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辫子

上一章:第741章 顶层的租户 下一章:第743章 脸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顶层租户家里布置的十分简单,没有摆放任何多余的装饰品,屋子的主人应该是一个极为务实的人。

从房屋布置上,我大概猜出了屋主人的一些性格特征。

伸手拿出抽屉里的水笔,红、黑、蓝三种颜色都有,我对比了一下笔芯里的墨迹,参差不齐,很显然三支笔都被人使用过。

“同时用三种颜色来书写?屋内还找不到一张纸,这人在搞什么?”所有不合常理的地方,都有可能是案件的突破点,我把三根水笔放回原处,四处环视。

出租屋里几乎没什么家具,一眼就能看完,想在这地方隐藏什么东西很难。

“木椅、书桌、单人床……”我在看向床铺的时候,判眼发现了一个细节,床单比床面大许多,向下垂落,几乎碰到了地板。

“床底下?”我蹲下身,掀开床单,床底下干干净净没有任何杂物。

“这人倒挺爱干净。”手指蹭了蹭地面,床底下连灰尘都没有,“一尘不染,屋主人有洁癖?”

正常人很少会把出租屋床底下也打扫的这么干净,我正要起身,忽然觉得不对。

“我在客厅餐桌下面还看到了灰尘,屋主人不把桌子底下弄干净,反倒把床底下打扫的干干净净,这是什么心态?难道他在床底下的时间要比在餐桌旁边的时间还多?”想到这里,我意识到自己可能猜错了方向,对方估计不是刻意打扫过床下,这是他在无意间留下的一个破绽。

喉结滚动,我把手机放在一边,双手抓住床板,将其慢慢掀开。

“这……”

两米长,一米多宽的木质床板背面,大大小小贴着几十张照片!

更让我震惊的是,所有照片旁边都用水笔写满了标注,在照片和照片之间还有各种线条相互连接,似乎是在表明各个照片之间的人物关系。

“老阿婆说屋主人入住红楼前后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这样详尽、细致的人物导图,就算是在警校受过专业培训的我也做不到。”度过最初的震惊之后,我冷静下来仔细观看。

床板背面张贴的所有照片都是偷拍下来的,几乎没有正脸,看了旁边的标注我才知道,这些人全都是红楼的租户,或者准确一点的说,是曾经在红楼住过的人。

因为照片里有活人,也有尸体。

床板被分成了四部分,对应着红楼四个单元,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一单元的照片外,剩下三个单元的所有照片都被红色水笔勾掉。

一个个鲜红的叉,看着有些刺眼,我不知道这红叉有何意义,可能是代表死亡,也有可能代表着被排除在外。

所有人物关系都用黑色水笔连接,纵横交错,但看着一点也不乱,值得注意的是在一单元的几张照片上,朱立、医生和一个高瘦的中年男人被蓝色水笔圈出,下面还勾画着一个问号。

“他……好像是在追查凶手?最后锁定的范围就在这三人之中!”我把床板立起,坐在地上,判眼扫过每一张照片。

除去那些死状各异的尸体,照片中的活人共有二十一个,其中一单元就占据了九个。

六个我已经见过了面,还有三个,一个被红色水笔打了叉,剩下两个应该是夫妻,两人是从同一张照片中剪裁开的。

“被红色水笔打叉的可能是朱立所说前几天跳楼的那个,至于那对夫妻十有八九就是保安和他的妻子。”

保安的照片也被屋主人用蓝色水笔圈住,他面无表情,身材高瘦,穿着浅灰色外套,眼眶内凹,看着好像一个被榨干了精血的骷髅。

和长相丑陋的保安相比,他的妻子却漂亮的过分,虽然比不上江霏、叶冰,但在普通人中已经是很少有的了。

两人的照片是被裁剪开的,如果拼合在一起就能看出,两人的关系并不融洽。

照片拍摄的角度很特别,应该是站在高处偷拍的。

妻子的衣物被撕扯破,保安好似鹰爪一样的手钳着她的脖子,另一只手则粘在她腰上。

能看出妻子的不情愿和畏惧,但是又无法反抗。

“保安妻子的照片没有被打上红叉,但是据朱立所说,保安的妻子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出门,照这个架势来看,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从照片给我的第一印象来说,保安应该是个脾气暴躁、内心可能因为自卑、嫉妒等等原因已经完全扭曲的人,也难怪他会被屋主人用蓝色水笔圈住,这样的人放在社会上也是危险分子。

