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顶层的租户

上一章:第740章 人去楼空 下一章:第742章 辫子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雨幕接连天地,越下越大,视线被阻隔,我运用判眼也只能很勉强的看到,对面的古建筑里隐隐有人影晃动。

我不确定那是执念还是鬼魂,相隔的太远了。

“楼内空无一人,红楼租户去了哪里?”我收回目光,扫了一眼走廊中间的电梯。

整个顶层唯一的光亮就是从那传出的,淡淡的绿光,看着有些瘆人。

电梯停在顶层一直没有下去,更诡异的是,电梯门开开关关,无限重复,就好像有人一直在进进出出一样。

“阿婆已经说的很详细了,这楼内不应该还隐藏有其他秘密才对啊?”我朝着电梯走去,高度警戒。

楼道里很安静,时间好像静止,唯有满是污迹的电梯门在动。

身体贴着墙壁,我数着心跳,计算着时间。

远处的电梯门正在关闭,但是并未关严,好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而后又向外打开。

“十五秒一个周期,里面应该没有人吧?是电梯出了故障?”朱立再三交代不让我靠近电梯,可是他的立场跟我对立,敌人的话怎么能全信?

慢慢靠近,一直没有异常发生,半分钟后我终于走到了电梯口。

看着缓缓向两边打开的电梯,淡淡的亮光将我的脸映的发青。

“一截断手?”整齐的切割伤口,向外舒展的五根手指,干瘦有利,残留着青黑色的凝固的血迹。

这只手我见过,准确的说是我曾经见过一只和它一样的断手。

靠近,蹲下身,我神情专注,仔细观察。

肤色、大小,每跟手指的粗细……

“这是一只左手,和医生给我的那只右手出于同一具尸体。”分尸放在其他地方甚至会引起巨大的社会恐慌,但在红楼这着实不算什么大事。

“有意思了。”我从医生家离开的时候,他莫名其妙非要送我一只断手,理由是让我在遇到执念的时候,可以将这断手扔出去转移执念的注意力。

“医生、白雅儿和朱立,三人住在同一层,关系应该不错,医生不可能会去破坏朱立的计划,如此想来,他给我断手,绝对是不怀好意。”那只断手我扔在了张书雪家里,但现在比较糟糕的是,我又遇到了另外一只断手,两只手出自同一具尸体,等于说如果断手会引来危险,那此时这危险就在我周围。

“这手看着像是标本,但制作过程和正规的标本制作不同,所以才会出现皮标血迹未处理干净,就直接浸泡福尔马林这样的情况。”两只断手应该都是医生自己制作的,他的房间里还有很多累死的标本,一开始我只觉得那是他的“个人爱好”,现在看来这些标本应该真的具有某种功能。

抬起头,老旧的电梯估计很久都没有维护过了,就像是铁皮垃圾桶一般,地面斑斑驳驳,中间扔着一个巨大的黑色塑料袋,其中还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

我把头伸进电梯,看了一下电梯顶部,没有摄像头,里面的楼层按键也大都脱落。

“断手是从这个黑色袋子里掉出来的?”

类似的袋子我在朱立和医生家里看见过不少,渗着粘液,散发臭味。

虽然很不愿意靠近,但为了解开谜团,我还是走近电梯,打开了袋子。

掀开一个小角,刺鼻的臭味就涌了出来。

很难形容的味道,像是消毒水和肉汤混在一起,只是闻了一下,我就感觉所有汗毛都立了起来,赶紧屏住呼吸。

粘稠的液体低落在地,深棕色,像是颜料,但是却要比颜料浓稠,似乎里面混杂了其他东西。

“颜料和血液混合在一起后,血液还会不会凝固?”袋子表层全是生活垃圾,其中最显眼的是一些被血染红的卫生纸、绷带,血液凝固在上面,又因为被颜料浸泡,都已经烂掉了。

“这东西绝对是从朱立房间拿出来的,红楼里只有他会用到颜料。”我打开袋子,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出,眼前的场景就连我这个身经百战的秀场主播都觉得有点难以接受。

碎裂的石膏外壳,散落的内脏器官,切割的整整齐齐的手指,还有被打磨光滑,做成了艺术品的人骨。

这根本不像是一个人的生活垃圾,更像是魔鬼的收藏品。

“疯子……”我下意识遮住了秀场手机的摄像头,这一幕对大多数人来说都已经超出了可以接受的范围。

我隔着袋子翻动这些垃圾,在血腥、残忍的杂物当中,藏着一个成年人拳头大小的陶罐。

罐口密封,里面好像装着什么东西。

陶罐摆在正中心的位置,想不引起我注意都难,回头看了一眼漆黑的楼道,确定没有异常后,我狠了狠心,伸手掀开了陶罐的封盖。

刺鼻的臭味从中涌出,我低头看去,陶罐里腌制着一个千疮百孔的心脏!

