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屠宰场

上一章:第727章 世间真有轮回? 下一章:第729章 血浊苏醒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见过朱立、医生之后,我对猪笼公寓的租户印象很糟糕,他们在我看来都是一群病人,一群游离在正常社会体系之外的疯子。

以猪自居,同类互啖,他们的心理已经完全变态,那位主播住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很可能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思维方式估计和常人不同。

“我在江沪癌研医院见到的那位主播身材高瘦,气质阴冷,不过言语中却十分理智,那人给我的感觉和红楼格格不入……”想到这里,我愁眉不展。

除了背叛者和我见到的那位主播之外,阴间秀场还有其他主播存在,比如那个以屠夫为代号,专门猎杀秀场主播的危险人物。

屠夫的性格和做事风格与红楼租户很相似,残暴血腥,把杀戮当做解脱,并冠以崇高的理由,他们的信仰都是扭曲的,内心都是病态的。

“假如在我直播开始之前,接通我求助电话的不是那位黑衣主播,而是屠夫……”打了个冷颤,我没敢继续想下去,不知是不是因为没穿外衣的缘故,我突然感觉很冷,一股寒气充斥在肺中,好像要把我冻结一般。

我只知道自己在江沪癌研医院遇到的主播住在京海市,而我无法确定屠夫是不是也住在京海市!

“他们两个都是京海市的主播?”现在一想,确实存在这样的可能,我当初拨打求助电话时,话筒那边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详见699章)。

那个时候我还以为对方和我存在同样的顾忌,所以才使用了假声,看来是我自作多情,将自己危险的处境代入到了对方的角色里。

溺水的人总会本能的抓住岸边一切东西,正是这种强烈的求生渴望,让我的思考出现了漏洞。

“不妙啊。”屠夫此人我没见过,但是他猎杀其他主播却是不争的事实。

“是我冲动了,来到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什么都没了解清楚,就闷着头冲了进来。如果我的求助电话真是打给了屠夫,那他肯定已经在红楼里做好了猎杀我的准备。”叹了口气,我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希望是我多虑了吧。”

低头看了一下直播间,催眠大师范特西和苏格拉底相悖论仍在激烈辩论,两人弹幕刷屏,偶尔有水友插话也很快会被刷下去。

天心上人不知去了哪里,我估算着时间,觉得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停留了。

“现在我十分被动,对于红楼一知半解,想要破局必须化被动为主动,一味躲避,只不过是在慢性死亡罢了。”我慢慢推开杂物间的门,楼道里漆黑一片,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扇扇紧闭的房门。

“安静下来了……”我刚躲入杂物间的时候,红楼里到处都是用头撞击房门的声音,听了让人心慌。

走出杂物间,我身体紧贴墙壁,想要确定自己的位置:“被那玩意吓的慌不择路,我应该是跑到了第三单元或者是第四单元。”

真气上涌,我运用判眼穿透黑暗,远远看向楼廊里的出租屋,上面的门牌被类似于红色油漆的东西给遮住。

“过去看看应该没问题。”小心翼翼靠近出租屋,我还没走到,楼廊里忽然吹来一阵冷风。

“嘎吱……”

距离我不远的出租屋铁门发出一声轻响,满是锈斑的房门向外打开。

“没锁?”我进入红楼也很长时间了,这里的房间不管有没有住人,至少外面的铁门都是合上的,像这样半开的门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走到近处,我本想着擦去门牌上的油漆,看看这是第几单元,可是手刚碰到那红色印迹,我就愣住了。

“硬质结痂?这触感……怎么和血液凝固的一样?”油漆想要扣掉很费力气,而血迹则不同,指甲一挖就会成片状脱离。

“是很早以前留下的,看来这楼里埋葬的人命远不是几条那么简单。”随便找到一个门牌就能发现血迹,很那想象这样的地方竟然还住有那么多活人。

“三单元371。”我记下门牌号,正要离开,刚转身,那铁门又向外移动了一下。

门轴转动发出的声音,在寂静的楼廊里有些刺耳。

“刚才没有风吹过,这门怎么自己在动?屋内有人?”门牌上沾染着血迹,这屋子又是唯一一个没有上锁的出租屋,里面很可能发生过什么事情。

我犹豫片刻,举起秀场手机,拉开了铁门。

离得近了才能看清楚,里面木门上的红色很不均匀,一种颜色深,一种颜色浅。

我抓着门把手,鼻尖还未凑近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不知多少个月过去了,门板上的血腥味依旧很清晰。

