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设计师

上一章:致命的信 下一章:最后的证据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星期六上午,迪克在九点钟的时候准时到达棕榈温泉。

进门后他便说道:“星期三我曾经从洛杉矶打电话来,”像大多数胖人一样,他说话时也有点喘。“该有我预定的房间吧?”

“当然,迪克先生,”在温泉办公室接待他的女人热情地说,“我叫安娜,是这里的经理,请坐,我拿一份登记表。”她三十来岁,细高个,一头红发,白色的连裤套装,剪裁得非常合体,一看就是个干练的女人。她从一个档案里取出一张印好的表格,回到办公桌前。“现在,我们需要一点资料,迪克先生,让我看看,你在电话中已经给了我们住址,所以住址是有了。请问你多大年龄?”

“四十四。”他回答的很简短,好像多说一个字都很费劲一样。

“职业?”

“这有必要吗?”他不高兴地问,“你知道我只住一个星期,只想减几磅肉,又不是申请贷款,为什么要问的这么详细?”

安娜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微笑说道:“我们并不是刺探什么,迪克先生,可是,我们是领有执照的合法健身地,你知道我们必须遵守政府的法令。其中之一就是这张表格。”

“哦,好吧,”迪克不耐烦他说,“我是个设计师。”

“真有意思!”安娜说,“你是设计衣服的吗?”

“不,”迪克简单地回答说。

安娜等了一会儿,期待他进一步说明。当发现他不想再说时。她勉强笑了笑,继续问道:“你在哪里工作,迪克先生?”

“这也要问?”迪克问,探过头去看表格,上面的确清清楚楚的标明了这一项。

“是的。”安娜似乎对他的反应稍微有些不满,但是作为一个接待员她不能表现的太明显。

迪克叹了口气。“我在泰菲公司工作。”

“有名的珠宝商?”安娜问,扬起两道眉毛,看得出这个话题引起了她的兴趣,女人一向对珠宝衣服一类的事情感兴趣。

“有名的珠宝商。”迪克证实说。

“啊,这真是太有意思了,”安娜说,“那么,你是一位珠宝设计师了?”

“对,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看得出迪克不想对自己的职业探讨更多。

“当然有。”安娜又问了几个问题,让迪克签字,然后站起身。

“迪克先生,请跟我来,我带你到马尔克先生那里去,他是你的健身指导。你可以把行李放在这儿,我会派人送到你房间的。”

迪克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带着这个小箱子,那里面装着我准备在晚上做的东西。”

安娜等迪克拎起那只较小的箱子,然后领他到外面,沿着一个大游泳池边走去,池子里没有人。

迪克为了追上苗条的安娜,已经开始喘气了。“你们这里人并不多,”迪克气喘吁吁地说道,也许他是对这家公司的宣传有一些怀疑。

“别误会,”她说,“我们大部分顾客现在都忙着别的事呢。健身房课程、徒步运动、日光浴,等等。午饭后,池子里就全是人了。”安娜急忙解释道。

“午饭,”迪克第一次显出兴趣,用手指弹弹他的大肚子。“请问午饭什么时候开?”对于一个肥胖的人来说,感到饥饿是常有的事。

“十二点三十分。你的健身指导会在午前把你交给米尔太太,她是我们的营养专家,然后她才能为你准备三餐。”安娜解释道。

他们来到游泳池的尾部,沿着一堵石墙继续向前走。

“那边是什么?”迪克感到好奇的指着一排蓝色的房子问道。

“那是女宾部,”安娜告诉他,“白天男女是分开的,先生们在这边,太太小姐在那边。这样每个人都可以自在些。当然,晚饭后就可以随便来往了。”她对迪克笑笑。“你的工作一定非常有趣吧?”她试探地问,看来她还是对他珠宝设计师的职业念念不忘。

“工作总归是工作,”他含糊地回答说。

“我很喜欢珠宝,”她说,瞥了一眼他手中的箱子。“你说你晚上还要工作?”

