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爱夫妻

上一章:冬季逃亡 下一章:海滩之夜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约翰·约翰逊知道,他必须为玛丽考虑,所以他不得不杀了她,这是他离开前唯一能为她做的事情了。

离婚是不可能的。他没有正当的理由。玛丽善良、美丽、开朗,并且从来没有看过别的男人一眼,她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好妻子。在他们的婚姻生活中,她一直乐观自信,从不唠叨。并且她做得一手好菜,这大大满足了约翰的胃。玛丽还打得一手好桥牌,对人热情,她是镇上最受欢迎的女主人,朋友们都羡慕他娶了玛丽为妻。

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杀掉她,这真是非常遗憾的一件事情。但是,他不愿意告诉她他要离开她,这对她是一种羞辱。再说,两个月前,他们刚刚庆祝了他们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所有人都说他们两个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对夫妻。

当着十几位羡慕他们的朋友的面,他们举杯保证说,他们要相爱一辈子。他们还许下了那个最古老的誓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经过所有这些后,经翰不能就这么把玛丽一脚踢开,那太卑鄙了,而且周围的人也会因此而瞧不起他的。

约翰明白地知道,没有了他,玛丽的生活就没有了意义。当然,她可以继续开她的商店,那个商店自从开张以来,生意一直非常兴旺,但她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职业妇女。开那个店纯粹是为了消遣,当时他们隔壁的房子刚好要出售,于是他们就买下来了。也不用装修什么的,只要打通两栋房子中间的墙,开一扇门就行了。因为玛丽说,开家具店只是为了在她可爱的丈夫不在时,让她消磨时间而已。这对她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虽然她很有商业头脑,但是他们并不缺钱。约翰很少进商店,他觉得那里乱七八糟。他一进那里,就觉得很不安,那里面的所有东西显得非常拥挤,好像随时会掉下来一样,让他透不过气来。

是的,玛丽非常爱他,没有什么能够替代他,这也直接导致玛丽的朋友并不是很多。

如果他跟她离婚,那么就没有人带她去听音乐会和玩桥牌。

她也不可能再参加她最喜欢的聚餐晚会了。没有了他,他们的朋友为了避免尴尬谁也不会邀请她。离了婚,她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将像那些老处女和寡妇一样,过着悲惨的生活。

他不能让玛丽过那样的生活,虽然他确信,如果他要求她离婚,她会同意的。她对他一向百依百顺。

不,他不能向她提出离婚,这对她是一种羞辱。她应该得到更好的结局。

如果他在去莱克星敦出差时,不遇见莱迪斯就好了。但那对他来说是一个改变一生的奇遇,在他认识莱迪斯之后,才觉得自己充满活力,就像是盲人重见光明一样。而令人惊讶的是,莱迪斯也深深地爱着他,迫不及待地要和他结婚,她是自由身,没有什么问题,唯一的问题只是玛丽了。而约翰对莱迪斯的爱和渴望让他不愿再多等一天,所以他必须想方设法结果玛丽,安排一次意外事件应该是不难的。商店就是一个理想的地方,那里非常拥挤。利用那些沉重的石头雕像、吊灯和壁炉架,可以轻而易举地结束他亲爱的玛丽的生命。

与玛丽的和蔼不同,莱迪斯很优雅。莱迪斯并没有玛丽那么漂亮或迷人,但他无法抵抗她的魅力,像是盲人对阳光的渴望一样。在她面前,他是一个热情、老练的情人;而在玛丽面前,他则是一个体贴、和气的丈夫。和莱迪斯在一起,生活总是充满激情,和她在一起,他体验到前所未有的亢奋,那是和玛丽在一起完全不同的感觉。

约翰觉得玛丽的存在玷污了他和莱迪斯高尚的感情,他不能容忍下去。他必须尽快采取行动,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件事,但是,同时他不想伤害玛丽,至少不想伤她的心,同时也不想伤害自己的名声。但是究竟要怎么做呢?

在美国,每天早晨起床的人中,有数以千计的人没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为什么他亲爱的玛丽不能是其中之一呢?为什么她不能自己死去呢?

