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融合

上一章:第746章 鬼术五重 下一章:第748章 深意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站在楼廊中央,眉角阴煞之气凝结成冷霜,我周身散发不详,长长的影子摇曳在阶梯之上。

“快要压制不住了……”

鬼术即将突破,我扫尽底层,一连吞食了六十七道执念,终于到达了极限。

“恐怕就是血浊上身也不敢连续进食这么多吧?”

游离在理智和疯狂的边缘,眼底每一根血丝都充斥着杀意,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过宣泄。

闻不得鲜血的味道,几近癫狂,指甲剜进自己肉里,只有疼痛才能提醒我,让我保持少许的清醒。

脑中无数邪念碰撞,贪欲、暴食,人性的原罪挤入我的记忆,让我模糊了一切,包括时间,还有自己。

血管凸起,撑裂伤痕累累的身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成为秀场主播的这短短几个月时间里,身上已经伤疤密布。

每一道狰狞的伤口都是一段恐怖惊悚的过去,在负面情绪的鼓动下,镇压在心底的最不堪回首的记忆涌现出来。

我是一个凶手,我并不是第一次杀人!

口腔中冒出血腥的味道,好像是咬破了舌尖,我感觉自己身体里住着一个怪物,他此时正要挣脱牢笼,从我的喉咙中钻出!

降头师、江龙、陈九歌,还有三阴宗的门人弟子,一个个阴狠狞笑的身影闪过脑海,它们化作心魔从我的识海深处爬出。

它们啃咬着属于我的记忆,平静的识海此时完全变了模样,天空是血红色的,海水是深黑色的,一眼望去,全都是杀虐和罪恶。

我想要高喊,但是无法发声,渴望杀戮,但又怕从此沉迷。

直到现在我仍旧记得刘瞎子当初对我说过的话,我若成魔,无佛敢度。

这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一旦被击垮就再也无法挽回。

力量容易让人沉迷,重回江城的渴望,还有步步惊心的迷局,种种压力逼迫着我用最极端的方式去变强。

判眼有些失常,我眼中的世界慢慢爬上了黑色的纹路,我很清楚,执念化作的黑色细线并未全部炼化,它们正在侵吞着我的身体。

这是一场无比凶险的战斗,我在吞食它们的同时,它们也在吞食着我。

猪笼公寓里所有执念其实都是一个整体,代表着隆昌数万惨死者不甘的怨念,可惜我意识到的有些晚了,自我吞食第一道怨念开始,这场一对数万的战斗就已经打响。

我需要力量,心底被欲望笼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的识海已经成为了执念的温床。

它们想要在我的身体里重生,到那时我的下场恐怕比之红楼租客还要不如,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彻头彻尾的疯子。

“这是阳谋,就算明知道吞食执念会有种种灾厄,我也别无选择。”

血液终究还是流了出来,从我自己的掌心,一滴滴落在地上,可钻心的疼痛也只能带来几秒钟的清醒。

踽踽独行,我立在四面透风的楼道里,伤痕累累的身体正经受最惨烈的拷问。

恶念袭来,动摇着我的根基。

十几次直播,奔波亡命,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次次生死徘徊意义何在?

做个屏幕前的戏子?

抑或满足自己卑微的虚荣?

我是个杀人犯,手染鲜血,应该跪在坟碑之前告饶。

心安吗?

横跨两省,通缉令散布三十六城,就连住店都要佩戴人皮面具,像老鼠一样的东躲西藏,活的下贱而窝囊!

值吗?

我到底在做什么?

为了寻找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的真相?还是为了证明自己非同寻常?

走在这条永远漆黑的路上,去拯救那些把我推入深渊的凶手?

这不是我想要的!

太累了,我应该放弃了。

指甲挖进自己的肉里,疼在自己心上,牙齿咬出了血,汗水滑过暴起的血管。

我面目狰狞,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宛如恶鬼,走在弯月和泥泞之间。

心中渴望明亮,却只配躲在最漆黑深沉的夜色里。

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疼痛在减弱,我的眼眸交织着细密的黑色丝线,它们好像是要缝上我的眼睛,封藏我的心,也许当最后一段记忆被吞食,世界上就只剩下高健这个名字了。

没有不甘,我也不懂得伤感,只是坚持了那么久的一件事,突然放弃,有一丁点的不适应。

指甲从手掌深处慢慢拔出,血液顺着指尖向下流去。就在我准备收手的时候,一缕缕黑发轻柔的包裹住了我的掌心,一种冰凉却熟悉的感觉握紧了我的手。

从那黑发上能感觉到些许的不安和慌张,我的视野中多出一个孩子样的身影,他消瘦苍白,对我有种天生的依赖。

“命鬼。”

一命相连,它对我来说一道最忠诚的影子,我对他来说却是整个世界。

他看到的,都是我经历的。

心里莫名的觉得一痛,这感觉要比指甲剜到骨头还要疼!

