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搏

上一章:最后的证据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是一个月中的某一天,并没有什么特别,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也许就是今天举行的橄榄球比赛,因为两个队伍实力相当,又都是球队中的佼佼者,所以这场球赛非常引人注目。此时布莱克正坐在电视机前看球赛,身边放着一杯啤酒,他是一名出色的警察,照理说今天他难得休假,应该好好放松一下了,可是他下意识中仍然在工作,当警察已经很长时间了。他时时刻刻都记得自己的警察身份,所以等于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工作,就像现在这样。

所以布莱克从电视机屏幕上认出了那个人。

布莱克非常热爱橄榄球,他曾经就梦想当一名橄榄球运动员,但因为种种原因并未实现。以前因为工作忙,他错过了许多场橄榄球比赛,这次他原本以为自己也会错过的,没想到职业橄榄球决赛那天,刚好他休息,他觉得自己真是运气太好了。但他没有想到,好事还在后头呢。

那场比赛非常激烈,吊足了每一位观众的胃口,因此布莱克也看得津津有味。比分一直交替上升,现在又打成平局了。比赛暂停时段电视镜头推向观众席,解说员说:“观众看得如痴如醉,兴奋不已。”

就在这时,布莱克看到了他。虽然只有那么短短几秒钟的镜头,但布莱克坚信,他不会看错。

这不仅因为他是一名出色的老警察,更因为他有一项特殊的本领。在最初他被分在交通科时,那些日子里,每天早晨上班前他都要看看失窃汽车名单——它们的牌子,型号和车牌号,这成了一种习惯。所以那时他虽然是个新手,但他发现的失窃汽车比谁都多。

他的记忆力非常惊人,名字、号码和面孔,他几乎都能过目不忘,这对他的职业生涯非常有帮助。

他现在还能记得第一个跟他约会的姑娘的电话号码,记得战争中他的一系列编号,记得他逮捕的第一个犯人的面孔。他离开交通科后,经常去局里的照片室,看那些通缉犯的照片。他每年都会发现几个通缉犯——在街上、在人群中、在游艺尝在电梯中,以及在买热狗时。他从没认错过,所以这次他也很自信。

布莱克的生活很简单,他一直过着单身生活,从没结过婚。他那神话般的记忆力,他的吃苦耐劳,他的特立独行,这一切赢得了他的同事们的尊敬。随着岁月的流逝,他的职位也逐渐升上去,就他的教育和能力而言,他现在的职务已经算是一个传奇了。

布莱克迅速站起身来,虽然他已经年过五十,但是身手依然敏捷。他很自然地记住了那个人旁边的出口,这样他就知道他是坐在哪一区的。那是FF区,他对比赛场地很熟悉,绝对不会搞错。如果届时比赛还没有结束的话,那么从出口进去,向左拐,那个人就会坐在那里。

但是现在比赛快结束了。布莱克边把枪套挂到肩膀上,边迅速思考着这一难题。

如果比赛按时结束了,那么无论如何他都赶不到体育馆。只有出现平局,需要进行加时赛,他才可能赶到那里。现在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打电话给那个地区的警察,告诉他们有一个通缉犯在体育馆,让他们封锁体育馆,把他搜出来。

他抿紧嘴唇,大脑在飞速运转着。

布莱克了解那个人,了解他的全部历史,虽然他只看过一张用望远镜拍的模糊的照片。布莱克一向是单枪匹马,他的特立独行注定了他无法很好的与人合作,因此这次他也要单枪匹马。如果比赛按时结束,那个人走了……他耸耸肩。他愿意冒这个险,把赌注押在加时赛上。这个人是属于布莱克的,不应该属于警察局。再说,既然那个人在城里,只要他还没有离开,他会注意寻找的,他很相信自己的记忆力。

想到这里,他已经打定了注意,快步走出自己两居室的公寓,连电视机也没关。他下了楼,钻进汽车,马上打开收音机,收听比赛的实况转播。他把车退到街道上,向橄榄球体育馆驶去。

他拼命超车,尽力在比赛结束前赶到那里。他对城市的交通线路了如指掌,知道哪条路最近,哪条路车最少。

收音机里,比赛仍在进行,时间快到了,仍然是平局。观众的叫喊声非常大,布莱克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也在跟着喊。从那几秒钟的表情看来他应该是一个狂热的橄榄球迷,应该不会在如此紧要的关头提前退场的。

布莱克遇到红灯,不得不停下车。

他听到观众的吼叫声和解说员兴奋的声音。平局打破了,有一个球队领先一分,但那不是布莱克喜欢的球队,但此刻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的心提了起来,暗暗祈祷另一个球队能够扳回一分,将比赛拖入加时赛。

