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而不见

上一章:时差 下一章:锁匠的一天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晚上好,娱乐界总是迫切地需要新面孔,而我决定给他们创造一个。不是说旧的有什么问题,实际上我觉得这样很好。我真走运,万一碎掉的是我怎么办?看这就是一个新面孔。我一直都像变成另一个人,不行,我看上去像一个近视的炉边地毯。无巧不成书,我们有一段故事关于一个男人,决定成为另一个人而不是他自己的男人,更加无巧不成书的是,他已经排练好了,快要开始了,敬请收看。

那是复活节的一个周日,西莫斯在姑妈米勒位于卡涅狄格州诺威治的房子里度周末,他不得不在这里待上好几周,并不是因为他与姑妈的感情有多么好,恰恰相反,自从父亲去世后他与姑妈的感情就已经恶化到一定程度,但是他又不得不待在这里,因为他那早已空空如也的口袋,而这里正是他获得免费大餐最好的选择。

西莫斯一边在窗边眺望风景一边等待佣人准备晚餐,然而姑妈接过佣人手里的甜酒后并没有如往常一样呼唤他来品尝,而是径直走进了中庭,并且自斟自饮起来,丝毫没有理会站在窗边做沉思状的西莫斯,他只好无趣的自己走了过来。

“你难道没有发现我困扰吗?那家店可是个真正的金矿,但你知道卖艺术品得慢慢来……”西莫斯说道。

“我们不要再讨论你那家古董店了,西莫斯。我绝对不会再给你一分钱了”米勒姑妈边说边递给了西莫斯一杯甜酒。

“我知道我不是天生的商人,可那家店是不一样的,我像你保证这次我一定不会失败的,我想你一定有兴趣知道关于那家店的……”

“让我来告诉你我对什么感兴趣,”西莫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姑妈打断了,“你到底认为你适合做什么?西莫斯。”

“你不明白,我本该生活在文艺复兴时期或者其他的时代,在品味优雅文化被看重的时代中生活并享受它们。”西莫斯自负地扬起了他右边的脸庞,眼神中充满贪婪的渴望。

“要知道在历史的任何一个时期,能享受这种生活的人都不会是一个穷光蛋。”米勒姑妈忧虑的说道。

西莫斯的脸色迅速阴沉了下来,“提到这一点,如果我那老糊涂的爸爸不是把钱留给了你而是我的话,我现在就是一个有钱人。”

“他会这么做,因为你父亲是一个理智的人,西莫斯。他觉得他必须逼迫你自己去闯荡一下,这样你才会真正懂得金钱的意义,并且会更有判断力,而不是只用这些钱来吃喝玩乐。”米勒姑妈语重心长的说道。

西莫斯愤怒的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推开中庭的门大声说道:“真遗憾,父亲一点都不了解我,他就没有为我考虑过吗?”

“不你错了,你真的错了,你的父亲这么做是为了你好。”米勒姑妈扶着西莫斯的手臂安慰道。

“对于这个家你根本没有理智和认知,你是这样,他也是这样,真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出生在这种家庭里。”西莫斯大声的说道。

“我平时脾气很好,西莫斯。可是我发现我不能再像这样和你待在一起了。”米勒姑妈转身回到屋子里。

“你一定是觉得心中有愧。”西莫斯说道。

“因为钱而有愧?不会。我只是很高兴你住在城里,不会每时每刻都来困扰我。”

“我怎么会困扰到别人?”

“哦,西莫斯……”米勒姑妈顿了顿,仿佛下了很大的勇气说道:“你很做作,让人难以忍受的虚伪,你没注意到身边的人总是笑你吗?”

“什么人?我看不到他们,也不关心他们怎么想,”西莫斯又习惯性地摸了摸他左边的鼻梁,两眼露出自负的光芒,“能在这个所谓的文明社会中生存下来的唯一途径,就是不去看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当做它们根本不存在。”

“哦,我放弃去改变什么了,随你吧。”米勒姑妈无奈的支着下巴说道。

“别告诉我你已经没有什么可说教的了。”西莫斯起身走到了镜子前。

“不,我只是失去耐心了,像你这种人根本就不会改变的。”

“我还以为你和父亲的耐心是永远都用不完的。”西莫斯边说边扬起右边的脸欣赏镜子中的自己。

“没有人会有足够的耐心一直忍受你。因为你做作,虚荣,不切实际,不讨人喜欢……”

“不讨人喜欢?”西莫斯又照了照镜子,“当然啦,每个人都有权发表见解,不过你一定是那少数人。我这样一个高贵优雅,注重仪表的人怎么会不讨人喜欢呢。”

“我要上楼了。”米勒姑妈不想再继续听他说下去。

但是她又转身对西莫斯说:“难道你没注意到吗?当你与人谈话的时候总是在镜子里欣赏自己,而且只让人看到你所谓的最佳角度。”

“我要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别人,这有什么错吗?”

