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隧道奇画

上一章:25藤迦小姐 下一章:27危机猝生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卷一《盗墓之王》第一部埃及古墓26隧道奇画

上次下井,我没看见什么怪兽,只见到了奇怪的石碑,而从谷野、耶兰、龙嘴里,却听到了关于怪兽的事,这一点不能不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脑里一直在不停地紧张思考,不知不觉又跟前面的队伍落下了一段距离。不锈钢护筒反射出的光芒灿烂耀眼,让人更觉得心神恍惚。向前面看,谷野跟藤迦边走边不停地低声交谈,当然使用的全部都是日语。

这段隧道很长,四个牵引钢炮的特种兵已经开始气喘吁吁了。

谷野与藤迦突然停了下来,一起盯着左上方的隧道顶,似乎有所发现。

我猛跑了几步,站到谷野身边,也随着向上看去。那个位置的钢板护筒上出现了一幅简笔画,用极为粗硬的线条勾勒着一只非牛非马的动物。画是黑色的,线条粗细约等于人的小拇指,至于绘画的水平,只能用“儿童涂鸦”来形容。

“画,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上次来,我没发现……”谷野喃喃说着,额角冒出闪亮的汗珠。自从接管营地以来,他每天要进出隧道不下二十次,对这里的一切再熟悉不过。他说没见过,就证明画是刚刚出现的。

藤迦从口袋里取出一块白色的手帕,用力一抖,空气里顿时又多添了法国香水的味道。

谷野挥手示意,让两个特种兵搭成*人梯,拿着那块手绢,去擦拭这幅古怪的画。

其实,这个行动是每个人都会下意识去做的,或许只是想看一看,那画是否是因为潮湿水气自然凝结而成的无意识的图案。

“你们四个,继续向前谨慎搜索。”谷野发出了第二次命令。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四个特种兵毫不犹豫地继续拖着钢炮前进。

我本想跟着他们向前,因为在这种沙地隧道里,盲目开炮的危险无异于自掘坟墓,但谷野拉住了我的手:“风,稍等一下,或者咱们该看看那壁画到底是什么人弄上去的?”

他的手心里已经满是冷汗,脸色也忽青忽白,不是正色。

特种兵行动很快,站在同伴肩膀上的那个,已经拿着手帕在洞顶擦了几把,回头报告:“擦不掉,就像蚀刻在上面的一样!”他的声音透着古怪和疑惑,因为没有人会特意在这个高度弄一幅画出来。

洞顶距离地面接近三米,一个人的身高无法到达这个高度。真的,手帕在洞顶抹过时,对那幅画丝毫无损。

藤迦仰着脸向上看着,细致的鼻皱起来十几道浅浅的纹路,自言自语地嘟囔着。

我不喜欢在公众场合只讲本土语言的人,只有自高自大的人才只顾以自我为心,一看就没什么修养。我宁愿大家都用英语交流,那样更开诚布公一些。

藤迦垂下头,用力捏着自己的指骨,发出“喀吧喀吧”的声音。那么白白嫩嫩的一双手,竟然能像壮硕的男人一样发出骨节响声,我推测她的武功已经练到传说“精华内敛”的程度,绝不在我之下。

“你,下来!”她指着那个站在高处的特种兵。

“你、我,上去看看。”这次,她指着我,并且重新让两个特种兵靠墙蹲下。

能被她如此赏识,我应该感到非常荣幸才对,但我不想领她的情,因为我既不是日本人,更不是日本人雇佣来的走狗特种兵。我倒背着手向后退了一步,摇着头做了个“敬谢不敏”的表情。在这样处处凶险的古墓里,是不适合跟女孩漫谈风花雪月、听她任意摆布的,一切以大局为重、大事为重。

她略有些惊愕,大眼睛狠狠地盯着我,良久,才仰着鼻孔哼了一声:“懦夫!”

这样简短的日词汇,我还是能听懂的,马上用回敬了一句:“悍妇!”这个词,不属于里的常用词汇,外国人一般不会听懂。没想到她瞪着我的脸气咻咻地怒目相对——

谷野苦笑着打圆场:“风,藤迦小姐是北京清华大学的高材生,水平称得上是标准的‘国通’。”

我的脸唰的红了,没料到这叫藤迦的女孩背景竟然如此了得。本想用里的半言词汇“刺”她一下,却——幸好,我还算修养到家,没用爆粗口。

我尴尬地扭过头,向隧道深处望着那四人的背影,装作没听见谷野的话。

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那四人向里推进的速度太快了,仿佛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他们已经离开我站立之处超过五十米。要知道,钢炮支架下的轱辘并不灵便,所以才派了四个人牵引。并且,刚刚我跟在队伍后面,完全能步测出钢炮的前进速度。

