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我爱的人

上一章:第795章 愤怒的人 下一章:第797章 黑袍的另一重身份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老人忙碌了一个早上,可就算这样,他拔出的油菜花和无边无际的花海比起来,也只是占了一小部分。

在老人忙碌的时候,我也没有闲着,四处搜寻有用的线索,结果发现这片油菜花海其实是十年前,老人亲手为他妻子种下的。

正午过后,老人回到屋内,收拾干净,步行离开村社,朝着城市的方向走去。

我出于好奇,一直跟在后面。

熟悉的大门,几年来从未变化过的长廊,一盏盏入墙灯散发出淡淡的亮光。

京海中央医院!

老人在病患和护士之间穿行,独自一人来到七楼最里层,停在一间特殊护理病房外面。

和现实中我看到的场景很相似,病房里只住着一位病人,头发花白,瘫痪在床。

老人和值班护士很熟,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便推门进入。

躺在床上的病人,脸线柔和,依稀能看出她年轻时的美貌。

这位应该就是老人的妻子,为了她,老人用十年时间种下了百亩油菜花。

安静的坐在床边,老人就像是一个等待奇迹发生的孩子那样,有些让人心疼。

帮助妻子翻身,清理排泄物,用干净的毛巾擦洗身体,老人做的很熟练,也很仔细。

直到太阳西斜,他才从床边的椅子上站起,默默离开。

夜路漫长,从市中心走回村社,再推开门又是第二个清晨。

早上扛着锄头,将亲手种下的油菜花连根刨出,下午步行到市区照顾瘫痪的妻子。

老人的生活非常规律,我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他日复一日不断重复,心里也在疑惑,这样一个人为何会被屠夫的意志寄托?他的生活轨迹和剥夺过别人的生命完全扯不上关系。

随着油菜花海的面积不断减少,老人梦境的色彩也在变淡。

不知经历了多少个早晨,某一天中午,当老人再次进入京海中央医院时,我发现事情出现变化,他的老伴从那间特殊护理病房搬出,被转移进了重症监护室。

老人的妻子肺部衰竭,换气功能严重障碍,只有通过肺移植才能治愈,可是她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支撑一场大型手术,只能通过各种医疗器械和药物维持生命。

家属不能进入ICU陪护,那段时间,老人就坐在外面的走廊上,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在油菜花海还有一半的时候,他的妻子脱离了生命危险,转回原来的病房。

医生、护士,其实老人自己心里也清楚,妻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病房里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悲伤,护士、医生都出言安慰,老人却依旧像以前那样,安静的坐在老伴身边,默默陪伴。

油菜花海剩下四分之一时,病床上老人的妻子被病痛折磨的不成人样。

脸部水肿,身上长出褥疮,牙齿干枯变黑,精致的五官开始歪斜。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变成了这样,片体鳞伤。

看着妻子,老人不知在想些什么,他握着那浮肿的手,神情令人揪心。

梦境的色彩悄然褪去,某一天清晨,老人刨出了最后一株油菜花,回头看去,天空不再蔚蓝,入目的是一片荒芜。

亲手种下的百亩油菜花,一株株刨出,老人将锄头扔在地上,回屋换了一整套干净的衣服,就好像朝圣般向市区方向走去。

我意识到梦境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紧随其后。

老人穿过人群,进入熟悉的病房。

他为妻子清理褥疮、擦拭身体,动作仔细、轻柔,一如几年前第一次照顾妻子时那样。

安静的坐在床边,老人看着瘫痪昏迷、被病痛折磨的妻子,一直等到太阳落山,他才缓缓起身,用手背碰了碰妻子的额头,慢慢直起身体。

抬手,拔掉了呼吸机的插销。

他不敢回头,坐在门口的长椅上,好像丢了魂一样。

十五分钟后,值班护士发现不对,匆忙赶来,老人的妻子被送入急救室。

没过多久,一个穿着皮鞋的中年人赶到,他看见老人,抓起老人的肩膀,撞在墙壁上。他嘴唇颤抖,没有说话,眼睛通红湿润。

从我进入梦境就一直沉默的老人,看着比自己还高的儿子:“像那样因为我们的自私而活着,你不觉得太痛苦了吗?我们是她最亲近的人,如果连我们都阻止她,让她走不成……”

