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丢失的脸

上一章:第775章 急救 下一章:第777章 一个线索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这个女人就像是一座永远都无法征服的冰山,我敢肯定绝大数男人见了她都会绕着走,她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

女人来到和我约定的地方,修长的大腿踩着高跟鞋,四处张望,交叉双臂放在胸前,这从心理学上来讲,是一种潜意识防御伤害的姿势。

“颜九爷竟然真是个女的?”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双手插兜,微低着头朝她走去,在经过女人身边时,我低声说了一句:“尽量自然一点,不要乱动,跟我来。”

我沙哑的声音让女人肩膀轻轻颤动了一下,她心理素质很好,并未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淡淡的扫了我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就跟着我进入了冷清的巷子。

向内走了十几米,我背对女人站立,伸手摸了摸人皮面具和脸连接的地方,确定没有疏漏之后才回头第一次正视对方。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已是深秋,冷风从巷子中吹过,阳光根本照不到这里,显得有些阴森。

“他在哪?”女人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手忽然伸进口袋当中,好像准备取出什么东西。

“你要干什么?”我眼睛眯起,这么近的距离,我有十几种方法可以将其控制住。

“别误会,我只是为了让你安心。”女人把手从口袋里拿起,指尖夹着一个手机和一把锋利的五号手术刀,然后主动将这两样东西放在脚边:“他曾是我的学生,现在可以告诉我他人在哪了吗?”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果断直接的女人:“在巷子西侧的轿车里,他重伤昏迷,情况不是太好。”

女人转身就朝巷外走去,一句废话都没说。

我把手术刀收起,又捡起她的手机,粗略翻看了一下,并无异常。

追出巷子,女人已经坐在了主驾驶位上,正要发动轿车。

“等等,你准备带他去哪?”我抓着车窗,运用判眼想要把这个女人的心思看透,可一无所获。

“后背和小腹的伤口是你处理的吧?手法不错,可惜这样救不了他,树枝从眼眶刺入颅骨,想要保住他一条命,只能把他送到正规医院去。”女人脸色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只是给人的感觉好像更加难以接近了。

“如果可以把他送到正规医院,我还需要来找你吗?”双眉一挑,我看着车内的女人:“另外,副驾驶才是你该呆的地方。”

“你现在每耽误一秒钟的时间,他就距离死神更近一步……”

女人还没说完就被我挥手打断:“在乎他生死的人是你,我救他只是因为他身上有我需要的东西,救他是情分,不救是本分。我没必要为了情分,把自己置身于危险的境地。”

“我明白了,上车吧,先去我家。”她告诉了我她家的地址,而后移到了副驾驶位上。

能让一个性格强势的女人再三退让,我不会自恋到认为这是我的人格魅力,最接近真相的推测应该是她心系年轻人生死,不愿意跟我纠缠,害怕浪费时间。

十五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家门诊外面,二层小楼,位置偏僻,周围几十米都看不到一个人。

诊所不大,玻璃门上套着两把大锁,门面上落满了灰尘,显然很久没有人光顾过了。

“这是你家?”

“我父亲留给我的唯一遗产,他去世后,这里就一直闲置下来,我平时住在学校教职工公寓里,很少回来。”女人说话语速很快,她下了车,打开后车门:“来,搭把手。”

我将年轻人从车里背出,和女人一起来到诊所里。

大致扫了一眼,我立刻意识到女人在撒谎,诊所内的布置根本和门诊扯不上关系,墙壁上贴着各种照片和线索记录,地上还扔着很多食品包装袋。来到二楼,和一楼又完全不同,整洁干净,空气中还飘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

“门面和一楼恐怕都是伪装,窗户全部被封死的二楼才是这小门诊的关键所在。”

没等我看出更多东西,女人就站到了我面前,她双手向两边摊开:“这里没有任何可以和外界通讯的工具,你不用担心我报警,现在我要为这孩子准备手术,可以暂时请你出去吗?”