要想走完五十米的距离,最少要耗时五分钟以上。但这次,还没过两分钟,他们的背影都看不太清楚了。

“嗯,好像有什么不对?”我自语着,可惜没把望远镜带在身边,否则看他们迈步的频率,便能发现些什么。

当然,地面、墙壁、隧道顶上,都没什么异样。包括风声、空气也没发生变化,可我的感觉却变了,无论是头顶的画还是迅速远去的四个特种兵,都似乎在给我某种危险的启示。

“什么不对?”谷野的身手似乎并没有传说那么敏捷,正缓慢地踏上特种兵的肩头,而藤迦已经利索地登上特种兵肩头,随着下面的人起身,她握着手帕的手,已经碰到洞顶。

第感的预测自古有之,而且灵验率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所以我很相信自己的第感。

“哪里不对?我只是有了感觉——”没法详细回答谷野的话,因为就连我自己也没发现危险会从何而来,只能再次把目光收回来,投向洞顶。

那幅简笔画的内容,随便搭眼一看,就会把它归类到埃及金字塔最常见的壁刻去。

埃及人喜欢在壁画里表现人与动物的合体,比如著名的斯芬克司狮身人面像,就是一个人面狮身的怪物复合体。这幅画表现出来的,应该是一匹长着牛角、马脸、牛身的牛马的组合动物。

埃及金字塔壁画里,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人兽复合体比比皆是,一大部分,要比这牛马合体更诡异一百倍,但以我们三个的知识分析,竟发现这样的合体,从来没在其余壁画里发现过。

藤迦连连“咦”了几声,擦拭洞顶的动作,不断加快。

我凝神向上看,只觉得那幅画的笔画似乎有渐渐膨胀的感觉,并且如水涟漪一样不断地发生着弯弯曲曲的改变。一瞬间,我的头,骤然天旋地转般胀痛起来,眼睛也针扎般的疼,禁不住大叫一声,向后连退四五步。

眼前的一切,变得像镜里的世界,距离我越来越远。

这种奇怪的变化让我猛然吼叫起来,像是要把自己从噩梦里唤醒。陡然间,我明白哪里不对了?是空间、空间——空间距离在不知不觉拉长,无论是我跟藤迦、谷野之间的,还是我们与操纵钢炮的四个特种兵之间的,距离以越来越快的速度拉长……

换句话说,有什么力量使得隧道的长度慢慢拉长了数倍,但比例不变,所以我们只感觉到距离的纵深感在加剧,却一时半会无法察觉。

“谷野先生,谷野先生——”我大声叫着。

谷野的手向那幅画伸过去,在我眼里,他的动作变得迟缓而呆滞。这种奇异的景象,颇似在水族馆里隔着强化玻璃看水里的训鲨员表演,任何一个动作都因为水的阻力作用而变得慢半拍。

猛然间,我发现洞顶那渐渐模糊的怪物活动起来,两只牛角向藤迦的身体俯冲,马头部分也张开血盆大口——

整幅画的面积,大约有号洗衣盆那么大,一旦那动物复活,肯定会伤及藤迦。

我突然前冲,双手伸向那特种兵胸前的轻机枪,像是做了一个标准的俯冲跳水动作般。实际在我的感觉,自己的双手真的产生了“劈波斩浪”的感觉,仿佛就是真的跳入了一大片看不见的静止的水。

于是,我的动作也被那水波阻挡住,变得迟缓而古怪,但我的意识无比清醒,双臂左右分开,像滑水一样,在纵跃的动作里,突破五米远的距离,摸到了枪柄,同时扭动枪口向上,来不及瞄准,已经哒哒哒地射出了一串弹。

枪口冒出一阵灿烂的火花,弹全部是贴着那特种兵的鼻尖飞出去的,射在那幅画上。意料之,那些弹如泥牛入海般钻入不锈钢护筒,射入遥远的虚空去了,就跟我上次射石碑一样。幸好,弹阻止了怪画的继续变形,它又重新静止下来。

“风,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谷野第一个反应过来,恶狠狠地训斥着。

他的脸色、动作、表情全部恢复原状,又成了那个高傲不可一世的日本盗墓专家,并且同时指着洞顶的那幅画叫着:“这种世上绝无仅有的怪画,有可能将埃及人类的历史再上推几千年甚至几万年,考古价值无可估量。你这蠢……”

他直着脖把那个“猪”字咽回去,脸涨得通红,伸出左手,细细地抚摸着那些古拙更古怪的笔画。

我慢慢站直身,在那特种兵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冷笑着:“不好意思朋友,受惊了!”

射击留下的硝烟还没飘散,现场所有的人都发现了隧道深处的异样,并且我身前的特种兵已经叫起来:“天哪,他们、他们走了那么远……那么远?”他一边叫,一边扭过脸对着肩膀上扣着的强力步话机呼叫着:“雅克、雅克,情况有变化,请回话,请回话……”

没有回音,隧道里只有他声嘶力竭的回声在飘荡着。

推荐热门小说盗墓之王1,本站提供盗墓之王1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盗墓之王1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25藤迦小姐 下一章:27危机猝生
热门: 奇门风云录 罪瘾者 通幽大圣 超级师傅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银色白额马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二卷 饿鬼迷雾 大河深处 河神鬼水怪谈 终点站 刺局4:局外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