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惊闻噩耗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五章 画中伊人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七章 连唬带诈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你也看到了”陈教授对我说道。

“暗盒之中的画像看起来就像是张现代拍摄的照片一样,根本就不像从古棺中取出的古物,当初研究那牛皮卷轴之时,我们也注意到了这张照片,有人就突发奇想,既然这张画卷像是现代照片,那么是不是这照片上的女人是真的存在于现代社会的呢……虽说这想法荒谬,但是当初研究没有丝毫进展之下,我们也就试着依照片上的模样开始在现实世界中寻找这个女人。我们当时对牛皮卷轴的研究工作可以说是国家的重要项目,各方面得到了上面的鼎力支持,我们说要找人后,上面的人就发下了话,动员了整个社会,举国之力去寻找画卷上的女人了……其实,开始的时候,对这个想法我们根本就没报太大的希望,因为那画卷虽然看似照片,但是研究结果却表明其的确是一件先秦古物,依着画卷在现实社会中寻找其上的女人,在我看来是相当的荒谬的。”

说到这里,陈教授拿起烟盒点上一根后,接着说道。

“可没想到的是,举国之力之下,万不可能的事情,最后却变成了可能,就在几年前,我们还真的在现实世界中找到了这个画卷上的女人,也就是曾经和你在一起的,你深爱的那个女人——习景。”

听到这里,我明白过来,几年前,正是习景突然离开我的时间,而造成她突然离开我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她被陈金亭他们找到了。

再听了陈教授接下来所说的话后,我证实了自己判断的正确性。

“可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在现实世界里找到画卷上的习景后不久,她却突然的消失不见了,原本我们还仅仅以为习景只是和画卷上的女人长得比较像而已,可她这一消失了,我们反倒是坚信了她就是那画卷上的女人了,这正是……”

陈教授无非是想说习景突然消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或者是“做贼心虚”的表现,哪个都不是什么好话,所以我干脆打断他道。

“然后呢?习景消失之后,你们做了什么?”

陈教授笑笑,显然是明白我打断他的意思,就听到他接着道。

“习景这一突然消失,我们当然要接着寻找她了。但是她却消失的十分彻底,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没有丝毫的线索,直到最后我们无意中找到了那座地下的太极皇宫……在太极宫中,我们又一次的发现了习景的线索,知道了她就是那个居住在清梦殿中的惠妃娘娘,但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那个清梦殿我们最终是找到了,但是却无法进入其中,能进入其中的只有两个人……”

“所以,你们就把服侍习景的宫女给绑架了?想要她带你们进入清梦殿对吗?咱们国家这举国之力的办事还真的是毫不含糊啊,绑架都整出来了,也不差那杀人放火了吧……”

陈教授说的能进入清梦殿的两个人之中肯定有侍女艾霜一个,至于另一个人已经知道是谁了,正是曾经进入其中的我。

听出我言语之中的讥讽之意,陈金亭尴尬的笑笑道。

“国之重事,启能儿戏,定当尽心尽力的办好,再者说那侍女为国家效力也是应该的嘛。”

陈教授这话一出口,我顿时不由自主的大笑起来,笑声中讥讽愤怒之意更甚。

“简直是狗屁之言,胡搅蛮缠!”笑过之后,我干脆开口骂道。

“国家之事就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国家之事就能将人命视为蝇蚁?国家之事就能绑架勒索无恶不作?若是这样,人人都可以打着为国家做事为非作歹了。再者说了,什么叫侍女为国效力是应该的?那侍女艾霜本是唐朝人,即是效力也该效力于唐朝才对,犯得着为这千年以后根本不属于她的世界她的国家效力吗?”

我说的句句属实,言之凿凿,直把个陈教授反驳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话说到这儿,我算是把这一切的来龙去脉搞明白了,只不过还有一件事没有了断。

趁着陈教授被我说的羞愧不已之时,我顺势又开口向陈教授道。

“事已至此,那清梦殿中我也替你们进了一回了。习景并不再里面,那侍女艾霜你们扣着也没什么用了,不如就发发善心,将她放了吧。可千万别惦记着用她做什么科学研究。”

侍女艾霜之所以在太极宫中存活了千年之久,并不是说她有什么特别之处,听她说是因为习景有能让人死而复生的能力,在艾霜百年之后又将其复活了的。

不过,这千年的地下皇宫中出现活人给谁都是觉得不可思议的,万一真的有专家学者想对她研究一番的话,那肯定不会是什么令人愉快的过程……

然而,陈金亭作为一个考古学家,对于研究人的生命形态必定是没有多大的兴趣的,我原本以为趁他心怀愧疚之时,提出释放艾霜的要求,他会很快答应的。

没想到,要求提出,陈教授却是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有说出个同意放了艾霜的话来。

这下不光是我,就连一边的渠胖头都不干了,侍女艾霜他是见过的,模样俊俏不说,关键是心地还良善,见这陈教授迟迟不说放人的话,本就对其手下那丑女人抓了艾霜不满的渠胖头一拍桌子怒喝道。

“老点子!怎么着?都这时候了还不赶紧的放人?是不是非的让渠爷按着你松松骨?”

渠胖头这突然拍着桌子一声嚎,把我和陈虎蛋都吓得是一激灵,就更别提陈金亭陈教授了。

只见那陈教授听了渠胖头说的话后,脸上立马就垮了下来,苦着脸喏喏的说道。

“不是……我……哎呀……我……”

陈教授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全乎话来。

渠胖头一听脾气更大了,挽起袖子就要上前动手给陈教授按摩。

我一瞅赶紧的拦住他,开口道。

“甭急胖头,凡事都得讲个过程,想必这老点……不……想必陈教授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咱们容他好好想想,我相信他肯定能想明白的,将那艾霜妹子放了的。”

劝了渠胖头之后,我话锋一转又对陈教授开口道。

“老陈啊,事情的严重性你也看到了,我这兄弟根本就是个油盐不进,随时短路的主儿,现在我倒是还能劝住他,可你要是还准备负隅顽抗到底的话,那我可真保不齐他还听我的了,到时候真要给您老踩背松骨的话,您可别怨我没拦着啊……”

我这连唬带诈的一番话说完,就见陈教授脸色憋的更难看了。

“我……不是……哎呀!”陈教授重重叹了一声开口道。

“实话告诉你们……并非是我不想放人……只是……只是……那侍女艾霜早已不在人世了……”

推荐热门小说残棺,本站提供残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残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五章 画中伊人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七章 连唬带诈
热门: 别对我撒谎 恶汉 爱人的头颅 关山月 红雨伞下的谎言 我们掩埋的人生 古井奇谈 鬼的足音 濒死之眼 无罪辩护