然发现,他们下棋的规则竟然是遵循古代围棋高手“先布阵”的方式。四角“星”位,早摆好了两黑两白四颗棋。再有,所有的棋攻势,竟然是全部围绕棋盘最间“天元”位置上的一颗黑展开。

围棋之道,自古至今一贯遵循“金角银边草肚皮”的价值估算方法,下占棋盘央“天元”,除了表现棋手自高自大的气势之外,毫无实用价值。

眼看老虎下了那颗之后,整个棋盘上边角空旷,黑白两方全部纠缠在央这一小块地盘上。只要是有两年以上下棋史的棋手,都绝不会走成这样的棋局。

突然间,营地扩音器里响起谷野的声音:“班察先生、枯蝶大师……班察先生、枯蝶大师,请听到我的声音后,火速赶到井架位置……火速赶到井架位置……”

下井工作即将展开,谷野自然会当仁不让地第一批进入隧道,并且要亲眼目睹钻透墓穴外墙的盛况。为了保证营地里的控制权不被别人攫取,自然而然的,他会要求班察在地面上主持工作。

不过,看他的广播内容,应该是班察突然不见了,并且是跟那神秘的枯蝶大师一起失踪的。

苏伦的身几乎是轻飘飘地飞进来的,帐篷的门帘哗啦一闪,连脚步声都听不到,她已经站在我身边。她显露了这手上好的轻功之后,并没有引起唐心的太大注意,仿佛天下所有的武功在唐心眼里,都不足为道。

我知道,外面一定是又出了怪事,否则苏伦不会在光天化日下施展惊世骇俗的绝顶轻功。

“风哥哥,班察失踪了……”

我向自己的后脑勺拍了一掌,刚刚听广播,就已经隐隐约约猜到。

“十五分钟里,特种兵已经严密搜索了营地四周一公里半径内的所有角落,可是,泰国人跟他带来的那神秘的佛门高手,蒸发一样消失了,毫无踪迹可寻。”苏伦的脸色有些苍白,因为我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同样神秘失踪的藤迦小姐。

高音喇叭里传来的吼叫声,夹杂着谷野压抑不住的剧烈喘息,里面混合着无比的焦躁和无名的恐惧。

如果这样的神秘失踪接二连三地发生,搞不好什么时候会降落在他头上,焉能不害怕?

对这件事置身事外的只有唐心、老虎、宋三个人,仿佛所有的掘墓、搜索、探宝行动,都与他们无关。他们要做的,就是在这个舒舒服服的帐篷里下棋聊天,然后心平气和地得到“千年尸虫”后离开。

苏伦的目光在棋盘上瞟了一眼,又迅速挪开,向我眨了眨。

下棋的两个人有点古怪,并且那盘棋更是透着古怪——我随着苏伦出了帐篷后,仍旧对围棋的事念念不忘。毕竟,土裂汗金字塔的透视资料上显示,那个纵横各十间墓室的平面结构,无巧不成书地跟国围棋棋盘一模一样。

我们迅速绕过了几个破破烂烂的工人帐篷,走到一个别人看不到的角落里。

苏伦停下脚步,满脸阴郁:“风哥哥,我在想,班察的失踪,跟你发现的隧道里奇怪的圆柱形洞口会不会有关系?”

在我们此前交换资料的时候,我已经把上次进入隧道的奇怪经历原原本本详细做了描述。

一提及此,“雾隐一刀流”这几个字倏地跳进了我的脑海:“洞口?雾隐一刀流的杀手?难道,那群忍者不早不晚就在这时候出现了?不过,原先判断他们是班察故意匿藏下的后援,怎么可能向班察下毒手?”

“竖井入口把守严密,没有人能隐身进入而不被人发觉——这一点,与藤迦小姐的失踪线路是完全不同的。”苏伦向西凝视着土裂汗金字塔的方向,焦虑地不停地用手揪着自己额前垂落下来的头发。

我蹲下身,无意识地用手指在沙地上划着,大脑急速运转,很快出现了另外一条思路:“班察知道那个奇怪洞口的存在,然后带着枯蝶大师由那里进了隧道,然后……”

然后怎么样?我开始轻声苦笑:“他下了隧道,也会像藤迦小姐那样化一阵轻风、青烟沿着某种看不见的缝隙进入金字塔?”

如果这些情节是电影的“蒙太奇”手法,我可以相信,观众也可以接受,但现在事实是,没有电影剧本,更没有“蒙太奇”的瞒天过海摄影手法。

“风哥哥,我查过枯蝶大师的资料,或许你会感到有一点点惊奇——”苏伦也蹲下来,抓起一把沙,看那些沙粒缓缓从指缝间滑落。

谷野的声音停了,喇叭里传出他无比气急败坏的大口喘息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如果捱到黄昏的话,今天的下井计划只能被迫推迟了。

我抬起头,苏伦一刻不停地说下去:“我得到了他的体毛、汗液、头皮屑,然后扫描传递给……”她含混地略过了那个神秘的组织名称,至于她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是如何得到枯蝶大师的身体样本的,细节自然不重要。但是,我从这些可以想像到的细节上,能够判断出她曾受过某种精密的间谍手段训练。

“反馈回来的信息,他的所有DNA特征,跟一位泰国高僧相似度百分之百——”

我挥手打断她,不信任地笑着:“百分之百?开玩笑!自从人类发现DNA特征链条以来,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两个完全相同的人体样本,最接近的相似度,不过是前年检测到的墨西哥境内只有右手五指相连的‘连体婴儿’。即便是那样的情况,检测数据仍旧存在四千万分之一的差异。”

我虽没有“过目不忘”的神奇本领,但这些怪异的资料,已经研究过无数遍了,都已经电脑资料般储存在大脑里,可以瞬间随意调用。

苏伦冷静地看着我,她已经说过“我会惊奇”的话,所以我的反应,应该在意料之。

“要想百分之百相同,除非他们是同一个人——”

说到这里,一个怪异的想法闪电般地从我脑电波深处弹了出来:“啊?同一个人,除非、除非、除非……”

我说不下去,苏伦替我接下去:“除非这个人就是那位佛门高僧。”

“沉茧?泰国高僧沉茧大师?”我情不自禁地青蛙一样跳起来,扬起一阵飞沙,然后像只撒了气的皮球,重重地颓然坐倒在地。

这样的结论,太荒谬,也太怪诞了。

一个八十多岁的隐世面壁高僧,竟然神奇地出现在埃及沙漠上,变成了非常年轻的另外一个人。时间、空间、年龄、体型、名称全部变了,除了那对怪异的不同颜色的眼珠,其它一切,全然不同。

DNA的检测手法,是现代科学的精髓,如果真的检测到DNA链条是百分之百相同的话,枯蝶大师与沉茧大师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并非不能存在。

“枯蝶、沉茧?沉茧、枯蝶?这两个名字,会不会预示着作茧自缚之后然后化蝶重生的寓意?”

推荐热门小说盗墓之王1,本站提供盗墓之王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盗墓之王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17唐门剧毒 下一章:19平静的开端
热门: 天下枭雄 鬼喘气第七部古蜀秘档 姑洗徵舞 民调局异闻录6·无边冥界 如果这是宋史7·北宋亡国卷 入殓师 枕边尸香 清明上河图密码2 刺心6·无冕之王 八仙得道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