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隧道尽头

上一章:11神秘金牌 下一章:13还魂沙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第二部地底惊魂12隧道尽头

猛然抬头,已经到了上次看到那奇怪壁画的地方,我下意识地停住脚步。

苏伦警觉地随着我抬头,低声问:“就在这里?就是那地方?”

此刻,顶壁完全正常,不锈钢的护筒反射着日光灯的白光,冷漠而稳定,毫无异样。

隧道里有微风轻轻吹拂着,其实那是换气系统营造出来的“自然风”。我忽然想到萨罕长老提到过的“因为有幻像魔的移动,才会产生地球上物理意义的‘风’”——这种振聋发聩的古怪想法,一旦在新闻里传播出去,不知道会引发多少奚落和谩骂呢?

苏伦轻拍我的手背:“风哥哥,多想想哥白尼的遭遇,嗯?很多稀奇古怪的学术结论,只能一次次揭示地球人的无知,对不对?”

这一刻,她比我表现得要镇定。

哥白尼当年发表“太阳心说”的言论,而被反对者活活烧死,堪称是“为求真理,不惧牺牲”的典范。若是萨罕长老提出“幻像魔形成风”的理论,或许将成为地球上的“哥白尼第二”。

脚下的路依旧平坦,再向前走的时候,我的心已经提到嗓眼了,生怕像上次亲眼目睹的几个特种兵一样,加速滑向深渊。幸好,一切正常,仿佛先前隧道里发生的种种怪异现象一下跑光了,不复存在。

龙在前面领路,把酒瓶抄在手里,隔十几步就会仰着脖灌上几口。

隧道里渐渐有了劣质土酒的涩味,不过这种味道似乎更让我感到亲切。因为这条全部由不锈钢和水泥混凝土打造出来的隧道,几乎时时给我一种“不在地球、不知在何星球”的幻觉。

酒是地球人类的独特产品,只要能闻到酒味,至少可以证明我们仍在地球上。

照明灯一直向极遥远处延伸着,仿佛这条光明之路永无尽头。

为了打破压抑的沉默,我向苏伦问了刚刚想过的那个问题:“当初选定隧道入口时,为什么不直接定在土裂汗与胡夫金字塔间?我想任何盗墓专家出于经济上、利益上的考虑,肯定会那么做,是吗?”

与进入古怪诡异、神秘莫测的土裂汗相比,我更希望自己会成为发掘胡夫金字塔残余部分的全球第一人。在某些宗教神话传说,真正开启了胡夫金字塔秘密的人,将成为斯芬克司的主人,统御传说的狮身人面部落,成为宇宙的主宰。

我查阅到的大量埃及资料,可以汇编成这样一条明晰的路线——

“狮身人面的斯芬克司,原先属于‘天神’的坐骑。天神从‘光明之舟’里骑着它走出来,然后,黑暗的埃及大地,便有了光、河流、食物、树木。斯芬克司怪兽每一万年进食一次,它能吃掉埃及大地上的瘟疫、疾病、邪恶、战火,让埃及人在一万年的轮回更替里,重新得到心灵的净化。”

路线断在这里,或许那些记录资料的人,并没有把“天神”和“斯芬克司”的言论延续记录下来。字的断代,造成了这个神奇传说的断代。

所以,每次无论在资料片里或者是在杂志书本里看到狮身人面像,我都会联想到关于“天神”的传说。

如果真的有那种天神和“光明之舟”的话,只能把他们解释为外星球飞船和外星人。

非洲的战火已经连绵延续了几百年,瘟疫和艾滋病更是肆虐到了连蚊虫都可以代为传播的恐怖之境。如果有斯芬克司那样的神兽张开大嘴,把一切人类的灾难吞噬消弥掉,相信全球的宇宙航天学家、灵异学家、宗教专家都会拍手欢迎。

“我知道,我知道……风先生,您是好人,我可以免费……回答您的问题……”

龙口齿含混地回了一句,又灌了两口酒,身歪歪斜斜地向前晃荡着。我真害怕他会醉倒在隧道里,还得劳烦我拖他出去。

“你知道?”我对他的话表示怀疑。

“我……当然知道,耶兰告诉我,全部都告诉过我。你们、你们得到的汇报资料……我早就知道……”

这倒完全有可能,他是耶兰那个教派的神媒,虔诚的耶兰有什么话肯定先向他祷告。

苏伦捏了捏我的腕,又神秘地眨眨眼睛,做了个“噤声”的表情。她的手指那么滑腻,我忍不住有一点小小的心动,放胆伸出胳膊,环住了她的细腰。

这段时间的接触,我们之间似乎慢慢达成了某种默契,特别是面对未知的危险时,更会越来越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说说看,要是有参考价值的话,我可以付一百美金给你。”跟龙的交易,已经完全到了以“一百美金”为基架的水平上。

“第一次扎营,就在土裂汗跟大金字塔之间的。你们知道吗?耶兰……这家伙胃口不算小,他曾跟我说,会……利用同一个竖井,先帮、先帮手术刀先生达成愿望,然后再秘密地向北掘进,一直向北,采取三十度倾角——”

他摇晃着回过头来,用酒瓶敲打着两边的不锈钢墙壁,发出当当当的单调动静,瞪着被酒精烧红的眼珠,满嘴酒气地盯着我:“向北,年轻人,你知道向北会到达哪里吗?”不等我回答,他又放肆地大笑着继续向前走。

耶兰的野心真的不小,以他那样的普通工程技术人员,竟然觊觎胡夫金字塔下的秘密,简直是被利益冲昏了头。他也不想想,在全世界盗墓狂人的虎视眈眈之下、更有埃及军方精良先进的飞机大炮,他的小算盘能得逞吗?