拦江大坝上的一跃,我本该死去,一个早已失去了一切的人,哪有什么资格多愁善感?

和命鬼有关的所有记忆好像挣脱了某种束缚,从漆黑的识海中浮现:恨山精神病院夹缝求生,世纪新苑与大成命鬼搏命厮杀,鬼乐园中是他以一己之力拖住整座迷宫的镜鬼,将紧闭双眼的我带出迷宫,拦江大坝替命而死,十方炼鬼大阵中逆命而生!

太多太多的记忆不断涌现出来,搅动漆黑的识海,还我片刻的清明。

黑发紧紧抓着我的手,似乎是怕我离开,我周身散发出不详,可身后那好像我影子一般的清瘦鬼物却慢慢走向我,和我并肩而立。

他什么都没说,却表明了一切。

我眼底动容,有霜有雨,还有一丝愧疚。

为了看清他,我竭力睁大双眼,世界好像清晰了一点,遮挡视线的黑色丝线还在扭动,却无法遮住命鬼站立的地方。

黑发缠绕我所有的伤口,减缓了我意志沉沦的速度,可是执念仍旧在我心神识海作乱。

是人就有欲望,我的欲念被隆昌公寓惨死者的执念利用,我杀过人,也极端的渴望变强,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它们正是抓住了我意念的漏洞,不断发动最猛烈的进攻。

我觉得自己就好像漂浮在海上的遇难者,被拖拽着不断没入无底的深海。

天空是红色的,大海是黑色的,我能看到命鬼所在,但是却抓不住他。

我的周围没有光,一片漆黑,连同命鬼也被笼罩在内。

记忆还在被执念侵蚀,我的过去变得更加模糊,类似的情景我似乎经历过,这种失去记忆的痛苦,比刀割还要难受!

一片片记忆似雪花般溶解在执念里,黑色丝线如曼陀罗花一样绽放在我的识海中。

一切似乎都已经无法挽回,花开一世界,剩余的黑色丝线交织成带着尖刺的根茎扎入识海,它们追着我,想要刺穿我的身体,将我完全变为养料。

沉沦仿佛成为定局,我的思维被影响,很多东西正在不断遗忘。

忘记的过称很慢,慢到我能亲眼看到哪些记忆正在消失。

黑色的浪潮拍打着零散的记忆片段,我的意念呆滞的注视着它们。

识海中的黑色丝线还在蔓延,忽然它们聚向某一个地方,成百上千的丝线开始汇聚,它们的目标好像只是一段再普通不过的记忆碎片。

波澜乍起,数以万计的黑色丝线都无法消磨掉那一段记忆。

我的视线也被引动,意念不自觉得沉浸在那记忆当中。

暴雨肆虐,洪峰滔天!

四十一米高的拦江大坝上,她满身是血,好像穿着一件血红色的嫁衣。

她拖着柔弱的身体,独自面对呼啸而来的洪峰巨浪。

她拿着尖刀,正将锈在肉里的铁针一根根挑出。

她看着我,目光前所未有的温柔。

她留给了最后一个笑容,纯净,又让人心安。

“高健,记得等我!”

血溅在锋芒之上,纤细柔弱的手指举起篡命师令牌,红鸾飞舞,刺破黎明的第一缕光照在了她的身上。

深埋心底的记忆再次重现,这一刻我的身体在轻轻颤抖,那两个不愿提及,一直让我不知该如何面对的字眼,此时却脱口而出,没有任何犹豫。

“小凤!”

记忆好像打开了一把锁,识海翻腾,同一时间,脖颈上的合心玉陡然炸裂,一股温暖厚实,宛如大地般的力量渗入我心口。

好似心有灵犀,识海和心神同时开始震动。

一幕幕场景不断闪过我的脑海,越来越快,邪念也在不断产生,两者相融,记忆完全混杂在了邪念里,好似经过无数次轮回一般,体验了数万人的绝望和死念。

随着记忆和执念的融合,识海中代表执念的黑色丝线全部消失,一部分沉入识海当中,还有一部分则流转全身,最后渗透入我周身十八阴窍!

轮回难悟,我却在猪笼公寓惨死者执念里,感受到了其中沾染的轮回气息。

鬼存于世,未入轮回,大多因为有执念未了,而今我吞掉了近百道存在了几十年的执念,在生死间,终于叩开了鬼术五重的大门!

推荐热门小说超级惊悚直播,本站提供超级惊悚直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超级惊悚直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746章 鬼术五重 下一章:第748章 深意
热门: 嫌疑者的救赎 间谍课:万无一失的杀手 暗杀大师:寻找伦勃朗 大唐悬疑录2:璇玑图密码 棺材舞者 天惶惶地惶惶 杰罗德游戏 朝圣者 大漠苍狼·绝密飞行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