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星期六的雨天

上一章:一个谨慎的杀手 下一章:移花接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哦晚上好,真是高兴你能找到我。如你所见,我们的新家小了不少,但这地方很不错,而且这对我们有好处。如果现在不介意的话,我迷恋美国的古老传统,不论人们多么忙碌,或是环境怎么样变化,美国人一定不会省去这个老规矩,你若是也想知道,那我们的故事就可以马上开始了,就发生在下面的架子那。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雨水打在窗棂上发出嘈杂的沙沙声,乔治若有所思的站在窗前愁眉不展。女儿米莉森特声嘶力竭的哭声让来回踱步的老普林斯更加烦躁不安,“闭嘴!不要再哭了!”他快步地走到沙发前对米莉喊道。正趴在妈妈怀里痛哭的米莉愣了一下,转而更大声地嚎啕起来。

“我们当初生下她的时候就应该把她送到孤儿院,或者干脆等他们来把她带走吊死,或者我们应该从这里搬走,去一个没有人能够找到我们的地方,不过这不现实。”老普林斯气急败坏的对妻子说道。

“我真想自杀。”米莉一边痛哭一边说。

“亲爱的,我们到底该怎么做,这可怎么办是好?”普林斯的妻子莎琳焦急的问道,裙摆的一角由于担忧被她紧紧的攥成一团。

“可怜的米莉,你怎么会这么傻呢,我的心肝,你可让妈妈怎么办是好。”

“乔治,你过来。”普林斯喊道。听到呼唤的乔治转过身来向沙发这边靠了靠。

“给我到这边来,你这个笨蛋,站到我身边来,难道你想我的声音被全村子的人都听到吗?”普林斯吼道。乔治皱着眉头走到另一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告诉我,在你被学校开除之前,究竟学到了多少有关医学的东西?”

“这个你也知道的……爸爸……”乔治嘀咕着。

“他脑后的伤口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老普林斯没有时间去听他的辩解。

“额……看起来,也许是……磕碰或者爆炸留下的伤口。”

“可是他的头都已经被撞扁了!”老普林斯气急败坏地喊道。

米莉还在那里大声哭着,并不时偷偷地看父亲一眼。

“有没有可能是房顶或者是一片瓦片掉下来砸在头上而形成的伤口?”

“这真的挺像的,爸爸。”

“真的有可能吗?”老普林斯一字一顿的问道。

“哦……不……”

“为什么呢?”

“因为他的后脑很明显被砸了很多下。”

“哦,天啊,我快疯了,为什么这种事情会找上我们,我实在是难以忍受。”莎琳大声的说道。

“你必须忍受,谁让她是我们的女儿。米莉,现在我们重新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普林斯说道。

“不,不,我不能。”刚刚好一些的米莉又大哭着扑到了妈妈的怀里。

“你必须回忆,否则我将无法帮你。来吧。”

“我不能,我真的不能,爸爸。”米莉的情绪更加激动。

“闭嘴,冷静点,孩子。现在回答我,你当时在马厩里?”

“是的。”米莉哽咽着艰难地点了点头。

“还有谁知道你爱上了那个该死的男教师?”

“没有,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米莉双手挥舞着,看得出来她很激动。

“无论如何这件事都得压下去,我们家族世代受人们尊敬,我不能允许我有一个是杀人凶手的女儿,否则整个家族的声誉都将毁于一旦。再来一遍,当时你正在收拾马厩,听到院子有人,你发现是维特,然后叫住了他?”

“是的。”米莉抽泣着回答道。

“很大声么?所有人都能听到?”

“不,不是我叫住他的,事实上当我走到门口,维特看到了我,然后向我走来。”

“你确认当时没有任何人看到你们的会面?”

“我确定,因为当时要下雨了,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他就那样面带微笑的向我跑来。”米莉突然停止了哭泣,微笑着陷入了回忆里。

“他说了什么?”老普林斯打断了她的遐想。

“他说他本打算去贝斯山捉蝴蝶做标本,路过院子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我,因为他有一些特别的话想要和我说。”米莉又陷入了回忆。

“继续。”老普林斯没有时间陪她在这里回忆那段已经逝去了的感情,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米莉突然捂着脸又嚎啕大哭起来,“他说他已经通过了圣普林斯大学的考试,获得了去就读工科硕士的机会,并且现在他可以结婚了,我想他一定是来和我求婚的,你知道爸爸,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够了,我不想知道你怎么想,米莉。我只想知道他说了什么。”

“可是他竟然说结婚对象不是我,而是那个艾伦,要知道我整整爱了他三年,我把一切都给了他,他竟然只说了一句抱歉,就走了。不,我不能接受。”米莉疯狂地揪着自己的头发。

“然后呢,然后你做了什么?”