盖上盖子,我脸色有些难看。

“如果说这些东西都是朱立的生活垃圾,可它们为什么会出现在电梯里?”

红楼的电梯只有七层以上才可以乘坐,底层想要打开电梯只有内部人员可以操作,想到这里,我脑海中闪过一个被忽视了的角色:“红楼一单元里还住有一个人!”

朱立说过红楼三层住着大楼的保安和他的妻子,如果说楼内有人可以打开电梯工作间,从一楼进入电梯,那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保安。

额头冒出冷汗,不管是老阿婆,还是张书雪,在和她们的交谈中,似乎都不经意的忽视了这个人。

现在想想这很不正常,红楼居然还有保安,这样的大楼夜晚有人敢接近吗?保安的存在有何意义?

如果不是看到红楼内电梯的特殊运行方式,我恐怕也不会想起来。

“能在红楼这地方做保安,这个人不一般。”我感觉自己的思维被限制住了,卡在了死角里,找不到突破点。

再回一单元三层寻找保安肯定已经来不及了,我盯着眼前的黑色塑料袋,看着一地肮脏血腥的东西,大脑急速运转。

“对方为什么要把这些垃圾装进电梯里?然后还大费周章的将其运送到顶层?”卡在门缝处的断手似乎是一条线索,我隐约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但就是无法猜透。

从电梯里退出来,我没有再触碰任何东西。

“红楼里的租户都已经离开自己房间,他们这是在搞什么鬼?”我不清楚这些人是藏在了大楼的某个地方,还是已经离开大楼,一个人影都看不到,着实让我有些心慌。

这无关道术、鬼术境界,只是人的本能反应。

电梯门开开关关,不断重复。

我记下每一样东西的摆放位置,转身离开,走向楼廊最深处。

楼道似乎变得更加黑暗了一些,我借助手机屏幕的亮光,扫过一个个门牌号,最后停留在楼道尽头。

“就是这一间了。”

我没有冒然出手,谨慎起见,先在门外倾听门内的声音。

“没有呼吸声,屋内没人。”我刚要伸手去拉拽门锁,判眼突然瞄到了一个东西。

在锁环和把手中间系着一根极细的头发丝!如果我直接拉拽,这根头发肯定会断开。

“这人倒真是小心。”我暗自庆幸没有鲁莽行事,解开头发一端,扭动门把手。

“上锁了?”

住在红楼最高处这人,和其他红楼租客似乎不太一样,他们的做事风格完全不同。

此人谨慎、多疑,根本不像是被执念控制了心神的人。

“他该不会真的是秀场主播吧?”一根头发证明不了什么,我把手机屏幕亮度调高,对准锁眼,然后取出白雅儿房间的钥匙,看清楚齿痕后,拿出一张纸币折叠出对应的形状进行开锁。

纸币开锁,在恨山精神病院直播时我就用过,这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尝试了几次,终于将里外两层门全部打开,我收起纸币,钻入屋内。

来到红楼也有几个小时了,这屋子是我进入的唯一一间没有异味的房间。

屋主人应该是经常开窗通风,空气对流,所以屋内连霉味都没有。

站在门口,正对着客厅,一眼就能看到窗户。

屋内家具很少,没有摆放任何多余的东西,可以看出屋主人是个十分干练果断的人。

拉开窗帘,从这个位置能正好俯视对面的古建筑,视野非常好。

“空气流通,屋主人经常开窗莫非是因为他一直在监视那片古楼?”这屋子要比我想象中简单的多,客厅里除了桌子和两把木椅外什么都没有,我拉上窗帘,先后检查了厨房和卫生间,翻找了垃圾桶,所有东西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毫无破绽?”我站在客厅中央,目光看向卧室,只剩下那里还没有搜查过。

推开里屋的门,书桌紧靠着泛黄的墙壁,另一侧则是张木质单人床。

整整齐齐的床单上放着叠好的被褥,除此之外卧室里再无其他东西。

我走到书桌前,拉开了抽屉,里面放着几根颜色不同的水笔。

“只有笔,没有纸?”屋内家具、生活用品少的可怜,我目光在书桌和床铺之间游离:“卧室空间本来就不大,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放一张书桌?他没有纸,只留下几杆笔又是什么意思?”

推荐热门小说超级惊悚直播,本站提供超级惊悚直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超级惊悚直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740章 人去楼空 下一章:第742章 辫子
热门: 情债血案 包青天:沧浪濯缨 我当鸟人的那几年 解密 人性禁岛 云中命案 极乐小尸妹 罪瘾者 新宿鲛 暗夜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