“哦,省省吧,你难道不知道你所谓的最佳角度只会让人联想到一个脖子扭到了的小丑吗?女人这么做已经够让人厌烦的了,何况你还是个男人,这真让人感到羞耻。”米勒姑妈有些激动。

“您这么大的年纪最好不要太激动,这对健康有害。”西莫斯嘲讽的说道。

“你不必为我的健康担心,虽然我毫不怀疑你很关心这个,但是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不管怎么说你毕竟是我姑妈。”

“那很好,那就更不要浪费时间为我的健康担心,我还很健康。我知道你迫不及待的想要拿到钱,但很遗憾要等到我死了以后你才能继承遗产,但如果我是你我不会浪费时间来等它发生,顺说一句,如果你想要钱你最好去工作。”

“那我的店怎么办?”

“你那该死的店只是你不去工作的借口。”

“谢谢你没有诋毁我的店,你到底给不给我钱?”西莫斯大吼道。

“不给,在我活着的时候你一分钱都别想拿到。”米勒姑妈怒气冲冲的上楼去了。

然而米勒没有看到,在她转身后西莫斯却露出了一抹骇人的微笑,因为在那个时候他已经在心中打定了一个主意:谋杀姑妈!

从那天以后西莫斯一直在心中酝酿着一个完美的谋杀计划,然而每一个方案都似乎有它的不完美之处,直到有一天他在一家餐厅里就餐,在去取咖啡时拾到了一个钱包。然而让他失望的是钱包里并没有一分钱,只有一张驾照。当他失望地将钱包随手丢到桌上时突然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闪现,他对自己说:机会来了。

西莫斯激动的一夜难以入睡,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将他的情人莉莎叫到了店里,他迫不及待的要告诉她那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你这么早叫我来做什么?为什么这么一大清早就关闭了店门?”莉莎有些不满地问道。

“我有些事想要和你谈谈,我不想被打扰。”

“如果你是怕会被顾客打扰,我想没这个可能。”

“如果不是我今天心情好,我想我很可能会被你这些话惹恼。”

“说吧,叫我来做什么?”

“莉莎你有没有过一个巨大的复杂的计划?每一个细节都完美无缺。”

“我不知道我擅长计划,但是你到底要说什么?不要告诉我你那个姑妈突然善心大发,准备要死了。”

“那道没有,我问你一个问题,莉莎,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钱。”

“除了钱呢?”

“那没有了。”

“不,还有一样,那就是——通行证。”

“什么?”

“一张官方文件,一张社保卡,一张驾照,总之就是一张身份证明。因为只有靠一张官方证明,我们才能光明正大的生存下去。”

“我不明白。”

“莉莎,你知道这是什么吗?”西莫斯手持一张卡片问道。

“一张驾照。”

“是的。一个名叫安托尼奥·贝塔尼的人的在加州驾照,我在餐厅中无意发现的。”

“可惜这不是一张一百美元的钞票。”莉莎轻蔑的说。

“哦不不,亲爱的,这可比那个值钱多了,有了他我可以创造一个人,一个完全按照我的意愿去做完美的人。”西莫斯边说便对着镜子自我欣赏。

“哦,哈哈,我的天,难道你是想让这样一个虚构的人物去替你杀人吗?哈哈哈……”莉莎毫无顾忌的笑了起来。

“有了这张驾照任何人都可以成为贝塔尼,包括我,不是么?”西莫斯并不理会莉莎的嘲笑。

“哈哈哈,这实在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一件事,你要假扮一个人去杀掉你的姑妈?那我只能祝你好运了,幻想家。哈哈哈哈……”莉莎边笑边走出了商店,她可不想在这里多浪费一分钟了,她根本不相信西莫斯会那么做。

然而西莫斯却切切实实的行动起来了,他去买了假发套,眼镜,胡子,帽子,一切可以用来伪装的东西,他坚信即便是姑妈见到他现在这个样子也很难认出他来。然后西莫斯开始了他的下一步计划,他以贝塔尼的名义买了一辆车并在新泽西的某个小旅馆住了下来,那一个月中他努力为邻居留下极其不好的印象,以致使他们能够深刻的记住他并在警察来寻找证据时提供线索,在那个夏天快要结束时西莫斯买了最后一样需要的东西——一把手枪。

西莫斯开着以贝塔尼名义买下的车去了米勒姑妈那里,他有意将车停在一个离房子不远的隐蔽的树林里并确保轮胎深深陷入泥土之中,然后他走进了屋子。

那一夜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米勒姑妈一如既往的对西莫斯进行说教,虽然她知道这并不会带来什么成效,然而对西莫斯来说他更愿意将这视为一种逼迫他杀掉她的理由。

“你为什么那样看着我,西莫斯?”米勒姑妈转过头对正在弹钢琴的西莫斯说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说你今晚看上去特别的漂亮。”

“是么?可是我觉得你这一晚上行事都很蹊跷,你比平时更加古怪了。”

“古怪?我一直认为我很迷人。”

“你只是试图让自己迷人,但是往往事与愿违。”

“试图?你真是最会让我生气的女人,我实在难以继续忍受你。”西莫斯大声的说道。

“你忍受我?是我在忍受你吧,这可是我的房子,西莫斯。”一向好脾气的米勒姑妈终于也忍不住发起火来。

“是啊,这是你的房子,不过只是暂时的。”西莫斯又高傲地扬起了他的右脸。

“是啊,暂时的,我真是太包容你,竟然不忍心戳穿你的把戏。”

“什么把戏?”