“是的,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要做,我答应在某一天之前赶做出来。我不能在假期时什么都不做,不过,为了我的健康,我又觉得必须减掉几磅。”为了不让她提出更多的问题,迪克不得不耐着性子解释道。

“你的确找对地方了,迪克先生,”她向他保证说。这时他们走到一座长方形建筑前。“请这边走,”安娜说,为他推开门。

他们走进一个现代化的体育馆,里面有许多胖人,身穿灰色汗衫,在做各种各样的运动。安娜领迪克走过擦得雪亮的地板,来到角落。那里有一个用玻璃隔开的小房间,里面的办公桌前,坐着一个肌肉健壮的年轻男人,他身穿合身的白色T恤,正咧着嘴笑。

他面前的桌子上,有一个话筒。

“马尔克,”安娜说,“这位是迪克先生,他要来住一个星期,请多关照他。”

“当然,安娜小姐,我非常乐于——啊,对不起,”他拿起话筒,“沃伦先生,我必须提醒你,你练习划船时,腹部要缩紧,记住告诉你的要点。”他放下话筒。“安娜小姐,我乐于为迪克先生效劳。”

“谢谢,马尔克,午饭前请和米尔太太联系,为迪克先生开菜单。”说着,她拍拍迪克先生手臂,“再见。”安娜一走,马尔克就伸手要接迪克的小提箱:“迪克先生,让我派人送到你房间。”看得出这里的服务还是不错的。

“谢谢,但是我宁愿留在身边,”迪克说,“那是我必须费心做的一些东西。”

马尔克微笑着说:“随你的便,迪克先生。”他从办公桌取出一根皮尺,量量迪克的腰围,看看尺寸,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真希望你能多住几天。”

“啊,不行,”迪克直率地说,“你们在《体重》杂志上刊登广告,说按照你们的方法,一天可以减去一寸,我希望在这里七天能够减去七寸”

“啊,我们能办到,没错——对不起。”马克尔马上回答道,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句感慨而砸了饭碗。

马尔克再次拿起话筒。“戈尔先生,你练臂力的时候,记住背部要挺直,这是做这个动作的要点。”他放下话筒,转身对迪克微笑着说。“现在,请跟我来,我们给你找些合身的运动衣裤。”

他们离开玻璃办公室,进入一间一尘不染的存衣间。马尔克打开一个衣柜,取出两件大号汗衫,拿到附近的桌子上,迅速而熟练地在背上钉上迪克的名字。

“现在,请坐在这儿,我要给你试试运动鞋和袜子。”

迪克坐下,手提箱搁在大腿上。

“你的东西一定很值钱,你才会这么仔细的看着。”马尔克说,冲那个手提箱瞥了一眼。迪克和气地看着他,没有说什么。没有得到回答的马尔克耸耸肩,给他量脚。

他给了迪克七双白色袜子,一双高筒运动鞋,然后指定一个柜子给他。

“午饭后请立即到我这里来,迪克先生,”他说,“以便开始你的运动课程。现在,我们最好到米尔太太那里去,免得中午你去餐厅时,没有你的那份。”

马尔克领他走出体育馆,跨过草坪,来到餐厅。迪克跟随马尔克进入厨房边的一间办公室,那里面有一位穿白色制服的矮胖的中年妇女,迪克不明白如果他们的减肥课程真的有效的话,为什么这位妇女不先去把自己的体重减掉一些。

“工作人员都穿白色衣服吗?”迪克尖刻地问。“这有点像医院。”

“清洁是良好健康的一部分,和健康一样重要,”马尔克说,“白色是清洁的象征。”

“真让人感动!”迪克低声说。

“这位是米尔太太,我们的营养专家,”马尔克介绍说。“现在我把你交给她,下午见。”马尔克离开前,迪克注意到他又好奇地瞥了一眼那个小提箱。迪克心想:“五分钟之内,他会向安娜打听,什么东西这么珍贵,毫无疑问,她会告诉他的。”人的好奇心真是不可小视啊。

“请坐,迪克先生,”营养专家说,“我们坦率地谈谈。”

迪克微笑着坐下,希望能获得她的菜谱。

“我可以找人替你把箱子送到房间里,”她说。

“是的,我相信你可以,”迪克干巴巴地说,“不过,我宁愿留在身边。现在,谈谈午餐——”“别担心,”她说,举起一只胖手,“我从你的外表就可以看出,你是一个胆固醇过多的人。”

“真的?”