“我将墙边的棒球锤拿在了手里,然后……天啊,我做了什么。”米莉转身又扑到了妈妈的怀里大哭起来。

老普林斯将双手插在了兜里眉头紧锁。

“他一定会和别人说他要去贝斯山,没有人会知道他曾来过这里,如果尸体在树林里被发现,一定不会有人怀疑到我们。但是谁会杀了他呢?究竟是谁会杀了他呢?我必须要考虑周全。”正当老普林斯自言自语时,房门把手突然转动了起来。

“很抱歉打扰到你们,外面的雨实在太大了,我可以喝杯茶再走么?”莫利特上校边清理身上的雨水边说道。

“他听到我们谈话了,爸爸,他会说出去的。”米莉对着老普林斯喊道。

“米莉我想你是有点累了,我们刚才只是在探讨一部推理小说,不是么?要来只烟吗?莫利特上校。”

“不,谢了。刚才我听到你们似乎在讨论维特?”

“不,我想一定是您听错了,上校先生。”老普林斯边点燃香烟边回答道。

“哦,可能是我太憎恨他了,以至于出现了幻听。你们一定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嗯哼,发生什么事了,上校先生。”

“你知道艾伦吧,艾伦.史密斯。村子里所有人都知道我马上要和她订婚了,但是今天维特竟然抢先一步说艾伦已经答应嫁给他了,他俩倒是快活了,让我像小丑一样被众人嘲笑,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夺人所爱的维特。”

没有人注意到老普林斯脸上闪现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我知道,这让你很难过。来吧,坐下来喝点什么,上校先生。”

“谢谢。”

“请原谅我要失陪一会,我正有点事情需要和乔治去处理。莎琳,在我回来之前你一定会招待好上校的,是吧。我们很快回来,走吧乔治。”

乔治同父亲一起走出了屋子。

他们来到了马厩里。老普林斯示意乔治将维特的尸体拖到了木板后,然后他将地下的棒球锤手柄细心地擦了又擦,没有人知道一个完美的计划已经在他心里形成。

老普林斯回到了屋子里。

“嗨,上校先生,你难道不想看一些有趣的东西吗?”

“哦,我很乐意。”百无聊赖的上校先生跟着老普林斯来到了马厩里。刚进入门口老普林斯就用事先准备好的猎枪对准了他,而乔治则从后面将门轻轻地锁上了。

“哦,老天,你这是要做什么,普林斯?”莫利特上校惊慌失措地问道。

“听着,上校先生。今天发生了一件很不幸的事情,你听到了我们的谈话。”

“嗯,是的,我发誓我不是有意的。”

“你听到了我的计划,所以说如果这件事情不解决好的话将会给我们整个家族带来很大的麻烦。”

“不,普林斯,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请你相信我。”

“可是你已经知道了不是么?”

“不,我保证。杀人灭口对你来说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莫利特上校的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

“不,我有一个比这更好的选择。如果没有人怀疑,那么这件事就当做没发生过。但如果事情一旦败露要么你承认是你杀死了维特,要么现在你就和维特一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

“你有杀他的动机,不是么?”

“哦,不,那只是一个玩笑。”

“但是警察不会认为那是一个玩笑。我不信任你,所以你得信任我,你别无选择。”

“……你想要我怎么做?”

“听着那边有一个下水道,你去把维特的尸体丢下去。没有人会知道他来过这里,除非你自己说出去,明白了吗?好了,现在我们来提供一些你杀死维特的证据。”

“为什么是我?!”莫利特上校气愤的问道并准备从马厩里离开。老普林斯的猎枪迅速瞄准了他,“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你将永远没有机会开口说话了。好了,现在你可以好好选择一下死还是不死。”

“……什么证据?”