“难道不是你寄了那封愚蠢的信给我吗?西莫斯先生。”

“信,什么信?”

“威胁我生命的信,除非我在下月第一天前付10000元,给一个叫安托尼奥·贝塔尼的人。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玩这样幼稚的把戏。”

听到这里西莫斯迅速的起身将房间的门关了起来。

“亲爱的米勒姑妈,真没想到您会遇到这种不幸的事情,难道您不认为您该报警吗?”

“报警?”

“是的,如果您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难道您不该报警吗?”

“原来这就是你想要我做的,你想要我替你报警?哈哈哈……”米勒姑妈做出一幅洞悉了一切的表情并且大笑起来,“我绝不会这么做的,西莫斯,别告诉我你计划谋杀我,然后把责任推到那个你虚构出来的人物身上……”

“这难道很好笑吗?”

“我知道我不该笑,不过你实在不该做这么幼稚愚蠢的事情。”米勒姑妈走到另一张桌前继续几天前未完成的拼图。

“你把信怎么了?”西莫斯走到她身边俯下身轻声问道。

“我把它扔到垃圾桶里了,要不还能怎么样。”

西莫斯焦急的跑到垃圾桶里翻找起来,终于被他发现了那封信,他小心的将信塞进了临近的抽屉里。

“关上抽屉西莫斯,别再玩了,要不我可真生气了。”米勒姑妈笑着说,她一直把他当做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是该结束了,”西莫斯边说边带上了事先准备好的手套,“你说的对,那封信是我寄的,我本想让你把它交给警察,但现在让他们在抽屉里找到也是一样的,你不必再为那笔钱担心,你不会迟交了。”西莫斯边说边用枪指向了米勒姑妈。

“快把枪放下来,你会伤到自己的。”原本正在专心拼拼图的米勒姑妈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西莫斯。

“哦亲爱的姑妈,你总是那么喜欢为别人着想……”西莫斯边说着边按下了扳机。

然后他迅速朝楼上跑去,当佣人听到声音出来的时候西莫斯已经装作没事人一样从楼上走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西莫斯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听到声音才出来的,先生。”佣人答道。

他俩一起快步走进了房间,当然看到的只是米勒的尸体。

“外面好像有人。”西莫斯边说边飞奔了出去,他跑进了事先停好的那辆车里,然后发动了汽车,当然这只是做做样子,最后他将手枪留在了车里。

警察到来的时候西莫斯已经完全进入了一个痛失姑妈的受害者的角色,前来调查的警察在他的提示下理所当然的发现了那辆车以及那封放在抽屉里的恐吓信。一切都很顺利,除了前来调查的那位警长让他觉得有些压抑,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不是么。现在西莫斯所需要做的就是安静的等待他们去寻找那个根本不存在的杀人凶手。

过了几天当西莫斯正在享受美味的早餐的时候,警长来了。

“早上好,警长先生,案子有什么进展了吗?”

“我们查到了那个叫贝塔尼的人。”

“抓到他了吗?”西莫斯问道。

“还没有,不过很快就能抓到了。当然,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不在家,但无论如何我们发现他住在新泽西,那儿的人说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去过了。”

“他当然不会再回到那了,他们对他有什么描述吗?”西莫斯边喝着咖啡边问道。

“是的,当然有,非常完整的描述。”

“那你们抓到他应该没什么困难。”

“确实没什么困难。”

“你盯着我干吗?警长”

“因为我不敢相信,虽然你正在我面前,但是我却不敢相信。”

也许是因为心虚,西莫斯放下了正在吃的早餐,站了起来。

“我想我应该告诉过你吧,西莫斯先生,我和你姑妈是很好的朋友。她以前经常谈起你的很多事。”

“我根本不注意听她说话,她太唠叨了。”西莫斯又不自觉的扬起了右侧的脸。

“告诉我,为什么你说话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移开左边的脸?”警长问道。

“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没有,这和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我记得有一次她告诉我当你遇到问题的时候你就假装这件事情不存在,她说你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并且到最后会把它当做真的不存在。”

“这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不过当你想要伪装自己的时候,你忽视掉了一些东西,所以你根本不会去伪装那些东西,特别是一些很明显的特征。”警长将西莫斯拉到镜子前扯掉了他一直喜欢放在左边鼻翼上的那跟手指,一块黑色的胎记赫然出现在眼前。

推荐热门小说窗帘后的男人,本站提供窗帘后的男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窗帘后的男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时差 下一章:锁匠的一天
热门: 武林帝国 疑案追踪 偷天弓 狱门岛 极具恐怖 唐朝诡事录 能穿越的修行者 向日葵不开的夏天 死亡的狂欢 高一零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