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军法

上一章:第144章 内患 下一章:第146章 人心何收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若是军门于敌撕杀时,左右统领,临阵不进,不遵号令,届时明忠又该如何处之?”

抬腿迈进屋间,朱之瑜直截了当的问道。

“学生见过老师,”

见老师来了,朱明忠连忙起身见礼,然后才回答道。

“若是那时,明忠便只能正以军法,这忠义军中,军法队之用,正在于此!”

在忠义军中,还有一支军法队,相比于这个时代其它人对军法和军法执行的随意性,朱明忠早就借鉴后世的经验制定了一个严格的军法条令,虽然不一定能让人畏惧甚于死亡,但是也近乎于此。

“若其煽动兵士杀军法队,逃乱,又该如何?”

看着面前的弟子,朱之瑜直接反问道。

“谁敢?”

面对师傅的反问,挺起胸膛迎着朱之瑜的目光,朱明忠颇为自信的冷笑道。

“忠义军将士,之所以畏惧军法甚于死亡,除军法严苛,法不容情之外,军中将士皆募于常州诸县,其征募皆为各县良家子,均系有地保作保之常州本地土著,他们均有家属,但凡溃兵、游民不得举充;按军法,兵丁潜逃,地方官府必严密查拿,一个月仍无下落,追究家属的责任,如此连坐,何人敢逃、何人敢叛!”

尽管并不愿意承认,但是以连座为核心“连带责任”从来都是避免逃兵的最好办法,而这些都是朱明忠借鉴后世的经验,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常州诸府都是他的人,如此可以保证地方官府会全力追拿逃兵,追究其家属责任。更有甚者在军饷的发放上,同样也是借鉴了后世北洋军的经验,直接成立军饷局,由军饷局发给兵丁凭据,由其家属凭军饷凭据按月领取七成军饷。从而避免了军官直接插手军饷发放,从而任用私人、吃空饷、克扣军饷等事的发生,当然也避免了兵丁领取军饷后随意挥霍。

“既然如此,那又有何忧?”

学生的回答让朱之瑜笑道。

“若是成仁你没有这等连坐之法,为师必定你杀两人以免意外,既然有此防范,兵士不敢生叛,仅只是些许人等,如此又有何惧?”

在常州的期间,朱之瑜表面上只是安心文章,与当地士子遗民谈论文章时事,以便为学生争取当地民心。可是他同样没有忽视对学生的关注,尤其对其麾下忠义军的关注,毕竟乱世之中军队才是根本。从军制再到其它细节,尤其是忠义军从征募到军饷发放等环节,无不是让他大为惊奇。过去国朝募兵皆是其兵员由将帅自行招募,军饷由将帅就地自筹,军队调遣的指挥权归将帅掌握,军队的散存视将帅的去留而定。

而朱明忠在创办忠义军期间张贴切的《募兵告示》,明确规定:州县应查明各村庄户口,责令里长,庄长、首事、地保公举数人当兵,必须确系土著,均有家属。而且不仅如此,其还委派专人负责兵丁招募,营中各官皆不得插手。如此便避免了营中各官招募私人的可能,而在官佐的委派中,各级官长亦没有委任权力,尽管各级官长对下一级官佐有举荐权,但也仅限于一级。至于士兵的军饷同样由军饷局直接发到每个士兵手里。如此种种都是为了避免官长于官中任用私人,从而造成军归私有的局面。

这些环环相扣的军中条令,几乎让朱之瑜叹为观止,在他看来,如此便解决了古往今来,历朝历代皇上对武将最大的担心——军为将有,兵为私有。或许忠义军中,军依然为私人所用,但也只归朱明忠一人所有,至于所谓的左右翼统领,不过只是徒有其名,甚至可以说是个光杆统领。

“啊……”

老师的反问,让朱明忠这才反应过来,他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已经用制度去约束了军中官佐“造反”的可能性。

原本他可是早就打定主意,等到合适的机会再寻机挖疮补肉,清除隐患,可是仍然难免担心为人所乘,可尽管如此还是要表现出来公而无私的一面。

戏,人人都要演。即便是杀人也要让众人皆言杀,然后再挥泪斩马谡,这才是为帅所为。

现在一想,有军法在,又有何顾忌?

“明忠,之前,为师不明白,你为何将高继全留于丹阳,现在看来,你将其留于丹阳,并非仅只是为稳定后方,恐怕亦是因为中军、左右两翼军以及后军之中,唯独这后军是其私人所募,若是如此种种实难制约,所以,你便认定其军心不稳,方才留其于丹阳吧……”

看着面前的这个弟子,朱之瑜那言语中全是欣赏之意,这种欣赏是发自内心的,不仅仅只是因为他的弟子夺下了南都,为大明中兴立下了汗马功劳,更重要的是,仅凭此制军之法,便足以令其名留青史!