话没说完,老人已经无法开口,浑浊的泪顺着皱纹滑落。

那一幕,让所有看到的人动容。

抢救失败了,老人像往常那样走在漫长的夜路上,他身体里好像丢失了什么东西,双肩沉重,走走停停,似乎他已经明白,这条路的尽头再也不是那个人了。

……

睁开双眼,我从老人的梦境中退出。

收起桐槡符,看着病床上孤独的老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确杀了人,那枚拥有着特殊意义、可能象征人性的彩色结晶,在他拔掉呼吸机插销时,就已经从他的身体里掉出。

按照我和黑袍主播的约定,我现在应该杀了他,杀了这最后一个被屠夫意志寄托的人。

汹涌的阴煞之气在屋内翻腾,我最终没有下手,收敛气息,就像从未来过那样,悄然离开。

识海中漂浮着七枚人类情感凝聚的晶状体,我心里有自己的打算。

脾窍开启浮现的记忆告诉我,屠夫以前和我认识,并且真正杀害其他秀场主播的不是他,而是我!

同时,我还和他有过一个约定,似乎在很早以前我就确定,自己会和他在深层梦境中再次见面。

“老人没死,屠夫的意志就留有退路,这一点我要利用好,说不定能从屠夫身上得到更多的东西。”屠夫和黑袍争斗,我要做的不是和某一方拼命,而是想办法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唤出命鬼,我将几根交织着命数的黑发缠绕在老人手腕上,这样我就有了和屠夫谈条件的筹码。

我不杀老人,但老人的命却必须掌握在我的手中。

从京海中央医院出来,天空已经蒙蒙亮,我取下面具,呼出一口哈气:“五位死者有的应该已经被发现,我要尽快离开了。”

拿出手机按出楚门的电话号码,刚一拨通,就有人接听。

“我已经抵达京海,东西完好无损,现在在京海机场。”

楚门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在银行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古怪的人?”

“是一个身穿制服的男人引领我进入地下仓库的,他脸上的笑容我也已经学会,至少能模仿个八成。”楚门的声音低沉、平稳,十分让人信服。

“很好。”我将朱立所在的拆迁区告诉楚门,与他约好在那里见面。

黑袍主播嘱托我的事情基本完成,现在他应该还在朱立的梦境中和屠夫意志交战,可能他们已经进入深层梦境,说不定还会牵扯到秀场的那些背叛者们。

为防止朱立那里出现变故,我没有回颜胜男的诊所,而是重新回到黑袍主播和朱立所在的公寓楼。

推开铁门,屋内一切照旧,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看着端坐在朱立一侧的黑袍主播,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梦境中的时间流速和现实是完全不同的,黑袍进入朱立的梦境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醒来,肯定是出现了意外。

“梦仙吟子符没有给出任何提示,也不知道黑袍在梦境里遭遇了什么。”我没有去打扰他,留下命鬼警戒,自己来到楼下,一边研究那七枚人性结晶,一边等待楚门。

一个半小时后,破旧的水泥路尽头有一个穿着风衣,提着黑色布袋的男人走了过来。

推荐热门小说超级惊悚直播,本站提供超级惊悚直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超级惊悚直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795章 愤怒的人 下一章:第797章 黑袍的另一重身份
热门: 刺局2:字画中的诡异杀技 闪灵 出云传说7/8杀人事件 死神来了 恶魔吹着笛子来 青盲之越狱 凶画(刑警罗飞系列第一季) 地狱 推理计划:罪火焚身 续巷说百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