然而约翰不知道的是,玛丽·约翰逊和约翰·约翰逊一样,也处在同一困境中。她并不想坠入情网。实际上,她认为她深爱着她丈夫,从来都没有变过。当然如果没有那天早晨,她还会一直这么认为下去。那天早晨肯尼斯到她店里来,问她有没有莫扎特的半身雕像,她这才发现,她以前的想法是多么天真。她当然有莫扎特的半身雕像,她有好几个莫扎特的半身雕像,更不用说还有巴赫、贝多芬、维克多·雨果、巴尔扎克、莎士比亚、乔治·华盛顿和歌德的半身雕像。

不知为何他说了自己的名字,顾客一般是不说自己姓名的,于是她也告诉了他名字,接着她发现,他是镇上一位著名的室内设计师,玛丽一直喜欢有艺术气质的男人,崇拜之情油然而生。

“坦率地说,”他说,“我并不想在室内摆放莫扎特的半身雕像,它会毁了房间的整体效果,但是,我的雇主坚持要这么办。你的店看起来很不错,我能再看看你别的东西吗?”

玛丽带他参观了整个商店的货品。后来,她努力回忆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坠入情网的。他整个上午都在那里,快中午时,他似乎对后面的一间小屋特别感兴趣,那里堆了许多带抽屉的柜子。他伸手去拉一个抽屉,结果却拉住了她的手。玛丽挣扎了一下,就没有再反抗。

她不敢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它的确发生了。后来,当约翰出差时,她不再感到孤独,反而渴望他出差。

堆满柜子的那间小屋成为玛丽和肯尼斯秘密幽会的地方,反正约翰基本不会过来,他们在那里增加了一张躺椅。

有一天,他们在小屋里太投入了,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直到来人喊道:“约翰逊太太,你在哪里?我要买东西。”

玛丽急急忙忙地从小屋跑出来接待顾客。她试图把搞乱的头发捋顺。她并不知道她的口红已经花了。

来人是布里安太太,她是镇上最喜欢传话的人。如果被她知道了,她一定会到处说玛丽·约翰逊在她的店里跟人约会,约翰肯定会听到的。

幸运的是,布里安太太心里有别的事,她那天一心要看看好的奶油模子嫁妆箱,没有注意别的事。

玛丽忐忑不安地回到小屋里,对肯尼斯说“这真是太玄了,还好没有被发现。”,但是,这使肯尼斯很不满意。

“我深深地爱着你,”他说。“我是认真的。我认为你也爱着我。我已经厌倦了老是这么偷偷摸摸的,我再也受不了了。你明白吗?我们必须结婚。告诉你丈夫你要离婚。”

肯尼斯不停地谈到离婚,好像离婚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就像去看牙科医生那么容易。但她怎么能与一个二十年来一直深爱着她的男人离婚呢?她怎么能够无情地剥夺他的幸福呢?

除非约翰死了。他为什么不能心脏病突发死去呢?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人死于心脏病,为什么她亲爱的约翰不突然死去呢?

那样的话,一切就都简单了。

亲爱的约翰,她怎么能一脚把他踢开呢?可是如果她失去肯尼斯,那么生活将失去所有意义。她对约翰就从来没有这么依恋过。可是约翰正值壮年、还可以活几十年。他的存在都是以她为核心的。他活着就是为了给她快乐。他们没有其他朋友,只有那些结婚的夫妇。如果她离开他的话,约翰将过着一种孤独可怜的生活。没有她,他就成了一个怪人,他们的朋友会因为同情而邀请他去他们家。人们都会称他为可怜的约翰。他们会说,他这样还不如死了好呢。他不会照顾自己,将会饥一顿,饱一顿,他将不得不单身住到某个破烂公寓。不,她不能让他过那样的生活。

为什么要开始与肯尼斯这种疯狂的恋爱呢?为什么那个蠢女人一定要在家里放莫扎特的半身雕像呢?为什么肯尼斯一定要到她的店里来找莫扎特的半身雕像呢?别的地方多的是,价格还便宜。

但是,她无法改变既成事实。跟肯尼斯在一起的几秒钟,胜过跟约翰的一辈子。

只有一个办法。她将寻找一种迅速、有效、干净的办法摆脱约翰。而且要快。

约翰出差回来那天晚上,玛丽站在门口迎接他,那时他觉得玛丽漂亮极了。有那么一瞬,他觉得这一生有她就足够了。但是接着他想起了莱迪斯,他相信,为了让他们能在一起生活,无论干什么都可以,他应该照原计划行事。