在来南京的船上,他几度因为这弟子而从梦中笑醒,不仅是因为大明中兴有望而欢喜,更多的是为自己难得到这样一个关门弟子。

“啊!”

父亲这般一说,朱大咸这才明白,为何朱明忠会坚持不愿杀人,不是他不愿杀人,而是他根本就无需杀人。至于于树杰,更是惊讶的看着军门,过去视若寻常的军中营规,现在看来果然是皆有深意。

“军门英明,只是如此,并不能解决问题!”

相比于他人的惊讶,尽管对其营规所含深意同样极为惊诧,但石磊还是不客气的指出了其中的欠缺之处。

“毕竟,这营中尚有数百后劲营之兵卒,若这些人为其煽动,又该如何?”

石磊的反问让朱明忠的眉头微蹙,确实,后劲营确实是个问题。

怎么办?

看着石磊,朱明忠的眼前突然一亮,然后沉声说道。

“其实,后劲营中弟兄又岂能全为其所用?不过三两个心怀异志者?又有何患,手指尚有长短,人心又焉能一致,关键是用规则约束,令其往一处发力,而规则的约束在于监督,所以……”

盯着石磊,朱明忠笑道。

“不知是四石是否有意接过军法官一职!”

尽管在忠义军成军之初,就设立了军法队,但是军法官一直未加委任,既是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选,更重要的对于军法队的未来,朱明忠还没有腹案于胸,但是现在,他反倒是想通了。

“军法官?”

尽管已经有意留于朱明忠身边,但石磊还是有些纳闷,这军法官又是何职?难道是监军?

“这军法官,嗯,就是负责军队中执法、维护军纪与部队安全的任务,各级军纪官和军法队皆直接听命于军法官……”

回忆着后世宪兵、纠察的作用,朱明忠一一解释着军法官的用处,这个军纪官表面上看似没有管制主官的权力,但实际上,如果主官违反命令,军纪官就可以借内部条令解除其指挥权,而军法队则是其实施这一权力的基础。

“成仁此法甚好,如此军纪官既无监军之名,却有监军之实,既不会掣肘主将,亦能令主将不敢妄动。”

瞬间,朱之瑜便意识到这军纪官与普通监军的不同,过去监军与军中大帅屡屡冲突,两者关系更是极为紧崩,也正因如此,在他总结皇明得失时,以内官充当监军,不懂军机之事的内官掣肘主将、插手军务,更是皇明的弊政之一。可若是没有监军,又如何监管统兵大帅?尽管弘光朝中,没有了朝廷威权之下,那些军中大帅对于内官监军想杀便杀,可设以监军总能让朝廷放心。问题就在于如何平衡监军与主将的权力。

而现在朱明忠关于军纪官的设想,却让朱之瑜看到了其中的益处,最大的好处就是其没有监军携朝廷威权统管军务的蛮横之权,却有必要时监管主将的权力,而这个必要时,仅仅局限于其违反军法,而在平常,军纪官只负责维持军纪,履行军法,却无权插手军务,如此自然也就没有了掣肘主将的可能。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这军纪官必定要设得,且又可将军中主将从军法琐事中抽身,专心军备,成仁此法甚好!甚好!”

在朱之瑜出言称赞着这军纪官的好处时,已经有些心动的石磊又听朱明忠说道。

“当然,除此之外,军法官还有一个责任,就是搜集各方军情……”

其实这就是一个情报机构,相比于其它人,出身于锦衣卫的石磊无疑最适合充当这一情报机构的负责人,毕竟在一定程度上来说,锦衣卫类似于后世的情报机构,当然,现在这个情报机构同样也被赋予了监督军法的责任,这并不算是特例,毕竟在后世很多国家的宪兵部队,除了维持军纪,执行军法之外,同样也担负着情报责任。

当然,朱明忠之所以会这么安排,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所有的一切都要隐藏于“军国大事”的烟雾之中,而不至于像明朝的厂卫一般,因其张扬而臭名昭著,情报机构应该是神秘的,甚至不为人知的。

而此时已经心动的石磊又岂会拒绝,在朱明忠询问他是否愿意的时候,他立即单膝跪拜道。

“末将敢不从命!”

待两人又就军法、军情等事加以勾通之后,朱明忠看着众人说道。

“今天就先这样的,明个,我还要去办另一件事!”

推荐热门小说大明铁骨,本站提供大明铁骨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大明铁骨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144章 内患 下一章:第146章 人心何收
热门: 军方的怪物 亡国之盾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二律背反的诅咒 古怪的乘客 妹妹的坟墓 雪山飞狐 致命相似 鬼妻 千门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