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特异功能高手

上一章:5看不见的危机 下一章:7重重困惑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第二部地底惊魂6特异功能高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手术刀叫起来。

萨罕长老已经回过神来,双手缓缓按在自己的心口位置,神色虔诚,仿佛在向着那颗星星致礼。

幽莲停下脚边,脸上充满了深深的迷惘,咬了咬牙,手腕上的弯刀“嚓嚓”两声收了回去。

“没事没事,没事的……放松些……放松些……”手术刀已经走到了幽莲的前方,挡住她的去路。

我觉得事情最诡异之处在于,幽莲独自跟空气搏斗之后,转身逼近的方向,应该是静默的萨罕长老。“为什么呢?她要做什么?”我非常纳闷,如果向深层次里想,世间真的有来无影去无踪的幻像魔的话,刚刚幽莲向着空气出刀,应该就是为了抵抗迅速切近的敌人。

那么现在,敌人呢?幻像魔呢?

我向萨罕长老仔细地望着,希望能在骤然纷乱又骤然平静的局势下,看到他身上的破绽。只要是有点想像力的人,总会知道关于“鬼上身、灵魂转移附体”之类的灵异理论。我怕的是那个想像的强大无比的幻像魔,已经切入了萨罕长老的头脑里。

“我没事,大家别担心。”萨罕长老放下双臂,用力挺了挺腰,推开挡在面前的手术刀。

“幽莲,你看到了什么?是幻像魔吗?”他微笑着,伸出手,罩向幽莲的天灵盖。

手术刀蓦的叫了一声:“等等、等等!”倏地近身,拖着幽莲的手臂,跳开一步,避过萨罕的双手。

他做的这个动作,也就是我想做的,因为看萨罕刚才的奇异表现,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他的身体和思想已经发生了某种难以解释的变化。

“幽莲,告诉我们……幻像魔在哪里?”手术刀几乎是在对着幽莲的脸孔吼叫。

幽莲的神情更迷惘了,灰色的眼珠迟滞地望着前方,对手术刀的吼叫置若罔闻。

目前的局势,我跟手术刀都是东方武术高手,就算萨罕长老被幻像魔控制,我们两人联手应该也能顺利逃出石室。不过,我还不想莫名其妙地就开始逃跑,我一直想弄清楚关于幻像魔的问题,以及如何通过沙漠隧道进入土裂汗金字塔的内部。

萨罕猛然拍了一下巴掌,发出“噗”的一声响。

幽莲如梦方醒,甩开手术刀的手,跨过去,站在萨罕身后,眼帘垂下来,服帖无比。

“两位,幽莲根本就是天生又聋又哑,无法用正常方式与人沟通,你们再大声都没用的。不过,我知道你们在怀疑什么——我仍旧是我,有这身法老王的禁锢咒语护体,幻像魔伤害不了我……”他扬了扬身上的灰色毯,那些弯弯曲曲的红色咒语像是原野上开满了的鲜艳的罂粟花一般。

手术刀如释重负,脸色开始缓和下来。

“手术刀先生,咱们可以出去了。我的病,已经完全痊愈,应该足以胜任任何事。天神留给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再耽搁下去,每一秒钟的变化,都会影响到地球的未来安危——”

我生平最恨的就是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动辄拿“地球安危、人类安危”做借口,仿佛讲话的人是地球唯一的拯救者似的。

我“哼”了一声,当先向走廊里迈步过去。这间遍布红色符咒的石室给我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压力,我巴不得早些离开。

在研究所的大厅里,我跟森打了个照面。他真的很年轻,应该比我还小几岁的样,嘴唇上带着淡淡的茸毛,眼神专注而严肃。比尔盖茨是全球首富,被他看上的接班人,自然会是高手的高手。

“你……请等一下,请等一下!”他一步跨上来,拦住我的去路,白色工作服飘动着,带过来一阵消毒药水的怪味。

“怎么?有什么事?”我双手插在口袋里,揣测着他的来意。

“知道斯芬克司之谜吗?”他没头没脑地这么问,顺手推了推眼镜,亮出掌心里的一枚硬币。

高手的问题总是看似古怪,实际蕴藏着无与伦比的智慧。

我相信森还不会为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专门停下手里的工作跟我聊天。我微笑着看着他,等他说下去。沙漠里流传的“斯芬克司之谜”讲述的是那个著名的恶魔和谜语的故事,我可没心思听下去。

手术刀、萨罕、幽莲已经跟了上来,就在我的身后。

“猜,字还是人头?”他用拇指的长指甲轻轻一弹,那枚硬币离开掌心三尺,跳上半空,滴溜溜地翻滚着,最后又落回他的掌心里,被他紧紧攥住。

手术刀笑起来:“风,我们先走,你跟森慢慢聊,说不定,他能启发你的无上智慧,也获得比尔盖茨的青睐。”

他跟萨罕并排着向来时的不锈钢走廊走去,幽莲慢慢地跟在后面,像一只没睡醒的巨大蝙蝠。

“猜对了,我给你一百万美金;猜错了,你输给我身体上的一样东西。”科学家不懂得虚与委蛇,说话做事都是直来直去、开门见山。森抿着嘴,带着固执的表情。

希特勒说过: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我觉得森就是属于这种带点“偏执狂”的心理病人。

我身上好像没什么值得对方觊觎的,除了哥哥留下的日记本。

“你要什么?”