“里面是油漆,外面糊了一层血浆。”用手机照了一下,门上凝固的血液分部的十分规则,就像是有人专门泼洒上去的。

“这该不会也是朱立的艺术作品吧?”在那个疯子眼中,什么都可以作为艺术的载体,他从不拘泥于形式。

木门的锁头已经坏了,残留这撬动的痕迹,在靠近锁芯的位置还残留有活人指甲的抓痕。

“从这个方向看,应该是有人不愿意被塞进屋子里,强行抓住门锁,所以才会在外面留下抓痕。”看到这,我有些不明白了,那给人为什么害怕被扔进这间出租屋?抓痕很深,他(她)应该是拼命反抗过,几乎是拼死在挣扎。

心中好奇,我没有多想就推开了木门。

淡淡的血腥味和腐朽发霉的味道夹杂在一起,扑面而来,我轻轻迷上眼睛,等木门完全打开的时候,我彻底傻在了原地。

红色的地板,红色客厅,红色的屋顶,红色的家具墙皮……

血!

满屋子都涂抹着血!

这里就好像是恶魔的巢穴一般,血污充斥着眼眸,凝固在屋子的每一个地方。

“这、这里是举行过某种仪式吗?”心中震悚,在我印象里就连最丧心病狂的邪教徒都不会去做如此荒唐疯狂的事情。

满目尽是肮脏的血迹,每一块血斑似乎都在讲述这屋子里曾发生过的不幸。

我站在门口,甚至不敢进入屋内,因为就连自己的脚下都是血痕,触目惊心!

过了几秒钟我才冷静下来,捂住口鼻,向屋内迈了一步。

地面上不知堆积了多少血迹,也不知道有多少生命埋葬总结于此,水泥地面被完全覆盖,鞋子踩在凝固的血痂上,发出刺耳的让人心惊的声音。

向内走去,屋子内部结构和其他出租屋大致一样,只不过厨房和客厅中间的墙壁被拆除,连接在一起,而在原本墙壁所在的位置则由一个巨大的标牌代替。

最讽刺的是那上面工工整整写着三个字——屠宰场!

字很漂亮,形容的也很贴切,可是此地明明是住着活人的公寓楼,却被贴上了这样的三个字。

“把人当做了猪?还是说是有人用猪的思想在对付人?”众生平等这是最大的笑话和讽刺,尤其是在我看到眼前的场景以后,不管是对人来说,还是对猪来讲,平等并不存在,或许这也是世间万物被分为六道的原因,从还未出生时,高低贵贱已经注定,这才是符合规则,而一旦违逆规则,就会出现诸如眼前这样的场景。

屠宰场,屠宰的是什么在闻过血迹后我已经清楚,只是仍旧不愿意去相信,这满屋子的鲜血可不是几个人就能铺满的。

我呼吸变得有些沉重,京海市是一线城市,经济发达,流动人口过千万,偶尔有一两个人失踪也不过是汪洋里的一片小小浪花罢了。

“红楼,这红色好刺眼。”

屠宰场和猪笼公寓这名字很相配,我手指不知不觉握紧:“屠宰场里当然会有屠夫,难道我的猜测是真的?”

屋内的血迹都已经干枯,是几个月前留下的,表面还落有厚厚一层灰尘。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站在这血色的房间里,慢慢蹲下身,判眼扫视地面。

杀人者在屋内行凶,血液横流,很有可能会留下关于凶手的线索。

“没有指印和鞋印,对方很专业,在杀人以后,特意用鲜血将一切抹除。”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杀人了,而是彻底的心理变态,他在享受杀人的过程,将其当做了艺术的一部分,血液涂抹的非常均匀就是最好的证据。

因为想要把鲜血涂满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一个正常人根本不可能长时间停留在如此血腥的房间里。

“把杀戮当做了艺术……”我双眉一挑,猛然扭头看向那个巨大的标牌,屠宰场三个字完全诠释了这个房间,它的存在就好像是为一件作品命名一样!

“这房间里的一切会不会是朱立布置的?三单元371号是不是就是他的作品之一?”我站在血色当中,想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自己第一次见到朱立的时候,发觉他和癌研医院那位主播体型不一致,所以将其从主播的候选人中移除。

但如果住在猪笼公寓的不是癌研医院的那位主播,而是我从未见过面的屠夫,那朱立此人就有很大的问题了。

推荐热门小说超级惊悚直播,本站提供超级惊悚直播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超级惊悚直播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727章 世间真有轮回? 下一章:第729章 血浊苏醒
热门: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 我杀了他 你有罪:诡案现场鉴证2·犯罪升级 死亡通知单2·宿命 超禁忌游戏2 阴阳网店 燃烧的法庭 葬鬼经 民调局异闻录6·无边冥界 崔老道传奇:三探无底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