照片旁边用黑色水笔标注着他们的生活习惯,我看了以后也大有收获,知道了一些很重要的信息,比如说朱立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离开红楼,医生和几天前跳楼那人相互认识,关系很好;还有朱立对白雅儿十分维护,有一次保安想要碰白雅儿,竟被朱立用刀子逼退。

他的这些记录不能说全部准确,但至少给了我一个思考的方向。

“医生和几天前跳楼那人关系很好,可是那个人没搬来几条就跳楼而死了,医生这人性格怪异,我刚遇到他时,他还假装热心的给我一只断手,让我用来避难,这人根本不安好心,我严重怀疑,他对谁越好,谁就死的越快。”

朱立维护白雅儿这一点也让我产生了疑惑,如果他真的维护白雅儿就不会让其深夜勾引陌生人回家,而后自己躲在墙壁一侧窥伺,最后再提着刀悄悄摸过去。

他维护的不是白雅儿,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心理需要,就好像角色扮演一样。

“保安和朱立、医生之间的关系需要弄明白,这三人都不是好东西。”

我目光集中在这三张照片上,忽然看到了上面的蓝色水笔印记,屋主人的推测和我一样,但是很重要的一点出现了——在红楼里屋主人又扮演着什么角色?

这个住在顶层的家伙和其他红楼租户完全不同,冷静理智,一点也不想被执念操控了心神的样子。

“他是秀场主播吗?”看着床板上密密麻麻的标注和照片,我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现存的秀场主播里,没有人会笨到用这种方法去梳理人物关系。

“此人给我的感觉很像是一个警察。”我不敢确定,因为假设警方的人发现了红楼,那这个地方应该早就被推平了才对,根本不可能藏纳如此多的疯子、变态。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警察,他肯定活不过三个月,这人不简单,可是他来红楼的目的是什么?”

纵观所有照片,我看了两遍,才发现出一个疑点。

床板上的照片几乎都是偷拍的,所以很少有正脸出现,可是有一张却是个例外。

在四单元区域,有一张照片,其材质和一次性成像相机拍出的照片不太一样。

这是一张正常冲洗出的照片,而且其中的人物露出了正脸,面对镜头。

“为什么这张照片那么特殊?”

照片里是一个看着非常阳光的女孩,她长相往好了说也只能算普通,但她笑的特别甜,脸上的快乐极有感染力,身材一般,头发很长,扎着马尾辫,皮肤白的好像能透光一般。

这张照片贴在四单元所有照片最高处,周围没有任何文字标注,只是用红色水笔打了个叉。

我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这张照片上,一手撑起下巴,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照片中的女孩:“每张照片的位置都是屋主人精心设计过的,由低到高对照相应的楼层,这张照片贴在四单元的最高处,那是不是就预示着她住在四单元顶楼?”

想到这里,我愣一下:“顶……楼?那不就是我现在呆着的地方?”

脖颈好像被一阵冷风吹过,我汗毛倒立,莫名的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看向身后。

目光穿过卧室,顺着半开的房门看向客厅,一切正常,扭动头颅,当视线扫过客厅的铁门时,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好像冰冻了一样,一道彻骨的凉意钻入心口。

客厅房门敞开着,一个打着伞的红衣女人正站在门口!

她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好像是背对着我,一条长长的大辫子垂落在胸口,细碎的发丝间没有五官,我甚至不知道她此时是不是在看着我!

思维好像凝固,瞳孔在眸子里剧烈跳动,冷气从我牙缝中渗出。

时间被无限拉长,每一秒都过的极为艰难。

大概半分钟后,门口那打着黑伞的女人倒退着进入屋内,她距离我越来越近,等她走到了客厅中央我才发现。

这女人并不是倒退着进来的,她后脑和正脸上都悬着一条长长的辫子,她根本就没有脸!

沾着碎肉和血迹的手指握紧伞柄,她皮肤白的吓人,上面布满了细小的裂痕。

进入客厅,她在屋子中央停留了一小会,然后毫无征兆,突然转身朝着我所在的卧室跑来!

黑色长辫近在眼前,我此时正坐在地上,脑中不知为何想起了关外饭馆老板的忠告——千万不要在屋里打伞……

推荐热门小说超级惊悚直播,本站提供超级惊悚直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超级惊悚直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741章 顶层的租户 下一章:第743章 脸
热门: 和平饭店 阴长生 高窗 卜王之王 人间的十字架 生命的交叉 诡案罪5 火之幻影 天坑鹰猎 荷兰鞋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