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众人百相

上一章:第23章 结党的目的 下一章:第25章 各人心思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一身品红官袍穿在身上,虽是身形削弱,但那二品的官袍本就透出了别样的威严来,在即将进门的时候,钱谦益特意用手抚了下官袍,以让衣袍再周整一些,待到传来的召见声的时候,他才迈开步子走进郑成功的公房,这边不过只是刚一进门,那边他便说道。

“下官贺大将军江北之捷!”

虽说钱谦益的话声苍老,显得有些中气不足,可仍然传了很远,在外人的诧异中,钱谦益走进了公房,这公房之中,不仅有郑成功,还有王忠孝、冯澄世等人,他们无不是微微一愣,都选择了静观其变。

而出乎意料的是,他们注意到王爷面上非但没有因为钱谦益的这句话,而显露出丝毫不满,甚至还难得的露出了笑容。

别说是其它人,就是自认为最了解王爷的王忠孝,心底也暗道着古怪。其实他那里知道,从昨天与夫人长谈一番后,整整一天,郑成功都在等着有人开着头,提一下江北,然后他好顺理成章的褒奖朱明忠,让世人明白,他郑成功对他没有丝毫芥蒂,可未曾想却没有任何人提及,就在心神有些浮燥的时候,钱谦益的话声传入他耳中,又岂不让他心喜。

进屋后,不顾众人的诧异,钱谦益直接说道。

“大将军,下官昨日听闻江北传来的捷报,朱军门接连克复扬州、淮安两府,想来江北之地,不日即复,闻知如此大喜,下官失态,还请大将军责罚!”

罚?

罚个什么,知我者恩师,你这般一说,正好解了本王的围!

连说着“老师免礼”,心情大好的郑成功顺着他的话说道。

“老师何过之有,莫说是你,便是本王,听到江北的捷报时,也是欣赏若狂……”

王爷的话只让冯澄世的心里“咯噔”一声,瞬间,他便明白了,所有人都猜错了王爷的心思,王爷从未曾真正恼过朱明忠,现在回想起来,大家都被王爷的怒火给迷惑。

以王爷的性格来说,或许他会气恼朱明忠一时,但是绝不会因此记恨上他,甚至王爷对朱明忠只会越发欣赏,原因无他,在王爷麾下诸将之中,论悍勇无一人能与其相比,而王爷最是欣赏这样的人。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什么?

在王爷麾下,擅于陆战、擅于攻城的有谁?

除了朱明忠再无他人!

若是说水战,这王爷麾下可谓是人才济济,但是陆战……除了朱明忠,再无他人了。

悍勇不过他、善战亦不过他,如此有胆有识的悍将,以王爷的性格又岂会真正对其恼怒,恐怕对朱明忠,王爷在恼火之外,更多的是欣赏。

之所以欣赏他,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悍勇,更多的原因,恐怕还是因为他们两人的性格很是相近,也正因如此,两人在很多时候才会似针尖对麦芒一般。可内心浓深处,王爷对他的欣赏是从未曾改变的。

就像他自请平定江北,屏卫江南,这根本就是九死一生之事,且不问悍勇无人能及,便是这份赤胆忠心,又有何人能及!

要知道,将来,清虏南下时,达素麾下的十万精兵,最先碰上的就是朱明忠的忠义军!

一万对十万!

难怪王爷对他那般欣赏!

这会冯澄世甚至有些懊恼,懊恼他未能及时看出王爷想法,若能早些猜出王爷的想法,没准还可以得到王爷的青睐,且又能结交朱明忠……

想到这!

突然,冯澄世整个人不禁一愣,不是因为钱谦益猜出了王爷的心思,而是因为钱谦益这个人,上一次,钱谦益看似为国为民,可实际上早就得罪了朱明忠,而现在,他又为其大捷贺喜?

若是说钱谦益想借此缓和与朱明忠的关系,冯澄世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官场如杀场,一但得罪人就必须往死了去收拾,否则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这姓钱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着钱谦益的表演,看着他为朱明忠的江北捷报请功,听着众人的赞同,看这堂中的欢声笑语,冯澄世突然发现他有些看不懂,他看不懂的不是其它人的反应,而钱谦益的表演。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目下,朱军门虽领江北安抚使一职,可此职不过只是临时委遣,目下淮安、扬州大都克复,想来江北不日亦将克复,为维持以江北,下官以为,王爷可委的朱军门为江淮经略使,一则经略淮河南北之地,统领南北军务,以备清虏南下!”

钱谦益的建议,自然得到他的赞同,而郑成功也是点头称是。而冯澄世的则是在心底反复寻思着“江淮经略使”这个官身可是位高于总督的一品官职。

“老师所言极是,目下江北确实需要成仁经略淮河南北,以备清虏南下,至于成仁复以江北之功,可谓是功在社稷,本王自会上奏朝廷,为他请功……”

心情大好的郑成功,只觉得这样似乎还不足以缓和两人的关系,随后,又命冯澄世为其调遣一批军资,甚至还命户部解十万饷银往江北,供朱明忠募兵,郑成功试图用这些举动告诉别人,他对朱明忠从未曾有过丝毫的芥蒂。

当然,他也收获了一片的恭维声,在那“王爷英明”中,冯澄世只是看着钱谦益,至少有一瞬间,他注意钱谦益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那一丝得意,虽只是一瞬间,但冯澄世仍然看到了,他的心底顿时便明白了,这姓钱的,根本就不是在捧朱明忠。

难道是捧杀?

冯澄世的心底暗自思量着,可怎么也看不出这有捧杀的味道。

这姓钱的心里打的是什么念头?

第一次,面对钱谦益那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算盘,冯澄世想个人都疑惑起来,他看着对方,心底只觉,这当真不愧是南都礼部尚书出身,这走的步数,又岂是常人能看得出来?

不行,改天一定要讨教一番!

冯澄世心下这么寻思着的时候,想着江北的朱明忠,心下不禁暗叹道。

“朱成仁,要怪,便怪你不明不白得罪了此人吧……”

推荐热门小说大明铁骨,本站提供大明铁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明铁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23章 结党的目的 下一章:第25章 各人心思
热门: 幽巷谋杀案 独角兽谋杀案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墓地封印 推理之王2:坏小孩(隐秘的角落原著小说) 嫌疑者的救赎 乌鸦:爱伦·坡短篇小说精选 龙蛇演义2之拳镇山河 风生水起 河神·鬼水怪谈(2017网剧河神的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