红灯一变,他马上飞快地开起来,同时倾听着观众的吼叫。他喜爱的球队发起进攻,他一直祈祷着,但是,这次进攻失败了。布莱克骂了声。比赛只剩下一分钟了,他要赶不及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他喜爱的球队又发起了一次进攻,布莱克紧张得不得了,双手紧握着方向盘,此时此刻他有些后悔,应该打电话的,而不是自己亲自去,如果错失了如此良好的一次机会,下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走神的时候他差点闯了红灯,如果他这么做了势必会被交警拦下,那么一切便真的来不及了。突然,收音机里传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进攻得分了!平局!与此同时,结束的哨声响了。

布莱克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了下来,身体向后一靠,高兴地吹了一声口哨。那个人逃不掉了,是他布莱克的囊中之物了。他虽然只见过一次那个人的照片,但刚才他在电视上一看到那个人的脸,就断定那个人是属于他布莱克的。

他暗暗松了一口气,继续向体育馆驶去。

现在不用着急了,有的是时间。加时赛开始前他就能够到达。

他开始考虑到达后该怎么办,怎么对付那个人。六个星期以来,整个东海岸都在搜寻他,警察唯一的依据就是那张模糊的照片,即便下发了通缉令,但是也很难辨认,所以难怪他这么大胆自信,居然跑来看橄榄球决赛。布莱克第一次看到那张模糊的照片时,就断定照片室没有那个人的照片。他是那种最难捕获的罪犯,一向独来独往,没有前科,没有坐过牢,没有被拍过照,没有留下过指纹。他要么是运气非常好,要么是精心筹划,做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大买卖。

布莱克不得不佩服那次绑架行动。

被绑架的那个人非常有钱,而且不想跟警察合作,不想让警察或联邦调查局深入了解他自己做的那些事,因为那些事也在违法的边缘。如果不是被绑架者的某个朋友向警方报了案,也许现在警方还被蒙在鼓里。因此绑架活动进行得非常顺利,赎金也很快谈妥,甚至在赎金支付前,被绑架的人就被释放了,地点是在一个偏远的森林。绑架者拿到赎金,溜之大吉。警察唯一得到的,就是被绑架者的朋友在付钱时用望远镜照相机拍的一张模糊的照片。

布莱克很欣赏那些干净利落的绑架行动,因为它是需要很缜密的策划才能达到的,虽然作为一个警察他似乎不应该有这种想法,但他不得不承认这次是他所接触的绑架案中最出色的一次。绑架者带着钱跑了,交钱后六个星期了,连他的影子也找不到,警察束手无策。但是,绑架者一定没有料到布莱克有那么出色的记忆力,否则他一定会头也不回的离开这个城市,他太大意了。

布莱克把车停在体育馆停车场,下了车,赶向出口。他亮出证件一挥,便走了进去,一直来到FF区观众席边的过道。走到那里时,他已经气喘吁吁,观众的狂呼震耳欲聋,加时赛开始了,观众们非常激动,全都站了起来。

布莱克随着几个小贩走出过道。他向左一拐,上了两级台阶,站在那里,望着赛场,观众席上已经没有空座位了,所以他靠近一排座位站着,尽量混在人群中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因为作为一个绑架者不管他多么大意也会保持最基本的警惕的,他看到场上一个运动员正带着球奔跑,跑着跑着,他就被绊倒了。

布莱克转过头,寻找那个人。布莱克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那个人他还是感到微微一颤,他和自己想象的太一致了。布莱克扫了那人一眼,眼睛又落到赛场上。只那么一眼,就足以使他记住所有的细节。

那个人很年轻,不超过三十岁,身体苗条结实,那张脸很平常,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对罪犯来讲,这非常有利。他穿着一件蓝大衣,是很普通的那种大衣,里面是一件蓝西装。那个人戴着一副皮手套,看球赛看得非常兴奋,时不时双手挥舞着,在运动员做出犯规动作时第一个唉声叹气,他看上去自己也曾经打过橄榄球,因为他似乎对规则非常熟悉。

比赛仍在继续进行,场上观众的欢呼声也越演越烈,但布莱克对它已经没有兴趣了。他希望比赛现在就结束,他从事的是比橄榄球还让人兴奋的比赛。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异常镇静,充满信心,确信自己一定会胜利。他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现在他突然有了,他知道这是为什么。

就在布莱克焦急的等待中,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了。观众又喊又叫,往赛场扔东西。布莱克从眼角中看到,那个人开始向出口走去。

布莱克下了台阶,抢在那人前面走向出口。他随着第一批观众走出去,没有回头看,因为他知道没有别的出口。他迅速上了他的车,然后转过头,注视着人群,寻找那个人的身影,他并不想在这里拘捕他。