“真的,迪克先生,从你的脸上可以看出来。你非常爱吃煎鸡蛋、香肠。你腿上放着那个箱子很不舒服吧?”

“没事,”迪克坚决地说,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对他的箱子而不是他的体重感兴趣“你准备让我吃什么样的饭菜?”

“我的特别餐,”米尔太太骄傲地宣布,脸上带着一抹自豪的微笑。

“特别餐?”

“就是花菜和肉汤,”她解释说,“每样各一杯,合起来四十七卡路里。”

“就这些?”迪克问。“就吃这些?”要知道这对他来说还不如饿死的好。

“当然不是,”她嘲弄地说,“光吃花菜和肉汤,没人能活下去,你可以愿意吃多少芹菜就吃多少芹菜。实际上,我要你带几根芹菜,整天咀嚼。”

“整天带着芹菜?”迪克脱口而出,“这是什么名堂?”

“因为那是最好的减肥食品,每根芹菜可以减少五卡路里的热量”“减少五卡路里?”

“是我自己发明的,”米尔太太说。“你瞧,普通一根芹菜含有十五卡路里,但是,人每咀嚼一次讨厌的东西,就会生气耗去二十卡路里。结果,每一根芹菜减少五卡路里。”

“太妙了!”迪克喃喃道,他从没想过讨厌的芹菜也可以减肥。

“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米尔太太说。

“可以,什么事?”,

米尔太太神秘地探过身。“你那只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迪克怀疑地看看四周,然后探身过去,神秘地低声说:“此刻什么都没有,不过,我希望不久就装满芹菜!”

米尔太太扬起头,哈哈大笑起来。迪克站起身。

“对不起,”他说,“我还得去见安娜小姐。”

他离开米尔太太的时候,她还在大笑不止。

当他再次回到温泉前面的办公室时,他说:“安娜小姐,我得出一个结论,如果我带着这只箱子到处走的话,会惹麻烦的。”看来他终于明白了人的好奇心是一种不可低估的力量。

“是的,”安娜同意说。

“同样的,如果我的箱子整天没人看守放在屋里,我既无法好好休息,也无法集中精力锻炼,那就达不到此行的目的。当然,我可以在本地的银行租保险箱,存放在那里,可是那样一来,我晚上就不能工作了。我最近在重做一条项链,那是一位公爵夫人的传家宝,原谅我不能说出她的名字,一说出来,相信你会认识的。项链原来做得非常精致,但是我的顾客认为不合她的个性,因此我为她重新设计。我早就告诉过你,我答应了交货日期,问题是,我夜间需要这口箱子,如果我租保险箱的话,我就取不到箱子了。”

“为什么不干脆放在我们的保险箱里呢,迪克先生?”安娜小姐提议说。

迪克扬起眉毛。“我不知道你们有保险箱。”

“我们有个很好的保险箱,迪克先生,你要不要看看?”

安娜小姐带他走进后面的一问私人办公室,里面一个角落里有一个矮小坚固的保险箱。

“政府规定我们要将账册放进有防火设备的容器里,”她解释说,“我们里面还有一个小现金盒,放五十元或六十元在里面,另外还有几件客人的值钱东西。不过,你可以看到,如果你愿意的话,你的箱子仍然可以放进去。”

迪克抿抿嘴唇,挑剔地看着保险箱。“我可不可以问一下,多少人知道它的密码?”