他晃晃拳头:“你先猜,分了胜负我再告诉你。”

如果不是故意要避开跟手术刀他们通行,我是不会理会森的毫无道理的拦阻的。我脑里很乱,需要自己静一静,把刚才石室里发生的事梳理梳理。到此刻为止,我对萨罕还是不能百分之百的信任。

我凝神盯着森的拳头,低声笑着:“你知不知道,古老的东方国,有一种最神秘的‘隔空透视’的法术?”

在外国人眼里,历史久的国,到处都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怪事、怪招,比如他们最不理解的针灸和药。所以,我的话一出口,森已经眉梢一挑,另一只手伸出来,把拳头覆盖住,当然是为了防备我的透视。

有件事,可能目前还没有人知道。

在意大利的赌场里,我已经练成了超强的观察力,足可以在百分之一秒的时间里,看清楚令普通人眼花缭乱的老虎机上的每一行图案。我试验过很多次,玩老虎机最高奖金,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

所以,我在森弹出硬币的刹那,非但看清了硬币翻滚的次数,甚至还能说出硬币落在掌心里时的人头偏向角度。

我不想要钱,只想从森嘴里知道萨罕的身体资料。

“森先生,咱们不妨来谈谈条件,如果我赢了,你想要的东西,照样给你。作为交换,你得把萨罕长老检查身体的所有资料给我,不许有一个字的遗漏,怎么样?”

大厅里的所有人只是埋头工作,对我们的打赌游戏丝毫不感兴趣。

森毫不犹豫地点头:“国人有句话,君一言——”

我接下去:“驷马难追。”要知道,目前全球各国的有远见的各界人士,都在努力学习汉语,希望能参与到开发国这个巨大的商机市场里去,所以,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国人有句话”这样的固定短句。

硬币向上的一面是人头,我不会猜错的。

森伸开手掌后,并不懊恼,指着对面墙壁上开着的另一个洞口:“我要的,是你身体里的一个单细胞,作为人体克隆的科学研究样本。当然,我会绝对保证这个样本的安全性和隐密性,不会对你造成危害。”

他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猛然吹了一声口哨,一个略显矮胖的女孩,推着一架摆满了瓶瓶罐罐的四轮车,飞快地跑了过来。

科学家讲求速度和效率的运作方式,快得让我汗颜,因为只用了三十五秒,取单细胞和调出萨罕资料这两件事便同时完成了。

资料明明白白地显示,萨罕长老进入研究所时,病体症状,应该是属于细菌性的急性疟疾,体温已经突破了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记录表上每隔半分钟就有一次对病人体温的精确测量,我骇然看到,其一次,萨罕的体温罕见地达到了摄氏五十五度。

大厅里依旧安静,空调系统对于温度的控制,是人体最适应的摄氏十八度左右,但我脑里却像有团火在轰轰烈烈地燃烧着。

“体温五十五度,那是什么概念?”我在心里默默问自己。

森还没离开,指着电脑屏幕,用一种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口气,笑着问:“奇怪吗?”

人体的安全体温应该在摄氏四十二度左右,再向上升,脑肯定会因为高热而被迫瘫痪,有百份之十的可能性成为植物人。

仔细回想着关于萨罕长老的种种资料,包括刚刚跟他见面的近一个小时时间,我脑里乱得像一锅粥。病理记录,在某种程度上,只会给人添乱,丝毫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森扬了扬手臂:“风先生,我在奇怪你脑为什么不会拐弯?知道吗?人体的异能千变万化,据资料显示,全球四十亿人口里,每一千个人便有一个俱备特异功能;而每一千个俱备特异功能的人里,就会有一个能——”

他举起手里的一支黑色圆珠笔,向我晃了晃,张嘴吐出一口气。那支笔被施了魔法似的,缓缓弯过十度,变成了一个奇怪的钩。

“这不是魔术,这就是特异功能。风先生不是寻常人,肯定能理解其的道理。萨罕长老作为埃及人的精神支柱,能取得今天一呼万应甚至十万应的地位——想一想,他会是最普通的地球人吗?”

他用那变成钩的圆珠笔在电脑屏幕上敲了敲,满不在乎地接下去:“他的个体特殊性,远远不止于此。我已经取得了他的单细胞,相信假以时日,绝对能……”

推荐热门小说盗墓之王1,本站提供盗墓之王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盗墓之王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5看不见的危机 下一章:7重重困惑
热门: 天涯双探2:暴雪荒村 世界的凛冬 歃血 落幕之光 灵魂破译师 龙图骨鉴 后宫有流氓:王妃太闹心 复仇女神 X密码 昙花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