看到了,那个人正快步走向停车场,布莱克探过身,发动了汽车。这是最容易出差错的时候,因为人多车挤。如果在这儿不出问题的话……那个人进了一辆小卡车,向出口车道驶去,就在布莱克的前面。这真是幸运。没有别的车插在他们之间。布莱克今天运气真是好。他非常镇定和自信。他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顺利,好像上天也在帮他。

他的一生总是不顺。他先是认真学习打橄榄球,高中毕业后,突然不能打了。他进了警察局,又从头开始干起、慢慢学习,慢慢向上爬。他尽了自己最大的力量,却没有爬到顶峰,而他的年龄却已经很大了,他知道自己在这方面已经到头了。再过三个月,他就到退休年龄了。他跟着那辆小卡车穿过大街小巷,那个人车开得很稳。他像布莱克一样,也是独往独来的人。他们真的很像。

大约二十分钟后,那个人把车停在了一个安静的小区,这很聪明。那个人显然不想和犯罪团伙有任何联系,因此他拿到钱后并没有搬去豪华小区,住在这里同时还可以不那么引人注意,这就是为什么他从来没有被拍过照,为什么他的绑架那么成功的原因。在取得赎金后,他没有试图改变自己的生活,而是继续过一种表面平静的生活。

那个人把车停在一栋不是很大的公寓楼前。布莱克把车停在那人后面,下了车,向那人走去,同时打量着公寓门牌号,好像在找某个号码。那个人非常仔细地锁好汽车,检查一下汽车的窗户是否都关好了,看得出布莱尔对他的评价是对的,他是一个心思非常缜密的人,当那个人走上人行道时,布莱克刚好跟他面对面。

布莱克突然把那人推到汽车边。“别动,”他说。“你被捕了。”同时掏出了手枪。

那个拼命人想挣脱,但布莱克用手枪顶着他的肋骨,另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臂。

“不许动,”他说,“动一动我就毙了你。”

那人脸色惨白,放弃了抵抗,布莱克迅速向四周扫了一眼,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布莱克命令道:“快进大楼。”

布莱克的大手紧紧抓着那人的手臂,迅速走进了楼道,他太瘦了。

“你住在哪一层?”

“五层,”那人忐忑地回答道。

他们走进电梯,布莱克按了五层的按钮。门慢慢关上,电梯吱吱地开始上升。布莱克把那人挤在电梯墙上,手伸进那人的西装中,掏出一支手枪,看了看,把它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那人靠着电梯墙。在安静的电梯中,他们的呼吸听起来很清晰,都非常急促。

“你是警察?”那人问道。

“对,”布莱克说,“我是警察。”

电梯门开了,他们走进过道。

“哪个门?”“七号。”

他们沿着铺着地毯的过道走下去。楼上有人说话的声音,但过道空无一人。他们在七号门前停住脚。

“里面有人吗?”布莱克问。

那人摇摇头。

“如果有人,那你就死定了,”布莱克说。“记住这话。现在我再问你一遍。”

“我一个人住,”那人说。“屋子里没有人。”

“开门。”

那人慢慢地伸手到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门,他们走了进去。

那人试图用门撞布莱克,但布莱克早就看出他的意图,并一拳把他打倒在地。那人翻了个身,呻吟着,然后坐起来。

“你想干什么?”他说。

布莱克不理他。“把大衣脱掉。”

那人挣扎着脱掉大衣,布莱克一脚把它踢到旁边。他探过身,拎起那人,猛地摇了几下,掏出手铐,把他铐上。然后他退后几步,直直地盯着那个人的脸。

“钱在哪儿?”布莱克大声问道。

“瞧,”那人提高声音说,“你的举止可不像警察。你是——”

“我是警察,”布莱克平静地说,“是个干了三十年的警察,但是今天,我不想把你带到局里去。你明白了吗?”

那人吃了一惊,布莱克自己也是一惊。从他在电视上看到那人起,这想法就一直在他内心深处涌动,现在终于脱口而出了。

布莱克一动不动地站着,仔细思考他刚说过的话,他知道,自己说的是实话。在他的一生中,他都在寻找发财的机会。开始,他以为在橄榄球中能找到,后来他以为在警察这一行能找到。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这念头和欲望逐渐湮没在日常生活中,湮没在当一个好警察的骄傲中,湮没在他出色的记忆中。但是,这念头并未散去,而是一直隐藏在他内心深处,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来爆发。

人的一生中,不知哪一天就会做出让自己惊讶的事情。布莱克以为自己过去的野心已经消失了,就像他想当职业橄榄球运动员的愿望一样,他喜欢看橄榄球比赛,也喜欢阅读有关那些运动员巨额薪水的报道。那些巨额抢劫案中的数字让他连续几个星期都激动不已,就像其他人为女人而激动一样。

那个人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眼珠飞快地转动了几圈,然后他的脸和整个态度都变了。“我明白了,”他缓缓地说,“我明白了……”他的脸上带着一抹了然于心的微笑。突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再不是警察和罪犯的关系了,而是男人对男人的关系,他们的目标是一样的,那笔钱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一项巨大的诱惑。