“只有我和镇上银行的行长,他是温泉股东们的信托人。”

“其他职员不知道吗?”

“不知道。”

迪克考虑了一会儿,终于点头同意了。

“很好,安娜小姐,我接受你的意见,将箱子存放在你的保险箱。每天晚饭后我来取,九点你关门之前送回来。那样每晚可以有两个小时工作。这样可以吗?”

“当然可以,”安娜微笑着说。“你是我们的客人,迪克先生,我们是为你服务的。”

“我想保险箱是由你负责的?”

“当然。”

迪克用指尖敲敲箱子的外壳,说:“好吧,你打开保险箱,我现在就放进去。”

安娜熟练地转了三次密码盘,在她开始对密码之前,回头对迪克说:“如果我要对你的箱子负责的话,我希望只有我一个人能打开这个保险箱。”她彬彬有礼地说,“能不能把脸转到别的方向?”

迪克清清嗓子,转过身。安娜转动密码盘,转了四个数,再抓住门柄一拧,拉开厚厚的门。“开了,”她伸出手,迪克仍然有点不情愿地把箱子递过去,他很看重这个箱子里面的东西。他看着安娜将箱子存放进最下层的架子上,失上门,再转动密码盘。

“啊,行了。”她说。

“啊,我可不可以看看?”迪克走过去,费力地弯下腰,试试门柄,它关得很牢。“你知道,这并不是针对个人的。”迪克解释道。

“当然,我明白,迪克先生。”安娜友善地回应道。

迪克瞥了一眼墙上的钟,快十二点半了。“如果这样的话,我要去吃午饭了。然后我要回马尔克那里,开始减我的腰围。晚上见,安娜小姐。”

他摇摇摆摆地离开办公室,像一只大企鹅。

那星期的其他日子里,迪克非常努力。他在马尔克或其他教练的指导下,不停地运动。天亮不久,吃完米尔太太“饿死人的早餐”后,就开始进行一连串无止境的运动,这种运动,只有虐待狂才能想得出来。

他上午先是按摩,然后是蒸汽寓淋浴,一小时的柔软操,到附近山脚徒步,再淋浴,然后吃午饭。

下午先是矿物浴,接着是针对具体部位的减肥课,然后是紫外线日光浴;器械运动,淋浴;四十分钟的游泳,尽可能多游几圈,他的最高纪录是两圈。最后一堂课是跑步,边跑边喊:“减!脂肪!减!脂肪!”然后他疲惫地回到房间,倒头睡下。

客人在晚饭前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晚饭后,院方提供由米尔太太调配的食物,补充一夭的营养。晚上,男女可以在游泳池或娱乐室交往。

迪克有意避开每天的这段交际时间,他吃完饭后,就到安娜那里取回箱子,然后退回他的房间。他总是在九点差五分前出来,将箱子放回保险箱过夜。他的这种例行工作毫无变动,直到星期五,安娜介绍他认识亨利太太。

当迪克去存放箱子时,亨利太太正在安娜的办公室。

“哦,迪克先生,这位是亨利太太,”安娜说,“亨利太太,这位是迪克先生。迪克先生,我们正在说你呢。”

“是吗?”迪克毫无兴趣地说,他注意到亨利太太身材很苗条,看来不需要到温泉来减肥。“很高兴见到你,迪克先生。”亨利太太的声音很甜美。“安娜小姐告诉我,说你是一位珠宝专家。”

“我怕安娜小姐过奖了,”迪克不高兴地说道。心里想着女人总是八卦,喜欢把不相干的人扯进来。

“你太谦虚了。任何一位为女公爵改镶传家宝的人,都必定是一位专家。”亨利太太注意到,迪克不高兴地瞥了安娜一眼,于是马上补充说,“你一定不要怪安娜小姐告诉我,她知道我也遇上了同样的难题,想帮帮我。”

“同样的难题?”