“活着的他才对我有用,所以你放心,我是不会打扰你的。”判眼早已看遍整间房子,屋内除了一些我不是太清楚功用的医疗器械外,并没有其他可疑的东西。

走出二楼,顺便关上了房门,我这么做是为了让女人安心,实际上拥有判眼和听息,关不关门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小小一个诊所里竟然隐藏有能进行大型外科手术的器材,这个女人什么来头?”所谓父亲的遗产在我看来只是女人编造的借口而已,这间诊所里存在着太多不合理的地方。

站在一楼,我捡起地上的食品包装袋,看了看生产日期,全部是在三个月以前。

走到门口,我扫视墙壁上的照片,照片里的人大部分都是红楼租客,这些照片我也曾在红楼顶层年轻人的房间里见过。

“年轻人住在红楼顶层,每三天外出一次,这里和他房间的照片一致,看来年轻人离开红楼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小诊所中度过的。”

“不管这诊所是不是女人父亲留给她的遗产,此地都和她脱不了关系,也就是说她也知道红楼的事情,难道暗中相助年轻人的就是她?她就是住在京海的那位秀场主播?”

对比女人和那位秀场主播的身高体型,我眼睛慢慢睁大:“身高一米七九,体型偏瘦,两者的体貌特征十分相似!”

“应该只是巧合吧,这女人性格虽然古怪了一点,但和秀场主播比起来,还差得远。”我驱散这些杂念,专心看起墙壁上的照片,和红楼顶层床下面的照片相比,这里的照片更加详细,所有的人物关系和相关推理都标注在墙壁上。

我特别留意了朱立和无脸女人的照片,仔细阅读标注后,得出了一个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答案。

我在红楼里遇到的无脸女人,生前是朱立家的保姆。

如果说君生和女孩之间的爱情是凄美、让人惋惜的,那这两人之间的爱情就是病态、令人恐惧的。

女人对朱立的爱已经到了一种扭曲的地步,无底线的顺从,她心甘情愿满足朱立任何疯狂病态的要求。

她将朱立最得意的作品纹在了自己身上,做朱立唯一的模特,创作出了无数恶心让人头皮发麻的画作。

这个女人最开始就和白雅儿一样,不过后来,朱立对她的索取越来越多,她不仅没有反抗,还欣然接受,认为这是对方爱她的表现。

朱立说想要和女人永不分离,要把她最美的一面永远留在身边,两人就以此为题创作出了一件常人无法想象的人体作品。

他将女人的脸割下,缝在了自己后背上,而在这幅作品完成后不久,女人就因为细菌感染而死。

无脸女满心以为自己是为了爱情献身,实际上她在朱立心中只是一副作品而已。

可以说无脸女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朱立,但是朱立并没有将其当做他的唯一,在女人死后不久,就和另外的女人厮混在了一起。

他背上缝着那女人的脸,身下却压着别的人。

随后和朱立交往的女人总是离奇死亡,一直到白雅儿出现,按照年轻人总结出的时间规律,如果不是我来到红楼搅乱了一切,白雅儿很快也会死于非命。

“那张丢了的脸就在朱立身上,想要完成来自阴间的委托,必须要杀死朱立。”

我收回目光,摇了摇头,朱立是执念的化身,他就是一个魔鬼,凡人爱上魔鬼只会有两种下场,要不惨死,要不同样变成魔鬼。

记下了照片上较为关键的信息后,我去门外将车停到不引人注意的房屋后面,做完这一切后,奔波了一天一夜的我终于也撑不住了,唤出秽鬼守在门口,自己靠在诊所的椅子上睡着了。

……

“喂,醒醒,吃饭了。”耳边传来一个清冷的女声,我猛然从椅子上坐起。

等看清楚对方后,我神色才缓和下来,揉了揉太阳穴:“手术进行的怎么样?”

“手术第一阶段很顺利,树枝已经取出。”女人个子和我差不多高,她将手中的外卖放在椅子上,那张脸就好像是租借来的一样,从来没有多余的表情:“趁热吃吧,不用担心他,凶手没想要杀人,只是刺穿了他的眼睛和右耳耳膜。”

我朝外面看了一眼,不知不觉已经天黑,自己在这小诊所里睡了整整一个下午:“没有奇怪的人经过这附近吧?”

“没有。”女人说话非常简洁,她走到屋子另一边,打开外卖吃了起来。

她吃的很快,也不发出声音,专注的就好像自己正在做一件很紧要的事情一样。

我大概看了一眼,饭菜有荤有素,闻起来很香,早就饿坏的我没有多想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女人看见我已经见底的菜盒,好像冰山般万载不变的神色有了细微的变化。

“好吃吗?”

推荐热门小说超级惊悚直播,本站提供超级惊悚直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超级惊悚直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775章 急救 下一章:第777章 一个线索
热门: 腥:苦难年代的情爱异味 慕容思炫侦探推理训练营 助鬼为乐系统 地狱 明镜之书 分水岭 重案追踪 新参者 神探伽利略 一张俊美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