布莱克微微一笑,并不介意他鄙夷的态度。“你那次行动非常出色,”他说。“你筹划了很长时间,是不是?就像一场橄榄球比赛一样,筹划得非常精心细致。你没有前科,第一次出手就玩大的。我很佩服你。”

“谢谢,”那人干巴巴地说。

“现在我要那笔钱。”布莱克直言不讳地说道。

这是毫无疑问的。自从他挎上枪套,从公寓出发后,这一点就是毫无疑问的了。在内心深处,布莱克非常佩服自己,他突然觉得自己年轻了二十岁。他以为过去的欲望已经消失了,人们都以为他这辈子已经完了,但现在证明他没有完。三个月后,当他退休时,他会觉得这么多年的辛苦和失望是很值的,他最终还是胜利了,打败了比他官运好的那些人。

那人摇摇头,布莱克狠狠地打了他一个耳光。

“别跟我耍花样,小子,”他咬牙切齿他说。“我也等了很长时间,比你等的时间要长得多。”

“你到底是什么警察?”那人怀疑地问道。

“我是个好警察,”布莱克说。“我进入警察这一行后,就一直是个好警察。我一直是清白的。我从不接受贿赂。我从不搞歪门邪道。我踏实肯干,勤奋努力,他们对我进行了无数次的调查,从没发现一点问题。但是勤奋和清白并不会带给你过多的好运,听着,我马上就要退休了,我不能就这样一无所有的离开。”

那人点点头。“现在你找到一个发财机会了。”

布莱克也点点头。“就像你一样,小子,”他说。“你从约翰尼那里得到的那二十万元,现在该是我的了。”

“瞧,”那人说。“我为那些钱花了很长时间。我花了五年时间筹划,寻找适当的机会。我没一天都在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当我发现他陷入困境时,便马上抓住了机会绑架了他。我那些钱是我辛苦挣来的。”

“我也等了很久,”布莱克说。“我等待的时间,比你想像得要长得多。我一直在等。为了得到一个真正的发财机会,我放弃了无数次机会,我不能因小失大。我们俩很相像,小子,如果不是以这种身份见面的话我想我们会成为朋友,我从你身上看到了年轻时的我,不过现在唯一的不同,就是我占据了主动。钱在哪儿?”

那人摇摇头。布莱克把他推到一张椅子上,探过身。“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抬头怒视着他。布莱克提起他的上衣衣领,看看里面的标签。然后他又拎起大衣,看了看。他环视屋内,发现了一张桌子,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本通讯簿,看看里面,然后看着那人。

“罗纳尔德·奥斯汀,”他说。“你是不是打橄榄球的?”

奥斯汀没有回答。

“不错,”布莱克说,“几年前,你是中西部队的左边锋。打得非常好,我不会记错。”他停住脚,看着奥斯汀。“我也打过橄榄球。”

奥斯汀抬头看着他,耸耸肩。“你说得对,”他说。“我的确在那儿打过橄榄球。”

布莱克仔细打量着他。“打橄榄球不是很赚钱吗?你为什么还要这样铤而走险?”他说。“而且你比我运气好,我连大学都没有上成。”

奥斯汀嘴一歪。“我太轻了,当不了职业橄榄球运动员,”他说。“毕业那年,我试图成为职业运动员,但他们把我淘汰了。”

“于是你就去寻找别的发大财的机会。”

“对。”

“钱在哪儿?”

“我不会告诉你的。”

“你会告诉我的,”布莱克平静地说。“就在这屋子里吗?”

奥斯汀没有回答。布莱克等着。

“好吧,”他说。“我先自己去找。如果我找到了,那就行了。如果我找不到,那我就还得问你,直到你说出来为止,不过那可不会非常好受。”布莱克威胁到,看到奥斯汀不为所动,他打开一只手铐,拉奥斯汀站起来,把他带到床边,脸朝上推倒在床上,把手铐铐在床柱上。他扔下他在那里,开始有条不紊地在屋里搜起来。

他一言不发地搜了很长时间,奥斯汀在一边看着他。当他搜完后,屋里一片混乱。他把奥斯汀从床上拉起来,把床挪开,搜了一遍,然后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

“好吧,”他最后开口道。“看来咱们该来硬的了。”奥斯汀抬头看着他,脸上显出畏惧的神情。“别以为你能熬得住,”布莱克说。

推荐热门小说窗帘后的男人,本站提供窗帘后的男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窗帘后的男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最后的证据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魔手 黄河古道 燃烧的密码 逆转死局 天问 冷剑烈女 邪妃来袭,帝君的蛮妻 震旦2·星之子 秘境3:迷失的绝世秘藏 少女的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