“乔治,用力打他的脸。”老普林斯对身后的乔治说道。几拳过后,莫利特上校的右脸迅速肿了起来。

“别生气,上校先生,总得为你留点和维特打斗的证据。现在请在这把棒球锤上用力的留下你的指纹。如果不我就杀了你。”

莫利特上校只好照做、

“好了莫利特上校,谢谢你的配合。现在就请你把下水道盖子打开将尸体扔进去吧。”老普林斯将猎枪又向上提了提。

莫利特上校缓缓的将尸体拖进了下水道,盖上盖子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很好,我亲爱的朋友,一切都完美极了,没有人会知道维特来过这里,人们都会以为他去了贝斯山,那可有整整五公里的搜查范围,谁也不会想到他正躺在我们的下水道里。所以你说,是不是安全极了?”

“是啊,如果是我我绝想不到。”已经近乎虚脱的莫利特上校气喘吁吁的答道。

他们三人一起回到了屋子里。

“哦,亲爱的我们回来了,我带上校先生去我们的马厩参观了一圈。不用担心,问题已经解决了。”

“哦,上校先生,你的嘴肿了。”莎琳关切的说道。

“嗯……是的……我刚刚不小心撞了一下。”莫利特上校闷声答道。

“哦,真是太遗憾了,需要我叫佣人拿些药膏给你吗?”莎琳继续问道。

“不,不需要。”

“莎琳,莫森特上校真是善良极了,他知道了我们的麻烦,并打算帮助我们,他发誓不会说出去的。”

“哦,这是真的吗上校先生,您真是太好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会说去的,爸爸,我知道他一定会的。”米莉又叫了起来。

“米莉,回你的卧室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可是……爸爸……”

“我想我可以走了,雨停了。”莫森特上校说道。

“一定要走吗?不再喝一杯茶了吗?”莎琳问道。

“去吧,老朋友,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他们什么都不会找到。我们现在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事情就迎刃而解了。我们只需要保持冷静,忘了这件事吧,亲爱的上校先生,祝您有个好心情,晚安。”

莫利特上校急冲冲地摔门而去。

老普林斯向窗外望了望,确认他已经走远了。

“好了,大家听着,现在我有话要说。我想米莉也需要听听,乔治去把你姐姐叫出来。”

“亲爱的真的没事了吗?”莎琳担忧的问道。

“当然,不过有些事我还需要再和你们强调一下。”

米莉随着乔治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重新坐到了沙发上。

“谁也不能保证警察不会因为维特的失踪而怀疑到我们,因此我们需要做一些准备以对付任何可能发生的情况。假设我们被盘问了,当然只是假设。就说当时我和乔治准备去马厩杀死那只把米莉吓坏了的老鼠,然后我们很诧异,竟然遇到了老朋友莫森特上校。接着莫森特上校解释说他进马厩是来躲雨的,因为外面雨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很自然的我们请他进屋子里来喝咖啡。明白了吗?”

“是的,当然明白。”莎琳答道。

“不,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来找我的,一定会的。”

“你冷静点,不要再大喊大叫了,难道你想所有人都听到吗。”老普林斯训斥道。

“爸爸我觉得这件事我们解决的很干净。”乔治得意的说。

“是啊,简直无懈可击。”莎琳接道。

“乔治,你真的认为这件事情已经很完美了?”

“是啊……我是说莫森特是绝对不会去自首的,假如尸体被发现……”

“看到没有,假如尸体被发现,做事怀有侥幸心理,还好我没有让你来保证我们的安全。”普林斯责备道。

“假如尸体被发现时莫森特跑了,逃离了这个村庄,我们该怎么办?我可不想事情出现任何万一。”

“可是亲爱的,还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莎琳问道。

“听着,就在我们刚才回马厩杀老鼠的时候,我注意到下水道的盖子有些微开,乔治你将盖子挪开以后,我们发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现在清楚了吗?”

“是的。”乔治答道。

普林斯满意的看了看每个人,拿起了身边的电话。

“请帮我接贝斯山警察局,快。”

“你好,贝斯山警察局吗?我是爱特鲁斯坦的普林斯,刚才发生了很恐怖的一件事,请快点派人过来。”

普林斯相信一切真相都会被掩盖起来,他释然的放下了电话,向莎琳要了一杯晚茶。

推荐热门小说窗帘后的男人,本站提供窗帘后的男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窗帘后的男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一个谨慎的杀手 下一章:移花接木
热门: 女法医手记之破窗 龙岭迷窟 恶魔的泪珠 THEBOOK 灵魂摆渡·黄泉 全球通史(上):从史前史到21世纪 暮光之城1:暮色 必须牺牲卡米尔 历史的温度3:时代扑面而来,转瞬即成历史 莫格街凶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