但为了这样爱他的玛丽,他决定尽可能温柔地杀掉玛丽,并且就在那天晚上,他不想再多等一天。那晚,他享受玛丽为他准备的美妙的晚餐,礼貌要求他这么做,另外,他的确饿了。

不过,他一吃完饭,就着手进行谋杀。一边吃一个女人为你准备的奶酪蛋糕,一边准备谋杀她,这似乎有点残酷无情,不过,并不是他想这么残酷,而是迫不得已。

他不知道该怎么谋杀玛丽。也许在她那个堆满半身雕像的角落里,他能想出什么办法。

这时玛丽微笑着递给他一杯咖啡。

“亲爱的,经过这么漫长的旅行,我想你需要多喝点咖啡。”玛丽温柔地说道。

“是的,亲爱的,我的确很想喝咖啡。谢谢你。”约翰心里涌出了一丝愧疚,但他很快让自己将这种感觉抛在脑后。

他喝了一口咖啡,瞥了一眼桌子对面的玛丽。她脸上露出一种古怪的表情。约翰觉得很困惑。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她一定了解他的想法。她一定知道他想干什么。约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甚至想要打消杀她的念头。这时,玛丽露出了微笑,这是他们蜜月以来最灿烂的一个微笑。一切正常。

“我刚想起店里有些事要做。”玛丽说道,“我马上就会回来。”

她快步走出餐厅,穿过大厅,走进商店。

但她没有像她承诺的那样马上回来。如果她不赶快回来,约翰的咖啡就会凉了。他喝了两口,然后决定去商店看看,到底是什么耽误了她。

她没有听到他进来。他发现她在中间那间屋子。她的背朝着他,她正坐在一个大沙发上,旁边全是放雕像的架子,架子上全是雕像。

天哪,这真是天赐良机。她一定是知道了他的想法。她的肩膀在抽动。她在呜咽。她知道他们的共同生活快结束了。这时,他又觉得她可能是在笑。如果她独自一个人笑的时候,她的肩膀就是那么摇动的。不管她在做什么,不管她是在哭还是在笑,他都没有时间去猜测。这个机会太好了,不能错过。她低着头,头顶旁刚好是维克多·雨果或本杰明·富兰克林的雕像,约翰只要轻轻一推,它就会正好落到她的头盖骨上。现在看起来他真应该感谢这拥挤的小屋子。

没有让自己有过多的犹豫,他推下了雕像。

非常简单。

可怜的女人。可怜的玛丽。

约翰非常镇静。他最后瞥了玛丽一眼,然后回到餐厅。他准备将喝完咖啡,然后打电话给医生。毫无疑问,医生会告诉警察,这是一个意外。除了一个小小的细节外,约翰不需要撒谎,他只要说玛丽的动作导致了雕像的坠落就行了,一切都是那么天衣无缝。

他的咖啡还是温的。他慢慢地喝着。他想起了莱迪斯,渴望打电话告诉她;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可以结婚了。但是,他决定还是不要冒险,暂时别给莱迪斯打电话,等到一切都处理完毕再讲这个好消息告诉她也不迟。

约翰觉得快乐而镇静。他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毫无疑问,这种轻松来自他刚才做过的事。他甚至有点瞌睡了,他从来没有这么瞌睡过。他应该到客厅的沙发上躺一下,这比给医生打电话还要重要。但是,他等不及到沙发上。他把头垂在餐桌上,双手在摇晃。

玛丽和约翰的朋友毫不怀疑这场双重悲剧是怎么发生的。他们仔细想想,就意识到商店是个危机四伏的地方,那天晚上,玛丽不小心,被雕像砸到头上。约翰发现她死了,悲痛欲绝。他意识到没有玛丽他就活不下去,绝望之中,他在咖啡里放进大量安眠药,自杀了。

他们都记得,在玛丽和约翰上次庆祝他们结婚周年时说的那句希望同年同月同日死。现在他们做到了,他们真是世界上最恩爱的一对夫妻。你只要想起玛丽和约翰,就会感动不已。在这个动荡的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他们深挚的爱情更动人的了。正如他们希望的那样,他们在同一天晚上死去,这真是太让人感动了。

推荐热门小说窗帘后的男人,本站提供窗帘后的男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窗帘后的男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冬季逃亡 下一章:海滩之夜
热门: 化装舞会 最漫长的那一夜:第二季 放纵时刻 最完美的女孩:另一个自己 池袋西口公园 刑凶集录 纽扣杀人案 苍白的轨迹 神话原生种 正版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