我忽然长地叹了口气:“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点都不假,后来呢?”

“后来?嘿嘿,怪事!真是怪事!耶兰告诉我,接连选定了四个地方……钻井架设完毕后,只向下掘进二十五米,就给坚硬的岩石层挡住了,根本没法前进。”

我不自禁地要脱口而出:“胡说八道!荒谬!整个埃及大沙漠下面,别说是二十五米,就算二百五十米之内,也别想发现什么坚硬的岩石层——”但我用力忍住了,因为视线里已经出现了一片黑魆魆的东西,那该就是隧道尽头,也即是土裂汗金字塔的外壁。

我的手掌狠狠捂在嘴巴上,满肚喝斥变成了巨大的压抑不住的惊叹。我甚至不知道我是怎么连蹦带跳地跑到金字塔外壁前面的,等我脑里的狂热消退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跪在石壁前,浑身颤慄,满脸都是纵横的眼泪。

那的的确确是货真价实的石壁,工人们已经细心地清理掉了沾在上面的每一粒泥沙,第一眼看上去,就知道石头的成分结构,完全等同于胡夫金字塔等等所有尼罗河沿岸的它的同类们。

我的脸贴在石壁上,感觉着石头天然散发出的无边冷硬。

隧道尽头暴露出来的这片石壁,三米见方,非常完整。石壁表面基本平滑,能够分辨出当年工匠们用最尖细的凿在上面凿刻的细微痕迹。

我一遍一遍用双手抚摸着它,并且把自己想像成站在四十大盗藏宝洞前的阿里巴巴,只要说一句“芝麻开门吧”,它就能豁然打开,向我呈现出一个美轮美奂的古埃及世界。

“冷静些,风哥哥,只不过是一片普通的石壁。相信等到钻机运到,将会有更震惊世界的发现。”苏伦弯腰蹲在石壁的右下角,用指甲挑动着石壁的最下边,回头向龙问道:“发现链的地方是这里吗?”

她很细心,一直在寻找龙说过的可能存在石缝的位置,以验证这个酒鬼是不是在说谎。

龙倚在旁边的墙角下,已经醉得舌头发硬:“对,对,漂亮的小姐,就是那里……就是那里……”

苏伦迅速地从口袋里取出一只放大镜,贴近那个角落,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把尖头镊,不停地在石壁与隧道地面的接缝处拨拉着。

我摊开身体趴在地上,眼睛睁到极限,当然,事先早就准备了一只强力电筒。在刺眼的白光照耀下,相信半根头发丝都无所遁形。地面是用水泥、沙搅拌混合,再用平板式振捣器夯实而成,与石壁的接缝处并不完全贴合。

我失望地松了一口气,因为在此前我的想像,龙说的“石缝”是指两块石头之间立面上的缝。如果是那样的“缝”里夹着那条链,才可以称为“怪异事件”。目前这种状态,完全可以解释成,链是落进沙土缝里去了,跟金字塔无关。

很明显,苏伦脸上也写满了失望。她甚至故意把一些沙粒拨到那条缝隙里去,懊恼地站起来。

“也许,我们可以用放大镜仔细观察整个石壁的立面,看有没有发现?”我的话一说出口,立刻满脸通红,因为这是个再愚蠢不过的建议。三米见方的石壁,总面积为个平方。如果要以科学严谨的态度在放大镜下搜索完这个平方,只怕忙活一天都未必能做到。

为了掩饰我的窘态,假装伸开掌心观察那只白金牌。十万美金的代价,到最后一无所获,未免大为沮丧。

“风哥哥,无论如何,我们能够证明,藤迦小姐曾经到过这里——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她到达此处的方法、方式。她来过!一定来过!”苏伦双臂展开,把身体慢慢地贴在石壁上,像是一个疲倦之极的旅人要平躺在一张又大又软的席梦思床上一样。

我脑里忽然跳出一个奇怪的想法:“当法老王的尸体被臣民们运进金字塔大门的时候,倘若他们的灵魂还飘荡在空气里,会不会想当然地以为,进入金字塔就是回家?就是永远地让自己**休息?”

推荐热门小说盗墓之王1,本站提供盗墓之王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盗墓之王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11神秘金牌 下一章:13还魂沙
热门: 诡公交 人与土地 大明武夫 七宗罪2:人体盆栽 茅山后裔3将门虎子 唐朝从来不淡定2:李世民的政治课 一先令蜡烛 伯恩的背叛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仙域科技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