“是的,你知道,我也有一条项链,是我姨婆遗留给我的,我很喜欢它,但觉得它太重、太俗气了。我戴着时,觉得它太亮,太重,这让我很不自在。所以,当安娜小姐提到你的手艺时,我就开始想,是不是可以将宝石重新镶一下,使我戴的时候,更舒服些。”

“夫人,”迪克说,“任何珠宝都可以重做,任何珠宝都可以重镶,我建议你和你的珠宝匠商量——”“可是,我的问题不在是否能改镶,”她说,“问题是我该不该重做,所以我需要一位专家的意见。让我拿给你看看,安娜小姐,请从保险箱拿出我的项链盒。”

“真的,亨利太太,任何一位珠宝匠都能完成”迪克看看手表说,“我认为——”

“哦,请你看看吧,”她请求说;“不会占用很多时间的,”安娜小姐递给她一只天鹅绒面的盒子,她立刻打开,拿给迪克看。“这很可爱,是吗?不过,太重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迪克低头看着打开的盒子,一看到项链,他脸上的不耐烦就消失了,显得很感兴趣。

“天哪!的确很精致。”

“我相信,你现在明白我的难题了,”亨利太太说。

“是的,我只瞥了一眼就明白了。不过,亨利太太,恐怕我不能建议是否改镶,因为要提出建议,得花好几个小时专心研究。很不巧,今晚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夜,我是来减肥的,明天早晨就要离开此地。”

“可是,你不能今晚做吗?我知道这个请求有点过分,不过我愿意付你认为公道的工资。我非常需要一位专家的建议。”亨利太太请求道。

迪克很感兴趣地审视着项链。“手工很好,我猜是一百二十年前做的。”

“我的天哪,你真是内行,迪克先生,”亨利太太称赞说,“它是有一百二十年了,我是家族中第六代传人。”

“这个小小的涡卷形装饰,是受法国的影响。”迪克又说道。

“很有可能,”她说,“它是在新奥尔良做的,那时候该地在法国统治之下。哦,迪克先生,你愿意为我研究一下吗?”

“哦,我必须承认,我被迷住了。这么上乘古老的东西,可不多见。”

亨利太太演戏般地双手合十,说:“我早知道你会愿意的,迪克先生,你一进门,我就知道你是一位真正的绅士。当然,一位绅士是不会拒绝帮助一位困境中的女士的。”

“两个条件,我帮你做,”迪克终于说道,“第一,因为我今天十分疲惫,检查你的项链可能不理想,明早我告诉你的意见,也不是正式的,和我服务的公司不相干。第二,我只是个人意见,不是专家,不要报酬,这样可以吗?”

“怎么不可以呢?迪克先生,你太高尚了,我非常乐于接受。”

“很好,安娜小姐,你是我们的证人,现在,请把箱子还给我吧。”安娜好奇地看着他:“你今晚不把箱子留在保险箱里?”

“不,假如我要检查亨利太太的项链,就需要箱子里面的许多东西:测量仪器、珠宝辨别镜、抹布——你们俩为什么古怪地看着我?”迪克突然注意到她俩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两个女人互相望了一眼,然后回过头来看迪克。

安娜犹豫了一下说道:“坦白地说,迪克先生,我相信原则上亨利太太是愿意让你拿她的项链的,但是要你的箱子留在保险箱里当作……”安娜没有再说下去,好像再想该怎么措辞更为合适。

“嗯。安全的保证,”迪克接口道。两个女人张口要说什么,迪克举手拦住了她们。“不,不,你们当然是对的。你们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们。很好,安娜小姐,麻烦你把我的箱子放在桌子上,我就在这儿打开。”

推荐热门小说窗帘后的男人,本站提供窗帘后的男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窗帘后的男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致命的信 下一章:最后的证据
热门: 一朵桔梗花 爝火五羊城 真相推理师:复仇 葬礼之后的葬礼 血色谜情 幽冥怪谈1:夜话 阴师人生 沧海3·金刚法藏(2017新版) 画心 宝剑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